注册

【国别研究】储殷:渠道的最佳整合者—媒体型智库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中国的企业长期在海外经营过程当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包括大量的对于当地员工的那种文化认识,管理模式,如何在当地生存等等。

1月18日,凤凰国际智库“国别与海外利益研究”研讨会暨千人国别专家数据库发布会在北京成功举办。凤凰国际智库的高级研究员,中国与全球化智库一带一路研究所的副所长储殷就媒体型智库与企业走出去的问题与大家分享看法,以下内容由现场录音整理而成。 

储殷 凤凰国际智库的高级研究员中国与全球化智库一带一路研究所的副所长

储殷:在我们国家目前为止,大量的海外投资,企业走出去或者是人员走出去,其实严格意义上讲至少已经十几年了。2002年是一个比较大的高潮,2013年以后,基本上是一个起名字的过程,一带一路基本上是对中国以前十几年的海外走出去的一个输送的过程的概括。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有几个非常突出的问题。

首先是陌生,目前中国海外走出去最主要的还是在欧美地区,大多数的企业家也愿意往欧美地区投资,因为环境比较好,法制比较规范,相对比较了解,语言上的障碍也比较少,我们有大量的留学生在当地,大量的华人在当地已经成长起来了。但是在2002年以后,我们在非洲、中亚,东南亚与拉美地区的投资越来越多,这带来几个比较明显的问题。

第一个方面就是欠缺最基本的人才,我们的企业在硬势力方面是没有问题的,尤其像能源类,资源类,基建企业,但问题的关键是对当地非常陌生,大部分的企业是通过摸爬滚打进入当地,例如在早期去巴基斯坦的时候,中国拿到对方一个定单就把货拉过去,拉过去遭对方抢劫,抢劫以后人能安全就不错了,不仅货全丢完了,后来还交了一笔赎金才逃了出来。我们强调的是,在这样的过程当中,大量的经验积累起来了,但问题是这些经验没有得到过系统性的诠释,没有得到过有效的积累,仍然是个体的一种零散的,碎片化的信息,没有成为后续发展和未来战略设计上的指引,中型企业,小型企业走出去的过程当中,一般是找熟人,找老乡,找朋友,但是通过这种私人性质的联系方式,风险极大。

第二个方面,我们的体制内部有没有对这种欧美以外的地区有系统研究呢?虽然人数不多,但相关研究是有的而且时间也很长,基础很扎实。但是这种研究也有问题,第一个问题是远离应用,往往是纯理论。第二个这种研究往往是一种碎片化,个人式的研究,这种研究往往会没有系统整合并且脱离地气。

第三个方面我们对于世界的理解,一部分的知识来源于我们的外交系统,商务系统与国内的各个有关部门,他们的研究成果有一个特点,他们的研究成果往往是不公开的,往往以内参的形式向上输送,这个研究很有价值,可惜的是,不能拿来用。

第四个方面是企业,中国的企业长期在海外经营过程当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包括大量的对于当地员工的那种文化认识,管理模式,如何在当地生存等等。这些都是在摸爬滚打中一点一点攒下来的经验。其实我们已经有大量的信息和知识,可惜的是这种信息和知识不能在一个高效的模式当中去应用,这些信息和知识就仅仅是谈资和给人耳目一新的故事。第一这些经验抵达不了需要它的人的手里,第二不能形成一套东西来指导未来的工作。所以我们叫有基础,但是一个不能用的基础。

凤凰国际智库作为一个媒体型的智库,它可以最大限度的盘整这些资源,这是凤凰国际智库最大的优势,就好像这个媒体库一样,这样一个专家库,用别的智库来做,是无法做的。说实话,现在世界上先进智库的一个普遍经验,是雇一批学者做专职性的深入的研究,成本太高,但是凤凰国际智库有这个能力,通过整合渠道,建立起来自于大学的大量的学者与研究机构的网络。

其次是管理。单单把很多人聚在一起做研究并不意味着这就是智库,我们举巴基斯坦的例子,将研究领域大概的分为能源,基建,制造业,外交,军事合作和文化。如何整合这些人,有效的在把项目分包,把项目拆分组成不同的项目组进行流程化管理需要及其现代化的管理水平,和国际化的管理方法,在这个方面越是体制色彩弱,越是官办背景少的,越是民间化、商业化、国际化运作的,越容易能够出成绩,出有用的成果。

最后讲需求。什么需求?第一,我们要能找到有需求的人,第二,我要让能够有需求的人明晰他的观点、功能。第三,我要根据功能去找到能够完成功能的人。第四,我要根据这个功能里的不同的模块,去组织一个适合实现这个功能的流程,最重要的是能够构建一个从需求者到目标国的信息渠道。在我们国家,目前为止,真正能够准确的了解对象国具体情况的信息渠道是媒体。因为中国的学者的国际化程度并不高,比如研究中亚的从来没有去过中亚,尼泊尔专家从来没有去过尼泊尔,利用旅游去了一两次的情况很多,更多的是停留在书面研究阶段。换句话说,那么真正了解当地的是什么,一个具有驻扎在当地国五年、十年经验的记者,可能是最有效的人脉途径,通过媒体之间的联系是最快捷的。

第二个是华侨的管道,在当地有大量的华人,需要有一个国际背景的媒体去接触他,像我们去中亚,很难拿到签证,哈斯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不太欢迎外国研究者,如果你是商务签证好进去,如果你是一般的,一看我们的简历是大学老师,会拒绝你进去的,他不喜欢别人了解他。但是拿着传媒的这个名义进去就特别容易进入现场,我们需要一个有信息渠道的,有整合能力的,有国际化背景的智库,那么在今天整个中国的智库处于一个初期阶段的一个状态,具有这个能力的就是凤凰国际智库。这就是为什么凤凰国际智库能够把国别研究搞起来的原因。不是因为这个智库真的做了几十年的国别的研究,因为智库能够把我们在几十年间,积累下来的碎片化的知识,做出最有效的系统性的整合,在今天这样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掌握整合的渠道,打理整合的渠道才是做研究最核心的生产力。

凤凰国际智库,思想市场领导者 扫描二维码 一秒关注 

[责任编辑:黄杰 PN087]

责任编辑:黄杰 PN087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0.0 (Ubuntu)

凤凰官方微信

48小时点击排行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