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国际智库思想市场领导者
 

【国别研究】如何区分“陷阱”与“馅饼”保证走出去企业利益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以风险识别为起点,通过后续的评估报告、预案定制、决策支持、风险控制及事前事中事后的跟踪监测,才能区分“陷阱”与“馅饼”,防止项目失败甚至亏损。

1月18日,凤凰国际智库“国别与海外利益研究”研讨会暨千人国别专家数据库发布会在北京成功举办。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iCover平台秘书长助理胡加就企业走出去与一带一路对接中的风险问题与大家分享观点。 

胡加:去年以来,我国在一带一路沿线投资合作发展迅速。2015年,中国投资者对外非金融类直接投资创下1180.2亿美元的历史最高值,同比增长14.7%,年末对外直接投资存量首次超过万亿美元大关;对外承包工程业务新签合同额突破2000亿美元,达到2100.7亿美元,同比增长9.5%;在外各类劳务人员突破百万人大关。其中,对“一带一路”相关的49个国家进行了直接投资,投资额合计148.2亿美元,同比增长18.2%;我国企业在“一带一路”相关的60个国家承揽工程项目3987个,新签合同额926.4亿美元,占同期总额的44%

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一个优先领域,当前全球75%的新兴经济体都集中在“一带一路”沿线地区,基础设施建设合作是中国与这些国家合作的重要内容之一。“一带一路”贯通中亚、东南亚、南亚、西亚等沿线国家,大多数国家的基础设施需求旺盛,大批铁路、公路、能源、港口、信息、产业园区等项目正加速提上议事日程,区域内的基础设施合作面临庞大的市场机会。

对国际间的投资合作,从务实角度而言,在关注发展机会的同时,我们更关心投资安全,或者说中国企业海外利益保护,这一核心问题。当前,我中资企业和人员在国际市场所面临的国别投资安全环境不容乐观,政治风险、地区动荡、社会治安、暴恐袭击、传染疫情、数据安全、政府审查、文化冲突、合规争议等都将给企业带来显性和隐性的威胁。那么,我们如何在竞争中占得先机,抓住机遇,有效保障企业的海外利益呢?

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成立于1988年4月,是商务部主管,由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劳务合作、工程类投资及相关服务企业组成的全国性行业组织,现有会员企业1500余家,企业经营业绩占全国行业总量的95%以上,在全球250家最大的国际承包商中,中国企业有62家,均为我会会员。2009年以来,承包商会以行业企业的海外利益保护需求为己任,在境外安全和风险管理方面做了积极的探索和实践。在2011年利比亚大撤侨之后,为了更好地服务于会员企业,理论结合实践,主持编写完成国内首版《境外中资企业机构和人员安全管理指南》。之后的2012年,顺应形势,在国内组建“承包商会iCover平台”,获得了众多会员企业的好评。进而又研发了《境外企业项目外源风险管控评价体系》,提出6大类42小类的风险因素体系概念,并结合对企业境外风险管理的研究实践,形成《企业境外项目风险管理指引》。

我们iCover平台在帮助各类企业走出去的服务过程中发现,不同的企业对境外投资合作项目在东道国的行业发展脉络把握、项目尽职调查、资信评估、国别风险研究、风险管理战略、人员培训体系、突发事件应急管理、劳工褔利、法律纠纷、健康医疗、安全保障、环境保护等属地化措施方面,其理解与实施均和境内差异很大。比如,如何对业主的资信状况进行背景调查?如何防范东道国税收、法律、环境保护合规风险?如何实施企业安全的检查审核与验证?如何开展在外人员行前安全培训演练?如何进行保险设计与索赔管理?如何实施现场医疗救治与医疗转运?如何做好突发事件的应急管理?这是一个PDCA的循环,每一环节都需要精耕细作,而且缺一不可。相对而言,大型央企、石油化工企业的管理基础工作普遍比较扎实,管理成效明显。表现为组织体系健全、联动响应迅速、处置快速高效、能够有效应对各种突发事件。相对而言,以上这些管理恰恰是其他类型及中小企业的短板和硬伤。

对于这些问题,结合我们之前的研究成果,已直接细化为我们iCover平台信息推送、安全评估、安全培训、保险保障、危机管理、安全人才、外包服务、应急系统等在全球范围落地的八大解决方案,并在企业历年遭遇的利比亚、叙利亚政治危机、日本与尼泊尔大地震、越南“513”排外打砸抢事件、博科圣地组织袭击中方营地、伊拉克ISIS内乱、西非埃博拉疫情、也门内战、马里首都枪击案等各类风险事件中经过实践检验,不断迭代、优化,趋于成熟,日臻完善,指导会员企业顺利应对危机。

除了常规显性风险之外,境外中资企业也时常遭遇因跨文化管理、宗教信仰、风俗习惯、价值观等差异,与当地利益相关方相处不当而引发的矛盾和冲突。对于此类潜在威胁,企业如何实施风险防控,值得持续深入研究。在这一方面,凤凰国际智库利用全球网点,以及对应的智库专家团队,具有开展此类研究的比较优势,这也是我们iCover平台与凤凰国际智库未来开展全面合作,并适时成立某些领域研究院的重要原因。具体而言,就是需要上接天气,下接地气,连接政府与企业,打通媒介与智库,以多学科、跨学科的思路,在国际关系研究、地区研究、比较政治与政策研究、文化和语言学研究等领域共同发力,选择重点国家、重点行业、重点项目,将一些具体而微的创新服务做大做强。

风险管理,无论是显性风险,还是隐性风险,第一步都是要优先解决风险识别的问题。这既不是宏观问题,也不是微观问题,而是一个国别投资评估所涉及的中观研究问题。唐僧团队西天取经降妖除魔,主要靠孙悟空火眼金睛。走出去的本质,是将中国投资从国内的价值高地转移到国外的价值洼地,洼地意味着一个个的坑,意味着风险。以风险识别为起点,通过后续的评估报告、预案定制、决策支持、风险控制及事前事中事后的跟踪监测,才能区分“陷阱”与“馅饼”,防止项目失败甚至亏损。

遗憾的是,大部分中资企业对境外项目风险的战略洞察与信息预警管理,不太重视。即便企业有所关注,也由于不同企业在自有技术和资源投入上差异很大,其总体呈现“内容五花八门、形式不一而足、工具千差万别、质量参差不齐”。这种困难的局面,不仅无法满足企业内部或不同企业间安全信息共享的实际需要,而且也会造成政府与企业间风险语言的不对称,以及信息交流的障碍,更无法适应国际投资安全环境急剧变化的新特点,这已成为影响对外投资合作业务发展与安全的重大瓶颈。

于是,自2015年开始,在风险识别领域,iCover平台开始提供一项免费的行业公益服务:为商会有需要的会员企业提供对外投资合作相关的安全风险预警、投资环境异动及应对举措等方面的动态信息服务,通过商会内部的相关渠道,以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方式,向企业持续不断地推送相关政商热点信息。2016年,我们会对这一公益信息服务进行升级,将运用“创新、服务、整合、发展”的行业平台优势,设计一款信息的APP,推出信息众筹与共享的模式,做大做强“国别与区域信息推送”及其衍生服务,期待着更多专家、专业机构在更大范围、更高层次、更广空间参与和关注。

如果把安全比喻成为数字1,发展机遇就好比数字0,把数字1放在首位,后面的0多多益善,但如果去掉放在首位的数字1,没有数字1的保护,那么100万和1千没有任何本质区别。总之,重视国别投资安全环境评估,有针对性地提出风险应对措施,逐步提升企业的风险应对能力,是大部分中资企业走出去的当务之急。通过实施境外项目风险的战略洞察与信息预警管理,能够引导企业审视自身优劣势,善于借力,学会充分利用和发挥外部专业机构优势,最终形成宏观治理、中观管理、微观执行的协同效应,使企业境外安全风险管理与体系真正服务于境外项目的业务与管理,进而提升我国企业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围绕企业海外利益保护,搭建政府、市场、社会间的合作平台,建立健全政府、市场、社会间的联动机制,全方位打造企业境外风险管理生态圈,我们的风险防范与应对制度建设,的确任重而道远!

下一步,我们愿意积极发挥作用,与在座各相关机构共同努力,建立健全中国海外利益保护体系,一如既往积极参与境外安全风险管理的研究与服务工作,切实为保护中资企业及人员海外相关权益做出应有的贡献,践行承包商会作为行业组织的社会责任。我们期待着平台与媒体合作,也期待着和各位专家、以及凤凰国际智库合作,共同服务于一带一路的伟大实践。

 

凤凰国际智库,思想市场领导者 扫描二维码 一秒关注 

[责任编辑:吴晶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