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家| 全球政治安全风险高企,需要中国版“国际危机集团”护航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本期作者:凤凰国际智库学术委员,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教授冯玉军

当前,国际形势正经历着纷繁复杂的深刻变化,黑天鹅事件不断增多,“一带一路”倡议的落实和中国企业“走出去”战略面临的政治安全风险日益抬升。

当前国际形势面临的主要变化和风险在于:

首先,全球化进入了一个相对“间歇期”,全球化的核心价值观念自由、开放遭受一定的质疑。一方面,受全球经济增速放缓、贸易自由化受阻和全球价值链确立、国际贸易分工格局基本定型等因素影响,近年来全球贸易增速持续下滑,全球投资从新兴经济体向发达经济体特别是美国回流,支持了美元和美国股市的持续走强。与此同时,新兴经济体却再则遭遇到货币贬值、股市下跌的困难,面临着维护货币稳定还是促进经济景气的两难选择。美元的持续走强和其他货币的相对疲软也体现出国际货币体系的转型有所退潮。另一方面,WTO多哈回合谈判无果而终,普惠性的全球贸易投资规则被多方所忽视。

其次,国际战略格局加速盘整,“多极化”的可能与“无极化”的风险同时并存。在“一超多强”的格局基本保持的同时,行为主体的多元化正日益成为国际关系的现实。各种各样的跨国公司、部落教派、家族势力等积极参与现实利益与权力分配,对国家的命运甚至地区安全局势发挥着至关重要的影响。与此同时,国际议事日程日益复杂化与碎片化。技术进步、气候变化、金融风暴、恐怖主义、难民危机、跨国犯罪无一不冲击着既有的生活方式和传统的国际治理模式,日益强化的相互关联度和依然顽固存在的国际“无政府状态”之间形成了巨大落差。行为体增多与议事日程复杂化的重要后果就是国际权力的分散化。没有一个国家、包括美国拥有绝对的霸权,没有一个机制、包括联合国能解决所有的国际议题。

第三,大国地缘政治竞争进一步激烈,国际秩序面临共识缺乏、领导力不足的挑战,诸多国际热点问题都难以解决。在国际安全领域,我们看到的是既有安全机制的效率递减和新安全疆域的治理真空。在世界经济领域,既有机制的改革、重组与新机制的创立并行不悖,但不同机制之间也存在着竞争,更没有什么机制能够一统天下、包治百病。

第四,社会分化严重,绝大多数国家的公共管理遭遇难题。全球化以资本、技术、商品的更大范围流动促进了贸易和经济的增长,但迅速增长的财富被少数人所占有,世界范围的贫富阶层的收入差距在进一步拉大。失业、贫富差距拉大、竞争加剧等带来的生存压力和心理挫败感使很多国家的社会中下层的政治不满积聚,孤立主义、保护主义、民粹主义大行其道、传统政治精英进退失据,社会抗议运动此起彼伏。而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更是在经济衰退、政治失序的背景下四处蔓延。企业海外投资面临着规则变动、政治动荡、经济下行、恐怖袭击、社会风潮等诸多风险。

一方面,发达国家特别是西方跨国公司在保障海外投资安全方面积累了很多经验,在制定有利于自己的国际贸易投资方面,企业和政府密切配合。在入世15年后“市场经济规则”不被承认、美国加紧构建有利于的全球和地区贸易投资新规则的背景下,中国也需要构建对自己有利的国际贸易投资规则体系和平台。这不是要与美国唱“对台戏”,而是在充分地维护本国企业和消费者的利益。

其次是要加大海外安全风险预警的力度,做到早预警、早防范。在这个领域,有很多细节要做,比如建立类似“国际危机集团”、“欧亚集团”这样的全球政治安全风险评估机构,建立与应对海外政治安全风险相关联的安保、法律、保险、政治咨询的第三方平台。通过对相关国家和特定行业的深入分析,对可能出现的政治安全风险做出及时预警,并提出规避的方案。海外政治安全风险评估机构应拥有非常完备的全球情报收集系统和高质量的分析研究团队,通过运用大数据等先进的信息分析技术,对相关国家和行业存在的风险进行细密分析,并通过日报、周报、月报、季报、年报以及对特定投资项目进行专题性风险评估及应对方案的方式提供具有战略性、预警性、前瞻性和可操作性的分析报告,有助于企业及时发现潜在安全风险,并采取及时的应对策略。

在应对海外政治安全风险方面,中国企业最大的痛点在于,对投资地的国情、社情、民情以及法律规则、利益集团、部族争斗、家族势力、恐怖组织、宗教敏感问题等至关重要的因素缺乏了解,在事前没有做好风险预警和调研工作,没有进行充分的尽职调查;在事中没有运用法律武器、安保力量以及海外保险手段等进行有效维权和止损。

从情报和安保的角度来看,通过对投资目的地国家和地区的自然、经济、法律、政治、安全、人文等各种因素细致和长期的跟踪和分析,运用大数据技术和精干高效的分析专家团队,完全有可能对海外投资的政治安全风险进行有效预警并制定有针对性的应对方案。

企业和个人要想有效规避海外投资政治和安全风险,要做到几点:首先在投资之前要对对象国的国情、社情、民情有充分了解,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其次要和政府机构进行充分协调,获得政府在当地所提供的领事保护和投资安全保障。第三要充分借助海外政治安全风险评估机构和相应的第三方平台,对投资目的地和相关行业进行充分的尽职调查,在对外投资的整体过程中进行全流程有效协作。

整体而言,应对海外投资政治和安全风险要采取以下有效措施:第一,政府要进一步参与和主导地区和全球性的贸易投资规则的建立,与投资对象国签署和适应更新双边投资保护协定,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提供良好的制度性保障。第二,要建立高效而专业化的海外投资政治和安全风险评估和预警机制,特别是要建立中国自己的“国际危机集团”和“欧亚集团”这样的评估机构。第三,要使风险评估与预警、海外安保、保险、律师事务所、会计事务所等第三方机构有效形成合力,为企业的海外投资提供全天候、全方位、全流程的优质服务。

相关报告:

凤凰国际智库《中国企业海外安全管理报告》

http://pit.ifeng.com/report/special/hwaqgl2016/

凤凰国际智库《2016年中国企业国际化财务风险管理报告》

http://pit.ifeng.com/report/special/cwfxglbg/

凤凰国际智库《2016年中国企业国际化法律风险管理报告》

http://pit.ifeng.com/report/special/falvfengxianguanlibaogao/

[责任编辑:王勇 PN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