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家| 特朗普元年,这位“政治怪人”会打出哪些鬼牌?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圆桌讨论专家:

朱光耀 财政部副部长;阮宗泽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李稻葵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教授;祝宝良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首席经济师

陈云峰 中国房地产经纪人联盟秘书长;雷鼎鸣 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教授

编者按:

1月10日,奥巴马在芝加哥发表告别演说。在这场被白宫称为“向前看”的演说中,奥巴马虽然承诺将与特朗普实现“平稳过渡”,但仍然担心当今美国正在面临的四大挑战:经济形势不景气,不平等现象加剧,人口结构在变迁,以及恐怖主义挥之不去。

两天后,特朗普召开当选后的首场记者招待会,就俄罗斯干预大选问题炮轰CNN,怒斥其捏造“假新闻”。同时表示要废除奥巴马医改政策,并再次强调要求制造业回归美国、在墨西哥修墙以及加收高额边境税,却没有提及新的财政和经济政策细节。

尽管每隔四年或八年的总统交接对美国人来说早已习以为常。但相邻两届的美国总统之间观点差异之迥异,仍足以令人唏嘘。美国媒体VOX将奥巴马称为最后一位“得体”的美国总统,而面对即将上任的“怪人”特朗普,却充满了质疑。

距离特朗普正式上任还有不到十天。特朗普将会如何治国?会在多大程度上履行其在竞选期间那些可怕的承诺?这只史上最大“黑天鹅”将会对全球经济和战略格局产生怎样的冲击?

本期《战略家》栏目协同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论坛,邀请各界专家学者进行圆桌讨论,与凤凰国际智库读者分享。

解构特朗普,政治怪人成了美国经济的“促效药”

阮宗泽:特朗普正式就职的那一天将会成为分水岭。在特朗普正视就职之前,无论他说过多么离经叛道的话,介于他的初来乍到,没有任何国际政治和外交经验,都能被美国人宽容和原谅。但是在1月20日之后,这种宽容就会被严苛的目光所取代。

特朗普对美国乃至全世界的影响将是破坏性的。他把自己逼到一个十分矛盾乃至尴尬的境地。他做了太多的许诺,说了太多不靠谱的话。美国的形象在特朗普的影响下将会出现一个大反转,世界将面对一个频繁说“不”的美国。

特朗普会兑现自己竞选时的众多许诺吗?在我看来,特朗普是一个急功近利的人,太急于当总统。他将这种急迫和焦虑的心情都寄托在发推特上,出现拼写问题也是这种焦虑心情的一种表现。我认为,特朗普上台后一定会致力于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出成绩,来显示他的价值。而“去奥巴马化”,取消奥巴马任期内的一系列政策将是一种捷径。

特朗普本想通过黑别人来换取美国的再次强大,但走得过急就会变成“黑美国”、“黑自己”。特朗普也担心自己能不能顺利干完未来的四年,因此他只有一年多的时间来完成最想达到的事情。如果他不能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拿出像样的成绩单,将被逼到极为被动的境地。

雷鼎鸣:特朗普想保住自己的位置,死抓住几个原则不放。只要是对美国经济短期内能产生好处的,他就要做。因此他选择了从效果最明显的减税、基建入手。

朱光耀:特朗普的宏观经济政策,无论是减税、刺激基础设施,还是大幅度放宽金融管制,在短期内对美国经济都有助于促进美国经济。但是在贸易政策方面,特朗普宣布退出TPP、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以及关于WTO的有关条款,对中国、墨西哥等国家的进口商品征收高额关税,又将为美国经济带来不确定性。

陈云峰:我曾成功预测了特朗普当选,因为特朗普抓住了美国的根本问题。在一次演讲中,特朗普提到,美国在911时间之后的15年里到处维稳,反倒弄得世界各地狼烟飞窜。在看看中国到处新建的高铁大楼,与美国破旧的帝国大厦形成鲜明的对比。

“路面肮脏,桥坏了也不修,我真的怀疑这是不是我们心目当中的美国。”因此,他上台后将抓基础设施建设,搞房地产,来刺激投资,增加就业,各行各业将欣欣向荣。特朗普总统的当选,将给美国已经复苏的经济注入强劲的活力。

 李稻葵:特朗普众多经济政策中,我认为他真正认真的只有三件事:减税、贸易保护和基础设施建设。美国的个人所得税占到联邦所有税收的70-75%,特朗普要削减占美国GDP1%的个人所得税份额。美国消费者跟中国人不一样,只要给他美元,他马上就消费,而不是存钱。所以这种减税在短期内对美国消费的刺激非常直接。如此大幅度的削减税收,肯定会直接刺激美国的消费。而美国的消费占到GDP的70%,因此对美国经济的刺激也非常粗暴直接。同时,特朗普也将削减企业税,预计将企业所得税从35%的税率降到15%。

特朗普的贸易保护政策主要发力点是一致性关税。即对所有进入美国境内的原材料和成品收5-10%的税。这一政策是不合法的,也不符合WTO的规定。中国和欧盟国家有增值税,进出口都一视同仁。而美国的税收只针对进口产品,相当于足球运动中的技术犯规,必然招致各国联合反对。

针对美国的基础设施建设,特朗普提出了各种优惠政策,鼓励加大在基础设施上的投资。中国每年的基础设施投资大概是8千亿美元,特朗普提出的金额是800亿美元,是中国的十分之一。这个政策一旦出台并落地,必将推动全球大宗产品市场的价格上涨。

这三个政策都意味着,美国本土经济短期内会变得活跃,货币需求会随之上升,美国长期利率和中期利率提高,美联储也会随之加快提高利息的步伐。最终,大量的资金由美国境外流向美国境内。

 清华经济报告预测“美国2017”——富人更富,穷人更穷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发布的经济报告中预测: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是2017年中国经济“稳中求进”的一大挑战。展望2017年,“经济分化”和“特朗普冲击”将成为全球经济的两大关键词。整体而言,美国经济短期向好,欧洲和日本经济仍旧低迷。

从GDP增速、就业、CPI等指标来看,美国经济已经呈现出短期复苏趋稳的迹象。在增长动力改善的情况下,美联储升息步伐加快,2016年12月份议息会议后第二次加息落地,并预示2017年将有三次升息。

“特朗普冲击”将在2017年影响美国以及全球经济。新当选总统特朗普将于2017年1月20日上任。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是2016年的一大“黑天鹅”事件,而特朗普本人也被广泛认为是美国历史上“最有个性的总统”之一。特朗普的施政原则可以凝练地概括为“美国优先”。其中他最关注、也最明确的经济目标是“让美国实现5%的名义GDP经济增长”。

为此,特朗普提出了与美国现行政策存在诸多不一致的政策主张。其上任之后,美国在内政外交的诸多方面很可能会出现较大幅度的政策转向,预计主要将体现在以下三点:

一是由宣扬自由贸易的旗手转向贸易保护主义;。特朗普已明确表示上任后美国会退出TPP;另外还曾提出“对所有进口货物征收5%-10%的一致性关税”的政策主张,尤其是要对墨西哥和中国征收惩罚性关税。

二是由美国企业走向全球转向制造业回流本土。为此,特朗普提出如下减税激励:对于美国公司在海外子公司提取回国的累积利润一次性收取10%的税,分十年付清;同时,对美国公司在海外子公司的未来利润每年征税。

三是由货币宽松转向财政刺激。主要举措是:其一,大幅减税,企业税从目前的35%降到15%;其二,运用财政支持基础设施建设。

四是加强基础设施建设,特朗普提出了5500亿美元的基建计划。如果平减分摊到四年任期,每年为1375亿美元。

如果这些政策主张能够落实,的确会对美国短期经济增长起到提振作用。预计2017年美国实际GDP增速为2.2%,高于2016年约0.5个百分点。

但是,特朗普新政能否提高美国经济的长期潜在增长速度仍有待观察。在收入差距持续拉大、劳动参与率不断走低的情况下,美国经济的长期增速中枢已经显著下移。而特朗普减税、扩张财政等政策可能会进一步恶化收入分配结构,使得富人更富、穷人更穷,这会损伤总需求,侵蚀美国经济内生增长动力。

另外还需要意识到,特朗普的政策主张存在诸多矛盾之处。例如,减税和基础设施建设都意味着增加财政赤字和政府债务率,而加息则会限制赤字空间。再如,加息会引起美元强势,而美元升值又对制造业回流不利。

中国需高度关注特朗普新政对美国和全球经济可能产生的冲击,但不宜过分夸大。目前的金融市场很可能高估了特朗普新政的力度和影响力,更多的是出于对“特朗普意愿”而非“特朗普能力”的反映。这一情况很可能会持续至2017年特朗普政府上台执政初期,但之后随着上任后其实际执政表现不断地公之于众,市场预期会向“能力”逐渐回调。

 国际形势乱象丛生,世界敲响“特朗普警钟”

李稻葵:9月份的德国大选如果出现像美国、英国那样的变化,极右的势力掌权,德国人不想领导欧洲了,德国人的政策要重新调整,这个对世界经济又是新的一轮的冲击。特朗普能否顺利完成第一个四年总统任期?最近,我们在私下与美国前政府官员们交流的过程中,他们认为特朗普有太多的把柄和话题,很容易被体制内的人利用规则进行干扰和破坏。特朗普的执政基础在第一年将面临动摇。

资金加快涌向美国,将会成为中国经济在2017年面临的第一个冲击和挑战。在今年上半年,人民币汇率将面临贬值压力。同时,由于特朗普的进口税收政策调整,2017年的中国出口将面临压力。面对特朗普冲击,中国首先要帮助企业出口降低成本,把人民币兑换美元的贬值转换为成本优势。在中美关系的外交上,要据理力争,坚决反对他采取针对所有国家的贸易保护政策的顺利出台。

祝宝良:美国经济政策将为人民币贬值带来压力,给中国带来巨大挑战,这一点毋庸置疑。如果我们管不住资本项目,人民币贬值幅度过大,将会导致债券市场出现危机。如何想尽办法稳定人民币汇率成为中国经济的当务之急。

阮宗泽:特朗普上台后,中美战略格局将迎来新的转机。针对中国,特朗普手中有五张牌:台湾问题、经贸问题、南海问题、朝鲜问题以及“联俄制华”。这五张牌每一张都能掀起腥风血雨。中国目前最要警惕的是特朗普与俄罗斯关系改善将对我国带来的不利影响。

但特朗普与奥巴马是不同的,我们花了8年的时间开导、教育奥巴马,而奥巴马从来没有放松过对华敌意。而特朗普在电视演讲上张口就说“我要跟中国建立相互尊重关系”。特朗普与里根很像,里根在刚上台的时候对大陆横眉冷对,后来却与中国成功签订了817公报,解决美国对台军售问题,成为中美关系三个联合公号的政治基础。对待特朗普,我们不能过于悲观。

关于南海局势,特朗普和杜特尔特进行了7分钟的电话通话。特朗普并没有像奥巴马那样批评杜特尔特为打击毒品犯罪而主张的法外处决。特朗普看到中国和菲律宾走得近了,对美国战略来说将会是釜底抽薪。为了让美国重新强大起来,与俄罗斯和菲律宾改善关系变得十分迫切。

关于中美贸易战。今天的美国和中国,从2015年的数据,按照美国官方的统计,中美经贸额超过了5900亿,据中国海关统计有5530万,是相互依存,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特朗普敢于向中国发起经贸战,谁都不会全身而退。同时,美国社会的忍耐度要小于中国社会的忍耐度,因此中国也有自信奉陪到底。

被美国媒体称作“亲俄派”的特朗普与普京关系密切,“联俄治华”会出现吗?特朗普班底有很多与俄罗斯关系密切的人,如新提名的国务卿、国家安全顾问。奥巴马攻击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是为了降低特朗普当选合法性,为特朗普上台后的美俄关系“挖坑”。美俄之间存在着结构性矛盾,很难调和。美俄可能改善气氛,但想从结构上调整关系,在乌克兰和克里米亚问题上其实很难达成妥协。中俄关系不会“说翻就翻”,还在一条船上。正如普京在记者招待会上所说的,中俄关系已经超出了战略协作伙伴关系。

[责任编辑:王勇 PN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