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家|保监会原副主席周延礼(下):若无保险,“一带一路”长链条就会断裂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编者按:

近年来,中央企业国际化经营猛增,业务分布全球150多个国家和地区,境外资产规模超过5万亿元人民币。

巨大的境外投资如何监管?1月18日,国务院国资委公布了《中央企业投资监督管理办法》和《中央企业境外投资监督管理办法》,明确了中央企业境内外投资的负面清单,为中央企业投资划红线。分析称,这一新文件更加强调境外风险防控。考虑到境外投资风险高发的特点,《中央企业境外投资监督管理办法》提出了更为严格、具体的要求。

这对于国内保险业来说无疑是一则好消息,但问题是,国内险企准备好了吗?

“我们估计,未来中国保险业在保费增长的比率保持在15%左右,甚至说,20%的增速也完全有可能,并且是可以实现的目标。可以看到,中国保险业的未来发展前景非常好、潜力巨大。”1月16日,在凤凰国际智库、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学院、中国保险学会主办以“挑战与未来:中国险企如何向世界出发?”为主题的中国保险行业国际化发展论坛上,中国保监会原副主席周延礼对中国保险业充满信心。

周延礼是保监会成立之后最早的一批监管官员之一,多年来直面财险市场起伏,在演讲中,他语速和缓,数据信手拈来,有着学者型官员的儒雅风范。谈及保险业的“引进来”和“走出去”,他告诫走出去的险企要先弄明白前路的方向——“走到发达国家的市场去,那里基本饱和。走到发展中国家的市场去,但新兴保险市场的潜力究竟有多大?制度、规则究竟是怎样的?这些都有一个适应的问题。反观中国保险市场发展状况,潜力巨大。”

《战略家》专栏将其发言精编,共分为上下两期,与凤凰国际智库读者共享。

上期链接:http://pit.ifeng.com/a/20170117/50589467_0.shtml

外资险企来华被母公司当“弃儿”?

关于中国保险的国际发展战略,要从国际层面这样一个大趋势来做判断,还要考虑国家在3年前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这些对我们实施“走出去”战略来说,带来难得机遇。

我们还要研究多方式、多渠道以推动保险业国际化发展战略。

首先,要做到政策支持,国务院的“新国十条”中,《关于加快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的若干意见》中,提到将提高保险业的对外开放水平,在文件中鼓励中资保险公司尝试多形式、多渠道的“走出去”,为我国海外机构提供风险保险,支持中资保险公司通过国际资本市场筹集资金,多渠道进入海外市场,努力扩大保险服务出口,这主要是为对外贸易进行服务,引导外资保险机构将先进经验和技术植入中国保险市场。

在这两个方面中国还有差距,一是如何服务好对外贸易和投资的问题,二是外资保险机构如何把先进经验和技术带入中国的问题。此外,外资保险公司如何与中国文化融合,解决水土不服的问题,也应该是外资深入研究考虑的问题。

《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的若干意见》中,也对外资险企提出了要求,要把外资险企的先进管理经验、市场开发经验、包括产品设计经验,还有服务消费者的经验能带到中国来。同时,也希望外资和中资保险机构合作,能借鉴成功经验,做一些合作,取得良好成果。

在这方面,我感觉外资保险机构往往不受其总公司,甚至其母公司更多的关心和关注。这些在华的外资险企是了解中国保险市场的前沿阵地,他们应该把它更多精力投入到中国保险市场来。事实上,他们并没有非常了解中国的情况,也没有想把他们的先进经验、管理方式、服务方式、还有先进技术带进来。外资险企在中国的成功可以有助于提高企业的国际竞争力,也有助于贡献公司在全球化发展战略中的份额。

在国际发展方面,保险业是服务国家发展战略的重要支撑。在很多国家,只要涉及一些“走出去”的问题时,他们都把保险放在突出位置。所以,中国保险业的恢复和发展,获得中国国家经济政策的支持,也得益于外资险企高管们经常到中国访问,传递一些重要经济信息,这对中国决策部门产生重大影响,包括财政部、发改委,甚至国家领导人。

保险走向国际化?可中国人还远远没认同保险理念

以往,把保险纳入到国家经济政策当中的情况很少见,但自从中国加入WTO之后,2006年,国务院颁布的23号文件专为保险业改革发展出台一个文件,这尚属历史首次。2014年。国家又把保险业首次明确定位为“现代服务业发展的重点”把保险作为治理能力现代化工具,凸显其支撑作用。

所以说,保险业应在服务国家发展战略方面有所作为,这是国家发展的需要,也是保险行业自身发展的需要。比如,保险业在配合国家“一带一路”发展战略方面,“一带一路”沿线在全球贸易和跨境投资过程中涉及60多个国家,这些国家的GDP总和接近全球经济的一半以上。在这一过程中,保险业如何发挥作用,怎样发挥作用,这给我们提出了新的要求。“一带一路”可以给保险业提供丰富的可保资源和广阔的发展空间,同时保险业也能服务于国家贸易和投资的发展。

此外,保险业也支持了当地经济和社会发展,包括基础设施一些建设,提供一些风险保障。中资险企也可以和当地保险机构加强合作,中国的监管部门也能和当地监管部门建立联系,形成国际监管合作布局,这些都是“一带一路”发展给我们提出的新要求。

“一带一路”沿线将会建立一些工业园区,甚至是长期投资,中国“走出去”也会面临各种风险,还有一些重大装备,比如高铁、水利电力等等,这些风险保障的问题都需要我们来解决。国别风险、政治风险等等,这些都可以通过保险产品有效发挥作用。

在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建设中,保险是这一长链条中的重要一环,如果没有保险这一环,那么这一长链条很容易断裂。涉及到投融资方面、涉及到行业风险方面,大家对保险的认识还不到位,但对西方市场国家,保险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在那里,没有保险是万万不可的。所以,在“一带一路”建设中,保险的服务链要不断延伸。在多渠道推动保险业国际发展战略过程中,也要稳步推动国内有条件的保险机构“走出去”。

目前,绝大多数“走出去”的保险机构主要在做投资和融资方面的一些工作,但真正提供风险保障服务的还不多。所以我们需要解决这一问题,要把保险产品设计好,以适应于对外贸易和投资的需要和“一带一路”发展战略的需要。要通过海外投资保险产品,为投资项目提供可靠的风险保障,解决风险资本有效供给问题。

另外,险企也要为出口企业提供风险管理服务。有很多外资公司到中国来投资,外国的保险机构马上就跟着来华。在改革开放初期,日本在华投资建厂,引进成套设备等等,他们的保险公司也紧跟着来,不但保险公司来,保险代理人也一起来。这说明,他们对保险的认识非常到位。没有保险,整个贸易合同不完整。所以我们也要加强风险管理这方面服务,使企业能够了解保险,把保险作为重要工具运用好。当然,保险资金在投融资环节中也是非常重要的资金来源,一些中长期投资,特别需要保险资金与之相配合,而我们保险资金也是不二的选择。

中国险企在国际不活跃何以获得国际监管认同

最后讲讲中国保险国际监管的总体思路:

首先是国际保险监管合作方面的问题。中国已成为国际保险管理学会的重要成员,中国也是执委会的委员,在国际组织中,中国保监会地位稳步提升。特别是在国际金融理事会、国际保险监管协会(FSB)以及国际保险监督官协会(IAIS),都是重要成员。

此外,中国也在积极参与区域性监管组织,例如亚洲保险监督管理论坛(AFIR)组织,现有20多个国家监管部门都有参与。AFIR在协调亚洲区域的保险监管合作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每年中国都会提供一些重要智力支持。今年,我们将把有关国家的人员请到中国,介绍中国保险业发展状况,包括保险监管制度建设的一些情况,让他们能够了解中国保险市场的最新发展,不断拓展合作空间。

还有拉丁美洲保险监管协会(ASSAL),这是拉丁美洲国家的监管合作组织,我们也与之建立了区域性合作联系。这样一来,中国在进行拉丁美洲国家对外投资合作,涉及到有关保险问题时,能通过我们的合作组织联系,解决保险矛盾和纠纷问题。

在双边合作方面,主要是建立一些合作交流以及通过签署备忘录的形式,来提高我们合作的能力和水平。同时,我们还加强了对保险机构的风险评估以及几个中国保险重点机构有、比如说全球系统重要性保险机构,在全球一共是9家,中国的唯一一家是平安保险集团,当然,我们希望有更多具备条件的保险集团参与到国际保险系统中去。

在国内,我们也尝试建立了系统重要性机构绩效评估,现在我们已经指定了16家保险机构进行绩效评估,这样可以提高我们的监管能力,防范经营风险,提高对广大消费者的服务水平,加强公司治理,解决信息披露,还有市场行为等方面的问题,逐步向国际接轨,使我们的经营能力能和国际达到一致。只要这些大保险机构稳定了,对小机构有很强的示范作用。这为我们探索维护金融稳定,维护保险市场的稳定提出了一些重要思路。

另一方面,关于宏观审慎监管,防范系统性风险的问题。谈到宏观审慎监管,又联想到一个词——微观审慎监管。宏观审慎监管,总体考虑其资产负债匹配及程序风险,微观审慎监管主要是市场网络行为、公司治理、定量监管和定性管理方面的内容,其目的是防范区域性风险和系统性风险。

在全球监管规则领域,将来会有趋同发展。比如针对国际活跃保险集团的监管框架制定,这方面的挑战最大,我们希望能形成一个共同框架,有能力进行微观审慎监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们要实现国际监管的认同,那中国要有5%的国际业务量,甚至中国为5%的国际客户提供风险保障。在这一目标下,中国险企要在国际市场上有活跃度,提供国际性风险保障。我们也希望在监管合作上能够达到这一框架。现在我们正在和美亚保险(AIG)合作,并选择2-3家公司测试。

此外,我们要按照国际资本标准(ICS)进行评价,我们主要是以风险为主要内容,进行偿付能力制度建设。重点是提高风险的吸收资本的能力和水平,这一能力和水平直接反映到我们对抗风险的能力。

下一步,我们要进一步加强偿付能力监管和制度建设,重点是针对全球保险资本标准的制定。同时,我们还要求保险市场开展偿付能力监管制度的改革。总之,中国保险业正在处于良好的发展机遇期,用我们的话说,是黄金机遇期。“十三五”期间,我们还将进一步的鼓励保险业走出去。

“十三五”至2020年时,保险业总资产预估为30万亿元左右,可能翻一倍。保险业、保费收入业务规模也能在现有基础之上翻一番。在这一时期,中国保险业的实力也在逐步增强。相信这可以有效提升国际化发展能力和水平,增强国际竞争力。我相信,那时,中国保险业能得到质的提高,中国可以保险大国向保险强国的转变。

[责任编辑:王勇 PN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