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家|专访纽交所前副总裁:谁在制造下一场金融危机?西方金融机构毁于贪得无厌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作者:郑怡雯 凤凰国际智库研究员

“西方国家的央行没有能力应对下一个金融危机。”谈及当前国际金融格局,纽交所前副总裁乔治·乌杜(Georges Uguex)在接受凤凰国际智库独家专访时如是说,“我们看到太多传统智慧被现实击败的例子,不知道当时的凯恩斯是否预料到今日世界的模样。”

他的新书《金融的背叛——恢复市场信心的十二项改革》也同样对金融危机进行反思,直击金融的“背叛”——银行不再考虑它们如何为经济增加价值,只为自己牟利。

他认为, “中央银行们认为这三在扩大规模、加强管理,而这分明是政府融资”,他说,“金融危机所造成的损失中仅有10%来自亚洲,多数来自日本。亚洲大型机构的领导者们从未有过他们的西方同级那样的天价报酬,亚洲从2008金融危机中所获得的认知是,西方金融机构毁于其贪得无厌。

 “与此同时,2016年的关键词‘黑天鹅’将会在2017年毫无悬念地延续。”他说。

近日,特朗普签署有关要求美国财政部对现有金融监管法律进行重新评估的行政令。分析称,特朗普此举在于为放松美国金融监管以及重新修订多德—弗兰克法案“打前站”。

该法案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出台,具有里程碑式意义的法案,目的在于加强对美国金融行业监管,防止金融危机重演。特朗普修订该法案的意义非凡,华尔街的银行高管和投资者们同样乐见其松绑举措。

问题关键在于,包括这一举措在内的种种动作,再加上变数如此之多的国际金融局势,世界会否再次迎来一场“金融海啸”?

乌杜给出的答案是——市场无法预判美联储和财政部动向,势必引发巨大市场波动。这对于中国来说是一个良机,在国际金融领域,当今中国正处于一个“最好的机遇时代”。但他仍然指出中国自身所需面临的“黑天鹅”——中国经济呈现出负债过高、房产价格过高和利率过低三个特点,这是步入“资产负债表衰退”的特征之一。在缺乏经济增长的状况下,这只“金融黑天鹅”或许会变得更糟。

当下,国际金融仍然没有秩序

凤凰国际智库:您在新书中的“全球维度”部分提到:金融行业已具有全球性,但金融(以及经济)的全球化却并未伴随相应制度的构建和完善,国际金融秩序是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建设的核心内容,能否简述对国际金融秩序的批评与反思?

乔治·乌杜:

当下,国际金融没有秩序。

因为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国际秩序可以制定金融游戏的规则,推行规则就更无从谈起。

尽管在人口流动层面已然形成全球化,但政治力量依旧只在国家层面有效,唯一没有全球化的是“政治”。99%的全球政治领导们并不具备全球化思维。

可能因为这些政治领导人们的经验并不丰富,导致政治仍局限于国家和地区层面,但更多因素在于——许多国家的政府都在努力紧攥权力,不愿在全球层面授权。美国、中国等等世界各国都多少出现这类状况。

更加不幸的情况是,尽管有些政治领导者明白这些道理,但这些具备成为优秀全球领导者的政治家并没有在民主选举中当选,这一情况非常令人堪忧,如果再以国家为单位来解决问题,全球局势会愈发紧张。

凤凰国际智库: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哈罗德·詹姆斯敦促人们重视历史教训,避免新旧秩序转型期内,大国重陷经济和金融民族主义风险,面对全球的民族主义热潮(特朗普上台即为一大标志),如何看待“经济和金融民族主义风险”?

乔治·乌杜:这确实是当下趋势所在。但我相信,即使当权者有贸易保护倾向,可是他们没有能力做到,即使继续坚持贸易保护的论调,也是没有意义的。比如,苹果公司在中国生产它的产品,美国或者中国政府能阻止这一行为吗?——显然不能。

所以,即将看到的是,这些想法一旦付诸实际,经济界会有强烈抵制,他们会告诉政客们:“不要摧毁我们所拥有的东西。”这是我预测美国即将面临的一大问题,特朗普终会在这些强烈抵制声中败下阵来。

2017,这4只黑天鹅或致国际金融市场大乱

凤凰国际智库: 2016年,国际政局呈现出混乱和纷争的态势,黑天鹅事件频发,结局往往出乎外界预期。您预测,2017年的国际秩序,特别是国际金融秩序将如何演变?在金融领域,2017年,全球金融需警惕哪些“黑天鹅”事件?

乔治·乌杜:

欧洲的三大“黑天鹅”事件:德国默克尔是否连任、意大利金融危机的走势以及英国“硬脱欧”,这三大不确定因素事关整个欧洲的稳定,现今,欧洲正在变成一个非常错综复杂、不安且挑战艰巨的地区。

在美国,首当其冲的就是特朗普这只“黑天鹅”,我们将会长期和这一位极其古怪且不稳定的领导人打交道。在中美关系中,特朗普会做出诸如与蔡英文通话这类愚蠢行为,但同时他也在与智囊团协商如何与中国打好交道。这是世界发现美国局限性的契机,也是对中国在世界中发挥更重要作用的机会。

当然,中国也有自己的“黑天鹅”要面对,最大一只“黑天鹤”即为金融问题。外汇储备、利率、货币、人民币国际化、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等等,这些都是中国面临的艰巨问题。

过去几周,中国政府出台相关严厉政策力挽资本外流的局面,但从长远看来,这种做法不可持续,因为它会成为中国的劣势。中国企业已达到不得不走出国门,必须走向国际化的发展程度。

但与此同时,中国又希望避免跌破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大关,而创造外汇储备的方式之一是让人们引入外汇,想要做到这一点,你必须鼓励企业走出去,所以这非常矛盾。

目前,中国经济呈现出负债过高、房产价格过高和利率过低三个特点,这也是步入“资产负债表衰退”的特征之一。在缺乏经济增长的状况下,这只“金融黑天鹅”或许会变得更糟。

但至少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政府一直在规划和试图寻找解决方案,而特朗普却对很多问题漠不关心。所以说,当今中国正处于一个“最好的机遇时代”。

 

 美国会“玩坏”自己,西方不再掌控世界

凤凰国际智库:特朗普在国际金融领域会打出哪些牌?

乔治·乌杜:首先,需要撇开特朗普的言论、不能迷失在他的推特里。美国已经有了这样一个“失常的头脑”来领导。我们必须认识到特朗普究竟有多少能力去做出实际的改变。比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并不会因为特朗普就会有改变。

特朗普会削弱美国在全球范围的金融战略,比如美国政府面临的巨额负债问题。特朗普热衷于搞基础设施建设,这样花费上万亿美元的想法会加剧美国陷入负债。就如同标普发表声明称,特朗普领导的美国不太可能很快重获3A评级。

凤凰国际智库:有评论说,中国需要采取立场来表明人民币是一种强势货币,未来人民币国际化的走势如何?

乔治·乌杜:2016年,金融危机凸显市场脆弱性。造成人民币疲软原因很多,其中之一是央行在大幅压低利率。这一趋势将会在今年会继续,但大幅度压低利率则不会持续太久。我认为,今年中国政府的合理决策方向不应是追求人民币过分走强,而应更多关注市场的流通性和利率,因此,我预计人民币会疲软。

但必须记住,我们不能只看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同样需要注意到人民币兑日元与欧元汇率。目前,人民币兑欧元汇率并未发生太大变化,尽管美元汇率的提升会显得人民币相对弱势,但实际上,这些货币的走势并不意味着是疲软。 

凤凰国际智库:可以看到中国来积极投身于国际金融秩序改革中,比如主办G20峰会,推进亚投行建设等等,有外媒评论说,此举意在挑战美欧主导的国际金融秩序?中国是否有能力对国际金融秩序进行改革?

乔治·乌杜:

首先,中国在国际金融领域的动作可以说明——中国经济已变得如此重要,世界需要中国重塑国际金融秩序,这样一个庞大经济体在任何国际层面的决策都会产生深远影响,全球金融秩序需要中国提供掷地有声的看法和相关举措。

我不论走到哪里,在各大国际金融组织中都能听见对中国的赞许声——中国在向这些国际组织输送受教育程度极高、学识渊博的人才。

西方国家抱着世界银行能继续为其所用的念头,这种思路完全不合理。我个人并不把中国在国际金融方面的动作看作是削弱他国力量,中国只是想加入讨论决策的国际圆桌罢了。国际金融秩序中必须做出改变,这也是目前G20正在努力的方向,单一西方力量已无法驾驭当前国际金融秩序,西方不再掌控世界,需要有新兴市场应得的一席之地。

当今世界——真是看不懂。我们需要重新思考我们的经济和金融发展模式,我们已经看到太多传统智慧被现实击败的例子,不知道当时的凯恩斯是否预料到今日世界的模样。

[责任编辑:王勇 PN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