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世界对话| 海外掀起中国论坛热,谁在急于解读中国?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作者:王婧宜 凤凰国际智库英国观察员

【编者按:2017年起,凤凰国际智库推出“与世界对话”重磅栏目。本栏目将邀请来自72个国家两百余名智库海外观察员,分享世界各地的政治、文化及社会观察。寰宇四海,凤凰国际智库想与你坐在一起,对话这个世界。】

近十年来,海外围绕“中国”话题的论坛和峰会层出不穷。国际上已有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博鳌亚洲论坛、G20峰会等影响世界议程的国家交流空间。在林林总总的海外中国论坛峰会中,曼切斯特中国论坛、德国的汉堡峰等由官方主导的论坛通常以增加业务交流,提升商业、旅游业和航空业投资等具象化条约为目标,致力于发展该地区与中国友好关系的官方沟通渠道。

据调察,美国哈佛中国论坛、沃顿中国峰会,英国中国发展论坛、伦敦中英峰会、牛津中国论坛等由民间社会人士积极创办的论坛则侧重于构建中西方文化有效交流的桥梁。相比那些围绕在聚光灯周围的官方论坛,民间自发组织往往更注重于社会之间的文化理解和交流。

凤凰国际智库观察员发现,如今越来越多的国际顶尖学校和组织开始主动参与到海外中国论坛的创办。中国经济的国际地位举足轻重的今天,海外中国论坛已经不仅是国人自发用来交流文化的平台,西方社会和学界解读中国的渴望变得愈发强烈。在外人试图走近中国,国人却苦于无处发声的 “围城”中,海外中国论坛和峰会开始不断涌现,为填补中西方文化交流空缺创造了绝佳机遇。

论坛组织者们该如何抓住中国崛起的时机,探索更多有效的交流形式,打破这一交流“围城”?层出不穷的论坛峰会又是如何解读中国的?相比在其他国家举办的中国主题论坛,在老牌西方国家英国的中国论坛峰会更需要足够的深度和长远的坚持。凤凰国际智库观察员通过对在英国举办的中国论坛的考察,试图解析“海外论坛热”的由来和其背后“解读中国”的模式。

 伦敦“舞台”,如何唱好“中国戏”?

在很多中国论坛中,海外高校社团仍旧是最常见的主办方,像哈佛中国论坛、伦敦中国发展论坛和牛津中国论坛。学生的首创精神和爱国情怀促成了这些中西社会交流空间的诞生。虽然没有来自官方的支持,将侧重点放在“学术”或是“企业交流”的学生论坛在当地学生之间拥有很高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在一届一届的传承中给了新生参与到组织中去的机会。

同时,也有非学生社团组织的论坛峰会,例如伦敦中英峰会,希望跳脱出学校的范围来解读中国,或是曼切斯特中国论坛在官方的支持下促成了“开设曼彻斯特和中国间的直航航线”和“提高学生保留率”等实际合作。没有年度的换届,组织者们可以发展长远的战略计划。

今年的很多论坛将主题锁定在了国际动荡下的中国。伦敦政经中国发展论坛的主题“十字路口的中国”就体现出了这一思潮。在往届论坛中,关于“一带一路”、“中英企业前景”等主题也十分热门。2017中国发展论坛的负责人解释道“我们从未碰到过话题重复的苦恼,因为都是根据每年时事挑选的”,中英之间在商业和政治上越来越强的伙伴关系使得这些论坛从不缺乏讨论的主题。在英国众多的中国论坛中,无论是高校学生社团发起的学术论坛,还是社会企业家举办的交流论坛,虽然侧重点不同,都致力于促进英国社会对中国的理解。

伦敦政经中国发展论坛是“学术性论坛”的典范。嘉宾有英国前卡梅伦内阁商业、创新和技能大臣、前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主席、LSE经济学教授金刻羽等世界知名的政界、商界和学界专家。对中国模式的辩论、国际经济的发展和风险等宏观话题进行探讨,举办“川普、英国退欧和中国贸易”联系的时事讲坛,论坛最为独树一帜的地方在于对“中国扶贫策略”、“户籍制度改革”等学术话题挖掘的深入。在过去九年中,从过去的“解读复杂性”、“中国的现代化之路”到今年着眼于2016“黑天鹅”年的机遇与挑战“十年路口的中国”,选题每年都会做出适当的改变。

伦敦政经中国发展论坛的举办模式由最开始的伦敦政经学生单打独斗,发展到与伦敦政经全球事务研究所以及凤凰国际智库这类国际机构的举力合办。在过去的论坛中,嘉宾级别和受众范围双向受困,“单打独斗”不再能提供足够的资源,而与国内外强有力的机构合作或成组织者们的一个突破口。通过与凤凰国际智库的合作,嘉宾的资源整合和观众面的拓宽得到了更多的支持和报道。

伦敦中英峰会这样的“非学术论坛”通常将目光放在构建“代表真正的中国声音”这一平台上。嘉宾囊括诸如美国前副国务卿、现任华为公司英国首席执行官等诸多行业顶尖人士。伦敦中英峰会创始人李宗洋如此描述自己的使命和初衷,“我希望能把祖国的文化传播出去,让更多人了解中国的发展之路,而不仅仅是西方和学术的视野”。基于这一初衷,非学术峰会的嘉宾主要集中于在英企业家、教育家、政治家

谈到峰会以后的发展道路,组织者李宗洋对凤凰国际智库英国观察员表示“中英峰会以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为榜样,成为各国政要、企业领袖、国际组织领导人、专家学者就各种世界重大问题交换意见的重要平台,成为引领世界舆论的平台是我们未来的发展方向。我们希望成为一个促进两国公民社会的多元化接触的平台,探索治国之道、企业之道、社会进程之路。”

 论坛的星星之火如何引爆国际舆论

海外中国论坛的选题往往体现着举办者自身的特色。牛津中国论坛负责人汤元博对凤凰国际智库观察员表示,“和其他大多数论坛相比,我们创始人并不是中国人,而是两个学PPE(政经哲)的外国人。目标是让外国人对中国有新的认识。希望可以做点微小的努力,填平对中国的误解沟壑,提供重新思考中国的平台。得益于牛津各方面的资源,我们能请到多元化的重磅嘉宾,主题可以讨论一些例如艺术这种别人少有涉及的内容”。今年的伦敦政经中国论坛则依托于伦敦政经学院在学术界的地位和凤凰国际智库在国际问题的影响力及庞大的专家资源库。 

肩负着“解读中国发展”的使命,这些异国举办的论坛选题往往集中在对中国的经济展望、国际关系等热门话题。但是热门选题有时会使论坛变得“华而不实”。国际社会、海峡两岸、世界经济动荡等选题虽然抓人眼球,但由于选题过于复杂、宏观,在时间和观众的限制下,主题讨论的深度和广度都成了许多论坛负责人面临的难题。例如,在一场“海峡两岸的未来”论辩中,分别来自复旦中国研究院和德国国际事务研究所两位学者的观点,很难覆盖到足够的学术广度。

嘉宾的背景和观点决定了专题讨论的质量。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主任戴博在一场“关于中国模式”的辩论中,尖锐地指出中国“内外有别”这种将内政与外交分开处理的惯例,今后也将越来越难以维持和获得国际社会的认可。但是同时,戴博认为中国模式的成功至少证明了西方民主也不是普适的。

清华大学哲学教授贝淡宁,则主张将中国“贤能政治”的理想,与西方民主政治有效结合起来。另一方面,在伦敦中英峰会中,对于中国民族品牌究竟该如何走出去的话题,伦敦发展署亚太地区总监曹杰和华为英国首席执行官罗刚一致认为“品牌的国家化需要摒弃品牌有国籍之分的观点,因为消费者最终看重的是产品服务质量”。 

这些深刻的观点也吸引来了诸如凤凰卫视欧洲台、欧洲时报和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的报道。当这些华人媒体争相将海外“中国”论坛峰会的成果“引进”回国时,相比之下英国主流社会的响应却并不强烈。尽管来自伦敦政经国际事务所、伦敦大学副校长、美国前副国务卿等嘉宾对此类论坛峰会给予赞赏,Mayfair Time也曾在杂质专题中提及了伦敦中英峰会的成功举办,这些评价能否传达到大多数英国人的视野里仍然是一个问题。虽然对于少数个人、国际社会的影响杯水车薪,但是在构建“软实力”的路上我们不能过于苛责组织者们。

 传递软实力,解读中国的难与易

缺乏主流媒体的关注、外籍观众不足、嘉宾构成不够有影响力,都是当今论坛峰会组织者向智库观察员表达的难题。“首届中英峰会我给自己打一个合格分,观众的出席率和当天的组织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但是嘉宾的级别和观众的构成仍然需要提高”,伦敦中英峰会的负责人这样分析今年的峰会,“如果嘉宾的多元化和级别上去了,自然能吸引来更多主流社会的关注。”

论坛组织者的个人或机构积极提供的资源与推动国际交流的决心,在各国掀起了第一波“中国”论坛峰会热潮。但是在逐渐成熟和充满竞争的市场中,如何创新和坚持独特性是所有想要发展下去的论坛峰会的组织者必须思考的问题。如果仅仅以一届中的个人利益为计算单位,或是依赖于往届的资源守旧不变,“中国”论坛峰会们将很难真正“跨出国门”,实现最终目标。 

很多海外中国论坛只有不到三成的外籍观众,中国留学生仍是论坛的主要倾听者;中西方社会仍然存在文化沟壑,嘉宾与观众在提问互动环节有时会因为强烈的文化差异产生沟通和理解障碍。另外,很多论坛峰会都以社团的形式来一届一届地传承,组织在不断注入新鲜血液的过程中逐渐丧失了长远策略的统一性。缺乏西方主流媒体报道成为论坛峰会组织者们面对的巨大难题。

同时,在交接换届之中,新一届的负责人需要同时适应过往的人脉和社团文化,又要思考如何延续曾经的风格和定位,往往使得上任前拥有的创新想法还未完全贯彻,就“胎死腹中”。针对这一问题,中英峰会的负责人李宗洋选择了以非学生社团、非营利性公司的形式来巩固峰会的稳健发展:有意识地邀请来自西方的合伙人、长期主动接近主流媒体和组织都是需要负责人以年为单位来积累的资源和经历。注册非营利性公司的方式将有助于使峰会的团队更加规范化。

   

如何摆脱陷入空谈的困局?“只有真正在这些问题的一线战斗过的人才可能带来有意义的对话,推动国际观点,因为他们才是改变世界的实干家”,中英峰会创始人李宗洋认为。与此同时,凤凰国际智库观察员发现,在跳脱出学术理论束缚的论坛上,嘉宾变得“更敢讲”,讲的内容也更加贴近时事发展,可以大大扩张论坛峰会的主题和受众面。

在“中国品牌走向世界”讨论中,观众们可以聆听来自阿里巴巴、华为和驻英大使馆商务公参等来自不同背景和层面的讨论,在他们“一致认为脱欧对于两国品牌与市场交流发展来说其实是一大机遇”的观点中重新思考自己的商业敏锐度。不同的视角,不同的焦点和定位,使得在英“中国”论坛峰会尽管层出不穷,但总有尚未发掘的领域和角度。然而重复性地主题讨论和嘉宾阵容也使得观众们变得更加挑剔,加速了这些论坛峰会的更新换代。

宣传渠道和组织者全部由华人主导的模式如何真正影响西方社会舆论?牛津中国论坛的负责人汤元博这样回应:“想提高国际影响力,中国人不能只和自己玩。把老外弄过来,是第一步。这里我觉得最关键的是,把有影响力以及潜在影响力的外国人群弄来,因为他们是作为传播的主要媒介。再次,媒体报道,除了华文媒体以外,英国当地的媒体开始关注此类活动的时候,就对了。”除了这些发展策略,汤元博还强调:“最关键地方在于国家本身强大与否,在外面的留学生平均水准的优劣,如果国家强大了,影响力自然就来了。

毋庸置疑,海外“中国”论坛的发展与中国自身的崛起密不可分,在中国“硬实力”日益强大的今日,这些有抱负的海外华人无疑是发扬中国“软实力”的先驱者,而他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责任编辑:王勇 PN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