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世界对话| 泰国“18种性别群体”的跨国婚姻记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作者:张奕凡  凤凰国际智库泰国观察员

【编者按:2017年起,凤凰国际智库推出“与世界对话”重磅栏目。本栏目将邀请来自72个国家两百余名智库海外观察员,分享世界各地的政治、文化及社会观察。寰宇四海,凤凰国际智库想与你坐在一起,对话这个世界。】

用婚姻换绿卡的泰国女人们

近年来,随着全球化的深入发展,跨国旅行变得轻而易举。联合国数据显示, 2015年国际游客数量已接近12亿。这意味着全球近七分之一的人口已跨国旅行。泰国作为游客量最大的国家之一,2016年接待外国游客总数达3258万人,创收1.64万亿泰铢(约合459亿美元),占其GDP总量的五分之一。然而,旅游胜地这一标签,带给泰国的不只是经济收入,还有大量跨国婚姻。

泰国的跨国婚姻比例在全世界名列前茅。根据联合国妇女署统计,泰国女性外嫁比率为70%,居于世界前列。而在人口只有25万的北欧国家冰岛,其最大的移民来源国即为泰国。此外,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也居住着大量泰国配偶。

是什么促成了这一现象?越战期间,泰国跨国婚姻的数量达到首个峰值。大量以美军为首的盟军进驻泰国,许多来自偏僻乡野的泰国少女在嫁给盟军后得以前往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享受资本主义生活,改变家族命运。战后,泰国低廉的物价和优美的自然风光吸引了前来度假的西方人,当地旅游产业因此风生水起。那些灰姑娘的故事让不少年轻的乡下姑娘再次奔赴曼谷,等候命运垂青。跨国婚姻也随之风靡一时。

不少泰国人通过这一捷径入籍西方发达国家,并在国外开起了泰式按摩店,做起了泰式餐饮生意。甚至有些泰国人专程来到国外寻求机遇。例如,在澳大利亚各大城市生活着一些泰国年轻人,他们虽多为澳大利亚各语言学校的注册学生,却似乎专注于赚钱:有的从事泰式按摩工作,性交易服务也屡。有些学生甚至瞄准单身的中老年人,试图通过婚姻来获取经济利益和澳洲永居身份。

泰国人正在给外国人按摩

然而,并非所有跨国婚姻都有美好结局,年轻的泰国媳妇为了快速得到年迈丈夫的财产而将其从楼上推下致死的新闻频现报端,还有一些泰国媳妇在骗取丈夫的财产后离家出走,杳无音讯。另外,这种涉及利益捆绑的跨国婚姻很容易被不法人士利用,导致人口贩卖的风险。               

泰国人妖、同志群体的跨国婚姻

自上世纪70年代始到世纪末,西方性解放运动此起彼伏,“要做爱、不要战争”甚至成为反战口号。发生在美国的“石墙暴动”在同性恋维权的历史上是里程碑,它不只在美国促进了同志维权意识,还促发了主要西方国家同志运动的兴起,一石激起千层浪的效应将同志运动的潮流带到了泰国。泰国本身的性别认同多元化与国际范围内同志平权氛围一拍即合。

越战结束后,随着泰国旅游业迅速发展,不少钟情于东方男子的西方同志群体来到泰国,催生了成熟的同志产业链。近十年来,泰国的同志观光产业不断升级,在曼谷、清迈、普吉等主要城市,私导服务、水疗按摩、买春卖春、同志夜场等同志项目不断增加,泰国国内旅游界也以此作为卖点来吸引世界各国的同志群体。

跨国同志情侣:泰国小伙坎迪与德国模特米德,两人已结婚一年多。

许多欧美国家已立法保障同性伴侣权益,即便是在尚未通过同性婚姻法的澳大利亚,政府也允许同志以事实婚姻的状态同居,这使泰国同志群体得以通过婚姻途径顺利移民。尽管如此,仍有不少泰国配偶在拿到绿卡后,由于经济需求得不到满足而选择离婚独居。

在泰国,性别被细分为18种,除了主流的男性、女性,还有跨性别者、同性恋以及人妖等。这主要是因为,泰国是一个佛教国家,国民受小乘佛教影响颇深。在佛教中,小乘惟求自度,大乘则要普度众生。小乘佛教讲求宽容和祥和,塑造了泰国崇尚安宁、爱好和平的道德风尚。因此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尊重是泰国民众的最大特色。

对于纷乱的社会现象,他们的原则是充分理解和尊重,所以只要不是公然的违法行为,泰国人通常不会去主动地干预和指责。所以对于他人的性取向问题,泰国人总是抱有宽容之心,认为这都是他人的自由,没有权力进行干涉、评价或是按照自身的价值观进行指责。所以人妖在泰国官方与民间基本不会受到社会歧视,同时在法律上被保障婚姻权利,所以跨国婚姻在人妖间也变得稀松平常。

近年来,泰国同样吸引了不少西方人来此结婚。相比西方国家,泰国低廉的物价、贴心的服务以及包容的文化吸引了许多西方老人在退休后来此生活。凭借汇率的优势,加上充裕的养老金,这些老人在泰国衣食无忧。其中一些人对曾经的生活和婚姻心灰意冷,来泰国多为寻求情感上的慰藉。于是,遍布街头的青年男女们成为了他们的追逐对象。曼谷沙吞居住着为数不少的外国老人以及他们的同性、异性或人妖伴侣,这些老人多来自于德国和澳大利亚。

观察员认识一对有着事实跨国婚姻的男同志朋友。他们是澳大利亚的退休老人Lloyd和来自黎逸府的农民SamLloyd在退休后前往泰国曼谷生活,在是隆路夜市的同志酒吧,他邂逅了Sam。在Lloyd的帮助下,Sam在黎逸府的老房子已改建为崭新的二层洋楼,Sam也由于与Llyod的同志伴侣关系顺利取得了澳大利亚绿卡。

同志酒吧是同志的狂欢圣地

跨国婚姻也催生了一批新兴产业。如曼谷沙吞附近新设的德语、英语私教课堂,旨在帮助泰国配偶更好地与他们的西方丈夫进行交流,以便顺利移民。此外,还有很多涉外婚姻中介机构,专门为双方寻找配偶、代办跨国婚姻等复杂的手续。临近的德国大使馆、歌德学院也成为一些衣着性感的泰国男女吸引异国伴侣的绝佳场所。

远渡重洋赴泰的洋女婿”们

在经济较为落后的泰国东北部地区,居住着大量远渡重洋的洋女婿。这里虽名不见经传,却成了西方男子寻找亚洲配偶的乐土,他们经常聚在一起吃饭喝酒的地方被称为“洋女婿一条街

虽然说跨国婚姻在泰国屡见不鲜,但在曼谷等大都会的本地人群体中却很少见。这并不是一个偶然的社会现象,其背后有着复杂的社会经济原因。

泰国属母系社会,女性地位极高,她们在家庭中拥有财产优先继承权。这样一来,结婚对女性来说意味着财产的流失。因此,很多生活在大城市的上层女性为了保护个人财产而选择不婚。另一方面,泰国女性人口占总人口的60%,人口失衡导致女性单身率提高,生活在贫困地区的下层单身女性由于缺乏经济来源,便锁定了阔绰的西方男子,试图通过婚姻改写个人命运。据调查,泰国东北部妇女与外国人士结婚时平均年龄约为三十五岁,且受教育程度偏低;而她们的外籍丈夫平均年龄则在五十岁上下,很多已经超过六十岁,大多来自德国、英国或是北欧,享有高昂退休金。

从经济上看,泰国近年来发展迅速,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它目前已跻身中等偏上收入的发展中国家。但宏观经济的成功却难以掩盖严重的发展失衡,广大农村地区的发展明显落后于城市地区,地区差距、城乡差距、贫富差距日益明显。长期以来的重城市,轻农村发展方略,使得农村地区担负了沉重的经济社会发展成本,却未能分享相应的发展红利。旅游业的发展带来大量外来人口,接连不断的跨国婚姻为泰国引来大量外资,正是因为有了洋女婿们的投资,最为贫困的东北地区才能逐渐缩小与泰国其它地区的经济差异。正如泰国孔敬大学一项调查结果显示,这些的洋女婿改善了并不富庶的泰国东北部人家的生活。

泰国贫困地区的人们只能临铁轨而居

此外,泰国政府推出的一系列针对外国人的优惠政策也吸引了他们在此长期定居。法律规定,凡是年满50岁的外国人,只要在银行有16万人民币的存款或同等的收入证明就可以申请养老签证,长期在泰国定居。就购房而言,外国人可以合法持有永久产权的公寓,且和泰国人拥有同样的权益。这些优惠政策为外国人提供了诸多便利,让他们可以一边领取本国的高昂退休金,一边享受泰国的闲适生活。而一些西方男子认为,泰国乡村的女人像“50年前的美国女人”,没有多少权利意识,“温柔而少主见”,相处起来更舒服。这也是吸引他们在此结婚的原因之一。

温柔的泰国农村妇女

然而,经济上的强势地位使外国丈夫秉持着文化中心主义的态度,例如会说泰语的洋女婿寥寥无几;而处在弱势地位的泰国媳妇也默默遵循这种规则:过去家家户户钟爱的青木瓜沙拉已经被汉堡所取代,圣诞节和情人节的热度也渐渐超过泰国传统节日。嫁给外国人的泰国妇女,与社区的互动愈来愈少,同时试着调整自己的心态成为外国人,而不是协助他们的丈夫成为泰国人。这也正是不平等婚姻关系所带来的副作用。

外向型经济的主导地位、特殊的文化背景,加上较高的国民素质,使泰国成为极少数文化发展领先于经济发展的国家。在这里,佛文化与性文化彼此碰撞、和谐共生,孕育出一系列泰国独有的社会现象,跨国婚姻便是一例。虽然跨国婚姻存在明显弊端,但不可否认的是,它不仅促进了东西方文化的融合,还带来了政治、经济上的先进元素,从某种程度来讲,泰国也通过这种方式提升了国际化水平。

 

 

 

[责任编辑:王勇 PN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