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家|专访安德烈·摩弗昌:处理美俄关系 “硬汉”普京不会选择硬对抗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本期受访者:安德烈·摩弗昌(Andrey Movchan)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莫斯科中心“经济政治”项目主管

本期采访者:凤凰国际智库助理研究员王媛

编者按:

去年11月初,美国大选结束时,俄罗斯股市一度飙涨,投资者预期新总统特朗普可能解除对俄经济制裁是主要原因之一。

但现实恰恰相反,据美国媒体Quartz报道,基准莫斯科银行间货币交易所(Micex)指数2月下跌9%,是全球表现最差的市场。相比之下,2月表现最好的是美国股市,月内上涨5.7%。

看来,新任总统目前并未把他对普京的好感付诸于实际行动,这也让俄罗斯股市好景不长。

事实上,自特朗普上台后,关于他和普京之间幕后交易的猜测一直不断。从俄罗斯被奥巴马指控干涉美国大选到1月“弗林通话事件”被曝出,再到弗林辞去国家安全顾问一职,特朗普与俄罗斯“改善关系”的走向也陡然发生了“急转弯”。白宫发言人斯派塞表示,特朗普对俄罗斯的态度是“难以置信的强硬”。

与此同时,特朗普时不时对普京的溢美之词,尤其是当普京声明不会对奥巴马驱逐俄罗斯驻美外交官进行报复时,特朗普在推特上发文“我就知道他很聪明”(I alwaysknew he was very smart)更是引发各方热议。不少人认为,特朗普和普京的“强人性格”将会让两人在私人关系上格外合拍,这将会为美俄关系的改善打下稳固的基础;还有评论猜测未来美俄结盟是否会使中国孤立。种种猜测让本就诡谲的美俄关系又增疑云。

一个世纪以来,中美俄三大国屡屡互为盟友,也屡屡互为对手,可谓完美演绎西方国际关系的名言——没有永远的利益,就没有永远的朋友。特朗普这一极具“不稳定性”的美国总统也在打开中美俄“战略大三角”关系的一个新界面。为此,凤凰国际智库战略家栏目推出战略家@中美俄系列,深入剖析中美俄关系的新变量,前瞻中美俄“三国演义”。

本期栏目,凤凰国际智库专访俄罗斯著名金融学专家、卡内基莫斯科中心研究员、“经济政策”项目主管安德烈•摩弗昌(Andrey Movchan),对近期美俄关系进行分析,并对之后美俄关系的发展及美俄结盟的可能性进行理性预测。

安德烈向凤凰国际智库表示,特朗普是否选择进一步和俄罗斯建立同盟关系完全是由其所认为的美国利益决定,特朗普不会像奥巴马时期对俄罗斯进行很多道德和价值观上的抨击,同时他也认为奥巴马政府在俄罗斯政策上是失败的,反倒帮助普京进一步在国内赢得支持,巩固国内政权。在网络黑客问题上,他表示其更多地是由商业市场所驱动,而不能简单理解为是克里姆林宫的指示。

 

“反俄”还是“亲俄” ,不是特朗普说了算

凤凰国际智库:一些观点认为如果特朗普提升美俄关系,中国将陷入尴尬局面,这意味着中国有可能被“美俄联盟”所孤立。您认为中俄关系在特朗普执政后还会保持良好发展势头吗?

答:很多证据表明,美俄经济关系总是比较薄弱的,因为一些自然原因,两个国家的经济互补性很差。在一些俄罗斯经济比较强的领域,比如给欧洲输送石油天然气,在这方面和美国是竞争很激烈的。俄罗斯的当权派总是会把自己国内的所有问题归于美国。即使美国愿意和俄罗斯发展经济上的合作关系,但是也没有什么可以进行交换的领域,这点和中国是很不一样的。此外,我们从特朗普的论调中可以看出他对任何形式的联盟都是反感的,即使是现存的联盟关系也是一样的。他的政策只会支持对美国有利的合作关系。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特朗普并不像之前的美国总统那样处处都和俄罗斯对抗,而是以美国的利益为出发点来考虑是合作还是对抗,这个是符合逻辑的。另一方面,中美贸易量是中俄贸易量的十倍,美俄贸易量是中美贸易量的十五分之一。对于中美两个贸易大国来说,俄罗斯都只是一个外围的小经济体。所以我觉得美国应该不敢放弃中国,与一个这么虚弱且不靠谱的伙伴结盟。

凤凰国际智库:近期有一个比较热的话题,很多分析人士认为普京和特朗普都在试图改善两国关系,但是从长远看,美俄之间长期以来的不信任让这种努力十分艰难。在这个问题上您的观点是什么?您是否能预测一下两国领导人在这方面将会采取哪些具体的措施来达成这个目标?

答:就像我之前说的,特朗普还没有理性到要去考虑两国之间关系质量的地步。他会支持所有对美国有利的合作,放弃所有不必要、没有实际利益的伙伴。具体到俄罗斯,特朗普当然将会放弃无用的对抗。就像他曾经说过的“让俄罗斯为所欲为吧,只要他不伤害我们的利益” (“let Russia do whatever it wants unless it hurts our interests”)。同时他在涉及到美国利益的事情上也会更加强硬,鉴于这种立场,我们可以预测到很多更为极端的反俄罗斯的手段。

凤凰国际智库:众所周知,普京是非常强硬的,在他的政策和性格上都能得到很好的体现。所以在何种程度上您认为普京的性格通过何种方式会影响到俄美关系?你认为普京和特朗普在私人关系上会相处愉快吗?

答:之前的观察表明,普京只有在没有遇到强硬的抵抗时会表现强硬。他最主要的战略并不是对抗,而是在各种利益之间做出权衡。寻找比较弱的一边、寻找支持、甚至威胁。他的这种行为可能会很对特朗普的个性,前提是美国的利益没有太多被牵扯进来。特朗普可能也会把俄罗斯当成是与欧洲、以色列和中东国家谈判的筹码,俄罗斯可以提高美国支持的“价格”。从这个角度看,特朗普将会默认俄罗斯对于军事、贸易等各个方面这种比较怀有敌意的处理方式。

处理美俄关系,特朗普不会像奥巴马一样爱管闲事、畏首畏尾

凤凰国际智库:在奥巴马执政初期,也曾尝试改善美俄关系,但是很显然他失败了。所以您认为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他的失败,您是否能评价一下奥巴马的对俄政策?

答:奥巴马政府他们有一套自己的价值判断,就是所谓的“政治正确”。当他们觉得别的国家做“错”了,他们就会认为对抗这个国家是自己的义务,甚至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一旦出现一些乱象,美国会认为这也是对自己利益的损害,因此也会挺身而出。但同时,这种对抗本身太弱了,因为奥巴马政府很害怕牺牲,他们不愿意用任何利益的牺牲换取这种对抗的成功。最后就算采取了什么行动,也大多停留在口头上的论调和一些无用的制裁,这样反倒会带来反作用。俄罗斯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在奥巴马执政时期,俄罗斯经常被羞辱,美俄关系十分紧张,但同时俄罗斯社会保持稳定。这实际上是帮助普京来稳定政权,因为普京可以将所有的问题归咎于美国的对抗,这有助于普京在俄罗斯社会内部提高支持率。

而对于特朗普来说,他们可能不会像奥巴马政府那么“爱管闲事”,除非对方真正侵犯到了美国的利益。另一方面,如果牵扯到美国的利益,特朗普随时准备更加坚定地回应,同时也会牺牲更多去反击以维护美国的利益。我猜俄罗斯现在已经完全明白了这一点。因此我认为俄罗斯的外交政策在与美国打交道的时候将会变得更加有弹性。

凤凰国际智库:您认为网络安全会成为俄美关系中一个新的关注点吗?未来美俄两国是否会在这一领域产生激烈的竞争和冲突?美俄未来能在哪些领域展开密切合作?最大的阻碍何在?

答:我们必须要承认尽管美俄之间的经济联系没有那么紧密,但是俄罗斯在经济上还是十分依赖美国,主要是因为在国际贸易中使用美元、美国银行的业务等,还有和欧盟的进口(欧盟是美国的忠实伙伴)。美国给俄罗斯沉痛一击的可能性是很少的,除非俄罗斯官员想走伊朗的老路。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他们还想在欧洲和美国买别墅、把孩子送去上大学,甚至把钱存到瑞士银行。

俄罗斯不敢轻易挑战美国,甚至会选择与美国合作(当然是在美国充分给够俄罗斯面子的前提下)。在美国和欧洲存在一定数量的俄罗斯黑客,其实更多是由市场驱动,目的是吸引美国在网络智能领域与俄罗斯展开合作,成为伙伴。

普京的“大战略”是什么?

凤凰国际智库:您认为普京是否有一个贯穿他执政始终的“大战略”?“普京战略”的核心是否会随着特朗普执政而有所改变?

答:在我看来,普京任期的目标是提升普京的权力、维持政权的稳定性,并再将权力顺利地交接给一个他充分信任的人。所有的政治都服务于这个目标。比如经济事务、国际地位等等也是以此作为评价的是非基础和标准。

粗略地说,普京的支柱是以下几点:

第一,得到社会支持。包括最大程度降低国际社会对俄罗斯内部的影响、妖魔化民众眼中某些大国和有影响力的国际组织、向民众传播一种俄罗斯的优越感和他国敌意,尤其是那些可以通过旅游、贸易等渠道影响俄罗斯、并与其内部社会形成某种互动的国家。

第二,获得精英支持,与他们分享一些矿产出口收入。  

第三,尽可能获得国际支持以及限制国际社会对俄罗斯内部的影响。主要通过平衡第三方利益,贿赂、补贴亲俄运动和团体,对于威胁的俄罗斯潜分裂势力,适时使用军事力量、维持强大的武装部队和“无理由的人”(“men of noreason”)的形象;

此外,维持市场的稳定(货币自由流通,自由资本流动,市场定价权等),尽可能发挥市场自我调节功能,同时保持石油和天然气为中心的能源经济结构,以防止社会动荡。

在某种意义上,这种目标及其达成的成就,并不包括具体的国际政策,也不曾考虑到是否会促进经济繁荣。特朗普的“强人”声誉会使普京今后在使用这种策略时更加谨慎地考虑到美国利益。

[责任编辑:王勇 PN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