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上 关注健康哪些事儿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卫计委主任方来英:北京市2015年新生儿数量为21万,“全面二孩”政策落地后,2016年新生儿多出7万,给北京的产科系统带来了巨大压力。  

不只去年,预计今年和明年,也将是全面二孩实施之后的生育高峰。这三年,每年的新生儿数量都有可能在30万左右。然后才会回到25万左右的常态水平。同时,这三年的孕产妇年龄会偏大一些,就是高危孕产妇的比重可能会大,这对我们也是挑战。除了高危产妇,产妇中还有约30%的经产妇(曾经生过多于一个孩子的妇女)。  

过去都是独生子女,经产妇的数量很少。目前在岗的许多助产人员对初产妇有丰富的经验。经产妇的许多临床表现,跟初产妇是不一样的。这对产科服务,对医疗服务都有新的挑战和要求。  

2016年,北京市医疗系统做出了巨大努力,在几个月的时间内,通过各种手段挖掘,增调了1400张产床,使全市产床达到6000张,产科力量增加了30%。同时,增加了800名助产人员,保障了28万新生儿顺利健康的接生。  

今年,北京市将严格实施分级建档,各区明确制定辖区建册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与一二级助产机构、三级助产机构和区级危重孕产妇抢救指定医院网格化对接的关系,助产机构优先保证辖区孕妇建档分娩。  

逐步形成一级、二级助产机构以接诊正常和一般高危孕产妇为主,三级机构以接诊严重高危孕产妇为主的格局。同时,建立完善的高危孕产妇管理制度及高危孕产妇转会诊制度。实现社区及助产机构高危信息互通,对高危人群监测管理,提早干预治疗。关键词:控烟公共场所全面禁烟刻不容缓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盐城市疾控中心主任沈进进: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作为世卫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缔约国之一,我国早在2011年就应该实现室内工作场所、交通工具和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  

我国现有吸烟人数超过3亿,成年男性吸烟率52.9%,女性2.4%,非吸烟者遭受二手烟暴露情况严重(约有7.4亿,15岁以上比例达72.4%)。吸烟和二手烟能导致多种疾病,如肺癌等恶性肿瘤、慢性阻塞性肺部疾病、脑卒中、冠心病等慢性疾病,而这些疾病都是发病率非常高、导致居民死亡的主要疾病。  

如能有效控制吸烟危害,对提高居民期望寿命,减少重大慢性病过早死亡率,实现健康中国2030规划目标有重大意义。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控烟协会常务理事冯丹龙:我国卷烟价格普遍偏低,卷烟价比为56%,距世卫组织提出的75%仍有较大差距。中国80%的烟民使用低价卷烟,这个价格不足以影响低收入人群的卷烟消费。  

我国控烟履约11年成效不如预期,全国尚未制定控烟法律或法规,《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提出的有效控烟政策和措施尚未在国内有效实施,公共场所吸烟禁而不止,全国公共场所控烟条例在国务院法制办网上公开征求意见已28个月,迟迟未能出台。  

目前烟草已经成为中国面临最大的公共卫生挑战,科学证明多种慢性疾病与烟草烟雾有关。控烟和避免烟草烟雾可以有效预防控制疾病的发生,还可以大大减少卫生投入和疾病负担。关键词:两票制两票制应与药品招标相结合全国人大代表、河南华兰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安康:山东疫苗事件后,两千多家流通企业取消,存在于流通领域的疫苗基本全部报废。去年所有疫苗企业全部亏损,如果政策能够更加完善,如涉及疫苗的一票制推行以后谁来配送,冷链怎么配送等,就可以保障基层的疫苗供应不出现断档等。  

全国人大代表、陕西步长制药集团总裁赵超:两票制概念形成,是因为出现了很多票据过程中的违法行为。此前我们强调药品的生产流通是一个闭环过程,可监管、可追溯。两票制也要形成一个闭环,实现监管,净化流通环境,这是理论设计的良好意愿,我们也希望在实践过程中真正提高这方面的能力。关键词:公立医院改革医生集团应是分级诊疗的一个抓手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心内科及心脏中心主任霍勇:在分级诊疗和国家不断推动医改的过程中,医生能做什么?客观讲,医生集团应该是推动分级诊疗的一个抓手,更重要的是如何建设相关标准,使行医过程更加规范,医生做医生的事。  

在通过医生集团社会化的形式,把优质的医生资源引导到县医院分级诊疗方面,国家应该制定相应的管理办法,给予政策支持,并有一些管理标准的出台,这样才能真正有序地推动展开。  

全国政协委员、北大国际医院院长陈仲强:公立和非公立医疗机构的发展平台是不公平的。首先是补偿机制。公立医院有政府补偿,社会资本举办的非营利性医院即便和公立医院承担同样的任务,达到同样的医疗水平,也无法得到政府补偿。同时,由于后备资金不足,初始规模小,得不到政策支持等原因,在人员福利待遇、医务人员的学术地位、社会认知、认同度等方面,也不平等。没有相同的待遇,自然制约人才的进入。

只靠多点执业,难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关键词:养老养老需求迫切医疗服务延伸全国人大代表、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肾内科主任王鸣:老人最大的担忧是没有医生看病。公立医疗机构主要职责偏重于日常或重大疾病的诊疗,针对老年人的保健咨询和慢性病疗养并不在其重点服务范畴中,这显然无法满足老年人对优质医疗资源日益增长的需求。

凸显的社会问题,早已引起政府关注。2015年11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的指导意见》。该意见发布后,全国各省市均进行了一些局部的改革和尝试,但进度不快,效果不明显。目前养老机构仅能招聘到退休的医务人员。但单个医务人员与一家医院所能带来的医疗资源,不在一个重量级。

只有让老年人通过养老机构实现检查、看病、入院的便捷服务,才能真正让他们安心,应推动医疗卫生服务延伸到社区,提高基层医疗机构为居家老年人提供上门服务的能力,杭州探索的家庭医生签约制就是一种实践。应该鼓励社会力量兴办医养结合机构,探索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的投融资模式。老龄化人口分布较集中地区,建议可试点加强老年病医院、康复医院、护理院、临终关怀机构建设,并尽快出台规定,在有条件的地区推行全民普惠型老年医疗服务优待政策。 (本报综合)

文章来源:当代健康报

[责任编辑:郑怡雯 PN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