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头台的屠刀是否掉下,按钮在金正恩手上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文章来源:冰川思想库

 

当各国普遍认识到经济制裁并不能实现无核化这一根本目标的时候,可能战略的归战略,经济的归经济,半岛局势真到了一个临界点。

金正男被杀、朝鲜驻马来西亚大使被驱逐、前朝鲜驻英国大使太永浩受访、特朗普发Twitter谴责朝鲜等,这一系列近日发生的事件都在向我们追问:朝核局势是不是到了一个临界点?这也是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访问中日韩三国过程中一直面对的一个问题。

▲朝鲜金正恩再次成为国际热点

不能不说,最近几天里,关于朝鲜半岛的政策表述中出现了一些新的词汇,比如“预防性打击”、“斩首”等等,这本身意味着关于朝鲜半岛的认识已经出现了重大的变化,朝鲜半岛之复杂几乎超过了当下任何一个国际热点问题。

对于中美两大国而言,如果不能应对朝鲜半岛的危险事态,就很难施展“大国外交”的宏图,半岛已经成为中美共同面对的“毒刺”。 

“脱北”的朝鲜驻英国公使太永浩在最近的访谈中认为,当前的朝鲜已经成为只为金家服务的奴隶社会,虽然言辞激烈,但是金正男遇刺身亡似乎进一步恶化了金正恩的国际形象,朝鲜的外部合法性迅速流失。

▲太永浩接受凤凰卫视采访

不能不说,美国新政府还没有形成明晰的对朝政策,蒂勒森的东亚之行既是稳定形势,尤其是日韩两个关键盟友,也是一次“调研”,要倾听和了解各方,尤其是中国的意见。

在蒂勒森访问期间,特朗普总统在推特上又批评了一下朝鲜,认为朝鲜表现非常恶劣,同时也指责中国的帮助有限。

▲特朗普谴责朝鲜

这与蒂勒森的表述还有不小的出入,国务院和白宫之间在对朝政策上还没有形成一致意见,从这个角度来说,蒂勒森的这次访问,对于美国新政府的“外交学习”至关重要。

半岛南北都在寻求绝对安全,尤其是朝鲜核武开发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就技术而言,朝鲜去年两次核试验,其实已经越过了拥核的门槛。

今年以来,朝鲜又进行了数次中程弹道导弹的发射, 并且将目标指向驻日美军。去年朝鲜进行了大推力固体火箭发动机的点火试验,还取得了成功,金正恩在今年的新年贺词中也宣称,远程火箭的发射已经准备就绪。

▲朝鲜发导弹

今年上半年,朝鲜极可能进行远程弹道导弹的发射,这意味着对美国构成了理论上的核威慑力。蒂勒森在记者会上也坦诚,中美双方都意识到形势非常严峻,而且到了非常危险的程度。

对美国来说,朝鲜核导一体化尤其是远程核打击力就是美国的红线。从这个角度来说,朝核问题地区是美朝之间的问题,但也是朝核问题的战和分界线。

特朗普还没有想好如何对付朝鲜,但明确的是,过去二十年对朝政策失败了,奥巴马政府时期的“战略忍耐”也结束了。

特朗普和金正恩之间的“磨合”刚刚开始,可以肯定的是,美国对朝政策很难缓和,蒂勒森东亚之行也是测试朝核问题的“热度”。在这种情形之下,“预防性战争”的说法,以及美韩军演内容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尤其是美军特种部队参与演习,“斩首”事实也是其中的演练科目。

▲美韩联合军演

朝鲜和美国都在与时间竞赛,朝鲜的核导开发到了一个质变的关口,距离形成大国威慑力只有一步之遥。太永浩也认为,金正恩公开开发核武器的目的是在中美的战略关系中掌握主导权,保证金氏家族长期执政,只要有核武器,今后美国和韩国以及中国可以受到操纵。

核武器与朝鲜政权,甚至金正恩的个人紧紧捆绑在一起了,在现有的框架之下朝核几乎不可逆。而美国则难以容忍朝鲜对美国形成核威慑力,美国政府计划将朝鲜重新列入“支恐国家”。

▲蒂勒森17日在首尔表示,对朝鲜的“战略忍耐”政策已到尽头,为让朝鲜弃核将考虑“所有可能选项”

如蒂勒森所言,二十年来的对朝政策是失败的,言下之意,朝鲜成为核武国家,这是最大的失败。

于美国而言,半岛分裂状态,美韩结盟、韩朝对立,朝鲜半岛成为美国打入东亚安全体系的一个楔子,一个拥核的朝鲜决然不会成为美国的棋子,这也是美国政策失败之处。

一个拥核的朝鲜正在改变过去二十多年来朝鲜半岛的游戏规则,简单说,原来的那一套已经玩不下去了。拥核之后,要么终结了这场对抗的游戏,各方在新的条件下达成妥协;要么是以军事手段终结这场游戏。

▲王毅外长在记者会上谈朝鲜问题

王毅外长在记者会也说,半岛要么继续升级引发冲突,要么各方回到谈判桌前。中美关系与六十多年前已经大不相同,各层次,尤其是高层之间的互动频繁,大大减少了误判的可能。

中美两国在半岛无核化这个目标上是高度一致的,在防止半岛生变生乱方面也有基本的共识。所谓的“变”和“乱”,应该是没有中美共识或者磋商的意外之变与乱。

中美在元首通话之后,外交与安保的高级别对话频繁,未必能够达成全面的共识,但是会形成基本的底线,那就是中美之间不能因为半岛问题而卷入到激烈对抗之中。至于以何种方式实现无核化,方案应该是开放的。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访问中国

半岛局势最终还是战略问题,超过了联合国通过的各种经济制裁的范畴,经济制裁对于朝鲜这样封闭国家的核武意志,似乎并没有实质的规制力。当各国普遍认识到经济制裁并不能实现无核化这一根本目标的时候,可能战略的归战略,经济的归经济,半岛局势真到了一个临界点。

太永浩虽然一直“驻外”,也认定,朝鲜经济已经崩溃。即便太永浩的判断有很大的个人情绪,但金正恩开发核导已经改变了朝鲜面临的外部环境,朝核已经成为国际社会面临的共同威胁。只是金正恩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是朝着自己的目标不断狂奔,也许终点是深渊。

[责任编辑:郑怡雯 PN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