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全球内参】转型与平等:智利大选面临的两大问题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凤凰全球内参】智利:铜矿之国转型路上的奋进

凤凰智库研究部

2017年3月23日,智利埃斯康迪达铜矿罢工工会宣布,长达一个多月的罢工即将结束,工人们25日将重返岗位工作。此次罢工的主要诉求是增加工人工资,以及给予新老员工相同的福利待遇。最终工会和公司达成一致决定修改劳动合同。智利是世界第一大产铜国和铜出口国,而埃斯康迪达是世界最大铜矿,去年总产量约占全球的5%。智利铜矿复工,全球铜市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段时间以来高居不下的铜价也应声回落。

然而,这对于以铜矿出口为主要经济来源的智利来说,并不是个特别好的消息。长达一个月的罢工使得铜矿减产,铜出口量减少,国家财政收入减少。这也就意味着2013年再度当选的巴切莱特总统不得不再次放缓改革的步伐,搁浅各项关于增加社会平等的改革方案。而经合组织(OECD)公布的经合组织35个成员国2016年基尼系数排名中,智利以0.47排名第一,成为了世界上最不平等的国家,这与它傲人的经济数据大相径庭。智利人对于平等的呼声没有减弱,反而因为改革计划搁浅更加高涨。2017年11月大选在即,新当选的智利政府需要转变过度依赖铜矿的经济发展模式,保证足够的财政盈余,来深化推进社会平等的进程。

铜矿王国

“如果智利铜矿得了感冒,全球铜市也会咳嗽”。智利的发展与其富饶的铜矿资源密不可分。国际铜价的走高使智利取得了惊人的发展成果,2014年还被普华永道评为拉美各国最接近发达经济体的国家。智利是世界上铜矿资源最丰富的国家,是世界上最大的产铜国和铜出口国,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生产硝石的国家。皮诺切特独裁政府执政时期实行了开放市场的政策,大量外资涌入智利,加之当时国际铜价上涨,智利经济发展迅速。不同于其他拉美国家政府扩大财政开支,智利一直实行保守的财政政策,并始终保持对经济命脉——铜矿的国家控制权,这也保证了经济的稳定发展。2012年起,智利人均收入达到14,280美元,步入高收入国家行列。而同一年拉美各国平均人均收入9983.319美元。世界银行数据显示,经济方面,2015年智利GDP年增长率为2.306,拉美国家平均增长率则为负0.294;政治方面,政府效能指数、政治稳定指数智利均在拉美国家中排名靠前。

智利已然独树一帜,成为拉美国家中少有的长期政治较稳定和经济运行良好的国家。传统的拉美前三大经济体在2008年经济危机后都不同程度地遇到了问题:特朗普上台后的北美自贸协定谈判和“修墙”费让墨西哥焦头烂额;巴西国内则刚刚弹劾了自己的总统,经济政治形势尚不明朗;而阿根廷仍在中等收入陷阱中徘徊。智利似乎不太像一个拉美国家,它有健全的教育、医疗和社会福利体系,聚集着大量的欧洲移民,与我们印象中贫穷、动荡的拉美大相径庭。智利在贸易上也相对独立于拉美其他国家。因为周边经济体规模有限,且经济模式相似,智利与邻国贸易往来并不密切,其出口对象国主要为中国、美国和欧洲各国。

转型之路

智利铜矿出口占其总出口的45%,其中58%出口中国、美国和欧洲市场。这也使智利的经济与这些国家对铜矿的需求和国际铜价挂钩。出口市场有限,出口商品单一,智利经济看似繁华的外表下隐藏着不容忽视的脆弱性。2010年起,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普遍降低,国际市场上铜产量逐渐过剩,铜价开始下跌。而中国自2008年后逐渐调低经济增长速度,对铜矿的需求也在减少。智利铜矿出口受到了一定冲击。2016年,智利外贸出口额达到599.17亿美元,同比下降3.7%。而下降的主要原因就是铜出口额的下滑。

对此,智利政府采取了有效应对措施,一方面不减产保证铜矿市场份额,一方面使出口多元化。根据智利《金融日报》的报道,截止2017年1月,智利铜出口占比已经连续六年下降。2010年占58.2%,2016年降至46%。与此同时农林渔业比重上升,其中三文鱼和罐装水果的上升比重达两位数。而早在2016年,智利就取代了泰国成为中国第一大鲜水果来源地。除了以上措施,2013年智利政府还主动将货币贬值45%,成功化解了一大笔经常项目赤字。政府采取的有效措施成功实现了出口结构的多元化,减弱了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浮动对本国经济的影响。相较于其他拉美国家,智利因为采取了正确的宏观调控措施,稳定了经济,政局也更加平稳。

成为更加平等的国家

尽管智利总统巴切莱特采取了措施,缩小了智利因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跌遭受的损失,智利经济增速仍不如从前。反对派批评巴切莱特,认为经济增速放缓是由她的改革方案造成的,而这一方案的核心观念之一就是平等。智利虽然是拉美经济发展的榜样,但贫富差距现象十分严重。2013年再度当选的智利女总统巴切莱特曾承诺,从税制、教育、立宪等角度实施一系列改革,将智利变成一个更平等的国家。然而铜矿出口减少,巴切莱特政府没有足够的资金完成所有的改革承诺。竞选之初势在必行的改革变成了持久战。反对派还指出,税制改革中提高税收一项可能会损害投资,进而对经济产生不利影响。

如何平衡智利人民对平等和经济发展的诉求,是2017年11月智利总统大选候选人们需要深思的问题。2013年巴切莱特再次当选时,智利就出现了十几万人的游行活动。人们不是反对巴切莱特上台,而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敦促她实践自己的让智利更加平等的改革承诺。四年之后,巴切莱特没有完成改革。虽然根据法律她不能连任参加2017年大选,但是新的参选人,不论来自哪个党派,都需要面对两个巴切莱特当年面临的问题:一是经济发展,特别是经济转型,即如何减少铜价波动对经济的影响和多元化出口结构。二是平等问题,以及把握平等和发展之间的平衡。

根据智利法律规定,总统不能连选连任,但对非连续当选的没有限制。巴切莱特总统不能参加今年的大选,而她所属的中左翼“新多数派联盟”也因为无法兑现改革的承诺而支持率下降。目前支持率领先的是反对党中右翼政党争取变革联盟候选人、前总统塞巴斯蒂安·皮涅拉,他的支持率为25%。如果他当选,这将使拉美在右倾道路上走的更远。智利曾长期处于右翼军政府皮诺切特政府的独裁统治之下,所以智利人民对于右翼政党十分敏感。而正因为争取变革联盟是较为温和和现代的中右翼政党,才能在2010年击败左翼政党,赢得大选。皮涅拉执政期间政绩斐然,迅速应对2010年智利大地震,在处理意外灾难上应对出色,给选民留下了良好印象。通过“智利崛起”的灾后重建计划,使智利从8.8级强震中快速恢复元气。类似于他的继任者巴切莱特,皮涅拉在任期间也实施了税制改革,提高税率,目的是为教育改革提供财政支持。此次竞选,他承诺,将重振智利委靡不振的经济,推崇改革和创新,并实施打击不平等现象、提高社会福利的措施。

排在皮涅拉之后的是前电视节目主持人亚历杭德罗•格里埃尔。他主持了25年的电视节目,在智利家喻户晓。他目前代表一个中左翼小党,支持率达17%。铜矿经济下滑以及现任总统巴切莱特因儿子、儿媳陷入一桩财政丑闻,使部分智利民族失去了对传统政治家的信任,开始把目光转向格里埃尔这样的政治局外人。然而格里埃尔曾公开表示虽然自己不是职业政治家,但更不是所谓的“智利的特朗普”。和皮涅拉一样,他也主张增加健康、教育等方面的开支,促进平等。

目前看来,右翼前总统皮涅拉支持率领跑,智利很有可能出现一位右翼总统,拉美“右转”更加明显。不过长远看来,随着铜价回升,不论从经济还是政治上,智利都将是拉美发展势头较好的国家。

2017年2月份,世界最大铜消费国、智利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1.6%,比上月上升0.3个百分点,制造业发展态势良好。2017年3月,在智利主要铜矿出口目的国美国,总统特朗普要求国会批准1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计划。两大贸易伙伴对铜矿需求增加,使智利在2017年开年两个月的铜价取得开门红,增幅达7.9%。若保持这一势头,2017大选年智利经济形势有望更加平稳向好,政局亦更加稳定。

凤凰指数:

智利政治风险:低

智利安全风险:低

[责任编辑:李江 PN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