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世界对话| 硬派反恐没药效,“燃烧的地铁”会否烧焦普京的连任大计?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作者:尹如玉 凤凰国际智库俄罗斯观察员

发自莫斯科

编者按:

2018年,俄罗斯将迎来总统大选。虽然普京尚未宣布参选,但俄罗斯分析人士一致认为:普京将参加选举,且无人能够挑战他。

今年注定是政局的非常时期。新年初始,内忧外患便接踵而至。3月,俄罗斯爆发一场5年来最大规模“反腐败”游行,要求总理梅德韦杰夫下台。不到一个月,圣彼得堡市地铁又发生了性质恶劣的爆炸恐袭。

相比不久前发生在伦敦议会的恐怖袭击,圣彼得堡“燃烧的地铁”却没有引起西方太多同情。英国媒体BBC和Sky News接连发文称爆炸事件“可能是普京转移公众对近期反腐败游行事件的关注。同时将当局强硬压制抗议者行为正当化。”

尽管《今日俄罗斯》代表俄政府迅速否定,并将这种猜测称为“一些西方媒体和俄罗斯国内的反对派祭出的阴谋论”。但问题在于,普京在第一个任期就将反恐列为执政主要任务。作为俄罗斯政府持续关注的核心议题,恐袭问题至今仍未得到有效解决。一贯的强硬反恐似乎已陷入困境,局势愈演愈烈。

频频发生在俄罗斯本土的恐怖袭击不禁让人质疑,“普京时代”的俄罗斯到底安不安全?俄罗斯恐袭风险为何居高不下?本期《与世界对话》栏目诚邀凤凰国际智库俄罗斯观察员,从莫斯科发来对俄罗斯接连遭受恐袭的深度观察。

普京向爆炸案死难者献花

“燃烧的地铁”打脸俄罗斯反恐

1月31日,俄罗斯国家反恐委员会副主席库利亚金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2016年俄罗斯执法人员共击毙、逮捕恐怖分子千余人,俄境内恐怖主义活动有所下滑。然而,两个多月后,发生圣彼得堡地铁恐袭事件,俄罗斯反恐委员会官员被意外“打脸”。

当地时间4月3日,俄罗斯圣彼得堡“先纳亚广场”地铁站内,一枚装有弹片的简易炸弹在车厢内被引爆。车厢门被炸开,烟雾涌出,受伤和昏厥的乘客躺在站台上。这场爆炸共导致14人死亡,50人受伤。

俄罗斯总检察院迅速将这起爆炸案定性为恐怖袭击事件。不久后,嫌犯被锁定为来自吉尔吉斯斯坦的23岁俄罗斯籍青年贾利洛夫。俄罗斯调查人员认为贾利洛夫很有可能被极端组织招募而发动蓄意自杀式袭击。

嫌犯的地铁监控画面

许多事件亲历者仍惊魂未定。“爆炸发生地点与我隔着一个车厢,但爆炸声音仍震耳欲聋。特别刺眼的火焰,然后全都被烧着了,车厢里20个人倒在了地上,其他人被迅速撤离了爆炸现场。”“地铁车厢底部发生爆炸,大量的烟和灰尘,然后就传来了特别浓的焦味。地铁行驶到了技术学院站后我们就马上从车厢出来了”,现场目击者讲述道。

战斗民族的铁汉柔情在危机时刻被突显出来。Yandex Taxi,Uber等网约车在事发后第一时间宣布免费搭载乘客离开爆炸发生地,圣彼得堡市公交车也提供免费搭乘。私家车纷纷行动起来,在俄罗斯社交网站VKontakte上发布了“#回家”标签给需要搭车回家的行人。Yandex地图上凡是有汽车标志的地方,都是圣彼得堡市的司机写了自己的目的地、联系电话以及还有几个空位,提供免费搭乘。

Yandex地图截图,灰色标志即是司机的留言

圣彼得堡市民纷纷在社交网络Facebook上报平安。爆炸发生后,观察员在圣彼得堡工作的朋友第一时间发来信息:“谢天谢地,我还活着!” 就在几日前,观察员还和这位朋友在圣彼得堡市中心的涅瓦大街漫步。爆炸发生地“先纳亚”地铁站是观察员曾经在圣彼得堡留学时每日必去的地方,读到发生爆炸的消息,感慕呜咽,不能自持。曾经一同留学的伙伴互发信息,唏嘘这座浪漫又美丽的城市竟遭如此创伤。

这次爆炸案的发生正值中国的清明节,就在国人省亲祭祖、瞻礼祈福时,“战斗民族”深深沉浸在失去同胞的伤痛之中。在莫斯科,人们自发来到克里姆林宫墙下的列宁格勒(圣彼得堡的旧称)英雄纪念碑献花。初春,正是万物复苏充满希望的季节,来往行人却思绪凝重。不知俄罗斯人要多久才能够走出悲痛。

莫斯科市市民向克里姆林宫墙外的英雄城市列宁格勒纪念碑献花(图片来自俄罗斯广播电台“莫斯科在广播”网站)

“松动的安检”成反恐列车“脱轨”导火索

“为什么选择圣彼得堡,原因显而易见,总统普京在那儿”,俄罗斯新闻网站“高加索焦点”主编史维多夫直言。爆炸发生时,俄罗斯总统普京正与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在圣彼得堡举行会见。圣彼得堡与莫斯科被视为俄罗斯的“双都”,它也是普京的家乡。

自2012年叙利亚战事以来,俄罗斯在叙利亚积极开展反恐行动,ISIS等恐怖组织趁乱对全球开展了频繁的恐怖袭击,欧洲和俄罗斯更是饱受其害。俄罗斯高调反恐本是为了御敌于国门外,然而连续不断的恐怖活动震撼了俄罗斯社会,严重威胁了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也给俄近年来形成的良好政治、社会形势蒙上了阴影。

与此同时,国内积弊甚深的民族和宗教问题滋生了一批以车臣为主要策源地,追求独立的恐怖分子。在车臣恐怖分子中,有很多来自中东和中亚的国际恐怖主义分子。国内恐怖组织和国外恐怖组织逐渐合流,恐怖活动有向大城市蔓延的趋势。这次圣彼得堡地铁遭袭事件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起爆炸事件是否充分说明了圣彼得堡地铁其实是没有安全保障的?”“莫斯科在广播”的主持人在当天直播中发问。一直以来,俄罗斯以“强硬”反恐著称。反恐成效究竟如何,则不得而知。

毋庸置疑的是,俄罗斯在国内反恐安保防御上漏洞百出。在2010年造成41人丧生的莫斯科恐袭事件发生后,俄罗斯政府就开始加强安防措施。圣彼得堡在部署先进视频监控系统、盖革计数器、X光扫描仪等共投入了16亿卢布。然而,地铁报警按钮在这次恐袭事件中并没有发挥作用。

观察员发现,金属探测器并不是每个地铁站都配备,即使有也是形同虚设,很少被使用。在人工安检时,俄警方和安检人员一般只抽检高加索少数民族面孔的乘客,因这些乘客的面容与中东国家恐怖分子相像。工作人员并不具有识别恐怖行为的能力,使得犯罪者能够身背带有炸弹的双肩包顺利进入地铁。

“俄罗斯社会提高警惕,准备应对任何突发状况。从目前所有的趋势来看,小范围的恐怖行为还会发生”,俄罗斯东方学者马拉申科向民众呼吁。

地铁爆炸案发生后紧急救援车辆和直升机抵达现场

强硬的反恐宣传为何无法触及民心?

“我们会追捕恐怖分子到天涯海角,在机场抓到恐怖分子就在机场击毙,在厕所抓到就溺死在马桶里!”普京的“反恐宣言”在国际社会广为流传。

目前,俄罗斯具备一整套反恐体系,既有法律保障,又有相关的特种部队执行。反恐专门立法与强力部门自上而下、协调一致的反恐体系是俄罗斯相对其他国家的优势。但强硬打击并非万全之策。

除军事打击外,在意识形态层面加强对民众的反恐教育和普及,是俄罗斯等国当前反恐策略中易被忽视的一环。“重打击,轻预防”使俄罗斯反恐斗争效果大打折扣。“全民反恐”战略早在2004年就已被提出,但迄今为止,俄罗斯民众的反恐意识仍然很薄弱。

“专业反恐”十余年,俄罗斯与恐怖主义的斗争经验在不断丰富,但目前俄强力部门在执行上仍存在问题,即能够避免大规模恐袭,却无法摆脱小范围自杀式爆炸袭击。动员全民参与反恐已经迫在眉睫。

恐怖主义活动会否动摇战斗民族的决心?当局相信此次事件将会促使全社会团结起来。俄罗斯不会对恐怖活动产生任何妥协情绪,将采取更加严格的安全措施与管理措施来“把螺丝拧紧”。

也有人认为,加强总统制下的垂直控制体系是俄罗斯遭遇恐袭后一贯的政治传统。但用恐怖主义威胁进行社会复兴对当局十分不利,因为这涉及到国家管理层的反恐效率问题,俄民众必然不能接受这一议题至今仍未得到彻底解决。

反恐、反腐、反制裁恐怕将成为当下普京政府面临的内政外交难题。解决不好会陷入内外交困,解决好了则内外皆通。

目前俄罗斯整体经济情势不佳,造成政权党有所懈怠。而腐败问题又导致政府工作效率低下,直接影响到公共交通场所安检设施的配备,为恐怖分子提供了可乘之机。

素有美丽如“地下宫殿”之称的俄罗斯地铁竟让乘客如此“惊心动魄”,实属不该。普京政府接下来要怎么凝聚民心,这是全世界都将关注的焦点。

[责任编辑:王华 PN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