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全球内参】总统大选延期,刚果金政局恶化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联合国专家遇害

联合国28日证实,日前被绑架的两名联合国赴刚果金专家小组成员迈克尔·夏普和扎伊达·卡塔兰已经遇害,并在刚果金南部城市卡南加城外发现了他们的遗体。自去年8月以来,开赛省所处的刚果金中部地区常有反政府武装活动,联合国此次派出专家小组赴该地区考察,是为安理会提供刚果金安全局势年度报告,以决定是否延长在刚果金的维和任务。目前,联合国在该国部署有1.9万维和士兵、警察和军事观察人员,每年开销约12亿美元。

刚果民主共和国,又称刚果金,位于非洲中部,该国陆地面积约234.5万平方公里,是非洲第二大和世界第十一大的国家,人口超过7700万,世界排名第17位,非洲排名第四位。刚果金原为比利时殖民地,当时称比属刚果。1960年独立后,改国名为刚果民主共和国,1971年改国名为扎伊尔共和国。1997年,朗·卡比拉领导的刚果解放民主力量同盟的武装部队攻占首都金沙萨,推翻了在扎伊尔执政长达32年之久的蒙博托政权,并宣布就任总统,恢复国名为刚果民主共和国。朗·卡比拉于2001年被刺杀身亡。其子约瑟夫·卡比拉继任总统,并分别在2006年和2011年的总统大选中胜出,一直任职至今。

混乱的政局

虽然约瑟夫·卡比拉已经连续执政16年,但刚果金的政治形势并不太平,国内党派众多,地方势力也不受中央控制,据统计,刚果金目前约有477个注册政党。除执政党和三个较大反对党外,各党势力分散。在刚果金东部地区,种族之间的矛盾和各武装力量对矿产资源的争夺更加剧了该地区的动荡局势。中开赛省所在的刚果金中部地区原本政局比较稳定,但去年8月,刚果金安全部队杀死了卡穆纳纳萨普武装组织的领导人皮埃·潘迪之后,当地叛乱组织便开展了一系列暴力袭击,目前为止,骚乱已导致400人被杀,20万人流离失所。3月24日,武装组织还袭击了当地警方,并斩首了40名警察,引发国际社会骇然。

除了地方势力争夺权力,刚果金的政治危机也加剧了该国国内的动荡局势。 刚果金本应于2016年9月20日举行新一轮的总统选举,但选举委员会以选民名册更新等理由宣布选举必须推迟,此举遭到反对派的严重抗议。9月19日至20日,反对派在首都金沙萨举行游行,游行最终演变为示威者与军警之间的流血冲突并导致32人死亡。10月18日,刚果金政府多数派与温和反对派就总统大选和政权交替问题举行政治对话并签署了协议,一致同意将2016年12月份的总统选举延期至2018年4月。期间将由过度政府负责管理国家事务,现任总统卡比拉将在任期结束后留任至新一届总统产生。

作为对反对党的一种让步,卡比拉任命萨米·巴迪班加为过渡政府总理。巴迪班加从2011年起担任国会议员,为刚果金最大反对党民主与社会进步联盟成员。但巴迪班加参加总统卡比拉倡导的政治对话后即遭到该党除名。任命萨米·巴迪班加为过度政府总理,一方面是执政党对反对派做的让步,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反对党党内分裂情况严重。

大选的最新形势

此次大选延后,表明了卡比拉欲谋求第三个任期的野心。为了延长自己的总统职位,卡比拉通过推行一系列的政策和措施推迟总统大选。比如举行全国人口普查和选民重新登记、建立新的行政区域划分以取代旧的行政划分等。这些政治措施都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完成的。

自2011年大选以来,刚果金新增的年满18周岁的合法选举人约700万。全国独立选举委员会认为在大选之前有必要更新选民名单,而人口普查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此项工作至少要到2017年7月才能结束。另外,新的行政区域划分将全国原来的11个省划分为新的26个省,重新划分省份是中央分散地方权利的具体举措。省区规模变小,有利于国家的政治治理,基层政治也将有更坚实的基础。但重新划分省份也引发了很多问题,例如有些新的省份领导人尚未决定,二是政府对重新划分省份的预算不够,导致某些省份经济状况不佳,运行起来颇费力气。

对于卡比拉的政治野心,执政党内部也多有分歧。2015年9月,执政党联盟内七个政党的领导人联合“上书”卡比拉,希望其公开表示退出2016年总统竞选。遭到拒绝后,这七个政党另立门户,组建“七党联盟”,拉拢其他党派,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卡比拉对议会的控制力。此外,还有曾与卡比拉并肩奋战的执政党高层人士也因卡比拉的连任野心宣布辞官退党,这也对执政联盟造成不小冲击。 例如刚果金2号政治人物卡通比,卡通比从2007年到2015年担任该国南部加丹加省省长的省长,同时还是南非地区最大的马泽姆贝足球俱乐部主席,在民众中人气很高。卡通比是反对卡比拉续任总统的重要人物,但是此前,卡比拉控告卡通比在国外非法雇佣士兵,并对其下达了逮捕令。在一次事故中,卡通比被催泪瓦斯伤到,随即逃往南非就医,之后便一直没有返回刚果金继续政治争斗,这使得卡比拉的政治权利更加稳固。

任命萨米·巴迪班加为过度政府总理也并没有缓解执政党与反对党的紧张关系。今年年初,执政党和反对党双方达成了新的协议,决定由反对党推选出新的过度政府总理人选,但是协议却迟迟未能履行。其一是因为反对党认为应该由他们直接指派一名总理人选,第二是该国最大的反对党民主和社会进步联盟政党主席齐塞克迪于2月初去世。齐塞克迪是该国活跃时间最长的政治领导人,在与病魔抗争多年之后,于比利时的一家医院病逝,享年84岁。齐塞克迪在1982年创立的民主与社会进步联盟,三十多年来一直是刚果金最活跃的反对党。在2011年的一次选举中,塞克迪以32%的得票率仅次于卡比拉。奇赛科迪的去世,使得原本分崩离析的反对派势力更加缺乏凝聚力,而这也使卡比拉的政权更加稳固。

卡比拉迟迟不肯退下总统职位,源于其深深的不安全感。在刚果金,政治暗杀等行为屡见不鲜,其父朗·卡比拉就曾于2001年遭到下属军官刺杀,不治身亡。到目前为止,卡比拉都保住了自己的权力地位,尽管要求其下台的声音一直不断,在许多城市包括金沙萨也发生了示威游行。但是这些行动都没有严重到足以让他重新考虑他的计划,尤其是当前情况下,执政党的优势仍然大大超过反对党。

卡比拉和他的父亲一样,都善于离间反对派以维持自己的政治统治。刚果金的许多地区,都由于政府鞭长莫及而处于高度自治的状态,叛乱和斗争时常发生,卡比拉为了维持自己的政权,不得不给予这些地区更大的自治权,而这也进一步加剧了地区混乱形势。此外,刚果金持续存在的问题也助长了中非局势的不稳定,附近的卢旺达、乌干达和安哥拉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也时常卷入冲突,以维护自己的安全。

未来走势

如果卡比拉继续坚持推迟选举以延长他的统治,对刚果金的民主制度无疑是巨大的打击。国内反对派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美国和欧盟也有可能因此对其实施制裁,这将导致刚果金的政局更加不稳。

卡比拉还有可能像非洲许多国家一样,试图修改宪法中规定的总统期限,虽然他和他的支持者曾多次提出过这个想法。但无疑这样的举动会遭到来反对派空前的压力,甚至会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

另一种可能性是,卡比拉可能作出让步,把权力交给一个值得信赖的成员。这也将给卡比拉一个下台的台阶,。但鉴于其深深的不安全感,以及他向来以离间平衡手段维持自身统治的手腕,卡比拉几乎没有值得完全信赖的接班人。因此,为了其自身和家族的安全,卡比拉很有可能会顶住压力,继续推迟大选。

如果政治局势一直没有好转,刚果的形势将进一步恶化。刚果金经济严重依赖国际援助,每年的援助额超过20亿美元。如果频繁抗议继续下去,联合国可能会暂停对刚果的援助。而这对卡比拉来说是非常致命的,因为经济恶化会使民间的反对声音越来越强。资金的缺乏、以及联合国组织对刚果援助的减少,也可能会使刚果许多地区进入权力真空的混乱状态。

凤凰指数:

刚果(金)政治风险:极高

刚果(金)安全风险:极高

[责任编辑:李江 PN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