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全球内参】萨德背后军火商,在游说上花了多少钱?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作者:曹诗佳、董思琦、陈立彬

最近一年,“萨德事件”在东北亚地区引起巨大争议,各股势力激烈交锋,原本紧密的中韩关系迅速降温。虽然中国政府强烈抗议并对韩国采取了多种制裁措施,但后者依然于3月6日开始部署萨德系统。

“萨德”反导系统全名为“战区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HAAD),是美国导弹防御局和美国陆军隶下的陆基战区反导系统。不同于战略防御计划(又称“星球大战计划”)针对苏联的核武器威胁,萨德主要目标是应对伊拉克、北朝鲜等小国的导弹威胁。其在1987年经美国陆军空间与战略防御司令部提出后,于上世纪90年代初正式投入研发。凤凰国际智库研究部发现,萨德系统的总承包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 Space Systems Company)曾于2015年与韩国方面就萨德系统部署问题进行磋商——事后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否认,但韩国当时一方面出于对中国态度的顾虑,一方面也想维持自身国防建设的自主性,并没有最终下定决心同意部署。

萨德系统由发射系统、作战系统、雷达系统和指挥管理系统四个部分组成。其中,洛克希德·马丁空间防务、卡特彼勒防务和喷气飞机公司是该系统发射装置及拦截弹的主承包商,雷声公司是雷达系统的主承包商,波音、霍尼韦尔和洛克达电子是管理与指挥系统的承包商。

洛克希德发展史

作为萨德系统最主要的承包商之一,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下文简称“洛克希德”),全称洛克希德·马丁空间系统公司,总部位于美国马里兰州蒙哥马利县的贝塞斯达,是世界第一武器生产商。其前身是洛克希德公司,创建于1912年,当时是一家航空航天制造公司。其在1995年与马丁·玛丽埃塔公司合并,更名为洛克希德·马丁公司。

洛克希德在全球有97000多名雇员,在美国境内有590多个工厂、子公司和分公司,遍及全美50个州,在世界70多个国家和地区设有合资公司、办事机构等。该公司三大主要产业为航空航天、防务和技术服务,由于在导弹防御系统和飞行器研制方面有突出表现,所以其主要收入来自于军火业务。据悉,该公司拥有全球军火交易市场40%以上的份额,是无可置疑的全球第一军火商。2016年12月,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发布了2015年度全球军工百强企业排行榜,洛克希德仍然保持世界第一武器生产商的地位。

洛克希德生产过许多著名的军机产品,包括军用运输机、战斗机、军用侦查机、卫星等,另外还与诺斯罗普·格鲁门公司联合开发了机载早期预警和控制系统、“臭鼬”工作室开发的X-33项目等。2002年洛克希德还击败竞争对手波音公司赢得F-35联合攻击战斗机(JSF)项目。

作为全世界最大的国防工业承包商。洛克希德95%的营业额来自美国国防部、美国联邦机构和外国军方。其中,美国国防部是其最大的客户,据该公司2016年发布的年报显示,当年集团净销售额472亿美元,其中有71%来自美国政府(国防部59%)。此外,洛克希德的军火生意还开展到了世界各地,27%的净销售额来自国际客户(包括通过美国政府签订的外国军事销售(FMS)),剩下2%则来自美国商业客户和其他客户。

与政界关系

为了获取更多的经济利益,洛克希德的高层人士还对许多国家的官员展开大规模的游说和贿赂活动,频繁干预各个国家和地区的政局。1975年,洛克希德行贿案东窗事发,根据调查显示,洛克希德公司董事长丹尼尔-霍顿和总经理卡尔-科奇安在其前任的授意和参与下,向日本、西德、荷兰、意大利、沙特阿拉伯、土耳其、西班牙、巴西和菲律宾等国有影响的秘密代理人、实业家、政客、政府官员和外国高级军事官员支付了巨额美元,以换取出售该公司军用和民用飞机的合同。1976年,据美国有关官员透露,洛克希德公司用于贿赂外国官员的赃款高达2200万美元。

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原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受贿案。洛克希德为了与其他军火商竞争,向时任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及重要政客行贿数亿日元。该丑闻于1976年被揭发后在日本引起轩然大波,日本迅速成立了专门的调查委员会对此事进行调查。田中角荣因此被判四年有期徒刑,罚金5亿日元。此事被认为是战后日本四大丑闻事件之一。

1958年,洛克希德公司在曾向西德推销星式战斗机,并最终说服西德国防部长法朗西-约瑟夫-施特劳斯于翌年购买96架飞机。作为回报,洛克希德公司执委会主席与之达成一项秘密的“君子协定”,公司从这批飞机成交额中拿出一定的百分比,交付给施特劳斯的政党基督教社会主义同盟作为佣金。

在1958年到1959年间,荷兰也一直考虑购买星式战斗机,当美国国防部从它的军事援助预算中削减了25架飞机之后,荷兰如愿以偿。事后有媒体曝出洛克希德公司曾在1960年到1962年间通过瑞士银行付给朱丽安女王的丈夫、颇有影响的伯恩哈德100万美元。这一丑闻爆发之后,伯恩哈德辞去了他的所有公职。

1969年,洛克希德公司的活动也扩及到了意大利。律师奥维迪厄-莱福比和实业家凯米里奥-克罗恰尼被公司选为秘密代理人,负责向意大利政府推销大力神式运输机。在其后两年,他们花费了200多万美元收买意大利空军将领、国防部长及一些政党和政府官员。当丘奇委员会的调查结果公之于世之后,两个代理人连同大部分接受过洛克希德贿赂的意大利官员,都被送上了法庭。

在美国国内,洛克希德为了在与波音公司、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通用动力公司、雷神公司的竞争中获胜,投入了大量资金进行游说。在华盛顿,游说传统由来已久,美国军火商的游说业务也非常成熟。每逢新产品推出,军火商便会去国会游说议员,宣传武器的先进性以及对美国的益处,促进订单销售。2009年,洛克希德用于游说活动的费用为1033万美元,而2016年这一数字上升到1361万美元,游说总支出费用位居2016年第15名(波音公司第7名),稳居同行业前三。

2015年,洛克希德的一家全资子公司——桑迪亚核电公司受到联邦政府的指控,原因是这家公司非法使用联邦储备基金游说官员以获取销售合同,8月21日,公司承认违反了两项禁止使用联邦基金的法律,同意向联邦政府支付479万美元的罚款金。从2012年开始,桑迪亚公司就与美国国家核安全局签订了一系列一年期的合同,事发之后,核安全局表示2017年合同到期之后,将采取新的竞争性招标方式确定新的合作商。

                                                      

 

与中国的业务

值得一提的是,台湾政府也是洛克希德的客户之一。美国已经有几十年的对台军售历史,每次军售活动都有洛克希德的身影。尽管此举遭到中国政府的强烈抗议,但美国政府依然作出违反中美联合公报的行为。2015年,中国政府曾对该公司进行制裁,但由于洛克希德对中国大陆市场依赖度不高,所以对洛克希德并没有造成太大影响。

洛克希德并非与中国绝对隔绝,也有不少关于该公司在中国开展业务的消息。2013年,洛克希德在中国南部沿海建造10兆瓦特小型热能转换站,为中国华彬集团的大型度假村供电,2014年,洛克希德·马丁与中国国家核电技术公司签订合约,帮助中国建造下一批核电站,2015年9月,洛克希德向中国奥凯航空公司出售两台全任务飞行模拟器。洛克希德亦开展与中国高校的合作。中国民航大学2015年6月曾接待洛克希德副总裁桑迪塞缪尔女士一行来校访问,洽谈开展更多的合作,联手进行应用科学研究和应用型人才培养。此外,还有洛克希德在北京市朝阳区设有办公室以及其在上海成立分公司Savi的消息。

不明的前景

近年来,全球军火巨头对小军火商的收购吞并频繁,不仅使该行业大部分小公司的生存状态堪忧,对大公司而言也蕴含着风险。2015年第二季度,萨德的雷达系统承包商、爱国者导弹系统制造商美国军工巨头雷神公司出资19亿美元从私募股权公司维斯塔股权合伙公司手中收购网络安全提供商韦伯森斯(金额包括后者的债务)。2015年7月20日,洛克希德宣布,以90亿美元收购联合技术公司旗下的西科斯基公司。西科斯基是美国主要直升机制造商之一,其最著名产品“黑鹰”多用途直升机是美国总统的座机之一。但根据公司官网2016年年报披露,被收购后的西科斯基公司表现并不尽人意。

自特朗普上台后,美国政府对军火交易作出了更严格的审查,导致洛克希德商业业绩增长的不确定性增加。在国防支出很难增加的情况下,削减武器成本势在必行。特朗普政府曾要求大幅降低洛克希德设计和研发的第五代战斗机F-35机型的价格。这些行为或将大大压缩洛克希德的利润空间。关于F-35机型的质量亦有争议。2016年4月26日,美国会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麦凯恩在听证会上表示,美军史上最昂贵武器——F-35“闪电2”战斗机是未来美国国家安全的重要倚仗,但其糟糕的表现和高昂的花费已使该项目成为“丑闻和悲剧”。洛克希德生产该款战机的过程一波三折,曾出现推迟交付、造价翻倍、试飞失败等一系列问题。

此次“萨德事件”,洛克希德似乎再一次躲在冲突的背后,成为最大的赢家,然而这条赢家之路未来能走多远,不得不打上问号。虽然其近年来面临着盈利下滑、利润缩紧、质量争议等问题,在贿赂和游说方面也丑闻频出。但作为一家历经百余年仍顽强屹立的军火巨头,洛克希德无疑将继续活跃于美国和世界各地。

陈立彬,凤凰国际智库政策分析师

曹诗佳,凤凰国际智库研究助理

董思琦,凤凰国际智库研究助理

 

 

[责任编辑:李江 PN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