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全球内参】美国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可能性有多大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美国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意义甚微

早在其竞选期间,特朗普便屡次提出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就职不久,又曾发声称中国为“汇率操纵的冠军”。然而美国财政部长努钦却在不久前称“或不会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

法律依据不足

美国财政部根据该国2015年的《贸易促进及贸易执法法案(Trade Facilitation and Trade Enforcement Act of 2015)》对于“汇率操纵国”及“汇率操纵行为”制定有三重明确的量化标准,并基于向美国国会进行半年度的报告。具体的三个标准为:

1. 该国是否对美存在巨大贸易顺差: 美国政府将超出美国GDP千分之一,亦即200亿美元以上的对美贸易顺差定义为“大额贸易逆差”。

2. 可造成实质威胁的大额外汇储备余额:该国外汇储备余额是否超过其GDP的3%。

3. 持续的单方面汇率干涉行为: 该国是否在12个月内多次使用外汇储备对本国货币的价值进行干预,并使用共计超过2%的GDP总额的外汇储备进行干预。

根据美国2016年四月财政部向美国国会递交的报告,中国满足了上述标准的两条,即超过3%的外汇储备余额以及大额对美贸易逆差。同年十月,美国财政部向国会递交的报告中, 在央行数次针对当时的人民币下行压力抛售外汇储备维稳人民币汇率后,中国外汇储备余额由GDP的3%跌落至2.4%。

实际影响有限

2015年的《贸易促进及贸易执法》法案中要求美国商务部建立贸易执法基金,主要用于对于贸易争议事项的执法。该法案同时规定该基金的项目主要用于贸易执法行为。而所谓的“执法行为”,包括与相关国家的协商、冻结对该国的政府援助以及叫停通过美国海外私有经济投资公司(US Oversea Private Investment Corp,下称OPIC)这一政府机构在该国政府投资项目。事实上,早在90年代前,OPIC便叫停了所有在中国的发展投资项目,而美国目前对中国的政府援助项目约等于零。

另外,2015年的法案中还要求美国财政部在正式宣布对方为“汇率操纵国”之前进行为期一年的协商。只有在协商失败之后方可将对方标记为“汇率操纵国”。

同时,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的行为可能一旦遭至中方的负面回应,反而很有可能造成对特朗普本土政策的损害。众所周知,特朗普极力推动的万亿美元基建投资计划很大程度上需要依赖海外基金,近期中车成功赢下费城当地铁路交通的合约和特朗普政府对西屋(Westinghouse)被中资公司收购的审慎可视为是双方对该领域边界的试探。而中国企业一向对国内政治风险极其敏感,因此,如果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中方很可能通过相关回应方式而进一步减少中资在美国的投资。最终结果将损害美国自身的发展需求和特朗普自己的政治纲领。而投资领域之外,这种推高贸易战风险的举动势必将引起在华有巨大利益的美国企业利益集团的反对,他们会在美国本土对特朗普总统施加压力。

综上所述,除去相关语调带来的政治压力和国际舆论压力,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的实际意义微乎其微且无事实和政策依据的,结果将造成双输的局面。

[责任编辑:王华1 PN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