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世界对话| 起底日本“汉大帮”,垄断官僚的东大精英如何保持清廉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作者:山冰沁 凤凰国际智库日本观察员

发自札幌

文字编辑:赵钰欣

 编者按:

翻看现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家族历史,不禁令人吃惊:这个“一门三首相”、叱咤风云的政治世家与东京大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安倍晋三外祖父岸信介毕业于东京大学法学部,叔父佐藤荣作、祖父安倍宽、父亲安倍晋太郎也都出身于东京大学法学部,连哥哥安倍宽信,也在大学毕业后进入了东大研究生院。抛开政界那些簪缨世家,以考试选拔的日本官界,更是“东大系”的天下。

战后的东大一度垄断了日本高级官僚,甚至垄断了日本首相的地位并把持了日本的民主政治。首相田中角荣因洛克希德丑闻被捕时,其亲信山下元利曾表示,“田中角荣并不是东大出身,如果他出身于东大就不会被逮捕了。我是东大的人,因此不用担心”。

如今,80%的中央官厅最高事务次官依然出自东京大学。从东大这所“高级官僚养成所”走出的高级官僚们还未步入仕途,就已经手握一张让他们能在官界畅通无阻的“通行证”。东京大学是如何成为日本官界的“候车室”?手握特权的东大官僚是否清廉、透明?

本期《与世界对话》栏目特邀凤凰国际智库日本观察员为我们揭开日本“东大系”政府的层层迷思,聚焦日本官僚社会下的暗流涌动。

想入仕途?要看你来自哪所学校

3月31日,日本国家综合职公务员报名拉开序幕,站在十字路口的高校毕业生们面临着艰难抉择:是否报考国家公务员,步入光明仕途?

在一海之隔的日本,国家公务员是高人气职业,虽不至“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依然是东京大学等各大一流文科院系毕业生的首选,甚至在日本女性择偶时也受到格外垂青。毕竟公务员被称为“铁饭碗”,而且官僚在日本享有崇高的地位与巨大的权力。

战后日本为了复苏经济,给予了政府“生杀大权”,可以规划民间企业方向;高级官僚更是处于日本决策的核心——日语中将高级官僚退任后去民间企业开启第二事业称为“天神下凡”,人间“天神”公务员权力之大可见一斑。

但是想要走上神坛,一个现实问题挡在面前:你来自哪所学校?要加入国家综合职公务员这一公务员中的精英梯队,必须过关斩将,通过日本的事业制度(キャリア)考核。面对东大毕业生得天独厚的优势,报考者必须考虑的是:我还有几成胜出的希望。

日本公务员制度可以追溯到明治时期效仿德国创造的试补制度,从那时起就体现出明显的对帝国大学(东大等七所大学)的偏好:对帝国大学毕业生采取免试录用,很少以考试形式补录其他学校学生。

这一取向明显的补试制度很快受到非帝国大学毕业生的诟病后,日本政府1894年推出了以考试决胜负的高文试验(高等文官考试)制度,成为现代日本公务员选拔制度的雏形。战后,日本的公务员考核制度正式形成,但是对东大毕业生的取向偏好却没有改变,甚至形成了政界“学阀”现象。

“学阀”特指在某些职业或组织中,由某个学校毕业的人所形成的排他势力。在官界,日本的中央官厅俨然被东京大学垄断,东大毕业者组成了高级官僚界的“赤门阀”(东大校门及标志)。在官界,现在中央官厅最高事务次官中即有约八成都出自东京大学。

东大校门

公职成东大“学阀”势力扩张利器

前身是东京帝国大学的东京大学从补试制度时期就独行日本官界,如今的官僚系统更像“东大校友会”:目前在任的16名各省府事务次官中12人为东京大学毕业,在财务省等中央官厅,东京大学的毕业生更是占到高级公务员的九成左右。

如果将官僚竞争比作一场赛跑,东大学生从国家综合职公务员考试开始就赢在了“起跑线”上。作为进入中央官厅门槛,综合职公务员考试旨在选拔可以影响各种政策制定的国家栋梁,因而考察范围相当广泛,专业性高灵活度大,普通学生难以招架;而日本排名第一的东京大学本身就是“天才如云”。

很多怀有仕途梦想的人更是慕名进入东大为从政做准备,如日本前首相岸信介、鸠山由纪夫,都是在这里成长为日后叱咤政坛的人物,其学子能够金榜题名其实也是意料之中。

据日本国家采用综合职考试2016官方数据公布,合格者2011人中东京大学就占了433人,其他知名学府的合格人数仅为东大的四分之一左右。其中排名第二的京都大学183人、早稻田大学133人以及庆应义塾大学98人。现在,越来越多的早稻田大学、庆应义塾大学等一流国、私立学校的学生正在被不断吸纳进高级官僚体系,日益挤占了东大系的份额,庆应系、早大系成为官僚系统中的新兴集团。

非东京大学学子即使通过了笔试,也面临着更大的障碍:在学阀政治之下,国家综合职考试成为中央官厅“学阀”旧势力扩张的利器——他们在录用新人时更倾向于“近亲繁殖”。在面试环节中,由于考官多为校友,东大学子更受亲睐;步入仕途后,东大系相互提携,形成了财务省、外务省这类人气官厅的坚固壁垒。

长期盘踞于官界的东大系不断向政界扩展其势力。东京大学法学部是日本高级公务员的摇篮,而从高级公务员到国会议员的角色转变数见不鲜,走出过16位日本首相。“东大本身就是作为一所官僚养成学校创设的,故而高官辈出、独霸政坛。”《东京大学精英养成机关的盛衰》(『東京大学エリート養成機関の盛衰』)等书的作者、同志社大学经济学部特别客座教授橘木俊诏解释道。

从官僚转变为政治家又是明治时代以来的传统,故而东大毕业的国会议员、首相理所当然数目不少。在仕途的道道关卡上,东大毕业生可谓畅通无阻,其优势普通大学毕业生无可比拟,激烈的官场竞争中,往往是东大学生笑到最后。

东大毕业典礼

派系政治固化下的日本阶层

这些长期垄断中央官厅的东大系官僚,是阻碍社会进步的顽疾,还是维持政府正常运转的不可或缺的“齿轮”?是蔑视普通民众自命不凡的天之骄子,还是维持着精英自尊和道德自觉的清官廉吏?日本民众也无法给出确切的答案。

不可否认,东大系在官僚系统中的盘根错节阻碍了社会上下层之间的流动。一名非东大毕业生,即使付出更多努力踏进了国家公务员的大门,职业生涯也荆棘丛生。匿名地方公务员就曾向东大经济系毕业的原经济产业省官僚宇佐美典也反映,中央官厅的官僚自我感觉良好,“与地方公务员一同工作时摆出居高临下的态度,造成隔阂”。

虽然社会经常诟病东大垄断高级公务员名额,但东大毕业生能入主官厅,主要还是凭借无可替代的专业能力,成为日本社会正常运转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但同时,日本民间崇拜官僚的风气盛行,甚至有人将日本战后经济腾飞直接归因于这些精英官僚的贡献,单是“天神下凡”这个词,就能反映社会对官僚群体的尊崇。

东大系官僚还享廉洁的美誉,与精英身份相伴而生的是精英自尊(甚至自负),与高度道德自觉。2014年日本国家公务员的人均年收入约合40万人民币,与大型企业管理阶层相比只是平平,但就算身处税务系统这样的极易引发贪腐的重灾区,他们也保持了精英官僚的操守,在金权政治盛行的政界“出淤泥而不染”。

在政治与行政分离的日本,政治家只是“橡皮图章”,各省厅的事务次长(也就是官僚)才是掌权者,高级官僚的美誉,挽救了普通人民对政府的信赖。

扔掉“铁饭碗”,日本精英掀起“下海潮”

然而时代在变化,面对“是否报考国家公务员,步入光明仕途”的抉择,许多东大学子悄然改变了回答。东大法学部,作为众多高级公务员的摇篮,现在被其毕业生戏谑为“法学部的学生只是习惯了在可以找到答案的世界做精英,惧怕面对找不到答案的世界,所以才想做安稳的官僚”。

高级公务员的薪水终究不如外资咨询、证券,而且热衷于追求拓宽国际化视野的东大毕业生已经不能满足于做一名安稳的官僚;另一方面,“下凡的天神们”技术性地利用职权在退休后谋私利使官僚群体愈发受到舆论诟病,一定程度上挫伤了毕业生们报考国家公务员的意愿。

“到官厅去”不再是第一选择,而去外资咨询、证券公司则成为热门选项,人数一路走高。出于对工作价值、自我成长的考虑,东大毕业生在选择工作时越来越多地呈现出“外资>日系企业>公务员”的偏好,这种趋势在近十年尤为明显。在上世纪90年代,九成高级公务员都是东大系。

东大毕业生报考国家公务员的热情衰减,官僚的出身构成也正朝多样化发展。报道显示,东京大学正逐渐丧失对优秀的日本高中生的绝对吸引力,其世界排名也呈现出下降的趋势。2000年后日本16名诺贝尔奖获奖者中,东大毕业者仅为3人,更多的地方大学毕业者出现在名单上。2000年后日本的9名首相中,更是只有一人毕业于东大。

“红灯的话,大家一起过就无所畏惧了”,这句日本人的常用语背后是日本社会根深蒂固的“伙伴”意识。日本的“学阀”现象或许是这句话最好的写照。

这些精英们或许是不可或缺的螺丝钉,维持着社会秩序,但又将官僚系统钉住、固化。无法辩解的是,“东大系”政府体现出了这些精英官僚的“权力腐败”,而非东大毕业的学生,即使有着同等的能力,也往往被“学阀”政治挡在高级官僚的门外。

门内的人端坐着,而门外的人在眺望。

[责任编辑:王华1 PN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