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全球内参】伊斯兰国转战埃及路线图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自去年底以来,埃及国内爆发了一系列恐怖袭击事件。2016年12月,位于开罗市阿巴西耶区的一座科普特教堂遭到炸弹袭击,造成29人死亡。4月9日,埃及坦塔市和亚历山大市的两座科普特基督教堂连遭爆炸袭击,造成47人死亡,137人受伤。4月18日,埃及西奈半岛发生袭击安全部队事件,造成一人死亡,四人受伤。事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宣布对这些袭击事件负责。

有分析人士认为,近期伊斯兰国对埃及发动的多起袭击事件表明,恐怖组织很有可能正在转移战略阵地。因为目前为止,“伊斯兰国”已失去在伊拉克和叙利亚65%的地盘且损失近半数武装人员,在埃及发动袭击表明该组织有意转战该国,重整旗鼓。从目前形势看,伊斯兰国在未来一段时间都将严重威胁埃及的国内安全。

伊斯兰国遭遇滑铁卢

伊斯兰国组织自2014年宣布立国以来,主要活跃在伊拉克北部、叙利亚东北部及中东其他一些国家和地区,其影响力在中东、非洲、南亚、东南亚也不断扩大。2015年以来,由美国主导的国际联盟和俄罗斯等国加大对“伊斯兰国”的空袭力度,并配合伊拉克和叙利亚政府军或其他武装力量的地面行动,“伊斯兰国”势力范围逐渐缩小,人数也不断下降。

2014年起,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境内不断扩展势力,曾一度控制了该国北部和西部的大片领土,当地政府军全面溃退,大批武器弹药落入极端分子手中。后来,政府军在地方民兵和国际联盟的支援下,对伊斯兰国发动了持续两年多的反攻,目前伊斯兰国占据的地盘已大幅减少,其控制下的伊拉克领土面积已从2014年的40%减少到6.8%。4月2日,伊拉克政府军战机在靠近叙利亚边境的加伊姆地区对伊斯兰国目标进行空袭,伊斯兰国二号人物朱迈里在此次空袭中丧生。目前伊斯兰国残存势力主要集中在伊拉克西北部摩苏尔西部城区,北部泰勒阿费尔城区及西部加伊姆等少数地区。摩苏尔是伊拉克第二大城市,2014年6月被“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占领。伊政府军2016年10月17日宣布开始收复摩苏尔,并于今年1月收复东部城区。但由于摩苏尔西部城区街道狭窄、人口密集,且有40万当地居民被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挟持为人盾,无法逃生。目前政府军在那里的攻势进展缓慢。据估计,目前战领摩苏尔西城区的武装分子人数在1000至4000人左右,攻打战役可能至少要持续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

叙利亚的拉卡市是伊斯兰国“首都”,也是叙利亚第六大城市,面积1962平方公里,人口22万,位于幼发拉底河东北岸,曾是著名的文化古城与旅游胜地。拉卡省的首府,向西距战事初平的阿勒颇仅160公里。此前,叙利亚民主军拿下了靠近拉卡的一个重要军事基地塔卜卡空军基地。目前拉卡市已面临三股力量合围的局势,一是以美国为首的“打击伊斯兰国”国际反恐联盟支持的库尔德武装人民保卫军,二是土耳其军队及其支持的反对派武装叙利亚自由军,三是受到俄罗斯、伊朗、黎巴嫩真主党武装支持的叙利亚政府军。据媒体报道,美军目前已经在叙利亚派驻了大约1000名军事人员训练叙利亚民主军以及其他参与打击伊斯兰国的当地武装力量,并制定了具体作战计划。总体来看,伊斯兰国丧失对拉卡的控制只是时间问题。三股围剿势力既有共同利益也各怀鬼胎。对美国而言,特朗普新上台,国内反对他的人数众多,攻克拉卡斩首IS解决中东乱局能大幅提升其在国内外的声望,巩固其总统权威;俄罗斯国内面临严重的政治和经济问题,解决IS能尽快收回在叙利亚的投入,避免久拖不决;对于土耳其而言,由于担心叙利亚库尔德人在打击伊斯兰国战事中发展壮大,土耳其政府一直对美国支持库尔德武装的做法心怀不满,多次表示希望美国把叙利亚阿拉伯人武装作为攻打拉卡的主力。

“伊斯兰国”2014年末兴起时,曾野心勃勃地欲将阿富汗变成如伊拉克和叙利亚一样的据点,后来虽未能占领阿富汗的任何主要城市或大片领土,但阿富汗34个省中有25个省份也陆续出现一些伊斯兰国的踪影,对阿富汗的国家形势造成严重影响。 2015年1月,“伊斯兰国”领导人宣布在阿富汗建立分支机构———呼罗珊省,并占据了阿富汗东部楠格哈尔省贾拉拉巴德市南部四个区的部分地区,该地区是从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到巴基斯坦的白沙瓦公路的重要交通枢纽。从今年1月起,驻阿美军开始打击当地“伊斯兰国”武装组织,1月至3月,美军在阿共进行了近100次空袭,其中70多次以“伊斯兰国”为目标,4月13日美国还向伊斯兰国据点楠格哈尔省的一个地区投下实战中尚未使用过的最大威力非核武器“炸弹之母”。经过数月密集空袭,伊斯兰国在阿富汗的活动空间被大为压缩。根据美军评估,美国军方及其阿富汗盟友已经迫使“伊斯兰国”武装在阿活动区域已从年初时的6至8个减少到2至3个。

伊斯兰国转战埃及?

由于受到世界反恐力量以及叙利亚政府军队的打击,“伊斯兰国”武装人员也在积极寻找其他生存空间。多年处于战争动荡中的埃及成为“伊斯兰国”的目标地之一。埃及国教为伊斯兰教,信徒主要是逊尼派穆斯林,占总人口的84%,科普特基督徒和其他信徒约占16%,这是伊斯兰国得以在该国生存发展最重要的根基。

2011年埃及爆发1.25革命后,政局持续动荡,穆巴拉克政权垮台,经济下滑,社会失序,埃及中央政府忙于发展经济和应对社会问题,未能及时处理西奈半岛的安全威胁,失去了对西奈半岛大部分地区的控制,为恐怖势力的渗透提供了空间。西奈半岛的安全真空使之成为伊斯兰国开拓新战线的一个重要支点。

西奈半岛位于埃及东北部,西邻连接亚非欧三大洲的苏伊士运河,东部和阿拉伯半岛相望,是连接埃及、加沙地带、以色列、约旦以及沙特阿拉伯等国的枢纽。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历史上西奈半岛曾多次沦为埃以战争的主战场,并被埃以两国轮流可控制。1982年以色列撤出西奈半岛后由埃及实际控制。西奈半岛总面积约61000平方公里,总人口大约60万,主要为逊尼派穆斯林,人众主要有游牧民族贝都因人,约占70%,其次是巴勒斯坦人约占10%。但丹贝都因人和巴勒斯坦人对埃及的国家认同度很低。贝都因人忠诚于部落,巴勒斯坦人则更认同自己的巴勒斯坦身份。

2011年阿拉伯之春后,阿富汗与伊拉克等地的极端组织和恐怖势力受到越来越严厉的打压,这些组织纷纷转战西奈半岛,进而使西奈半岛成为极端组织盘踞的大本营。伊斯兰国也不断加大对西奈半岛的渗透和扩张,近年来,其西奈分支频频发动恐怖袭击,对地区和国际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

埃及境内的极端组织此前都拥有相对独立的诉求与组织架构,但在伊斯兰国2014年兴起后,埃及本地恐怖组织纷纷改头换面成为伊斯兰国分支,以伊斯兰国名义发动的袭击日益增多。宣称制造9日这两起恐怖袭击的极端组织西奈省,成立于2011年埃及政局动荡之后,是目前埃及势力最强,影响力最大的极端组织,其领导人是陶菲格,2014年,该组织宣誓效忠伊斯兰国,巴格达迪也正式宣布西奈半岛为伊斯兰国的一个行省。此外还有大耶路撒冷地区圣战军舒拉委员会,该组织成立于2012年,是一个包括驻扎在加沙地带数个圣战组织的伞状组织,主要在西奈半岛和加沙开展活动,该组织支持伊斯兰国西奈半岛分支,并在2014年宣誓效忠伊斯兰国。

埃及自2011年革命以来政局动荡,经济下滑,作为支柱产业的旅游业和外国投资长期处于低迷状态。自塞西担任总统以来,埃及旅游业和外国投资逐渐显露复苏迹象。伊斯兰国发动恐袭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打击埃及正在复苏的旅游业和外国投资,阻碍埃及经济发展。此外,埃及目前面临着社会分裂的威胁,伊斯兰国对科普特教堂的攻击意在表明埃及政府对这一群体的宗教场所保护不够,借以挑拨埃及政府和科普特人的关系,引发社会动荡。另外,埃及总统塞西近日访美,并表示两国将共同合作打击恐怖主义,伊斯兰国此时发动袭击,无疑也是向埃美两国示威,展现自身存在感。

未来走势

军事冲突和恐怖主义,将在未来长期时间内阻碍埃及的发展,尤其是在西奈半岛地区,除非政府提出更全面、综合的改革方案,否则动乱将持续存在。此外,极端分子很有可能利用混乱的利比亚局势,将该国作为武器库和训练基地。民族矛盾、宗教冲突也将阻碍该国的经济发展。从目前来看,伊斯兰国很有可能将战略重心转移至埃及。虽然伊斯兰国的的覆灭一定程度上已成定局,但即使消灭了伊斯兰国,埃及的局势也不可能短时间内稳定下来。

文章作者:凤凰国际智库研究员 陈立彬

 

 

[责任编辑:陈立彬 PN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