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强、陈少钢:安倍频繁拉拢东南亚意欲何为?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来源:军事文摘

2017年新年伊始,热衷出访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走出国门,从1月12日起开始对菲律宾、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和越南四国进行为期6天的访问,并与各国首脑进行会谈。为什么安倍将2017年首访地定在这些国家?会谈的主要内容又是什么?安倍的居心何在?笔者带大家一起回顾和分析。

安倍沿袭“老套路”

近年,安倍拉拢东南亚各国的手段,无非就是经贸、安保和“法治”等。观察安倍东南亚此行,大搞经济外援,大谈海上安全和“法治原则”,可谓依旧套路满满,万变不离其宗。

经贸合作是安倍政权拉拢东南亚国家的主要手段。安倍每次出访东南亚基本都是经济先行,或通过政府援助项目撒钱,或携带庞大企业代表团投资利诱,目的并非是互利共赢,而是加强对东南亚的经济渗透,以此对冲中国与东盟日益密切的经济联系。安倍此次出手相当阔绰。首站菲律宾,安倍便许诺5年内向菲提供1万亿日元(约合603亿元人民币)规模的经济援助,创日本对单个国家经援的最大手笔,比2016年承诺5年内对缅甸提供8000亿日元的援助还要多。为帮助菲律宾建立地铁等设施,双方还就设立“经济合作基建联合委员会”达成了一致。在菲律宾撒完钱后,安倍抵达印尼、越南,再次向两国抛出经济“诱惑”:宣布将向印尼提供740亿日元贷款用于灌溉项目和海岸保护项目,允诺援助印尼现有铁路(雅加达至泗水段)的高速化项目建设,并有意加速完善2016年5月双方达成合作意向的西爪哇省相关铁路设施;对越南则提供约1200亿日元的开发援助贷款,同意加强有关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的经济合作,以早日促成协议的签署。

海上安保是日本谋求扩大在东南亚地区政治和安全事务上影响力的重要议题,主要通过演习、军售等手段强化与东南亚国家军事合作,试图把东南亚国家打造成遏华前沿力量。出访首站,安倍就与菲政府签署了关于日本向菲海岸警卫队提供人才培养援助、日菲加强共享情报等内容的备忘录。作为反恐对策的一环,安倍在与杜特尔特的会晤中,还举行了有关日本向菲海岸警卫队提供小型高速艇的交换文件签字仪式。在与印尼总统佐科的会谈中,安倍公开宣称“海洋领域的合作是最优先的事项,将推动离岛开发和海上安全合作”,同时积极向印尼推销海上自卫队US-2水上飞机,并呼吁推进两国签署防卫装备及相关技术出口协定。另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日本和印尼已于2016年12月签署启动两国海上安全合作框架的协议,“日本将通过新框架支援印尼捍卫其海域主权”。1月16日,安倍离开印尼前往越南,在与越南总理阮春福的会谈中安倍表示,为加强越南的海上能力,日本政府将向越方提供6艘新造的巡逻船。此外,日本海上保安厅计划成立一个新部门,专门帮助东南亚国家提升海上安全机构的能力。《朝日新闻》分析称,日本政府认为,有必要设立一个专门部署,来推动日本与东南亚海警人才交流、支援各国提升海上安保能力。据报道,新组织将由新设职位“海上保安国际合作推进官”为首的7人组成,计划于2017年4月成立。

主张通过“法治”解决海上争端是安倍反复强调的主题。正如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所说,“为维护自由与重视法治的国际秩序,日本必须和这些亚太国家合作,告诉他们团结很重要”。为拉拢东南亚国家,安倍反复呼吁贯彻“法治”原则,强调维护与重视“法治”的国际秩序。在与杜特尔特会谈时,安倍不仅提到2016年7月的南海仲裁案,而且在会谈后的联合记者会上强调“菲律宾和日本同为海洋国家,拥有无论面对何种威胁都要确保领海安全的共同课题”“为了确保该区域的安全,将继续努力推进法的支配”。安倍在越南的访问中也多次提及“法治”。在会见越南国会主席阮氏金银时,安倍表示南海问题不是两个国家间的问题,而是有关国家之间的共同问题,日本在尊重国际法的基础上支持越南。安倍在与越南总理阮春福会谈时也强调,不改变南海现状,不使用武力,要尊重国际法,特别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通过和平方式解决南海争议。此前,在与印尼总统佐科会晤时,安倍也不断强调“法治原则”和确保航行自由的重要性。安倍的“法治”,不过是日本鼓动东南亚国家为其火中取栗,冲在第一线对付中国的工具罢了。

此外,安倍还打出了“情感牌”。13日上午,他特意跑去杜特尔特担任了22年市长的老家达沃市看看,并到杜特尔特家中与其一边共进早餐一边会谈。据报道,安倍是第一个访问达沃市的外国领导人,意图通过以前往杜特尔特家乡的做法,建立与杜特尔特之间的信赖关系。

安倍的目的何在?

日本到访的这3个东南亚国家有一个共同特点,即都是南海声索国。越菲在南海问题上比较活跃,印尼虽持中立态度,但在纳土纳群岛建立了海空军基地,声称有决心对付中国在南海地区不断增长的军事力量。安倍利用此访搅动南海局势、牵制中国的用意不言而喻。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日本并非南海问题当事国,却伺机兴风作浪,死揪南海问题不放,居心叵测。除了觊觎南海丰富的石油天然气,面对不断崛起的中国,力不从心的日本希望通过拉拢东南亚有关国家构建“反华包围圈”,并以此为突破口逐渐加大介入南海问题的力度,增加在南海地区的存在感,增强发言权和干预能力,进一步提升和发挥自身在亚太地区安全领域中的地位和作用。同时,为了牵制中国在中日钓鱼岛争端中的举措,日本意图通过深度插手南海事务,形成南海、东海两翼策应之势,借扩大南海问题的国际影响给中国的东海政策施加压力,增加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对华谈判的筹码。

众所周知,杜特尔特在上台后改变阿基诺政府的对华强硬态度,亲自来中国修好,中菲关系逐渐改善,同时扬言赶走美军、停止美菲军演和南海巡航,对外政策呈现“疏美亲中”趋向。日本苦心参与经营的南海仲裁案非但没有达到孤立中国的目的,反而让南海问题掀开了新的一页。但日本还不死心,企图通过拉拢菲律宾,重新挑起已经降温的南海问题,将菲律宾重新拉回美日阵营,拉回到在南海问题上跟中国对抗的轨道上来。据报道,安倍是杜特尔特就任总统以来首位访问菲律宾的外国首脑,安倍3次频繁访菲,足见其目的意图。值得注意的是,菲律宾是2017年的东盟轮值主席国,将负责组织一系列东盟会议和东亚峰会,而越南也将在2017年主办。在安倍看来,如果能在这些会议上渲染南海议题,势必会“主导”国际舆论场,牵制中国。

谈到日本南海政策,美日同盟是绕不过的框架。基于美日军事同盟的特殊关系,日本将美日同盟作为介入南海的主导性机制,积极围绕遏制中国这一目标协调美日在南海的行动,谋求实现与美“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对接。但特朗普政府的亚太政策十分模糊,在竞选期间还多次发表有关不利美日同盟关系的言论,要求日本承担更多的安保责任,促使安倍政权产生对特朗普改变亚太战略的担忧。由此判断,安倍选择年初出访,并就与美国新政府合作的重要性达成“共识”,是希望与到访国确认合作,从而推动特朗普政府继续维持“亚太再平衡”政策。 

安倍的阴谋能否得逞?

经济上打着“互利”旗号,企图通过“撒钱”在领土争端上换取支持;政治上精心打造“法治”议题,分享所谓“共同价值观”;安全上打着援助幌子,鼓动东南亚国家冲在前线。安倍的计划很美好,但要在各有盘算的东南亚国家拉起反华的地缘政治网络,并不那么容易。

在首站菲律宾,安倍出师不利。即便安倍砸下巨款,但杜特尔特在与安倍会谈后的记者会上补充道,“我们还需要更多的经济合作。”即便安倍借机大谈南海,但已多次表示搁置所谓南海仲裁结果的杜特尔特并不买账,只表示菲日两国在海洋安全保障上具有共同利益。另据悉,安倍主动提出为菲律宾提供导弹,但被杜特尔特以“不想开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为由拒绝。类似的例子还可追溯到2016年10月,在访日时的首脑会谈上,杜特尔特围绕南海问题表示,“希望基于法律支配地位和平解决”, “南海问题是很难的问题,现在不应该讨论”。

不止菲律宾,虽然越南和印尼对安倍送过来的“大礼”照单全收,但对于反华提议均没有正面附和。实际上,东南亚国家都有自己的利益考量。对菲律宾而言,这些年美日两国对自己的援助以及双方联合行动,并没有实质性地提升菲律宾的实力和能力。相较于在中美间关系失衡、向美国牺牲过多却未得到相应利益的阿基诺政府,商人出身的杜特尔特更加精明,转向推崇务实合作的独立外交。越南亦是如此,为保护自己的独立性推行“大国平衡”战略,纵横于美中大国之间,左右逢源,两面下注,避免必须站到中国或美日一边的局面。印尼总统佐科则以实用主义出名,将经济外交置于其外交战略的核心。由此,菲越等国都不甘成为日本的棋子,安倍期待的加强深度合作的前景恐难实现。

从经济角度看,中国连续12年成为越南第一贸易伙伴,是印尼非油气商品的最大出口市场、最大进口来源国和最大贸易伙伴,是菲律宾第二贸易伙伴,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也对区域国家富有吸引力。除了经济关系,越南与中国都是社会主义国家,越南在治国理政、抵御西方“和平演变”方面需要中国的帮助。紧密的联系和深厚的合作决定了这些国家与中国的良好关系,不会因日本的作祟干扰而受阻。别有趣味的是,就在安倍访问当天,菲律宾三军总长阿诺在一个军事基地召开的记者会上说,决定推迟翻修南海岛礁设施,以维护与中国的关系;在安倍访越之前,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访华,中越两国发表联合公报,双方同意管控好海上分歧,不采取使局势复杂化、争议扩大化的行动,以维护南海和平稳定。

有分析指出,目前日本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安倍送给菲律宾的“一万亿礼包”由官民共同出资,其中日本政府出资份额只占不到20%,剩余的80%以上要靠日本企业投资。但企业投资属于市场行为,日本企业是否愿意投资尚无法确定。至于日本政府的出资部分,则是以政府开发援助的形式提供。当前日本国内经济并不景气,政府财力不足,近两年对菲提供的数额与此前相比已大幅下滑,因此日本能否兑现承诺还很难说。

[责任编辑:李江 PN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