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世界对话| 被白宫驯服?特朗普的100天“进化论”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作者:徐一凡 凤凰国际智库美国观察员

文字编辑:赵钰欣

编者按:

当选五个月,就职百天整,特朗普先生早已不是竞选时的那个“狂人”了。

今天,全世界都在关注特朗普会交出一份怎样的答卷。白宫开设了新网页,以宣传介绍特朗普就任总统100天的政绩。但美联社发现,特朗普竞选期间曾信誓旦“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百日计划”中38项许诺,如今只完成了包括退出TPP在内的10项。

回顾特朗普百日新政,不难发现,低完成率其实更多是因为特朗普的执政理念发生了剧变。从就职第一天起,“变脸”一词就成为频繁伴随特朗普出现的词汇。信誓旦旦要改变美国,但“医改法案”受挫,入境限制令屡遭冻结。

声称要与中国开展“贸易战”,但在“习特会”后随即展开“中美百日贸易谈判计划”,明确中国“不是汇率操纵国”;在竞选时频频示好普京,但如今承认“美俄关系处于最低点”;被评论家认为将要“战略收缩”,但又接连空袭叙利亚、搅动朝鲜半岛的局势。

是什么转变了特朗普?他为何会在短短百日就被白宫政治所驯服?面对这位不断“变脸”的国家元首,中国找到应对之策了吗?本期《与世界对话》栏目特邀美国观察员,在特朗普执政百日这一特殊节点,回顾他从“商人”到“商人总统”的进化之路。

228日晚,特朗普在国会联席会议发表演讲

从政治“局外人”到“主流”总统

从商人到总统,特朗普用了一百天来适应他的身份转变。以前的特朗普是个商人,还是比较爱出风头的那一种,坐拥亿万资产,将自己打造成电视明星以及畅销书作家。

现在的特朗普是美国总统。他虽然还保留企业股份,但已经彻底把特朗普集团交给儿子们管理。他现在的日常工作是和世界各国政要会见、通电话,批准军事行动,和幕僚开会,处理与国会的关系。即使最讨厌他的人也不能罔顾事实:特朗普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商人特朗普了。

特朗普的言论不再完全游离于主流话语之外。在无数次竞选造势演讲、三次候选人辩论以及向美国人民许下诺言的葛底斯堡“百日新政”演讲中,“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呼喊掷地有声,作为候选人的特朗普以他标志性的简单单词和短句子和彻底改变华盛顿、以政策表达民众诉求的决心获得了关注

2017120日,特朗普在万众瞩目下发表了他的就职演说。这份就职演说在形式上开始有了排比,有了长句子,用词变得准确,比他以往的任何一次演说都更像一位政治人物的演说。然而,演说内容的“非主流”色彩还是相当浓厚。特朗普大声批判“华盛顿的一小群人”,说他们攫取了利益果实;那“一小群人”其实就坐在他的身后,脸色难看。

一个多月后,特朗普面对国会联席会议发表了演讲。他依然以“美国优先”为中心,但这场演讲对于特朗普本人来说是一场“非典型”的演讲,因为他语调平和、传递清晰,没说任何带有攻击性的内容,把重点放在“团结”上。

媒体和民众发现,特朗普不那么“激进”了,而是在这场“政治游戏”里游刃有余。在谈到移民时,特朗普提出了积分系统这个具体的方案;在谈到贸易时,他表示自己不反对全球自由贸易,只是贸易应该公平;中美“贸易战”似乎已不再可能,两国元首虽然有分歧,还是能够建立起良好的沟通渠道;连一度“偏离美国传统”的亲俄态度,也在百天之后逐渐回归了正常轨道。

虽然随着执政百日的节点临近,特朗普又匆忙地在只有一纸大纲的情况下推出税收改革、重提废除奥巴马医保和“修墙”、要求重谈贸易协定……似乎又有了那个急躁、“非主流”特朗普的一点影子,但更像是证明自己“遵守承诺”的政治策略。

所以大可不必为特朗普近来数个国内外政策领域的观点态度的“U形转折”而吃惊,其实他一直在变化:从政治局外人,演化成和时而和“主流”共舞、时而又稍稍偏离的特朗普总统。

空袭叙利亚前,特朗普与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开会

谁改变了特朗普?

2016年大选中投票给特朗普的人们,知道特朗普并不完美,他的不少观点过于偏激,他离一个合格的总统还有很大距离。但他们自我安慰:先贤们精心设计的美国政治体系,在特朗普过于“撒野”时应当管得住他。

他们想得非常有道理。在三权分立加上两党制的美国,制度掣肘使得特朗普的“非主流”想法难以轻松成为法律或政策。特朗普就职才百天,制度性碰壁已经有多次。比如对于奥巴马医保,特朗普一以贯之地反对,但作为替代的新方案既说服不了对方的民主党议员,也说服不了共和党的极端保守势力;妥协更多的修订版,投票结果也“凶多吉少”。再比如移民,本来主张“限制穆斯林入境”的特朗普,小心翼翼地签署了一份关于“和恐怖主义有关联的国家”的旅行禁令,依然难逃被封杀、冻结的命运。姗姗来迟的税改计划才刚推出,多名经济分析人士就表示其通过立法的前景并不乐观,完成税改的期限也从8月改口到了年底。

制度限制是明的,还有暗的。政治斗争加上毫无根基,特朗普受到的阻力不少、得到的助力有限,不得不有所收敛。特朗普提名的国家安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刚刚上任就因为“通俄门”辞职,这两天更是被宣布“违法”,而在自己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班子内,被“踢出局”的班农和女婿库什纳的“内斗”更是为媒体所津津乐道。据统计,特朗普执政百天,内阁还有近500个职位空缺;几个月来,国务院的发言人唐纳(Mark Toner)还是“前朝臣子”,每天费劲地解释着自己常常不太赞成的政策,记者们都替他感觉挺累。特朗普执政到第99天的时候,福克斯(FOX)新闻频道前女主播海瑟·诺尔特(Heather Nauert)才终于接过了“国务院发言人”的担子,唐纳也终于迎来了国务院给他开的告别会。

有时国际形势也让特朗普不得不做出改变;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朝鲜。在洲际导弹试验和核武器试验的道路上一条道走到黑的朝鲜,给美国及盟友带来的威胁越来越紧迫。原本对中国发表了大量强硬言论的特朗普开始为了美国的长久利益和中国拉近关系;从和习近平通电话确认尊重“一个中国”到紧急举行“习特会”再到习特再次通话,特朗普一直在强调朝鲜问题。习特会之后,特朗普一直表达着差不多的意思:希望中国在朝鲜问题上帮助我们;中国帮助我们就会在贸易领域得到一笔好交易;中国要是不帮忙,我们就和盟国去处理朝鲜问题。而主张“内收”的特朗普接连空袭叙利亚、向阿富汗投下“炸弹之母”,也或多或少有向朝鲜杀鸡儆猴的考虑。

特朗普的改变并不全是“被迫”,改变他的还有他自己。原本信誓旦旦要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的特朗普终于明白,中国确实没有操纵汇率,而是“美元太强”。原本坚决不想让美联储主席耶伦连任,如今特朗普也承认低利率更有利于现在的美国经济。面对叙利亚政府的“毒气杀”,特朗普才领悟,要保持美国影响力,和欧洲盟友继续做朋友,就没法和俄罗斯关系太好。要“重谈”而非“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也是特朗普与加拿大、墨西哥沟通后,掂量利弊之后做出的决定。

制度政治、国内国际、外界自身,种种因素交织在一起,改变了特朗普。这名毫无经验的政治“局外人”,开始懂得这些“政治游戏的规则”,学着做一位合格的总统。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左)是美孚石油前任董事长兼CEO

“进化”了的特朗普,依然独树一帜

特朗普确实改变了、演化了,从“商人”变成了“商人总统”。然而,“商人”从中心语变成了定语,并不意味着这个词在“特朗普定义”中的消失。他的“商人特性”依然明显,让他在历任美国总统里成为独树一帜的存在。

特朗普非常讲究“交易”。他认为美国在贸易中受到不公平对待,终止TPP谈判后又提出要“重新协商”北美自由贸易区;他以“一项好交易”希望换取中国在朝鲜问题上更给力;他肯定北约对国际和平的作用,但依然坚持北约国家有分担军费的义务;在他看来移民也应该是一项能给美国带来好处的交易,所以他要并不反对高技术移民;他极力推进精简国家机构、精简法规,遵循的是以最少的成本换取最大利益的交易原则。

作为本质上的“商人”,特朗普特别看重经贸问题。入主白宫三个月,特朗普已经召集大企业家们开了好几次会,中心思想就是快把工厂和就业机会弄回美国。每次谈妥了,特朗普都在推特上兴奋地把自己的“招商”成果一一列出。特朗普总觉得美中贸易逆差太大,所以前一阵子的“习特会”成果里唯一有“数字”的就是美中之间的“100天贸易谈判计划”。

特朗普任命的内阁官员中(包括国务卿蒂勒森等)很多是他的商人朋友;延揽“大富翁”们入阁,也是出于他作为商业巨擘看重商业能力和经验的本能。在执政百日即将到来的日子里特朗普除了要和墨西哥、加拿大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以外,一口气发布了涉及海上油气钻探禁令、违反或滥用贸易协定、钢铁调查、进口铝调查等的多个行政令,努力让美国在经贸往来中“不吃亏”。

特朗普用起商业手段更是得心应手,也常常表露商人心态。他主张“建墙”加强边境安全,还坚持这道墙让墨西哥付钱,遭到对方坚决拒绝之后,他的态度变得更加摇摆不定,时而表示“推迟”时而宣称“一定要建”。他坚持Keystone XL输油管道项目必须要用美国钢材,后来白宫替他澄清,新建和维修的管道才必须“用美国货”。

先“放狠话”、再提出温和一些的方案、最后通过的方案更为温和:这种先否定谈判桌一方要求(不管是什么要求),然后再“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手段,被特朗普娴熟应用于推行自己移民、医改、税收计划、对外关系的各个领域。特朗普非常喜欢用“棒极了”“太好了”来对人一顿猛夸;比如前不久的习特会期间,他刚说完自己“一无所获”,一秒钟之后就说会和习近平建立“非常好,非常好”的关系。

商人的本质、心态和手段,使得特朗普即使从“商人”向“总统”改变良多,也依然是个“商人总统”。他愿意抓住一切“美国优先”的机会,不看重政治规矩或政治原则,也并不在乎立场与态度反反复复;他没有政界体系里的包袱或人情债,大刀阔斧地发起各项评估和改革;他对总统的身份进行了许多适应和调整,但依然是难以预测的。有评论家概括,“没有规律就是特朗普最大的规律”。围绕特朗普究竟是否回归“主流”、是否被“驯服”有很多争论;此刻,执政百日的特朗普,比以前务实、审慎得多,但他依然是个非典型的美国总统。

前驻华大使芮效俭(Stapleton Roy)不久前曾说,美国的政体没有为一个人成为总统做好准备。对于直接从商人身份开始竞选总统的特朗普来说,他的“准备”更是少得可怜。虽然以成功商人身份纵横数十载,商人特性鲜明,然而认清现实状况、明白长远利益所在、在制度内戴着镣铐跳舞,才真正让特朗普一层层“打怪升级”,完成从商人到总统的探索。

地球的另一边,中国也在“探索”特朗普,并终于在近期找到了一些门道。面对这位“商人总统”,继续观察他“进化”的方向,对于他所重视的经贸问题认真交流谈判并“见招拆招”,抓住扩大在安全等其他问题上合作的机会,时刻对他的不确定性保持一定的准备但对“意外”,不要过度反应这些都应该是中国要注意的方面。

而对中国来说,更为重要的是“做自己”;维护本国核心利益、继续推进国内的结构性改革、坚持倡导合作的多边原则,这才是应对这位“商人总统”的基础。 

[责任编辑:李伟男 PN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