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行军 | 国际安保竞争加剧,“一带一路”将中国安保力量推向世界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编者按:

2016年7月,一声枪响打破了南苏丹夜晚的寂静,也让一群中石油工人陷入极度恐慌之中,炮弹夹杂着呼啸声与他们一次次擦肩而过,死亡线与他们不过咫尺之间。

就在所有人措手不及之时,南苏丹和肯尼亚的德威集团分公司开始了争分夺秒的撤侨行动。三天后,两架德威包机从南苏丹起飞,这几百余名中石油工人得以脱险。

中国私人安保企业在出现在枪声此起彼伏的街头,甚至承担起撤侨的重任,已不再罕见。在“一带一路”背景下,中资企业走出去的势头正盛,仅2015年中国对外投资总额就达1200亿美元。

与此同时,安保行业也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时期”,越来越多的民营安保企业开始为巨额海外资本搭建安全保障网络。短短几年,德威、中安保等安保企业迅速成长,业务覆盖亚洲、非洲、南美洲的多个国家,海外安保的市场规模逾百亿美元。

“一带一路”这块“新蛋糕”也引来国内、国际安保企业纷纷竞争。国产安保企业与国际安保巨头的差距到底在哪儿?中国出海企业需要什么样的安保解决方案?

本期《先行军》透视海外安保市场的竞争格局,探究中国海外安保企业应如何向国际安保企业“取经”,切实保障中资企业的海外安全与利益。

 

国际安全局势“越燃越烈”,中企“火上眉梢”

从阿富汗到利比亚再到叙利亚,这个世界并不平静。在中东及周边地区,传统地缘政治和民族、宗教、文化、制度等众多矛盾盘根错节。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也门,这些频繁与“武装冲突”联系在一起的国家至今仍没有走出阴影。

恐怖主义在乱局上“浇了一把火”,使安全问题越“燃”越烈。严峻的安全局势让中资企业的境外项目暴露在危险之下。据商务部统计,2010至2015年,中资企业各类境外安全事件,共发生345起。

稳居《财富》世界五百强前三名的中石油,海外油气投资项目及技术服务业务遍布全球。在中石油投资的地方,有32个国家和地区被国际安保机构认定为较高风险地区。潜在的风险影响了中石油海外项目的正常生产,对中国海外员工的安全也造成威胁。

在利比亚撤侨事件中,惊慌失措的中国企业承受了超过210亿美元的惨重损失。境外中资企业的安全威胁已经近在咫尺,海外华人从过去的无辜受害者,已升级为恐怖分子现在袭击的直接目标。

如今,中国企业对风险的防控则更为紧迫。“一带一路”沿线多位发展中国家但,作为国际市场的后来者,很多中国企业将投资对准了非洲、拉美等资源丰富但形势相对动荡、西方国家不敢进入的国家和地区,承担了比欧美国家更严峻的战乱、疾病和政治不稳定等风险。

据凤凰国际智库安保行业报告统计,目前中资企业的海外投资额已经超过1200亿美元,未来投资存量有无限广阔的空间。既然无法绕开风险多发地,中资企业只能做好准备,为海外项目撑起“保护伞”。同时,安全需求打造了巨大的“一带一路”安保蛋糕。

中国在利比亚撤侨

“补缺”海外安全利益,中国安保企业临危受命

由军队、警察和外交机构组成的国家安全体系保障着中国的海外利益。在索马里海盗猖獗的亚丁湾海域,飘扬着中国红旗的中国军舰已经航行了九载春秋,二十六批护航编队经历亚丁湾风浪的历练,保持着被护船舶安全。

在超过30个国家,“有着外交官身份的警察”警务联络官编织出一张跨越国界的“天网”。在世界各地频发的骚乱、冲突、恐袭中,中国驻外使领馆成为华人的坚强后盾,保护着海外中国公民的合法权益。

但随着中国公民、驻外机构、中资企业走出去的节奏加快,中国足迹遍布世界各地,军队、警察和领事保护有时“心有余而力不足”。军队的使用受到各国主权的极大限制,警务联络官的效果很大程度上则取决于驻在国是否配合。领事保护的范围及能力十分有限,使馆也很难有时间和精力及时解决驻外机构、企业的具体问题。

国家安全保护体系提供的是应急救助性质的服务,而非保镖式服务。按照通行的国际惯例,大面积和个性化的安保服务主要应依托于专业的安保服务机构。只有实施中国驻外机构、企业、人员安保服务的专业化、市场化,才能根据市场的需求,提供量身定做的专业水平的安保服务,从而使中国驻外机构人员的安全得到更好的保障。

但各国安保公司几乎都与本国政府、军队关系密切,让其深度介入中企的重要敏感设施,对海外设施的长期安全稳定是一个不可低估的潜在威胁。因此中国民营安保企业成为了海外中资企业和中国公民的首选,有效弥补了国家安全体系的短板。

民营安保企业在进入驻在国开展安保业务会避免产生外交问题。不论在产权模式,还是目标国家准入态度、应对国际舆论影响等方面,都有着政府背景安保公司不可比拟的地位优势,更容易为目标对象国政府和民众所接受。

量身定制解决方案,中国安保“风头初显”

哪里有中国机构、中资企业、中国公民,哪里就有中国安保服务的对象。中国走向世界,客观上一个海外中国已经形成,在有中国人的任何角落,来自中国的安保服务都大有用武之地。

目前来看,向中国企业和公民提供海外安保服务的企业,可能不超过20家。早年,占据中国市场的多是大型国际安保公司,如G4S、国际SOS等。他们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将中国企业置身于其遍布全球的网络下;但是国际安保公司的天价收费也常让人“望而却步”。

而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国内大型民营安保公司正加快抢占中国市场。这些民营公司已经有了一定实力和实践经验,所提供的安保服务能够为中国出海企业提供包括前期决策到险时救援的“综合解决方案”,覆盖风险评估、培训、方案设计情报预警、物流押运、人质解救等全方面。

以德威集团为例,在企业赴海外投资前,德威集团所属公共安全研究院内经验丰富的安全风险评估专家会根据企业需求提供风险评估报告,作为企业决策的重要依据。之后,德威还可以提供由负有实践经验的专家顾问设计的全套安全保卫实施方案,并由旗下的教育培训公司对出境人员进行行前培训——目前已有超过8万人接受该项培训。

一旦大规模战乱爆发,围绕撤退资源和医疗资源的竞争将会变得十分激烈,民营安保企业可调动自身资源,并灵活利用平时建立起来的各种关系,承担大量的撤离任务。

中国私营安保公司正在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2016年,德威开始为保利协鑫石油天然气集团控股公司在埃塞尔比亚40亿美元的项目提供安保服务,其他中国私营安保企业也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华信中安、华威、鼎泰安元等公司也正在打响知名度。

从全球范围看,国际安保不是什么新的课题,冷战结束后留下的“安全真空”给海外安保公司提供了市场,西方海外安保公司迅速发展,包括G4S、Control Risk、黑水、三蓬、橄榄集团等得到充实和繁荣,频频出现在安全热点地区,成为越来越多的政府和企业的第一选择。

9/11恐怖袭击后,黑水公司、DynCorp等安保承包商更是在伊拉克、阿富汗异常活跃。经过几十年的发展,西方安保公司不断迎合海外安保市场的需求,拥有较高的安全管理能力,形成较成熟的安保体系,并通过在动荡地区提供武装和军事咨询服务获得了高额的利润。

国际安保巨头的成长之路也离不开恰当的企业运营模式。全球第一的安保公司G4S,起成长也不是一蹴而就的:通过合资、并购与上市,百年历史的丹麦福尔克公司与英国Group 4公司、Securicor公司合并,G4S这个安保帝国由此诞生。会计出身的前CEO尼克·巴尔克斯(Nick Buckles)显然深谙资本市场之道,也给中国安保公司指了一条可行之路。

中国企业“护卫舰”正面临“三座大山”

中国海外安保只有数年的发展历程,还处于起步阶段,与西方成熟的安保体系相比还略显青涩。凤凰国际智库2016年的研究报告显示,主流国内及在华安保公司中,G4S在各项指标中都拔得头筹,国内安保企业虽然紧随其后,在G4S和Control Risks两家国际安保巨头面前还是相形见绌。

客观来说,很多中资企业的安全意识淡薄既没有落实国家规定的安保投入,也没有专门的安全管理团队。“一带一路”背景下中资企业积极“出海”开疆拓土,但是往往侧重于找项目、找资金、找合作对象,在安保方面却是敷衍了事。从国际经验来看,项目安全运营成本一般是合同标的额度的1%到3%,在部分高危地区可能到10%,安全成本非常高。

除了企业缺乏对安保重要性的认识,中国安保公司也存在专业人才匮乏,能力不足的缺陷。现有的安保公司人员大多是退役军人、武警甚至特种兵,他们有丰富的实战经验,但外语水平、外事能力较差,无法弥补专家型高端人才、外事人才不足的短板。海外安保不是谁“拳头”硬就能高枕无忧,一旦走出去就要面临海外陌生而复杂的环境,没有当地的政府关系、社区关系、情报支持,“走出去”就显得底气不足;多数中国私营安保公司在这方面还有待成长。

在其他国家和地区执行安保任务,能不能持枪?这成了民营安保企业最突出的法律法规障碍之一:中国安保人员在境外持有枪支仍会触犯刑法,甚至面临刑罚。中国政府连续出台的几部指导性文件都曾提出使用私营安保公司来维护海外安全,但严厉的《枪支管理法》让这些公司在实际从事该行业的时候难以着手。

这“三座大山”成了民营安保企业走出去的“拦路虎”,也使得安保产业与企业走出去对接之路困难重重。民营安保企业要扫除走出去障碍,在海外竞争激烈的安保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要靠企业自身的实力能力在竞争中取得优势。

一些国内安保企业踏入了危险的误区:派出的保安越多,获得的国企海外订单越多,海外安保就发展越好。实际上,安保企业走出去,“胳膊”、“脚”和“脑袋”缺一不可。

但民营安保企业走出去也不是“单打独斗”,必须依托政府统一管理、国家政策支持、专门法律规范、行业发展指导,创造民营安保企业走出去的充分条件,为民营安保企业境外安保提供有力的政府支撑。

另一方面,如何解开中资安保公司境外持枪执行安保任务的合法性难题,如何充分利用国家开发银行等有关金融机构,为中国安保服务企业走出去提供实实在在的资金支持和保障,这些现实问题也亟待解决。

世界级的企业,需要配套世界级的安保公司。培养世界级安保公司,就应该允许在实战中保护中国的海外利益。只有这样,民营安保企业才能做好海外中国机构、中资企业、中国公民的“护卫舰”,让“走出去”没有后顾之忧,让中国企业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能安心落地。

[责任编辑:张添之 PN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