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世界对话 | 两国交恶,民心生隙,在韩华人面临尴尬抉择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作者:黄迪 凤凰国际智库韩国观察员;李依菲 凤凰国际智库研究助理

编者按:

北京的望京闪烁着中韩两种字体的霓虹灯箱,韩国的东大门也随处可听到熟悉的中国腔调。

曾经,在东大门的服装店兼职的中国人常常抱怨“忙不过来,每天晚上11点下班回家后累得话都不想说。”然而突然间,这样的忙碌也变成了奢侈。

“最近中国人少了很多,日本和东南亚顾客变多了,但是这些顾客大多只看不买,老板觉得现在不再需要兼职生了,所以我上周就被辞退了。”一位刚刚被迫辞职的华人无奈地对凤凰国际智库观察员述说。

被拒绝的不仅是一份兼职工作,更关闭了两国人民相互交融接纳的心。萨德事件发生之前,中韩间春暖花开,两国的留学生就业前景都一片光明。却不料萨德之后,曾经的优势变为烫手山芋,庞大的华人群体迷茫折返于黄海两岸。

如今朝鲜核弹试验的巨响一次次震响耳膜,焦灼的中韩关系更让中国陷入被动。恶化的中韩关系将如何影响韩国的华人的生存境况?两败俱伤的“互抵”之毒是否有解药?

本期《与世界对话》栏目特邀特邀凤凰国际智库韩国观察员走访在韩华人,触摸媒体难以到达的地方,关注时代浪潮下的每一个渺小的“我们”。

忙碌竟成奢侈,被辞退的华人

对于留在韩国的中国人来说,如果能进入大型韩企工作,就最理想不过了。据韩国大型就业网统计,韩国大企业新入职员的平均年薪达到人民币21万元,相比于中小企业的13万元平均年薪,更具诱惑力。怀揣着圆梦韩国的华人,努力与韩国本地人竞争大型企业工作机会,挣扎于朝九晚五,逐渐习惯泡菜辛辣的味道。

中国人已经在韩国刻下了无法忽视的痕迹。但随着韩国部署“萨德”反导弹系统,中韩关系迅速恶化,韩国人的“反中”情绪迅速沸腾。曾经的印记有多深,这伤害就有多大。

3月15日,一篇名为《“알바 잘렸어요”사드 갈등에 우는 중국인유학생들(兼职被辞,萨德争端下受伤的中国留学生们)》的文章成为韩国众多媒体的头条,分别选取了在首尔大学、延世大学和梨花女子大学三所高校就读的三名中国留学生,讲述了在中韩相互抵制形势下,他们“如坐针毡”的窘境——兼职被辞退,工作计划取消,甚至“在公共场合和朋友们用中文说话也会感到负担”。

随着各式各样的“反中”报道涌现:韩国国民日报发表《“不要买青岛啤酒、小米手机”:中国产品遭到抵制》,MBN网站报道《作为对中国的报复,我国网友表示“不喝青岛啤酒”》。还有部分韩国出租车司机,在车身上贴了“拒绝中国人乘坐”的纸条,每天带着这个标语走街串巷。

庞大的留韩中国人群,生活难免受到影响,只能在萨德掀起的“逆流”中,溺水沉浮。根据韩国法务部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在韩国的中国人多达101万人,占在韩国的外国人的50.6%,达到韩国总人口的2%。

在他们当中,学生成为了活跃而重要的新鲜血液,总是先一步反映“韩流”近况。

韩国和中国相互激烈的愤怒和怨恨

翻译:由于萨德的部署,政府应该谋求有效的外交和安保对策,要牢记“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式的报复会变毒。在现在事态中希望不要再有无辜的受害者

是去是留?在韩华人的艰难抉择

来自上海的金同学即将从一所首尔的高校毕业,目前在准备找工作。面对当前的局势,她表现得很焦急。

“韩国现在就业形势本身并不好,再加上中韩关系恶化,中国人在韩国找工作更困难了。”她补充说道,“原本也有打算回国在韩企工作,但是按照目前的形势估计,在华韩企也会减少招聘。后悔来韩国,感觉辛苦学习换得的学位,会随着两国关系恶化而贬值。”

“举一个极端的例子,如果中韩断交,政府或者企业不承认韩国学历怎么办?”金同学这样问道,但是面对不断恶化的民间关系,也只能无奈摊手。

大多数毕业生如果热锅上的蚂蚁,被局势炙烤着。马上就要面临着人生转折点,焦灼成为了他们的写照。2017年初统计,中国留学生占在韩外国留学生比例接近60%,达到6.5万人,每年都有大量的职场新人亟待安顿。

“萨德事件”使中韩经济交流受阻,对口的就业形势随之恶化。据韩国《朝鲜日报》网站报道,从2015年到2016年,韩国对华友好度下降10%。不但“乐天”等大型企业受到严重冲击,小企业主也不能幸免。每况愈下的中韩关系影响到了每一个华人群体。

毕业后选择在韩国就业的中国人,大多从事翻译、销售和市场营销等相关的工作。相较于留学生,华人白领的态度则更加谨慎。

徐小姐研究生毕业后在首尔的一家银行工作至今:“萨德事件对公司的业务和氛围完全没有影响,我也觉得很奇怪。虽然公司大部分是韩国人,但他们都会刻意避免与中国同事聊起政治有关的话题,防止引起正面冲突。”

关起门来,徐小姐也曾和中国同事讨论过现在的情势:“总结下来,大家觉得中韩两国都是迫不得已,现在的局势比较尴尬。万一将来真的交恶,我们也只有回国了。”谈到双边关系对个人职业道路的影响,徐小姐很感慨:“肯定会有影响的。如果关系不好,公司没有和中国的业务可以做,那也不需要再雇佣我们了。”

中国是韩国最大的出口国,两国关系恶化使韩国经济受到冲击,尤其是与中国有关的进出口贸易、文娱产业和观光旅游业。而这些产业又是承载华人最多的领域,把对未来的注下在这些方向的人自然会受到较大影响。

对于这一代来说,“留韩”就此成为一场人生的豪赌。

韩国的中国留学生人数变化图片来源:《韩国经济》

有人后悔就有人坚持

不止是经济,韩国教育业也同样遭受打击。相较于前几年不断升温的“留学热”,17年中国留学生的总人数有小幅度下降。

据韩国SBS新闻3月10日报道,由于“萨德矛盾”日益加剧,两国高校间研究和合作计划中断,部分中国学生甚至直接放弃赴韩留学计划。如果事态长期化,中国留学生有可能急剧减少,因此韩国大学十分紧张。特别是对需要靠中国留学生来弥补生源不足的地方私立大学影响很大,例如首尔主要私立大学的硕士课程中有一半是中国留学生。

但并不是所有的飞蛾都害怕扑火,灰色的阴霾下,仍旧有着一个个坚定的身影,毅然选择远渡。

观察员还采访了另一位即将毕业的同学,钱同学则表现得很豁达。2017年是钱同学来韩的第6年,他在韩国大学毕业后,又继续攻读研究生,。

被问到中韩关系的走向对找工作的影响,钱同学笑着回答:“虽然现在的情况是这几年来最糟糕的,但是两国关系不好应该也只是暂时的,中韩关系再差也差不过中日关系。毕竟明白的人都知道韩国只是夹在中美之间,萨德真正的幕后推手是美国,韩国也是无奈的选择。”

中韩关系与中日关系常常拿来被参照。日本和中国毕竟还有领土争端,历史遗留问题也比韩国多,相同的历史遭遇让中韩人民更能理解彼此的感受。“之前抵制日本时情绪绝对比现在抵制韩国要强烈”成为了钱同学说服自己的理由。

钱同学并不是唯一坚持留韩的人,还有很多学子,用渺小的命运接续历史的友谊。

四月已经过半,张同学正紧锣密鼓地为申请韩国大学准备着,韩语三级考试是他要跨过的第一个坎。

张同学在一家韩国大学附属的语学堂学习,学堂的生源同样受到冲击,虽然在读生的人数没有太大变化,但是新入学人数确有减少。

“萨德事件影响下中韩关系恶化,会不会影响到的你留学计划?”观察员疑惑。

面对提问,这个只有19岁的男生显得很从容,一边继续做韩语作业,一边回答:“两国关系向来有好有坏,中美之间也经常有摩擦啊。来韩国之前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我会继续上语学堂,然后申请韩国的大学。”

考虑到学生家庭普遍关心的话题,观察员追问:“在现在的情况下,你一个人在韩国,父母不担心吗?”

“没有。我父母认为只要两国没有真正交恶,仍然支持我留在韩国学习。”他反复强调,“我周围的中国同学都和我的想法一样,我们都会按照计划学习韩语,然后申请大学,不会因为这类事件而退学。”

有人后悔,有人坚持。正是不同身份视角下的赴韩中国人,对这件事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众生百态,他们背后是两代人的思考,两个国家的关系对民众命运的改变。

韩国OliveYoung门口的中文广告观察员摄于首尔

新闻与生活,割裂成两个世界

铺天盖地的“反中”言论,战战兢兢的华人——这仅仅是媒体照出的社会镜像。镜头之外,普通民众生活真正是什么样子的?

根据观察员了解,进入4月后,韩国主流媒体报道“萨德”的热度降低,虽然持续关注“乐天事件”,但是“反中”等词汇出现的频率有所下降。这一方面是因为“萨德”已经占据韩国热搜榜太久,媒体和观众都不免“阅读疲劳”;另一方面,最近重大国际事件频发,韩国也即将迎来总统大选,焦点有所转移。

即便是在“反中情绪”最激烈的3月,诸如《前往张家界旅游的韩国人减少70%,萨德报复对中国当地人造成直接打击》的韩媒报道,在字里行间也不免流露出更多的愤怒与无奈。

那么中韩之间水火不容的“假象”又是从何而来?数字时代下,网络成为情绪的放大器。韩国国内以网络为中心的“反中”情绪仍然在不断扩散。各社交网络对中国“以牙还牙”的帖子层出不穷,部分网民在网络上贴出了在韩的中企名单,号召网友不要购买,联想、小米、华为、海尔均有上榜。即使有人质疑政府在中国经济报复面前无所作为,也有网友提出应与中国重新交好,但是少数的不同的声音总是立即被淹没在一众愤怒之中。

然而,与网上的“反华舆论”不同,在韩国实际消费市场上,中国商品的抵制现象并未显现出来。根据韩媒的统计,在易买得、乐天玛特等大型卖场中,中国商品的需求几乎没有减少,青岛啤酒去年在易买得的销售量在同类产品中位居第四位,今年第一季度的销售量甚至增加10%,跃居第一。

在媒体发布“抵制青岛啤酒和小米手机”的相关新闻后,观察员曾经采访过韩国朋友,“看过媒体的报道后,你还会喝青岛啤酒吗?”

“当然会喝!”朋友回答得很轻快,“新闻是新闻,生活是生活,我有选择的权利。”谈及小米手机和青岛啤酒,这个韩国人竖起了大拇指,“小米手机便宜又好用,青岛啤酒比韩国产的啤酒好喝太多。”

首尔大型卖场货架上摆放的青岛啤酒来源:NEWSIS

“反中”不但没有媒体渲染得那么强烈,也不是所有韩国民众的心声。在不同的地域,韩国国内的“反中情绪”也有较大差异。韩国三大媒体之一东亚日报转载了NEWSIS的《大邱市反中情绪“淡薄”…不断涌进的中国产品》报道,指出3月24日大邱民间发起的“拯救乐天”集会中远未能取得预期效果,因为参与人数只有20多人。在与中国交流紧密的韩国西部地区,对制裁会更加敏感,其他地区的情绪相对淡漠。

冤冤相报,两败俱伤的中韩关系下,又是谁在当中渔翁得利呢?

在国际局势的大风大浪面前,个人的声音是如此的微不足道,这样的我们也许有着不同的想法和选择,但还是被这股浪潮推着向前走。走在韩国的街道上,还能经常听到熟悉的中国口音。但在被问及萨德对中韩关系的影响下,只能留下一声长长的叹息。

“萨德事件”后,柴米油盐的生活还得继续。如坐针毡的异乡华人们在“非常时期”会更加注意言行,他们也许有过担心,或许正在迷茫,可能仍有期待。

[责任编辑:李伟男 PN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