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稻葵:中国经济拨云见日 蓄势待发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编者按:  2017年6月21日,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论坛(三十二)——“稳中突破”在清华大学举办。本次论坛由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校友发展中心主办,凤凰国际智库提供媒体支持。论坛就当前全球局势充满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逐渐取得积极成效的同时,中国经济自身杠杆率依然持续高悬,中国经济能否持续稳中求进,内外兼顾进行了讨论,提出相应的战略选择与政策建议。

论坛上,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提出,中国的宏观经济在多年增长速度下滑之后,终于企稳,迎来了增速回升的重要机遇,终于来到了拨云见日,蓄势待发的这么一个状况。以下根据现场速记整理,与凤凰国际智库读者分享。】

中国经济增速总体企稳

此时此刻中国经济出现了一些最新的现象,非常值得大家关注。这些种种的经济最新的数据,和经济的现象,引起了很多争议。我们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的基本观点认为总体上中国经济是向好的,因此我们刚刚完成了一份报告,这份报告的题目就叫《拨云见日,蓄势待发》。我们认为中国的宏观经济经历了多年增长速度下滑之后,终于企稳,迎来了增速回升的这么一个重要的机遇。终于来到了拨云见日,蓄势待发的这么一个状况。我们总体的看法是,中国宏观经济如果不出重大的意外,在今年下半年虽然增速有微弱的放缓,但是总体来讲增速已经企稳,2018年增速有比较明显的回升。2017年总体的GDP预测增长速度是6.7%,而明年的增长速度有可能回升到6.9%;2016年是6.7%,今年预测还是6.7%,是企稳的增速,到了明年有望回到6.9%,换句话说是接近7.0%的增速。这也是我们中心多年以来所预测的,在这一轮调整过程中中国经济的潜在GDP增长速度。打一个比方,相当于中国经济像一辆汽车一样,这部汽车的设计时速就是6.9左右,明年有望回到设计的时速。

 分成若干方面的来分析当前的形势,首先我们看到中国经济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长速度已经有所回升,今年一季度固定资产的增速回到了9.2%,从去年固定资产增长速度从8.1%回升到9.2%,其中民间投资的增速相对于去年同期增长翻了一番,这是一个非常利好的因素。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明显回暖的原因是什么,我们认为其中的原因可以说是可持续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经过了两三年的艰苦努力,其中包括淘汰落后产能,也包括去杠杆,我们企业所面临产出的价格,就是工业出厂品价格在持续的回暖和上升,带来企业利润的上升。同时淘汰落后产能的过程也是去杠杆的过程,所以整体中国企业的负债包袱在下降。由于负债的包袱在下降,由于去产能的力度增加,这就导致了企业的利润在整体的回升,导致整个企业投资的意愿在回升,这是一个最根本的因素。当然除了这些因素之外,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速并没有放缓,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房地产投资在今年的一到四月份,并没有明显的放缓。尽管整体的房地产走势在放缓,房价和销售量都在放缓,这一轮固定资产持续的上升,主要原因是房地产开发公司在买地,在补土地的库存,实际上形成了建筑方面的投资。房地产投资虽然有一定的增长虚火在里面,但是不至于整体上拖累固定资产投资的回暖。所以今年下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可能有一定回落,但是总体上来讲,站稳了。作为GDP最重要的组成部分的房地产投资,今年是站稳了,这是导致我们对形势判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

整个的国际形势在改善

第二个原因,通过分析我们发现整个的国际形势在改善。当前国际上出现了一轮又一轮的乱象,政治上的乱象,包括美国、欧洲、中东,还有朝鲜半岛,出现了一系列的令人非常纠结的乱象。但是必须看到经济跟政治的走势是不完全一致的,从经济角度来看,全球经济毫无疑问处在一个恢复的过程当中,美国的经济今年一季度虽然统计数字报出来不太好。这反映了美国商务部他们也有自己的统计问题,他们统计了一季度美国GDP,过去四五年以来都报低美国实际经济活动的强度。而美国的失业率,这个数据相对而言可靠,已经降到了4.3%,4.3%是一个极其低的美国失业率的水平。一般来讲6.7%是分水岭,失业率在6.7%以下,一般来讲执政党可以连任,总统可以连任,当然这一次特朗普是一个例外。特朗普大选成功的时候,美国的失业率是5.7%,而且还在不断的下行。所以美国经济总体上来讲,我们认为基本上是在稳定的。

欧洲也处在一个恢复的过程,日本经济也处在一个恢复的过程,日本经济今年一季度达到了少见的2.2%的GDP增长速度。日本经济潜在增长速度就是1%,2.2%是一个超常的增长,究其原因是日本出口拉动本地的经济,背后的因素是整个世界经济在比较稳健的回升。正是因为如此,中国经济今年一季度的进口和出口都出现了比较令人欣慰的,比较快速的增长。其中出口的增长速度达到了8.2%,跟前几年出口是负增长的态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其中进口增长速度在1-5月份,达到了19.5%,接近20%,所以进口和出口对中国经济而言,在此时此刻都是亮点。这是经过了两三年的艰苦调整所出现的一个亮点,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世界经济毫无疑问目前处在一个比较稳健的恢复之中,所以谈经济还必须就事论事,不能简单把政治上的一些乱象联系到经济的不稳。

我们认为消费目前仍然是中国经济重要的一个亮点,经过去年下半年消费增速略有下降的一个有惊无险的过程,我们非常高兴地告诉大家,今年的一季度消费又开始上升。消费的增速仍然是超过名义GDP的增速,背后的原因还是老百姓可支配收入的增速仍然在超过整体GDP的增速,而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增长空间,农村纯收入增长速度延续过去几年的良好态势,又是超过了城镇人口的居民收入的增长速度。农村收入重要组成部分是外出打工的收入,外出打工的收入在增长主要的因素是工资率在增长。工资率的增长,拉动了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长,我们要警惕这个趋势的逆转。当时出现了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长放缓,没有打破名义GDP增速的格局,这个是有惊无险,现在看来我们是过虑了。

当前经济存在很多亮点

特别高兴地看到,也跟大家分享,除了以上这些亮点之外,还有两个非常重要的亮点。一是去杠杆的进展比较顺利,就是整个企业部门,非金融部门的杠杆,整个的杠杆率有所下降,不仅是杠杆率下降,企业的税务负担在下降。讲两个例子,我们计算了一下,我们把企业短期的偿债能力用流动资产与流动负债的比值,来做一个检测,我们发现流动资产除以流动负债,从2010年1.64,上升到去年1.75。再就是我们把上市公司的这些企业资产负债率,对应了100元的资产,中位数是39%,低于美国57.7%,低于印度的52%,低于韩国的43.9%,和台湾地区的39.3%是持平的。从上市公司情况来看,资产负债的情况并不是很严重。

再就是把上市公司的净利润+所得税+利息成本,就是企业可以动用的现金流,这个总现金流除以要付的贷款,或者是债券利息的比例,可以动用去还债的总现金流。上个季度中位数回到了5.04,远远高于美国的2.24,我们是500%,对应一块钱的利息支出的负担,有5元的现金可以对应,而美国是2.24元,印度是3.88元,中国是5.04元,韩国是4.59元,低于台湾,台湾地区是9.5。非常健康。这个数字又是比去年有所回升,所以整个来看,中国经济债务过高的这么一个困境,似乎正在走出去。

与此非常相关的,在金融领域我们正在进行大规模的监管调整,说得少,做得比较多。尤其是银监会正在进行大规模的监管调整,银行间的相互借贷的增速大幅度放缓,开始整顿金融领域的一些乱象,做得比较多,说得比较少,使得我们的金融业自我循环,自娱自乐的这么一个情况,正在得到缓解。举一个数字,金融行业增长过快的态势,已经开始得到缓解了。在2015年的时候,金融行业的附加值,当时几乎占到整个GDP的10%,金融业的附加值占GDP的比重,这个我们很担心。实体经济增长过慢,金融业增长过快的现象,已经得到了一定的缓解。2015年是9.2%,金融业附加值占到了GDP的9.2%,现在占到了8.4%,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比较健康的下降。美国的数字是7%左右,所以金融业虚高,金融业自我循环,自己产生附加值,从而忘记了实体经济这么一个格局正在得到缓解。

也特别让我们非常高兴跟大家分享的一个重要的信息,就是长期以来我们所垢病的,中国所谓的货币超发,就是我们的广义货币增长速度超过了名义GDP,这个格局终于在今年一季度开始逆转了。今年一季度的名义GDP增长速度是在14%,而广义货币M2的一季度增长速度是9%多,这是一个非常值得大家欢迎,也是能够延续的一个重要的变化。广义货币除以名义GDP的比重开始有所下降,过去是高歌猛进,使得中国货币存量过高。

这一系列的变化,我们认为都是向好的。此时此刻在十九大召开的前夕,我们看到很多的省市的主要领导干部已经调整,新上任的领导干部,都是经过了严格的审查,层层的把关。所以这些领导干部在我们观察,没有担心被查出腐败的这种担忧。放手求发展,放手谋改革,带来了相关地区的一股改革发展的新的热情。所以基于这个判断,我们认为2018年在十九大之后,上述的一系列比较利好的这些因素,还将持续,而且还会有一批新的领导干部走向领导岗位,这些领导干部应该是风清气正,可以彻底解决领导干部不作为的恶习。     

2018年我们认为实体经济是该值得期待的,当然我们特别强调实体经济在2018年的恢复,不一定马上带来金融市场,包括股市的高歌猛进,中国的金融和经济不一定完全同步,金融行业还需要经历一些调整的动作,金融行业也可能还会有自己的秋天,甚至寒冬。总体来讲金融业的基础那就是实体经济,在2018年有可能迎来春天。既然实体经济有了春天,金融行业的春天也就会不远了。

当然我们这个报告并不是完全的乐观,我们认为还是有风险的,主要的风险来自于国外。在国外诸多因素里面,最大的风险还是来自于美国,因为这一轮我们看到欧洲很担心大选会带来一系列的变化,应该是柳暗花明,我们所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结果反而是欧洲更加团结,德国和法国进一步团结,法国出现了一个少有的政治获得相当共识的领导者,带来了一股政治上的新风。法国和德国更愿意联手,和美国进行协商,来抵御来自于美国的逆全球化的歪风。

同时我们也看到,美联储宣布今年第二次加息,尽管宣布年底前抛售他手里持有的美国国债的债券。美联储经过国际金融危机的调整,政策此时此刻恐怕跟以前不一样。会更加愿意观察或者是聆听来自于美国之外的,尤其是中国市场的声音。所以我们认为美联储的这一轮的调整,不会像1980年(默克尔)调整是孤注一掷的,美国的缩表不是最大的风险。最大的风险是来自于特朗普,我们看不清楚特朗普的执政会走向何方,我们也搞不懂国内政治出现一系列困境的时候,会不会在国际上乱出牌,导致国际上的政治和军事上的混乱,从而影响到中国的经济。这是这个报告我们最担心的一点。

不管怎么讲,经过特朗普的当选,经过特朗普头百天的波折,中国的决策者已经开始摸清怎么跟特朗普打交道,怎么去应对各种各样来自于国际的风险和危机。我们相信2017年中国经济是一个筑底的过程,这个过程很可能17年完成,18年将迎来一个周期的起点。所以非常愿意重复报告的八个字,拨云见日,蓄势待发。

[责任编辑:杨尧 PN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