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善达:中美关系前景乐观,中国税制改革任重道远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编者按:2017年6月21日,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论坛(三十二)——“稳中突破”在清华大学举办。本次论坛由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校友发展中心主办,凤凰国际智库提供媒体支持。论坛就当前全球局势充满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逐渐取得积极成效的同时,中国经济自身杠杆率依然持续高悬,中国经济能否持续稳中求进,内外兼顾进行了讨论,提出相应的战略选择与政策建议。

论坛上,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许善达表达了对特朗普政府的乐观态度,强调了中美贸易发展时存在的压力,并从税收的角度提出了中国改革的方向。以下根据现场速记整理,与凤凰国际智库读者分享。】

特朗普招商引资:中国不止一个曹德旺

我对美国特朗普经济政策的结果,还是持一个比较乐观的态度。我想讲一个小例子,比如说特朗普现在有招商引资,曹德旺的故事大家都已经听到了;我曾经说过,按照美国现在的情况,可能不只一个曹德旺要到美国。现在不要说民营企业,我们的央企都开始在美国投资。据我所知道的,中车在美国投资两个项目,中建材在美国投资一个建筑玻璃,还有中集又投了两个项目,这都是大央企,在美国投资的都是几亿美元的项目。在还没有减税的时候,这些项目就已经投到美国了。因此我看好特朗普是因为他还有预期。

这就是所谓特朗普“胡萝卜+大棒”的政策,你到我这里来投资,我给你很多的优惠政策;你要出口,我有很多的措施来限制你。不仅是中国,其他很多国家的企业也开始在美国建厂。过去市场是美国的,生产是在美国国外的;现在市场是在美国,但是要把生产也挪到美国。

特朗普政策可能不利于中国经济

中国企业去美国,一个项目投资几亿美金。如果这几亿美金都在中国投了,中国投资规模就增长了,GDP数也高一点;如果这么大的投资规模都到美国了,中国的投资规模就相应的减少了,这是一个替代的作用。美国的减税政策还没有实施,这个很难预测,但是这个信号是很强的。我认为通过的时间不好定,就算通过议案也很难百分之百举手表决通过,但是我相信一定是一个减税的方案。减多少,肯定在立法过程中有变化,总体是要减税的。

最近看的几个消息,现在中美双方谈判要重新启动。在重新启动之前,我们组织了一个中国企业家到美国考察投资项目的代表团,这就是一个很重要的信号。这个团是政府组织的,到美国去考察投资项目。前面已经有一批企业到美国投资去了,现在还要组织一批企业再去考察美国的投资项目,我觉得一方面会影响我们跟美国关系,另外对中国是有影响的。在中国投资,能够出口到美国,显然我们国家的经济状况跟现在是不一样的。

百日计划,财政部的领导宣布有一个早期收获十条。美国的财政部长在宣布早期收获的时候,是一个非常乐观的态度,说早期收获会大大的减少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最近转基因商品批了几个品种,石油、天然气到中国来进口,牛肉进口,已经开放了好几个领域。所以我觉得从中美贸易关系来看,很多人讲你们打贸易战,中国商品到美国去出口,如果你加税,增加了美国零售价格,对美国居民消费和收入不利,我理解不是这样的。不是说我要减少中国对美国的出口来削减这个贸易赤字,而是要增加美国对中国的出口来减少贸易赤字,这两个设想是不一样的。所以我对中国后面的情况来看,包括投资,包括出口,压力还是比较大的,我并不非常乐观。

中国税制改革仍有很大发展空间

实际上中国是有足够的资源,有足够的潜力,关键是政策体制改革和调整,要能够准确把握当前的情况,要能够拿出一个很好的方案,能够既有可行性,又能够符合整个的改革的趋势。

我觉得所谓减税空间,不是说的我们现在有多少钱,我们算一下可以减掉,不是这个概念。我认为这是一个经济的竞争力,税制是经济的一个组成部分。你可以不减税,但你的赋税重,一定是有投资要外流的。我们过去招商引资给外商很多的优惠,但是现在国内国外都是实行同一个政策,因此竞争力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你可以说我这个税制就保持很高的水平,但是你挡不住国内企业去境外投资。现在全球化,投资是可以走的,资产是可以走的,收入可以走的,人可以走。所以据现在我的了解,虽然已经有了营改增,国家也提出要以科技创新为发展的动力,要增加经济的科技含量,但我觉得我们的税率有很多地方不适应,还应该减税。

有一个所得税研发投入列支,我们调查的情况是中国是150%列支,但是我们后来调查很多发达国家的研发投入税收列支的比例是200%,250%,300%。花一元钱搞研发,可以减三元钱,比我们的力度要大得多。还有就是折旧,折旧是企业回收投资的一个手段,我们现在平均折旧率相当低,回收的时间非常长。现在很多发达国家都有一些高科技的设备,回收率提得很高。比如说某些地方当年就能全部税前列支,不提折旧了,就按照成本列支。而我们现在还是延续着以前的措施,我觉得回收的速度很慢,对于搞研发和科技创新的企业负担就偏重。这在发达国家是非常成熟的。

中国财税三大突破

第一,降低宏观税负。但是降低宏观税负,我们税制要进行一点改革,要以提高科技含量为更强有力的支持,提高整个经济里面的技术水平。

第二,中国地方的财政关系,在十九大以后也会有一个很大的挑战。要有地方税的主体税种,增值税五五分成。现在地方没有主体税种,我想在明年有可能会进行这样的改革。现在多数人的共识就是把现在的消费税从生产批发环节,移到零售环节,加上车购税划给地方,作为地方的主体税种,这有上万亿,这就是关于中央和地方财政的收入部分。

第三个是中央和地方关于支出责任的问题。现在地方支出比重太大,收入比重偏低,解决这个问题的方向,不是说中央把钱给地方,因为差不多地方占一半多了;而是中央要多承担一点支出责任,现在看就是最优先要考虑社会保障体系。因为我们社会保障体制是分省统筹,是苦乐不均,分省统筹了以后,对低收入群体的社会保障的效果损害最大,所以要把这个上收到中央负责。

[责任编辑:杨尧 PN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