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茂春:“一带一路”情况复杂 风险与回报并存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编者按:2017年6月21日,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论坛(三十二)——“稳中突破”在清华大学举办。本次论坛由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校友发展中心主办,凤凰国际智库提供媒体支持。论坛就当前全球局势充满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逐渐取得积极成效的同时,中国经济自身杠杆率依然持续高悬,中国经济能否持续稳中求进,内外兼顾进行了讨论,提出相应的战略选择与政策建议。

论坛上,清华大学社科学院国际关系系教授、国务院参事何茂春教授总结了“一带一路”六个走廊的发展情况,分析了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展的风险与回报。以下根据现场速记整理,与凤凰国际智库读者分享。】

六个走廊:四个比较顺,两个不太顺。

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一带一路六个走廊的情况,现在是四个走廊比较顺利,一条是很不顺利,一条是一半顺利,一半不顺利。什么叫走廊?在现有的铁路和公路的基础之上,两边辐射的大约200公里的经济带,就叫经济走廊。第一条两个起点,一个是中国的天津,一个是俄罗斯的海参崴。中国的天津经过北京、二连浩特,进入蒙古国,进入了蒙古国,东三省,进入了乌兰巴托,然后到(赤塔),然后经过贝加尔湖,翻过了乌拉尔山,到了莫斯科,到了彼得堡,这条是所谓的中俄对接。俄罗斯的欧亚联盟和中国一带一路的对接,目前对接得比较顺利。俄罗斯跟中国的合作,俄罗斯占绝大的优势,占80%的股份,中国企业不能高于20%。在蒙古国的建设,俄罗斯占51%以上。

第二条线是比较顺,从连云港开始,经过徐州、郑州、洛阳、兰州、乌鲁木齐,从乌鲁木齐过阿拉善口岸,从哈萨克斯坦进行会合,进入德国,进入荷兰的鹿特丹港,这条线开了四条班列,目前还是亏损状态。任何一条高速公路刚通的时候,都不会是盈利的状态,将来也不会有空车。这条线总体来说是比较顺利的。

第三条线是从乌鲁木齐出发,到霍尔果斯口岸,然后分三个口进入中亚地带,天山北路和天山南路;还有中亚这条线,这里要经过古丝绸之路,经过什叶城,进入土库曼斯坦,从那里开始不太稳定,到伊朗、伊拉克,到土耳其,还有一条支线。这条线的西部是相对不安全的。

第四条线就是中巴走廊,从喀什出发,走一千公里,过红旗拉和帕米尔高原,这是一个古代最不愿意走的一条,走这里非常危险,大概有一半多人要死的。翻过后就进入了巴基斯坦,开始就是克什米尔,然后进入了中部地区,往南就是卡拉奇港和瓜达尔港。这条线现在的建设非常顺利,没有大家想象得那么危险,但是将来潜在的危险仍然很大。现在中国的企业越来越多,相对危险比较小一点。

第五条线是孟中印缅走廊。从广西南宁出发,进入了缅甸的北部,进入了孟加拉,然后到印度。印度跟中国目前的合作比较有问题,所以这一条主要开通的是(教条港),旁边还有一个马德港。

第六条线也是从广州、南宁、昆明出发,分三条线,越南线、老挝线和泰国线,到新加坡。这是六条走廊大致的情况。

有风险才有更高的回报

我以前走的是文化走廊,走的是唐僧路;这次我走的是经济走廊。有三个结论:第一,65个相关的国家,对中国的态度是不一样的。中国取得的“一带一路”早期的成果在各个国家的落地情况也是不一样的,有的国家现在好,将来可能不顺;有的国家现在不顺,将来可能很顺了。第二个结论,目前“一带一路”作为世界经济复苏和中国经济增长的一个方案,不是多美、多好,是没有一个更美、更好的方案来替代它。

第三,现在风险很多。政治风险不用说了,法律风险也不用说了——有的国家无法可依,有的国家有法不依。还有就是人身风险,我本人就被扣过。第四大风险,就是我们的管理商业风险。中国企业走出去,其实适应本土化和国际化的观点还有一个过程。最后就是金融风险,这些风险都不同程度的存在。

最后我想谈一下对风险的看法。没有一个国家不是在“一带一路”上打拼的,也没有国家是不死人的。“一带一路”上目前非自然死亡的比例不高于在美国、在非洲、在国内死人的比例,但将来死的人会越来越多。可是如果不是在这些危险的地方,你能在哪些地方去赚钱呢?有风险的地方,是利润率最高的地方。现在在索马里还有1.2万中国人,在伊拉克北部地区还有700多个中国商贩,在阿富汗有230多家,叙利亚有71家,所以中国人现在已经是适应了危险。

“一带一路”我们的调查研究是有题目的,我们针对的是七大产业:基础设施建设,能源合作,环境保护和科技合作,工业园区和物流,金融,还有文化跟旅游相关的其他产业。总而言之是这七大产业,中国现在已经有三万多家国企和六万多个商户在“一带一路”之上了。中国在“一带一路“上的总资产额大概有3万亿人民币左右,已经投资落地了。投资越来越多了以后,要看回报率。应当说中国现在在海外投资,在“一带一路”上目前是四年,相比于其他国家在海外投资的回报率来讲,中国投资回报率是比较高的。外商企业在“一带一路”目前真正赚钱的比例其实不高,而且在慢慢的回温。而中国,尤其是民营经济,回报率是比较高的。

中国企业在非洲前景乐观

非洲是五纵三横规划,非洲领土面积是中国的两倍大。非洲整个国家跟中国发改委“一带一路”有效的对接,超过了我们在“一带一路”向中亚、西亚这些国家。目前中国在非洲建设的大军是100万,我们得到的上限的数字是120多万,下限是300万。非洲的建设,中国企业都是拿一包,其他的国家分包。另外,中国企业所带来的连锁效应,包括农业贸易区、还有矿山建设、能源建设,都很显著。在非洲令人担心的是非洲政策的多变,以及政策的变化的风险。中国商会企业总体来讲他们感觉很乐观,他们习惯了枪炮,他们习惯了腐败,他们习惯了各种各样的政策的多变。如果长期感到危险了,他们就会回来了。

[责任编辑:杨尧 PN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