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家 | 陆忠伟:当“青春期”遇上“更年期”,日本如何冷静接受一个崛起的中国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编者按】世界这么乱我们怎么办?” 在第六届世界和平论坛上一个颇具网络气质的诘问却得到全场四十多国前政要和智囊们的共鸣也几乎成为每个分论坛开场时用作暖场的开场白。作为中国首个高级别、非官方国际安全论坛20126月起由清华大学主办的世界和平论坛已成为各国前政要的议事堂

这些昔日居庙堂之高的国际战略家们曾参与国家间博弈推动国际进程演变如今他们仍然为维护世界和平四处奔忙操碎了心。以国际战略家们的视角厘清纷繁扑朔甚至是混乱的国际局势同样是凤凰国际智库《战略家》专栏的持续关注点。作为世界和平论坛四大合作媒体之一凤凰国际智库特此推出战略家&世界和平系列直击当前国际安全所面临的核心问题、挑战与变革良策。

2017年6月5日,安倍晋三在东京都-国际会议上发表演讲,并表示“一带一路”倡议具有潜在可能性,并把与国际社会的协调列为了合作的条件。

安倍晋三最近不好过,关于他“患了癌症,马上就要不久于人世”的传言被日媒炒得沸沸扬扬。这传言倒未必是真的,但从中不难看出安倍处境之艰难。

7月3日,安倍晋三的自民党在东京都议会选举中遭遇历史性惨败,昔日长期把控东京都议会的自民党一夜之间沦为“野党”,这可以说是措手不及的“滑铁卢”了。

陷于“低价门”和“加计学园”两个“天坑”,又非要逆历史和平发展的潮流修改“和平宪法”,安倍及其内阁的所作所为,已经大大降低了民众对安倍的支持率。

在这种情况下,安倍突然画风一变,向中国示好则耐人寻味。6月5日,安倍首相在东京的一个国际会议上,称赞“一带一路”是连接东西方和不同地区的有潜力构想,表达出愿与中方合作的意向。

安倍的这一口径,堪称时隔多年的变化,难得地对“一带一路”表现出浓厚的兴趣。这是安倍政府终于意识到“一带一路”的价值和中日关系的重要性,要对中国投桃报李了吗?还是形势所迫不得已而为之?

“这是一个暗中带毒的积极信号,中日关系未必能就此转好。诚然日本需要复兴国内经济,但日本一天不接受日渐崛起的中国,中日关系就一天不能取得划时代意义的突破。”中国改革开放论坛副理事长陆忠伟在世界和平论坛的“中日关系走向何方”分论坛上,对这一问题发表了见解。

安倍执政五年,中日关系处“悬崖”边缘

中日关系作为当前世界上最重要的大国关系之一,现在却是亚太地区最不稳定的一大关系。对此,陆忠伟直言:“这是很让人遗憾的事情。今年正好是中日建交45周年,两个国家本该化干戈为玉帛,共同举办庆典活动,但目前为止,整体氛围是相对紧张的。”

自日本政府宣布对钓鱼岛实施所谓“国有化”以来,中日两国关系一直行走在高悬的钢丝绳上,稍有风吹草动就有滑向冲突深渊的可能性。陆忠伟指出,“安倍执政五年,对中日两国关系折花多,总是想变着法和中国对着干。”

早在安倍晋三第一次执政期间,日本就已经开始制造出围堵中国亚太外交的势头,二度当选首相后,安倍对中国的围追堵截趋于公开化,曾多次公开表示,面对中国的强势崛起,日本更要加强“美日同盟”,与澳大利亚、印度等国建立更进一步的安全合作。

在中日关系因钓鱼岛问题转冷的同时,安倍却派遣官员前往韩国,就独岛问题与韩国谈判,试图修复日韩关系,从而建立起美、日、韩三国紧密合作的基础,谋求共同牵制中国。除了在军事领域制衡中国外,安倍内阁还试图在思想和宏观层面,将中国塑造成为政治异己的形象,向缅甸等亚太国家输出自己所谓的“民主价值观”。

尽管日本方面一直做出愿意与中国谈判对话的姿态,但其对华外交战略大多“包含针对中国的地缘政治意图”。陆忠伟无不调侃地指出,安倍之所以小动作不断,其深层次原因还要归结于中国国力发展的“青春期”撞上了日本国力颓势的“更年期”,这就像是“白马王子的微笑引起白发王子的忌妒”。

“安倍执政这五年,整个日本的国家航向是有偏差的。”推动修改宪法第九条也好,制定安全保障法也罢,安倍晋三上台后的一系列举动正一点点将唤醒日本国内右倾化的政治体系,“可以说一旦步入这个轨道,其内在动乱就很难止步”。

眼下,一直不让中国舒坦的安倍晋三突然表现出对“一带一路”的巨大兴趣,究其根本,还是因为安倍的执政生涯俨然走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转折点:这一刻成,则安倍与自民党还将风光无两;这一刻若败,那就真的再难有所作为。

2018年安倍要争取三届连任首相,但失败的可能性很大。当美国也兴致勃勃地意欲参加“一带一路”后,“死守”美日同盟的日本政府立马转变风向,松口示好“一带一路”。

背后的逻辑不难理解,1997年,日本曾设想过成立日本亚洲银行,但因为美国的干预而夭折了,以致于日本对美国的态度总是耿耿于怀,习惯以中美关系走向为标杆,以此决断中日关系的发展。

在此次东京都议会选举中,防卫大臣稻田朋美在演讲中公开代表自卫队拜托选民支持自民党候选人,这犯了根本大忌。防卫大臣公然将自卫队“私有化”,引发舆论批评,甚至要求其“立即下台”。

安倍外交:对美“一边倒”,对华“一根筋”

经过四十五年的发展,发生改变的不仅是中日关系,整个国际格局也早已翻天覆地。这四十多年,中日都在寻求经济的稳步发展,但两国之间的实力早已今非昔比。

就此,陆忠伟指出,当下是时候盘点中日关系的新出发点了。日本在国际经济体系中的地位下滑至三四名确实使日本大受打击,但中国的经济增长巨大已是既成事实,尤其在东亚,中国的经济地位今时不同往日,日本应该尝试着冷静接受这一点。

目前,“中日关系呈现出一种特征,即寒流与暖风并存,而寒流的气势更甚一些”,主要表现在安倍政权在外交上对美国“一边倒”,而对华“一根筋”,总是试图挑战中国利益以制衡中国。但自安倍晋三松口赞扬“一带一路”以后,两国经济关系似乎有了“回暖”的迹象。除了多次派政商代表团来华示好,在中国的日本商会更是成立了有关“一带一路”的联络协调会。

然而事实上,早在政府释放确切信号以前,日本有识之士就已经看到了中日经济的差距,中国的快速发展与日本的停滞不前两相对比之下,形势倒逼他们重新摆正两国之关系,并不得不承认,中日关系有其互补之处。

尽管“中国威胁论”仍在日本舆论界“作威作福”,但在鱼目混杂的舆论空间里,呼吁重新审视中日关系的呼声也不绝于耳,勉强算是“解开了中日关系乱麻的第一颗扣子”。

陆忠伟将这一观点的形成原因归结为“日本意识到了自己当下的外交政策存在潜在风险,并且有及时调整的必要性”。他表示,“这一观点使人耳目一新,它代表了自主外交的言论,有助于推动两国关系朝理性、建设性发展。”

就今天亚太地区以及国际的形势来看,以经济、文化等领域的深度合作为基石,中美第一轮外交安全磋商已经行动。抛开经济问题不论,日本也有必要重新考量“美日同盟”是否依旧坚挺。

尽管日本国内对朝鲜问题十分关切,但美国是否有可能进行越顶外交,在不告知日本的情况下,直接发动武力制裁?该假设一旦成真,势必陷日本于不利之地,如此一来,仅从安全层面考虑,日本也有必要与中国协调矛盾,重新定位双方关系。

2017年7月3日,东京都会议选举上,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领导的“都民第一”党赢了。“小池势力”在东京都议会内已经超过半数以上。

 安倍经济:力保TPP,还是加入亚投行?

当下的中日形势走向不明朗,究竟该由什么来推动实是一大问题。陆忠伟指出,“归根结底还得由人来推动”,“主要取决于安倍政策是否与华为善”。但对于中日关系能否在安倍任期内得到质的改善,陆忠伟并不抱以乐观的态度,“安倍政策方针基本不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特朗普还没有一句话废了TPP的时候,日本基本上是不会垂青“一带一路”和亚投行的。如今TPP面临群龙无首的境地,却也不意味着日本会打出“回马枪”,转而全心全意地追捧亚投行或者“一带一路”。

正所谓念佛容易,信佛难,观念与态度的转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想要日本短期内彻底接受中日在国际格局中的地位变化是行不通的,也不可能指望日本就此诚心与中国共筑“一带一路”。但陆忠伟表示:“日本企业若能在日本政府默认、政策金融机构扶持的情况下,先行一步,参与‘一带一路’建设,那中国绝对是欢迎的。”

“一带一路”也好,亚投行也罢,自中国提出倡议以来,就一直抱着“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心态面向所有有志于此的国家。考虑到日本的加入对亚投行来说,本身就是一件大有裨益的事情,中国必然不会在“入与不入”问题上与日本唱反调。

陆忠伟强调,如果日本加入“一带一路”建设,那么由此产生的利好必然是双向的,而且能够惠及四方。对于亚投行而言,“日本的加入对软硬件建设都有帮助”,首先日本的硬件能力确实,其科技与基础设施建设始终处于世界领先水平。

而就援助的软件方面,自20世纪60年代初,日本就开始对非洲援助,并于上世纪90年超过美国,十年里稳居世界第一大援助国的地位。2010年,日本对东南亚地区援助总额高达3179.25亿日元。

如此丰富的实战经验正是中国所急需的,一如陆忠伟所言,“建设亚投行,要的就是人才思维超越物理思维,不管是基础设施还是金融投资,国际投资方面或者海运航权运营,中国在这方面的人才是稀缺的,而日本在亚洲开发银行积累的经验恰巧补足了这一空缺。”

对于日本来说,透过安倍经济学所发行的大量赤字国债,陆忠伟推测:“日本企业是有钱有实力的,银行也不差钱,就是缺少投资场所。换而言之,如果日本加入亚投行,和中国及其他亚投行成员一起出资的话,就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抵消区域或者全球的发展赤字。”

 (文字编辑:倪朱仪)

欢迎关注凤凰国际智库官方微博:https://weibo.com/u/5368195773 

[责任编辑:李伟男 PN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