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全球内参】日本有望诞生第一位女首相?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7月2日东京都议会的选举结果,由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率领的地区政党“都民第一会”完胜自民党,夺走其东京都议会第一大党的宝座,在日本国内引起轰动。小池百合子以此进军国政似乎已成必然,之所以造成如今这种局势,安倍政府年内的各种丑闻以及国民的日益不信任是要因,此次选举失败诚然是预料之中,但是自民党如此的惨败(跌破2009年的38席,创下历史新低),让安倍晋三不得不在7月3日上午在首相官邸向媒体表示,会深刻反省,同时还强调将通过拿出成果来恢复国民的信赖。这场对弈已经引发了国内外对日本政坛走势焦点的关注。

以安倍政权为首的自民党派之所以对这次选举结果如此敏感,一方面是因为东京都的特殊政治地位,从以往的事实来看,能在东京都议会选举中胜出,会为国家层面的选举奠定坚实基础,如果不竭尽全力争夺这个最重要的“桥头堡”,自民党很有可能会沦为在野党。

在2009年7月12日进行的东京都议员选举中,联合执政的自民党和公明党失败,自民党和公明党合起来由71议席降至60议席,失去了过半数的席位,而民主党则从34议席增至54议席,大获胜利。在随后进行的第45届众议院选举中,民主党又得到单独过半数的308个议席,而自民党和公明党则沦为在野党。

此次小池势力大胜,于明年将要举行的第49届众议院选举中进军国政,似乎已成板上钉钉的事情,小池毋庸置疑会成为自民党的头号对手,自民党现在不得不如临深渊,担心这次东京都选举的景象在明年众议院选举中再现。

而另一方面,自民党此前就通过延长总裁任期为安倍继任首相铺路,意图为修改和平宪法争取足够的时间,却没有意想到其中再生变数。

自2013年以后,日本的选举就基本形成了自民党支持层和无党派支持层这种一强多弱的局面,近五年来都没有出现超越自民党的势力。在东京以外,成功扭转这种局面的只有自2011年开始,在大阪府知事选举、市长选举、议会选举等悉数获胜并在五年内一直保持得票数首位的维新会。然而一直被日本媒体认为会打败自民党,成为日本首相的维新会领导人桥下彻却并没有成功问鼎首相之位。

此次,作为自民党联合政权的公明党“倒戈”小池对自民党也是一个很大的打击。而这次选举的结果更是安倍政权失去民心最直接的见证。安倍政权为什么会惨败,是安倍经济学失败的先声?还是被政府舆论控制所掩盖的真实民意浮上了水面?出身自民党,又是不输安倍的“鹰派”政治家小池百合子领导的都民第一会是否能改变现在的政治格局,创造日本政坛的新局面?还是会成为下一个维新会的桥下彻?

安倍三次成功组阁

自民党在这次选举之前,已经预料到可能失败的结果,但是令他们没想到的是自民党会输得这么惨,可以说,安倍政权一贯的政治自信来源于其强大的后台以及自民党执政联盟的稳固。

安倍出生在政治世家,其父亲的祖父是众议院议员安倍宽,外祖父是首相岸信介,叔父是后来的首相佐藤荣作,美国留学归来后,安倍被父亲安排进入政界,一路顺风顺水,在小泉政权后期,被称为是后小泉时代最有力的候选人。2006年9月,小泉退出政局,安倍高票当选为第九十任首相,之后因为身体健康问题内阁总辞职。2012年,声称胃病治好了的安倍重新竞选首相,执政的民主党惨败,最大的在野党自民党取得压倒性的胜利,时隔三年重新夺回政权,安倍成功地第二次组阁,结束一年一相的政治乱象。2013年,安倍率领的自民党及其盟党在第23次参议院选举中获得半数以上议席,结束困扰日本政坛的“扭曲国会”(执政党在众议院过半数,在野党在参议院过半数而形成的国会众参两院对峙)现象,自民党执政联盟更加稳固。2014年,安倍第三次成功组阁,实现长期执政。

安倍为首的自民党之所以能卷土重来,再次站稳根基,除了民众对民主党执政能力的失望,安倍政权的治国能力是主要原因。虽然在外交政策上,安倍饱受周边国家的谴责,但在国内治理,特别是“安倍经济学”的成功,使得日本社会得以平稳发展。

安倍第二次组阁,正是日本因“广场协议”及泡沫经济破灭而一蹶不振的“失去的二十年”时期,与其第一次上任首相时“对经济不感兴趣”的政策大不相同,安倍除了政治上急速右转,紧随美国遏制中国崛起外,在经济上则抛出“拼经济”路线,企图为其复活日本作为国际政治大国的政策提供经济基础,被媒体热炒为“安倍经济学”。

安倍经济学的所谓“三支箭”中,超宽松货币政策对景气的短期刺激效果尤其明显。在2016年底的例行国会上,安倍介绍了通过推进安倍经济学连续3年实现了基本工资上涨和全国有效招聘倍率超过一倍的成绩,称全国确实形成了经济良性循环。

但从日本内阁提交的2017年度预算案来看,日本今后也将陆续面临消费增税、经济持续增长、财政债务压力等诸多难关考验,安倍经济学走下神坛的那天并不遥远。据日本雅虎新闻网今年3月的一份调查显示,在17万多人的投票中,有60.7%的投票者认为安倍经济学已经失败。安倍经济学已呈现危机。

自民党为什么会失败

最直观地讲,这次自民党的支持率之所以大跌,主要是一系列丑闻的影响。2017年3月,安倍昭惠任名誉校长的森友学园被曝出与官方勾结,以“垃圾处理费”的名义打了一个超过8亿日元的大折扣购入被估超过9亿日元的土地,安倍昭惠因此被提请辞去名誉校长之职,安倍晋三对此情绪失控。无独有偶,学校法人加计学园新设兽医学部,被指出加计学园理事长是安倍留美学生时代的挚友,安倍为其开“绿灯”,安倍矢口否认自己与此事相关。以及在这次选举战中,防卫相稻田朋美在东京都板桥区举行的自民党候选人声援集会上发言不当,将防卫省自卫队、防卫相、自民党同称,希望获得给自民党投票的加持,被日本在野党批评为违反了不能将自卫队“私有化”的原则。随着这些事态及问题的发酵,安倍政权受到的强烈批评被认为是造成此次历史性惨败的原因。日本共同社6月18日称,根据该社17日和18日实施的全国电话舆论调查,安倍内阁支持率较5月调查时大跌10.5个百分点,降至44.9%,不支持率达到43.1%。

基于自民党执政联盟的稳固和长期执政的成绩,如今日本政界被形容为“安倍一强”,安倍政权中弥漫着傲慢与独大。这次选举的翻盘,也可能是民众自发地对“一强独大”不平衡状态的“无声遏制”。

小池的政治生涯和政治观点

小池1992年进入政坛,受新党的推荐,当选为参议院议员,随着日本政党的不断分裂组合,小池百合子先后参加过新进党、自由党和保守党等政党,最终于2002年12月,加入自民党。随后在小泉内阁以及第一次安倍内阁期间,担任过环境大臣和防务大臣。

2016年在没有获得自民党推荐的情况下,小池成为东京都知事的候选人之一,并成功竞选为东京都第一位女知事,在一个月后,支持小池的政治团体“都民第一会”正式成立,其秘书野田数担任首任代表。2017年6月1日,小池正式退出自民党,亲自出任代表。这次选举后第二日(7月3日)小池表示由于想专心于处理东京都事务,宣布辞任党主席,这一举动被外界看作是向国政迈进的讯息。

小池长期重视环保,耕耘草根妇女运动及环境运动。由于担任多届环境大臣,小池除亲自设计多款环保产品之外,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是,提倡夏季不穿西装、不打领带的Cool Biz运动,包括当年首相小泉纯一郎、丰田汽车总裁奥田硕等日本知名贤达,纷纷响应号召,在夏天脱下西装外套与领带,以节约空调电耗,一时蔚为风尚。据第一生命综合研究所测算,这项措施的节能效果就达1100亿日元。核能议题上认为只要安全科技重新强化后应该继续核能路线。同时她也支持皇室女性宫家,批判女性是生育机器的观点,为女性发声。在2016年的东京都知事选举中,获得来自女性的投票数就蔚为可观。

在安全与外交方面,小池赞成改宪,解禁集体自卫权,对中国采取强硬的态度,自2004年以来曾不止一次地在8月15日这个敏感的日子参拜靖国神社,属于日本政界的右翼政治家,被称为“涂着口红的忍者”。

小池会成为第一百任首相?

日媒称小池的最终目标是复归国政,当上首相。如今小池积极表示想就奥运、朝鲜问题以及与美国的关系遇冷与自民党共同提携,修复与自民党的关系,实际是在为自己的政治生涯加上一份保险。公明党的相关人士表示,只有一个四十人的团体,想要成为候选者是不现实的。在各都道府县的选举区,自民党的势力仍然较大,所以就算小池派的候选者增多,也只会蚕食掉原本属于民进党和共产党的占比,自民党仍然会作为最大的政党存在下去,得票结果不会像小池派所想的那样有很大的攀升。

当时大阪的维新会也是同样的情况,2012年的第46届众议院选举,在大阪地区大放异彩的政治新星桥下彻领导的维新会,最终不敌自民党,但是也从无到有,跻身第二大野党的位置,仅次于下野的民主党,其得票的来源正是失去民心的民主党份额。而到了2014年的第47届众议院选举,维新党的席位甚至减少一席,针对与2012年选举中的强大气势形成的落差,桥下彻甚至提前“泄气”,发表失败宣言。历史的惊人相似,很难说小池不会重蹈桥下彻的覆辙。

东京都政新闻的主笔平田认为,这次团结在都民第一会周围的新风自民、公明党只是为了成功度过东京都议会选举才接近小池氏的,等小池的支持率下降后,就会马上离开她。

日本宪法中对日本首相的任期没有规定,但自民党修改党则和总裁选举规定,将自民党总裁的任期从之前的2届6年正式延长至3届9年。原定2018年9月期满的现任首相安倍,将可以第三次参选自民党总裁选举,安倍的首相任期最长可能延长至2021年。

根据朝日新闻7月8日和9日进行的舆论调查得到的数据来看,内阁支持率为33%,不支持率为47%,与上周的调查相比,支持率继续下滑,跌破安倍自第二次成立内阁以来的最低水平,考虑到2015年9月安倍强行通过安保相关法律的期间,支持率也急剧下降到35%,和现在差不多,安倍内阁的支持率仍然有回弹的可能性。而且政党支持率方面,自民党为41%,民进党为7%,自民党仍然稳居第一大党派。2018年的国会选举,小池派的希望仍然渺茫。如果要等到安倍的第3届党总裁任期届满,2021年重新大选,届时小池如果当选为第一百任首相,就68岁了,可能要错过“最佳时期”。

而且小池目前也面临很多考验其处理都政能力的问题,在就任东京知事期间,小池延长被称为“东京厨房”的筑地市场搬迁至丰洲市场的计划,但由于影响承担奥运会运输任务的环线修建,引起都民的不满,此外,与预期相比大大上涨的奥运设施建设费用也招来不信任的声音。

产经新闻在7月2日对参加东京都议会选举的候选者进行了问卷调查,对小池过去10个多月的东京都政处理情况进行了询问,都民第一会、公明党等支持小池的势力全都给予了积极评价,另一方面,自民党的候选人几乎都认为,虽然在财政预算中有效反映了自民党的政策,但是在丰州问题和奥运会问题的解决上给都政带来了麻烦,褒贬不一。根据NNN的舆论调查,对小池知事的都政管理和功绩评判上,回答“非常好”和“比较好”的比例是73.1%,而回答“不怎么好”和“完全不好”的比例则是21.2%。

不管是自民党派还是小池派当选,对中国的政策都不会有大的改变。随着日本政坛的发展,也许还会出现超越小池的人物,谁会成为接替安倍成为“后安倍时代”的接班人,还有待观察。


《凤凰全球内参》系凤凰国际智库研究部重磅打造的国别形势深度研究产品。十余位国际政策分析师根据最新的目标国关键形势变化,对该国的政治和安全形势现状进行分析,对形势走向进行预测,为企业了解该国风险趋势提供决策参考,是企业出海发展的必读指南。

阅读更多此类文章,欢迎订阅我们的凤凰全球内参:lxi.me/mhdz-

 


欢迎关注凤凰国际智库官方微博:https://weibo.com/u/5368195773 

 

[责任编辑:李伟男 PN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