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川普为何公布通俄邮件?


来源:反海外谣言中心

作者:断桥;文章来源:反海外谣言中心

7月9日,纽约时报发布了特朗普“通俄门”迄今为止证据最明确、事态性质最为恶劣的一次爆料。从目前情况看,这可能会发酵为一个重大丑闻,相信本周的美国舆论将集中谈论这个问题。本博也将视情况跟进。

需要留意的是,本次爆料与此前常提的“俄罗斯黑了民主党服务器,将邮件交由维基解密披露”,并无多少联系。

在纽约时报披露的邮件往来中,一位英国的中间人Rob Goldstone,发信给川普儿子Donald Trump Jr.(下文写为小川普),信中提到,俄罗斯总检察长对Aras Agalarov 透露他们有一些希拉里的黑材料,可以提供,对他的父亲很有利。

小川普在回信中说:如果是这样,那太好了。

双方随即商定了会面。邮件抄送了川普的女婿库什纳和川普的总统竞选团队主席Manafort。[1]

拿到邮件之后,纽约时报向小川普询问看法。不料小川普得知纽时已掌握证据后,转头就在自己的推特上公布了所有的通俄邮件,令人大吃一惊,直接引爆了事件。特朗普随后发表声明,支持儿子“公开透明”。不过,仅在报道前一天,小川普依然声明他与俄罗斯政府或希拉里黑材料无关。

记者的内心是崩溃的:为了这篇报道,我辛辛苦苦调查了一年,每个小时、每天、每个月都在工作,你居然点了一下推特就把它公布了?(注:本博并未证实该号是否系当事记者)

公布的邮件中,重要的两封如下:

第一封:2016年6月3日10am

Rob Goldstone发给小川普:

早上好,Emin刚刚打电话让我和你说件非常有趣的事。

早上俄罗斯总检察长(crown prosecutor of Russia)见了他父亲Aras,在会见中提出愿意提供给川普选举团队一些官方材料和信息,里头有希拉里和俄罗斯人的交易信息,可以因此定她的罪,这会对你的父亲很有利。

当然,这是非常高层和敏感的信息,但这是俄罗斯及其政府对川普先生的支持——在Aras和Emin的协助下。

你认为最好怎么交给你们这些信息,你能直接和Emin谈这事儿吗?

我也可以通过Rhona把该信息发给你父亲,但因为极度敏感,所以我先发给你。

第二封:2016年6月3日10am

小川普回信:

谢谢你Rob,谢谢。我正在路上,也许应该先和Emin聊,我们有足够的时间。若这批材料如你所说,那么我会很喜欢,特别对入夏后竞选有利。能否等我下周回来后通个电话?

除此以外,还有14封信件,是双方用于商定时间、地点和会议人物的。

会议预计在6月9日下午4点举行,时间约为30分钟。目前已知的与会人员有:小川普,川普的女婿库什纳,川普的总统竞选团队主席Manafort,以及俄方通信中称之为俄罗斯政府律师的維塞尼茨卡雅(Natalia Veselnitskaya)。

事件爆发后,小川普辩称,虽然俄方以“希拉里黑材料”为由要求会面,但谈的内容完全与之无关,而是游说重新开放美国领养俄罗斯儿童问题与马格尼茨基法案。他不认识来的人是谁,而这件事他也没有告诉父亲。

不过,川普在2016年6月7日和9日,都隐约声称过将会有希拉里邮件的爆料(虽然事后并没有),而所有参会者也与之有密切联系。

CNN随报道之后给出的录像中,显示川普曾与邮件中涉及的几个关键人物在莫斯科一场觥筹交错的私人聚餐中。[2]

可能的参会者还有谁?

共和党全国选举委员会主席,现任白宫幕僚长,普里巴斯。美联社记者在同日看见他进入开会地点川普大楼,在感到异常之余顺手发了一推留下了历史记录。

为此事牵线搭桥的中间人Rob Goldstone 也被发现在开会日进入过川普大楼,并在Facebook 的地点签到栏目中留下了记录。不过,他的参与应当是意料之中的。

这个签到记录被网民披露后,他随即登录隐藏了所有历史签到地点。

相信很多网民看了小川普的辩护会奇怪,千里迢迢从俄罗斯赶过来,就是个没有显赫职务的女律师在那谈收养儿童?

本博就此详细讲解一下这里的人物关系和事件背景。因为比较繁杂,请有兴趣的朋友仔细研读。

一、小川普通信链中的人物关系

通信中,同时与川普和俄罗斯政府有联系,最重要的中间人叫Aras Agalarov,他是阿塞拜疆裔的俄罗斯地产大亨。与川普合作过多个项目。如环球选美大赛。信中的Emin 是他的儿子,而发信人Rob Goldstone 是他的经纪人。

Aras Agalarov 是普京寡头圈内人,他凭借与高层的关系拿过多个大型国家项目。包括莫斯科州总额高达420亿卢布的公路项目,罗斯托夫和加里宁格勒的世界杯场馆等等。他曾经为俄罗斯举办APEC峰会修缮远东大学教学楼,几个月后就漏雨了。[3]

右为Aras Agalarov

双方第一个分歧出现在通俄信件中,提供黑材料的源头“Crown presecutor of Russia”的身份上。这个词直译为“皇家检察官”(因为发信人Rob是英国人,他是按英国官衔称呼的),但俄罗斯并不存在这个职位。Rob 坚称此人就是来会的女律师。但纽约时报及数位俄国专家的意见很明确:这指的是俄罗斯总检察长尤里柴卡。

接下来大家需要了解女律师与小川普谈的马格尼茨基法案。谢尔盖·马格尼茨基是俄罗斯赫密塔吉基金管理公司的一名律师,他任职的公司被人恐吓,让他们给俄国内务部官员们一起涉嫌2.3亿美元的税款诈骗案平账。这些官员在海外成立了多家离岸公司,并将这笔巨额贪污款汇入这些公司中洗白,不知去向。他向外界披露了这个消息。

大家应该明白,款项如此巨大的贪污案涉及到的层级并非他能够抗衡。该公司的CEO威廉·布劳德(William Browder)随后逃亡美国。布劳德曾是对俄罗斯友好且怀抱很大的希望的商人,但当他参与反腐运动后,便不再受官方欢迎。

在2008年,马格尼茨基被控偷税,被投入看守所,一直拖着不审判。他受到迫害,并因心力衰竭在看守所去世。[4]

那些被马格尼茨基指控贪污的俄罗斯官员依然逍遥法外,而他在狱中受尽虐待。尽管人已经死了,检察官们依然在孜孜不倦地查着马格尼茨基的罪证,而对那些官员熟视无睹。布劳德指称是尤里柴卡制造了这场罪行。

2012年,奥巴马批准了“马格尼茨基法案”。该法案规定,凡有侵犯人权记录的俄罗斯官员,将不得进入美国或在美国置产。俄罗斯在法案尚待批准时,便发誓若法案通过,必然进行报复。美国的新闻评论员们嘲笑道:只有俄罗斯官员来美国度假,哪有美国官员去俄罗斯度假的?对等的报复有什么用?然而,他们没有料到的是,俄罗斯不按常理出牌,在宣称该法案干涉俄国内政的同时,他们全票通过了“禁止美国人收养俄罗斯婴儿”的报复法案。俄罗斯有12万待领养儿童,而美国人每年平均领养其中的1000人,超过世界上其它国家的总和。

所以,小川普说那位女律师并没有提供什么希拉里的黑料,而是以此为诱饵谈“恢复收养俄罗斯儿童”,“马格尼茨基法案”云云。并不是指这位说客多么关心儿童。如果你了解这些背景,会知道她代表的是受此案牵涉的俄罗斯高层的利益。这个针对俄罗斯高官的制裁是他们的心头刺。

2015年,俄罗斯著名反对派纳瓦里内发布长视频,指控总检察长尤里柴卡渎职腐败。尤里柴卡反驳说对方用了纳粹的宣传手段。此时,正是地产大亨Aras Agalarov 撰写长篇公开信,攻击纳瓦里内。[9]

政治规则的启示

这笔2.3亿美元的贪污案,是俄罗斯历史上最严重的贪污案之一。目前已知的部分钱款去向有:

1.第一部分,由于巴拿(和谐)马文件的意外披露。导致四个用于洗钱的空壳公司的金钱流向被外界所知。他们把钱汇到了Delco公司账户里,然后由Serge Roldugin名下的IMO公司套现。[6] Roldugin是普京的密友,也是普京女儿的教父。

2.第二部分,用于购买纽约华尔街地段的豪华公寓,洗钱的是房地产公司Prevezon[7]。目前相关房产已遭到美国政府冻结。Prevezon与美国政府正在打官司。这个案子里,Prevezon一方的代理律师就是小川普通俄门信中的維塞尼茨卡雅(Veselnitskaya)。代表美国政府主持此案的纽约著名检察官Preet Bharara在今年3月份遭到川普解职。此案最后由司法部长塞申斯结案,而他后来因被揭发出通俄行为回避了通俄案调查。

3.第三部分,汇入了瑞士等多个国家的银行。举报者是俄罗斯商人佩皮里切尼,他向布劳德提供了大量银行文件,证明俄罗斯官员通过英国公司将偷税资金打入瑞士银行帐户。一年多之后,他在伦敦某豪宅中神秘死亡。

4.第四部分,则出现在塞浦路斯,由俄罗斯律师尼古拉·戈罗霍夫披露。他在美国司法部起诉相关公司中作证,很快便在其位于莫斯科的四层公寓中坠楼重伤。布劳德控诉称,他是被人扔下去的。[8]

……

在任何与俄罗斯相关的新闻的背景叙述中,大家可以发现两个特点:

1.人物关系特别复杂,像一个网状,每两个人之间仿佛都能找到密切关联。任何一件事,可以用极短的链条牵扯到普京身上。

这个现象,就是所谓“寡头政治”。俄罗斯的政治与经济上的所有大事,都是由紧密围绕普京的一小圈人物决定的。他们是企业家,是财阀,是政客,是媒体控制者,也是普京的朋友。

2.暗杀被作为常规政治手段使用。尽管有反对派,但由于寡头们牢牢控制了行政权与媒体权力,暗杀并不会成为一件丑闻。因为只要警察不查,媒体不报,这件事的真相就永远处于迷雾之中,也很难传播开来。普京统治的17年中,俄罗斯有数百位反对派或记者遭遇暗杀。

美国媒体这半年来,紧紧钉住“通俄门”报道,他们为此遭遇了无数次攻击。白宫的应对方式是这样的:

1.由总统在推特上宣称这件事是“骗局”。报道这些事的媒体,不管多么有名,都是“假新闻”。特朗普曾经至少有18次宣称他及其团队与俄罗斯没有任何联系。

2.假如有些报道,媒体握有铁的证据,无法抵赖,则当事人通常会回复“忘了”,“记不清”。

3.如果这些解释也说不通,导致相关人员去职或回避,比如Flynn、塞申斯等人,则通常会有人说“这种事就算干了,又有多严重,到底有什么关系呢?一件小事而已。”

4.如果报道出了错误,那更不得了,“witch hunt”(猎巫行动)等词汇大行其道。

正是由于每次对政治原则的退让,让美国从去年连总统打次高尔夫都叫丑闻,前国务卿拿私人信箱存公务邮件喊坐牢,总统候选人抓逼录音要道歉的舆论环境,变成了现在每月几次高尔夫,去新州是省税,总统侮辱女主持人是常态,总统完整税表详情永远不披露,通俄通到这个程度不是事儿还自夸公开透明的状态。美国现在的政治环境,与俄罗斯相比还有一段距离,但按这个堕落速度,怕是不远了。

在此前的选举中,总统候选人戈尔的助理,也接到过类似的“礼包”。有一天,他收到一封匿名录像带,里头是小布什总统辩论的预备演讲稿。他们的做法就是封存后将其报告给FBI,一位高级助理退出回避,并向公众公布了处理流程。

美国并未禁止代表其他国家的政治“说客”。維塞尼茨卡雅是合法注册在特拉华州的一名代表俄方利益的典型说客,她并非小角色,丈夫是俄国官员,同事是议员,经常出现议员们的饭局中,甚至还参加过美国国会关于马格尼茨基法案的听证会。[10][11]

但是,美国政治的规则要求官员接触他国说客“公开透明”。作为小川普,他可能只需为此事付道德责任,但另一位与会者,拥有公职的川普女婿库什纳,将很可能面临是否在签署忠诚协议前隐瞒此事的调查。美国白宫雇员与外国人往来需要登记,而库什纳则是采用“事后补登”的方法,三个月来补登了100多人。还有一个可能受影响的人则是塞申斯,他对俄罗斯洗钱案的结案,可能会面临调查和国会质询。

在科米撤职与国会作证事件后,通俄门正式由FBI接手。无论川普儿子还是女婿,都雇佣了刑事律师。但不太可能会有牢狱之灾,即便有,川普作为总统也有权力特赦。

至于能否弹劾也是大家关心的问题。但总统弹劾是个政治行为,取决于党派议员和选民的认可。不是司法行为,与证据是否齐全没有太大关系。从川普支持者基本盘的“硬核”程度看,因此事而弹劾的可能性不大。

川普近期在粉丝中的支持率甚至还上升了。

小川普为什么要公开披露

尽管小川普公开邮件有受迫成份,但很多人表示无法理解这个行为。无论在英文还是中文网站,都能看见不少网友在嘲笑“地主家的傻儿子”。这个做法的确有争议,但未必是无谋之举。

维基解密的阿桑奇在推特上披露,是他劝说小川普公开邮件的。他的理由是,在舆论战里,不能让议题设置的权力,掌握在敌对媒体手中。

在竞选中,他就是这么做的。并获得了巨大成功。在传统媒体时代,一般来说谣言制造者会先放谣言,然后依靠谣言与辟谣的传播力差异获胜,其缺陷就是造谣者的信誉很容易败坏。但新媒体时代并非如此,阿桑奇首先抛出一个重磅议题:维基解密手中有“足以扳倒希拉里的材料”,将在2016年11月,总统大选之前放出。

在吸引了几乎所有的舆论注意力之后,他“就是不放”,不停地宣称希拉里为此很紧张,还拼命搞暗杀,提供材料的人一个个都死了。而一大堆新冒出来的网络媒体则不断围绕这个主题制造各种谣言,什么娈童门、披萨门、性奴岛、撒旦邪教仪式……最后,人们连希拉里卖ISIS武器、被纽约警察抓捕、身患重病六个月内死亡等等荒诞之极的说法,全部信了。

竞选时,每个星期,都有维基解密爆“重大新闻”的消息传出。最后他放了什么?什么重要的东西都没有,他的维基解密帐号的主业,就是转发那些人们想象出来的谣言,并略加挑唆而已。但早已深陷其中的人们是不会承认这一点的,他们坚持阿桑奇放出来的东西很重要。尽管早已不再记得是什么。那就是个放在驴子眼前,却永远够不着的胡萝卜。

这就是议题控制的魔力,不间断地维持一个负面议题的吸引力,渴求材料的人们,自然会发挥无尽的想象力来填满它。而被攻击者在这个过程中则会持续遭遇舆论伤害。

阿桑奇认为,在通俄门这件事上,公布全部邮件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媒体手握这些邮件,每天放一点料,一直维持这个议题,直到把当事人打垮。主动披露后,对方就不能再用此长期维持议题了。这个时候,再试图转移议题即可。

维基解密随后马上放希拉里的料,然后福克斯电视台的名嘴,川普的铁杆支持者Sean Hannity很快转发并评论道“原来希拉里勾结敌国?”

你是不是要去搞清楚这是不是真的,性质如何?放心吧,只要你有了这个心思,开始研究这个,焦点被转移,他就成功了。事情真假对他根本不重要。

但现在其它主流媒体也学乖了,汲取了竞选时的教训。它们不会再为此改变议题,即便损失一时的流量。相反,只要持续报道,福克斯迟早也要跟进,因为它的观众即便再“硬核”,也会问,为什么最近的热门新闻你们那里没有?希拉里也早已过气,议题无法集中。而且,小川普这件事后续的料实在太多了,媒体几乎全被噎着了,几乎是稍加调查就能扯出一串人,川普以前很多令人不解的行为,也有了解释。

小川普主动披露,还有另一个弊端,以前白宫在媒体爆料后,通常会反驳这是“骗局”或“假新闻”,这种垃圾话攻势,会分散观众注意力,导致媒体无法将信息在议题最火爆的时间成功送出。但由于这次是小川普自己披露,这种抵挡方式无论是在今天,还是以后,都将不复有效,媒体将直达议题本身。这几天的讨论无疑是对其非常不利的。

所以,这种做法有利有弊,到底效果如何,需要观察后续舆论反馈。

[责任编辑:李伟男 PN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