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悬“特朗普之剑” 全球贸易为何却加速增长?


来源:界面新闻

文章来源:界面新闻;文章作者:闫桂花

特朗普入主白宫敲响了全球贸易大战、全球化终结的警钟。不过,尽管头悬这柄一度被渲染为年度最大黑天鹅事件的“利剑”,但今年以来全球贸易正逆转2016年的颓势,增速也有望重新超过全球经济增速。

特朗普高喊“美国优先”口号不停挥舞贸易大棒——近期最突出的案例是威胁对中国等多国进口的钢铁、铝制品征收高额关税,但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从政府到企业,再到普通投资者,都在高举贸易自由化的旗帜,彰显他们对全球贸易的信心。

在最近一次两大阵营同时高调亮相的G20汉堡峰会上,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任何相信能够通过孤立和贸易保护主义解决这个世界上麻烦的人,都在犯下大错。”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强调,“在应对全球贸易保护主义趋势上,日本和欧盟一同挥舞自由贸易旗帜是极其重要的一件事。”7月6日,在TPP协议上受挫的日本与欧盟达成了自由贸易框架协定。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G20峰会上也表示要“旗帜鲜明”地反对保护主义,并承诺中国要“继续做全球自由贸易的旗手”。

据彭博新闻社报道,美国福特汽车公司上个月宣布取消在墨西哥建立福克斯(Focus)工厂的计划,转到中国生产,这将成为首款面向美国消费者出售的中国产汽车,有望成为中国对美国出口最多的车型。另外一家美国车企特斯拉也正把目光投向中国。报道称,这彰显了跨国公司在全球供应链大背景下规避贸易威胁的能力。

跨国企业的信心也源自投资者的支持。今年至今,美国跨国企业的股价表现超过了规模较小的企业,而前者本来最容易受到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的负面影响。

伴随着自由贸易信心的是全球经济七年来首次呈现出来的同步增长格局——全球主要经济体几乎同时进入复苏阶段。瑞银分析师Lachlan Shaw指出,美国、日本、中国、欧元区等主要经济体的采购经理人指数从今年开始到6月“同步”迈进“强劲”的扩张区域。

这种乐观情绪也蔓延到了市场上。花旗银行在报告中预计,2017年所有市场的每股收益(EPS)增长将“自2010年以来首次同步上扬”。

在发达经济体,私营领域不再沉迷于金融危机后对资产负债表的修补,开始展现出借贷投资、扩大消费的意愿;与此同时,新兴市场也走出了大宗商品价格和需求低迷的困境。

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市场的同步发展也提振了贸易。“发达市场是新兴市场60%的出口商品所在地,前者实际进口增速加快,对后者出口也在反弹,”摩根士丹利全球经济联合主管Chetan Ahaya写道,“与此同时,新兴市场前景改善减少了发达市场通货紧缩的压力。”

欧洲央行决策者已经满怀信心地表示,全球复苏有助于贸易和欧元区出口,加拿大央行行长Stephen Poloz则多次提到,全球同步增长是支持其经济复苏的积极因素。

2016年,全球经济增长3.1%,远高于全球贸易1.3%的扩张速度。这是2001年以来,贸易增速首次落后于GDP增速。世界贸易组织(WTO)预计,今年全球贸易将增长2.4%,不过,考虑到不确定性很大,该组织还给出了一个1.8%-3.6%的增长区间。到2018年,WTO预测的全球贸易增长区间为2.1%-4%。

WTO基于IMF、经合组织和联合国等机构的数据显示,今年和明年,全球实际GDP增长速度将分别为2.7%和2.8%。

经济学人智库则预计,受益于发达市场经济和新兴市场经济的同步改善,2017年全球商品贸易(global merchandised trade)增速将远超去年的1.9%,达到3.3%。经济学人智库还强调,考虑到金融危机前全球贸易通常以两倍于GDP的速度扩张,其预期非常“谨慎”。

近期出炉的区域性经济数据支撑了全球贸易前景。中国本周出炉的6月贸易数据显示,当月进出口均高于经济学家的预期。对此,澳新银行资深中国分析师Betty Wang称,这表明“贸易前景强劲”。作为衡量全球需求的良好指标,韩国出口6月同比增长近14%,连续8个月上升。据彭博新闻社,亚洲地区的出口正以2011年以来最快速度增长。

对特朗普政策风险预判的变化也改变了经济学家对全球贸易前景的展望。经济学人智库的经济学家7月初表示,他们对特朗普带来的贸易保护主义的威胁看得越来越淡,这部分是因为特朗普上任以来并未完全兑现他的威胁,比如,将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而且近期,特朗普政府在贸易问题上对中国也做了些微让步。

美银美林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乔虹称,年初曾以为贸易风险会大大上升,结果这种风险已经大体上偃旗息鼓。

Holland & Knight律所合伙人、国际贸易监管领域专家Ronald A Oleynik等人指出,舆论过于关注特朗普上台以及英国脱欧等带来的贸易保护主义威胁,而忽视了2008年到2016年期间,全球经济的“滑坡”迹象。在这期间,在全球范围内降低贸易壁垒的努力几近停滞,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也在增加。作者指出,自2009年开始全球实施了近7000项贸易保护措施,其中近半数指向中国。

好消息是,在各国持续采取变相贸易保护措施的同时,专业人士、公众舆论几乎一边倒支持贸易自由化。盖洛普今年2月的一项民调显示,72%的美国人视贸易为机遇而非威胁。美国企业研究所学者Mark J. Perry对2009年奥巴马政府对中国进口轮胎征收关税的效应进行研究后发现,美国为因此而拯救下来的每一个岗位付出了高达90万美元的经济代价。

不过,威胁全球贸易前景的风险依旧存在。WTO指出,政策风险,尤其是贸易限制措施和货币紧缩,是当前最主要的风险因素。

经济学人智库提到,除了潜在贸易摩擦,特朗普带来的威胁还体现在白宫正在进行的税改项目上。比如,可能大规模减少企业和个体税收负担的边境调节税对美元的影响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而且,无论美元如何反应,对贸易的影响可能都是负面的。

但至少,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大棒带来的恐惧已经淡化了。“任何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催生的新壁垒都会受到极大关注,但只会产生微乎其微的宏观影响,”Berenberg CapitalMarkets首席美国和亚洲经济学家Mickey Levy在报告中写道。

“我们强烈预感到国际贸易规模将继续上升。”他说。

 

欢迎关注凤凰国际智库官方微博:https://weibo.com/u/5368195773 

 

[责任编辑:李伟男 PN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