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全球内参】乌民武欲建“小俄罗斯”,能成吗?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2014年4月,乌克兰东部地区爆发武装冲突,各方分裂势力盘踞乌东,克里米亚独立并公投入俄,乌克兰危机成为国际舞台长期热议的焦点。同年9月,乌克兰问题三方联络小组与乌东部民间武装在明斯克达成停火协议,但冲突并未完全停止。时至今日,2015年2月签署的新明斯克协议亦生效两年有余,然而协议各方并未执行对乌东部地区达成一致的政治安排,乌克兰问题一直悬而未决。

几年间乌克兰各方小动作不断,最近民间武装组织又带来一桩“大新闻”:顿涅茨克领导人宣布成立新国家“小俄罗斯”,称旨在彻底解决乌东部冲突。这一建立“小俄罗斯”的想法能实现吗?

乌克兰危机回顾:俄欧地缘“拉锯战”的牺牲者

乌克兰危机是由2013年底乌克兰亲俄派总统亚努科维奇中止和欧洲联盟签署政治和自由贸易协议,欲强化和俄罗斯的关系直接导致的。

2013年11月22日,乌克兰亲欧洲派在基辅展开反政府示威,抗议群众要求政府和欧盟签署协议、亚努科维奇下台、提前举行选举。2014年2月22日,亚努科维奇被议会罢免其总统职务,并宣布提前于同年5月25日举行总统大选。3月11日,克里米亚议会通过了克里米亚独立宣言。4月7日,乌克兰顿涅茨克亲俄者宣布“独立拟公投入俄”。4月30日,图尔奇诺夫宣布,乌武装力量进入全面战备状态,决定征兵。5月12日,乌克兰东部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宣布成立独立“主权国家”。自此乌克兰陷入了四分五裂、冲突不断的局面。

目前,在乌势力主要有以下四支:

控制中西部广大地区的乌克兰政府军,乌克兰亲俄武装(顿涅茨克、哈尔科夫、卢甘斯克、奥德萨等),俄罗斯,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

乌克兰政治危机的直接导火索虽然是乌政府2013年11月决定暂停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定,但最根本原因还是本国在“向东走”还是“向西走”问题上的深度对立。

乌克兰是个差异化严重的国家。大约三分之一的乌克兰人口讲俄语,信奉东正教,大多生活在靠近俄罗斯的东部地区,主张与俄罗斯保持密切关系;大约三分之二人口讲乌克兰语,多信奉天主教,主要生活在中西部地区,以从事农业和轻工业为主,倾向于更亲近欧盟。这种民族、宗教、文化的认同差异使得乌克兰面临地区分化和社会撕裂的考验,东西人民有很强的对立情绪,在激烈的政治动员中容易从国家认同危机深化为影响乌克兰主权完整和社会稳定的政治灾难。

同时由于乌克兰有着特殊的地缘位置,是欧盟东进、北约东扩的重要目标,也是俄罗斯西部缓冲带和能源入欧桥梁,因此成为了俄罗斯与欧盟势力交织与争夺的地方。位于战略十字路口上的乌克兰,高层左右摇摆不定,政治制度混乱,国家权力在议会和总统之间多次往返摆动,更给外部干预势力留下了空间。在2014年的这次危机中,乌克兰总统在俄欧之间“选边站”无疑造成了严重的后果,使乌克兰在内忧外患的局势下成为了俄欧势力“拉锯战”的牺牲者。

建立“小俄罗斯”: 各方态度

2017年7月10日,主张“向西靠”的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宣布,乌克兰要考虑加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可谓是将了俄罗斯一军。

这一举动刚过去没多久,乌克兰又搞出更大的“动作”。乌克兰东部民间武装自行成立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Donetsk People's Republic)领导人扎哈尔琴科(AlexanderZakharchenko)18日发表声明说,“经过同来自乌全国各地代表协商”,决定成立新国家“小俄罗斯”(Malorossiya)取代乌克兰。

据乌克兰通讯社当天报道,扎哈尔琴科说:“此举旨在彻底解决乌东部冲突,‘小俄罗斯’是乌克兰的继承者,但‘小俄罗斯’实行联邦制,首都设在顿涅茨克市,基辅将作为历史文化中心。”扎哈尔琴科同时表示将用三年的时间将该国转变为“小俄罗斯”新国。这一新成立的国家将与乌克兰其他部分合作,也包括卢甘斯克和一些目前未在亲俄势力控制下的地区。

然而此举一出,乌克兰以及德国、法国政府均表示强烈反对,认为建立“小俄罗斯”国家的声明违背了明斯克协议,不能为各方所接受。明斯克协议规定各方停火并逐渐降低冲突等级,虽然扎哈尔琴科称建立“小俄罗斯”国并不违背协议内容,但这一主张依然被乌政府等方面视为对协议的破坏。

各方对于建立“小俄罗斯”的态度还有哪些?未来走势又是如何?欲阅读全文,请订阅我们的《凤凰全球内参》:lxi.me/mhdz-


[责任编辑:陈立彬 PN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