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全球内参】从石油富国到温饱难题——重蹈拉美左翼政权覆辙的委内瑞拉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当统治委内瑞拉14年之久的魅力型领导人查韦斯在2013年因癌症离世时,人们可能会猜测委内瑞拉建设“21世纪的社会主义”的目标因为领导人的突然离世而戛然而止,延续这样一位长期执政的魅力型领导人的事业对继任者而言绝非易事。

然而,委内瑞拉在查韦斯逝世后,愈演愈烈的经济危机和社会动荡,绝非归结为查韦斯的继任者马杜罗不够称职如此简单。如果以是否忠实地继续前任领导人未竟的事业作为评判标准,查韦斯有理由感到庆幸选择了马杜罗这样一位延续其在任期间主要政治经济政策的接班人。

这些被查韦斯视为能够将委内瑞拉建设成“21世纪社会主义”的政治经济政策,源于其在1999年成为委内瑞拉总统后,在政治和经济领域的一系列改革。在政治领域,查韦斯削弱议会作为代议制民主中核心机构的地位,而大力提升参与式民主在委内瑞拉政治中的实践,即积极运用全民公投等方式,让民众直接参与到政治决策中。

在经济领域,查韦斯在国内推行重要产业领域的国有化,尤其是作为委内瑞拉经济命脉的石油产业,然后利用国际油价上升带来的国家财政收入大幅上升的契机,积极推行再分配政策,为贫困民众在教育、医疗、住房和食品等领域提供一系列福利。

上述政治和经济领域的一系列改革,让查韦斯获得了极高的国内支持率,多次成功连任总统,也让委内瑞拉和巴西、智利等国一道成为本世纪初10年间,拉丁美洲经济发展最好的国家。然而,为什么忠于继承查韦斯政治遗产,延续其主要政治经济政策的马杜罗,却在执政的短短四年间,经历了完全不同的境遇?

2013年马杜罗顺利赢得大选成为委内瑞拉新总统后,随即委内瑞拉遭遇了国际石油价格下降对经济发展的严重打击。政府收入锐减,财政赤字不断上升,国内通货膨胀严重,居民生活物资不足,人们忽然发现委内瑞拉已经深陷经济危机。

在政治领域,在查韦斯时代被长期压制的反对派迎来了转机,在2015年的国会选举中大胜执政党统一社会主义党,成为国会第一大党,由此典型的“府院之争”在委内瑞拉轰轰烈烈地拉开帷幕,并外溢到社会领域,导致持续动荡的局势。

事情至此,对于为什么同样的政治经济政策在查韦斯和马杜罗时期带来的截然不同的政策结果,我们不难发现国际经济环境的变化,尤其是石油价格的波动,来解释当前委内瑞拉的困境,然而在国际油价波动对委内瑞拉政治经济构成的一系列冲击背后,再次体现了左翼政权在拉丁美洲相关国家的发展过程中,不断重复的政策失误,并最终导致政治天平向右回摆,左翼政权被取代。

石油资源与委内瑞拉的发展

观察委内瑞拉独立以来的政治经济发展史,离不开分析这个国家和石油的关系。委内瑞拉独立以来,独裁统治和军事政变不断发生,政治发展缓慢,政府缺乏稳定性。从1922年荷兰皇家壳牌公司在委内瑞拉的马拉开波湖附近发现了大型油田开始,原本被认为资源匮乏的委内瑞拉一跃成为世界上石油储量最丰富的国家。从此,石油资源成为了委内瑞拉政治经济发展中的核心变量。

在国内,如何分配和运用石油资源带来的经济利益是独裁者和民选政府面临的共同问题;在国际上,与西方大型跨国石油公司争夺油田的所有权,如何对待外资在本国石油产业的投资,一直影响着委内瑞拉与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关系。

独立之后政治发展缓慢,制度发展不健全的委内瑞拉毫无例外的像很多资源丰富的国家一样,陷入了“资源诅咒”和“荷兰病”所描述的一系列困境之中。

石油产业能够迅速产生巨大利润的激励,使得资本迅速流入这一产业,导致了工业体系发展的不平衡,部分对国计民生有重要意义的产业因为缺乏资本,而没有得到有效发展,致使国家在其他领域大量依赖进口;石油产业在短时间带来的丰富利润,因为缺乏完善的分配机制,导致该领域的发展成果被少部分人群所获取,国内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石油出口带来的大量外汇收入,又导致国内长期面临通货膨胀的压力,加之工业体系不完善和农产品以来进口,使得普通民众的生活成本大幅上升。

查韦斯在20世纪末成为总统时,面对的委内瑞拉正是这样一个陷入“资源诅咒”与“荷兰病”而不能自拔的国家。如何处理石油资源的所有权,如何分配石油资源的收益,如何通过处理好上述两个问题以获得民众对政权的支持,成为了查韦斯政治经济政策的起点。

委内瑞拉是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70%以上的人口中生活在贫困之中,少数因为石油资源获得巨额财富的人群得以过着奢华的生活。如果能够通过适当的政策使得贫困中的70%民众获益,那么查韦斯就能从底层民众获得足够的政治支持,稳定自身的政权。对委内瑞拉有利的国际经济环境,为查韦斯政权带来了机会。

本世纪初期国际石油价格的大幅度上升,加上查韦斯在石油产业推动的大规模国有化,为委内瑞拉在短时间内带来了巨额的财政收入。以此为基础,查韦斯政府开始推行一系列社会再分配政策,在各个领域推进针对普通民众的福利措施,比如提供住房、低价水电、福利食品,由此查韦斯获得了底层民众的广泛支持。

查韦斯时期委内瑞拉获得的经济发展建立在国际石油价格高企的基础上,这种严重依赖外部环境带来的经济发展和实施的高福利政策,其基础必定是极为脆弱的

2008年金融危机后,国际石油价格经历了短暂的回升后,持续走低。不仅是在工业体系不完善的委内瑞拉,即便是俄罗斯经济,也在国际石油价格大幅下降的过程中遭到严重冲击。农业发展滞后的委内瑞拉,长期依赖食品进口。石油出口的收入能够支持消费品和食品的大量进口,而石油收入大幅下降后,直接导致了国内食品和生活用品的极度短缺,物价飞涨,委内瑞拉的经济危机和政治动荡由此开始。

2015年在国家经济的大幅下滑中,委内瑞拉的政治反对派民主团结联盟在国会选举中大胜,超越执政党统一社会主义党成为第一大党。为了对抗反对派联盟对国会的控制,委内瑞拉最高法院在今年3月29日以国民议会藐视法庭等理由,取缔了议会的所有权力。反对派随即发起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认为此举是总统马杜罗希望在委内瑞拉推行个人独裁统治的证明。虽然此后最高法院撤回了该裁决,但已经无法阻止马杜罗及其支持者与反对派联盟之间冲突的不断升级。

反对派民主团结联盟不断组织支持者发起针对政府的抗议示威活动,要求释放此前被政府抓捕的反对派领导人,并在2017年举行总统大选,开放人道主义的通道使得援助物资能够到达委内瑞拉。面对反对派的步步紧逼,总统马杜罗效仿查韦斯热衷的参与式民主,寄希望以举办制宪会议代表选举,由制宪会议决定国家未来的走向,来解决当前的政治危机。

而反对派认为此举就是马杜罗希望架空议会权力的又一做法,在全国范围内号召抵制制宪会议代表选举。在7月底刚刚结束的投票中,尽管马杜罗宣布选举去的成功,但关于选举舞弊的消息很快蔓延开来,检方也进入调查,可以预见新一轮的政治斗争又将围绕此次制宪会议代表的选举而展开。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重蹈拉美国家左翼政权复辙的委内瑞拉

毫无疑问,委内瑞拉在近年来遭遇的经济危机和政治动荡,正如很多分析解释的一样直接源于国际油价的大幅下降,和“资源诅咒”以及“荷兰病”中所揭示问题的集中爆发。然而,丰富的石油资源对于国家发展而言绝对不是一件坏事,如何运用石油资源带来的经济收益才是影响国家经济发展的关键因素。

回顾查韦斯和马杜罗在委内瑞拉实行的一系列政治、经济政策,实际上是拉丁美洲左翼思潮和政策在委内瑞拉的回潮。委内瑞拉陷入经济危机和政治动荡的更深层原因是,查韦斯和马杜罗的政府再一次重蹈了历史上拉丁美洲左翼政权的覆辙。  

在冷战期间,拉丁美洲出现了多个左翼政权,这些左翼政权往往面对着相似的社会经济环境,采取了类似的政治经济政策,但最终因为其政治经济政策的局限性而导致这些左翼政权的失败。拉丁美洲国家除巴西外,几乎都是西班牙的殖民地,相似的殖民地历史,使得这些国家在独立后发展出了类似的政治经济制度和社会环境。

二战之后,西方发达国家的大型跨国公司控制着拉丁美洲国家的重要产业领域,形成了一种被拉美经济学者描述为依附的经济发展结构。国内巨大的贫富差距和不同阶层间的显著差距,为左翼政权的上台执政奠定了社会基础。

左翼政权在上台之初往往依靠中下层民众的广泛支持,进行一系列社会经济领域的改革,例如实施大范围的国有化,采取进口替代政策减少对西方国家经济依赖,积极进行再分配政策,提高社会福利等。这些政策在改革初期,能够获得民众的普遍支持,但对于市场经济规律的忽视,使得这些国家随后就面临着与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在经济领域同样的困境。

与此同时,在政治上拉美的左翼政权没有像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一样强有力的执政党以及对军队的有效控制,在经济面临困境后,这些左翼政权便难抵被颠覆的结果。

智利的阿连德政府就是冷战时期拉丁美洲左翼政权的代表。阿连德当选为智利总统后,明确表示智利将会实施社会主义政策,但不会采取暴力革命的方式,也不依靠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帮助,而是通过成立左翼党派的联合政府,成为议会中的多数派,以民主的方式过渡到社会主义。

在工业领域,大规模的国有化政策开始推行,尤其是将美国资本控制的智利采矿业收归国有;在农业领域,阿连德政府进行土地改革,成立国营农场或分配给农户土地;在社会领域,扩大工会在企业中的权力,采取一系列福利政策提升民众生活水平。虽然阿连德的社会主义式改革具有进步意义,但对市场经济打击造成的负面效果很快显现。

阿连德完成初步的经济社会改造后不久,智利的经济开始陷入困境,通货膨胀严重,商品短缺使得人们的生活水平开始下降。而国际铜价的大幅下降,使得依靠铜矿出口的智利经济雪上加霜。在国会中,阿连德与第一大党基督教民主党分歧不断加大,该党开始与民族党组成民主联盟,反对阿连德政府。最终,内外交困的阿连德政府被皮诺切特将军领导的军事政变所推翻。

如今,相同的历史似乎正在委内瑞拉上演。对比查韦斯、马杜罗在委内瑞拉的执政,与冷战时期拉美左翼政权代表的智利阿连德政府,双方的境遇可谓如出一辙,而如果说阿连德政府被军事政变推翻,除了自身一些列错误的经济社会政策外,还有冷战时期美国对拉美左翼政权的颠覆,那么所处国际环境要比阿连德政府时期改善很多的,查韦斯和马杜罗领导下的委内瑞拉陷入如今的政治与经济双重危机,则是主要来源于查韦斯执政后一系列的政策负面结果,在委内瑞拉经济因国际油价下跌受到冲击后的集中爆发。

委内瑞拉如何重蹈拉美国家左翼政权,中国在委内瑞拉的投资又是如何,欲阅读全文,请订阅我们的凤凰全球内参lxi.me/mhdz-


关注全球风险咨询,掌握全球风险动态!

[责任编辑:陈立彬 PN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