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全球内参】今天,南非总统会被弹劾吗?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彩虹之国”陷入动荡,多名政要要求总统辞职

2017年3月31日凌晨,南非总统祖玛宣布了新的内阁名单,一夜之间将包括财政部、能源部和警察部等多个重要部门进行人员“换血”。此举引起了南非国内政局持续数月的动荡。

目前有非国大总书记曼塔谢、非国大执政联盟南非共产党、南非共大会、享有声望的前总统姆贝基、前副总统莫特兰蒂、南非两大反对党等均公开表示要求总统辞职。认为作为总统,祖马有宪法赋予的权力改组内阁,但他必须执行非国大的政策,不能无视执政联盟其他成员的意见而一意孤行。南非共产党甚至暗示,如果祖马继续一意孤行,将有可能退出执政联盟。

政局的动荡还造成南非的主权信用评级遭到降削,南非商务部一份最新的报告显示,本国经济陷入八年来首次技术性衰退,失业率达25%,青年失业率高达50%,长期失业(超过一年)者占总人口66%。另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南非的经常账户赤字、财政赤字和国债规模分别占GDP的4.3%、4.1%和48.3%。这让素有“彩虹之国”美誉的南非变得前景堪忧。

南非国内局势的变动,对中非关系也会构成挑战。南非与中国关系自曼德拉政府以来不断趋好,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最高领导人的决策与对中感情。

8月8日南非国会即将就对总统不信任进行投票,现任总统祖玛属于亲中一派,而祖玛未来是否会遭弹劾、以及如果遭弹劾未来南非总统对中政策都具有不确定性。如果想要解开造成南非当前形势的谜底,就不得不分析南非自曼德拉开始的后种族隔离时期政策。

结束种族隔离:光荣背后的隐忧

众所周知,作为非洲第二大经济体的南非,位于非洲最南端,拥有良好的地理条件,东、南、西三面濒临印度洋和大西洋,扼两大洋交通要冲,其南段的好望角航线一直被称为“世界上最繁忙的海上通道之一”。

而长期以来,南非更是以种族隔离政策受到了国际社会的批评、孤立和制裁。指导1994年4-5月,南非举行了首次不分种族大选,以非国大为首的非国大、南非共产党、南非工会大会三方联盟以62.65%的多数获胜,曼德拉出任南非首任黑人总统,非国大、国民党、因卡塔自由党组成民族团结政府。以非国大为主体的民族团结政府奉行和解、稳定、发展的政策,妥善处理种族矛盾,全面推行社会变革,努力提高黑人政治、经济和社会地位,实现由白人政权向多种族联合政权的平稳过渡。然而,虽然在民族团结政府的领导下,南非的种族平等事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黑人地位不断提高,但是光荣背后依然藏着隐忧。

首先,数量庞大的黑人群体陷入贫困。

虽然黑人的社会地位得到提高,然而在经济生活中并未取得事实上的平等,黑人与白人之间的经济、教育等水平依然存在很大差距。各种平权政策虽然能促进种族平等和黑人社会、政治地位的提高,却并不能同样有效地提高其经济地位,进而使南非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根据2014年由医疗研究理事会、金山大学等机构联合发起的一份研究报告,在2000名年龄为20岁以下的调查对象中,黑人家庭的孩子在大多数情况下最容易出现单亲妈妈、健康状况不佳、受教育水平低下等问题。另据南非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仅有3.2%的黑人青年进入大学深造,相比之下白人青年的比例为18.7%,印度和亚裔人种为9.2%,混血人为3.1%。

这一情况的产生,正是因为1994年后进行的相关促进种族平等的教育改革。在种族隔离时代,有一些护士学校、教师培训学校等,这些往往会成为黑人们的选择。但是在民主南非建立后,这些专门为黑人提供职业教育的学校被高等院校合并。这虽然在平权运动上的胜利,但是黑人青年们却被高昂的学费拒之门外。这继而导致南非技能短缺,青年就业问题严峻。

其次,总统权力过大,绝对权力带来绝对腐败。

虽然在1994年的首次国家选举中白人的国家党保住了内阁的代表权,但两年后便退出了团结政府,政府由非国大领导的三方联盟独立执政。因此,南非政坛被非国大执政长达20多年。1999年大选后,政府对新宪法进行了修改,将各政党按比例分享权力改成大选中的多数党执政。

新宪法同时还规定南非实行总统内阁制,内阁首相兼任副总统,由总统任命国民议会多数党领袖产生,对总统负责,同时其他不超过27名部长亦由总统任命。总统因此享有绝对的权利,对国家内外政策的制定有着最关键的影响。

此外,常年的一党专政局面以及总统权力过大,势必带来权力的滥用、失衡和腐败等问题。随着种族平等政策的推行,南非的民主程度也在不断提高,尤其是黑人的政治自觉性也显著提高。黑人选民们不再只关注经济和社会利益,他们对民主制度的诉求也逐渐增多。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和民主意识的加深,包括所有人种在内的南非民众对于腐败等问题愈发严重的南非政府也愈发不满。

回应迟钝,祖玛政府陷入危机

面对新形式之下的新问题,南非政府一直未能很好的对社会需求的转变做出相应的回应,而祖玛政府在很多问题上甚至变本加厉,最终引发了这次危机。

首先,在经济问题上,祖玛政府重视不够,已有的政策问题百出。

1994年前的南非历史,是一段殖民与反殖民、隔离与反隔离的白人与黑人之间的斗争史。因此,在这段时间发展起来的黑人政党或政权的主要职责在于领导黑人运动、促进种族平等。黑人是南非主要种族,占南非总人口的79%(外交部数据),并且长期受到白色人种的压迫和剥削,因此可以预见在多种族选举中,黑人政团和组织将会得到绝大多数的选票。然而他们的政策手段依然停留在刚刚废除种族隔离时期的促进平等,并没有意识到随着时代的发展,黑人选民的诉求已经发生巨大变化。

在去年的南非地方选举中,非国大仍然打着种族牌,而不是给予一个更富有远见的经济增长轨迹。而南非社会一直以来,面对着技术型劳动力短缺、失业问题严重和经济增长衰退等问题,作为执政党的非国大目前面临的主要挑战是如何挽救南非经济、提高生活质量和社会福利来稳定民心。因此,避重就轻、依循守旧式的政治手段已经让大批民众对现任政府深感失望。

当然,南非政府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做过一定的尝试,其中黑人经济振兴法案(Black Economic Empowerment Act, BEE)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

1994年,非国大执政初期便提出了该法律,旨在鼓励受到不公正待遇的黑人参与到经济活动中来,使占南非人口近9成的黑人能够共享南非经济发展的成果。BEE的核心要素是通过公司所有权、控制权转移,人力资源发展和雇员平等,以及通过非直接的采购政策来保证黑人能够从政府和私人采购中获得利益。但是,看似完美的BEE法案也存在着巨大问题。

虽然通过该法案,黑人经济在南非白人经济的比重显著提高,受过高等教育的南非黑人在企业管理层的比重逐渐加大、经济地位提升,但是BEE并没有使南非社会更加平等,只是让少数黑人精英获益,而广大受教育水平低下的黑人的经济水平并没有好转。政策实行20余年来,对大部分黑人造成了新的歧视。

其次,在政治问题上总统权力没有得到应有的限制,反而变本加厉。

曼德拉作为南非黑人运动的领袖,其传奇的个人经历和强硬的外交做派在事实上扩大了其作为总统时总统的权力。而此后,这一局面不仅没有得到改善,并且祖玛的所作所为在南非国内引发了更大的争议。

祖玛政府经常被指责,任由印度吉普塔家族对南非政治事务进行干涉,特别是左右祖马对内阁人员的任命。祖马也曾被指责在南非国企安排他的亲信。除此以外,祖玛本次一夜之间的政府重要部门换血也显示了其本人不受制约的权力。

被更换的财政部长戈尔丹以有力地领导南非经济和促进商业部门利益而著称,他和祖马在国有企业管理、新经济计划等问题上发生冲突,他曾经批评南非国企腐败。虽然祖马对此次内阁改组的公开解释是:“为了提高政府的工作效率”,因为新内阁成员包括一些年轻的议员和女性,相信他们的精力、经历和经验将使内阁受益。

但据南非共产党透露,祖马曾接到的一份“情报”显示,时任财长戈尔丹和他的副手乔纳斯最近试图利用访问英国和美国的机会,联合国外势力推翻祖马,“这是造成祖马下决心改组内阁的重要原因之一”。此外,在压缩政府支出,以及在发展核能等问题上,戈尔丹和祖马也是争吵不断。

不仅南非社会,在非国大内部也有越来越多的人认为,祖马决策的随意性很大,“往往出于一己私利”。2015年,祖马在没有任何先兆的情况下突然解雇工作能力出色的财政部长内内,任命没有财政经验的戴维·范鲁延。几天之后,又将其撤掉,改让戈尔丹接替。几天内两次换财长,引发不小非议,导致的南非金融市场剧烈动荡。另外,在2016年祖玛也经历了两次不信任投票,原因是其动用公共财政装修私宅,从而深陷腐败丑闻。当然,这两次都因得到执政党支持而安然度过。

总统若遭弹劾,中国与南非关系或受影响

主权信用评级的调整和党内外支持率的下滑窘境使得祖玛政府备受压力。鉴于该情况,非国大将在8月8日进行对总统的不信任投票。其实,弹劾祖马的议案要想通过,必须得到400名议员中的201名议员的支持。

欲知凤凰国际智库对南非总统弹劾案结果的预测,请订阅我们的凤凰全球内参lxi.me/mhdz-


关注全球风险咨询,掌握全球风险动态!

[责任编辑:陈立彬 PN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