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全球内参】非法移民涌入 加拿大陷难民危机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在发达国家中,不仅美国有“反移民”和“白人至上”运动,欧洲各国“不接受难民”的呼声也日益高涨。但是,加拿大却表现出“欢迎移民和难民”的姿态。

1月27日,特朗普总统签署暂禁全球难民和西亚北非7国公民入境的行政命令。第二天加拿大特鲁多总理立刻发推“那些希望逃离迫害、恐怖主义还有战火的人们。不管你有何种信仰,加拿大人都欢迎你们。多元化才是我们的长处。”该推特短短几天被转发42万次。在第二条推特中,特鲁多贴出一张他2015在多伦多机场欢迎一名叙利亚小难民的照片。特鲁多上任后,加拿大接收了超过3.5万名叙利亚难民。特鲁多还宣布在2017年接受包括难民4万人在内的30万移民计划。

因为特朗普的反移民政策,从今年1月起,美国和加拿大的边境线上就不断出现偷渡难民的身影。其中,十分重要的部分就是在美国滞留的海地人。随着气温的上升,8月初,数以千计的海地人从美国边境流入加拿大,各地区都在加紧安置难民。2010年海地发生地震,在过去七年中,约有5万多受害者一直居住在美国,处于“临时保护状态”,如今美国想要结束这一项目,这些海地难民面临遣返,因此很多海地人就选择偷渡前往加拿大。

但是,加拿大国内在接受难民的问题上却有很多不一样的声音。在发出欢迎移民的推特后第二天,在加拿大东部魁北克市的伊斯兰清真寺,就发生了乱枪扫射事件,导致6人死亡。事件被认为是白人种族主义者所为。对此,特鲁多总理发出声明“谴责对伊斯兰教徒的恐怖主义行为”。今年3月的舆论调查显示,加拿大有将近一半的人赞同将跨国境线来的难民遣送回美国。

在法国爆发大规模恐怖袭击,德国为难民问题困扰,国内反对呼声不断的情况下,特鲁多政府为什么还要实行宽容的难民政策,拿着纳税人的钱去支援难民呢?此外,虽然加拿大对外宣称欢迎移民和难民,但面临海地难民突然且大规模的前来,似乎正在陷入难以自圆其说的境地。

移民国家的光荣

加拿大保守党执政十多年来,以治安为由,对接收难民持消极态度,自由党的特鲁多在2015年10月当选为总理后,一改之前的政策,大力接受难民,他还倡导人权平等和男女同权,对同性恋者也表示理解,公开宣称自己是女权主义者,多元化可谓是其标志。特鲁多政权组阁的时候,阁僚的男女比例相同,他还任命同性恋和残障人士为部长,治国理念不偏不倚透明良好,其外表和行动都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作为前总统的儿子,特鲁多的目标是实现他引以为傲的父亲1960~80年代推行的“多元文化政策”。

除了政策加持,加拿大也有身为传统移民国家的态度。从美国逃离到加拿大的难民早有先例,19世纪初期,美国南部的黑人奴隶为了追求自由,大量逃亡加拿大避难。随着加拿大在全球事务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加拿大现代难民政策在二战结束后形成。在1947年至1952年间,加拿大承认了186000名欧洲难民。在1956年,加拿大安置37000名匈牙利难民,在1968年重新安置额外的11000名捷克斯洛伐克难民。1978年,“ 移民法”生效,并将“难民”列为独特类别的移民,促进建立正式的难民制度。该法第3节规定,加拿大移民政策的目标之一是“为了履行加拿大在难民方面的国际法律义务,维护流离失所者和受迫害者的人道主义传统”。 7、80年代,因越南战争产生出的大量难民前往加拿大。除此之外,为应对各种全球难民危机,加拿大还接受了乌干达、智利、老挝和柬埔寨等国家的难民。

为了表彰加拿大的难民保护工作,联合国难民署于1986年向“加拿大人民”颁发了“为难民事业作出重大和持续贡献”的南森难民奖。这仍然是联合国难民署唯一一次向其全体国民颁发荣誉的国家。

目前,加拿大维持相对宽容的难民政策。在2009年至2013年期间,加拿大向122,486名难民提供永久居留身份。这个数字包括从国外安置的难民和难民的家庭成员。这一时期的难民数也占加拿大常住居民的9.4%。2003年至2013年期间,按照联合国难民署发达国家中接受难民的统计,加拿大排名第二,仅次于美国。

当然本身作为移民国家与政府宣扬的人道主义传统可能不够让人信服。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也为其政策保驾护航。加拿大远离中东和非洲这两个主要难民产出区。也没有对战乱地区难民负责的义务,东西都是海洋,唯一有国界线的是超级大国美国,而美国有世界上最严格的边境管制,保护其免遭非法移民侵害。

地广人稀的经济困境

不过,正是因为加拿大山高水远,虽说拥有世界第二位的广阔国土,人口却仅约3600万人。对加拿大来说,增加人口是一个切实的问题。而且,其农林水产业和天然资源开发、看护工作等需要人手的产业比重很大,加拿大一直被慢性的人手不足所困扰。因此,移民政策一直是其重要课题。而且在1950年代生育高峰出生的人也已经达到65岁以上,今后会面临急剧的老龄化社会。加拿大统计局预测,到20世纪20年代,四分之一的加拿大人将接近65岁。同一时期,劳动适龄人口将减少10%以上。2014年,加拿大会议委员会预测,加拿大将需要在20年内将年度移民人数增加到35万人,每年保持10万人以上的移民。

特鲁多上台前就有多达26 000多名叙利亚难民在加拿大定居,民众普遍认为难民是一种负担,但这些背井离乡、语言不通、流离失所的难民还是争取劳动机会,多从事加拿大人不愿做的体力劳动,所以几乎没有与加拿大本土人抢夺工作机会的情况,但却有助于国家经济的发展。

学术研究表明,这些叙利亚人长期以来增加了加拿大的财富。多伦多大学经济学教授德韦恩·本杰明(Dwayne Benjamin)说,难民对加拿大经济带来净贡献。平均而言,他们的收入比其他类型的移民低。但他们提供的劳动力增加了其经济价值。有关数据也支持本杰明的声明。不列颠哥伦比亚省Vancity银行的一份报告估计,今后20年叙利亚难民将为当地经济带来5亿多美元产值。

早在1956年,加拿大重新安置的许多匈牙利难民就在经济扩张期间需要更多的劳工时,填补了劳动力空缺。1979年至1981年,越共战争胜利后,有五万多名越南船民来到加拿大。他们所在的社区现在蓬勃发展,有很多医生、律师和老师。有些人甚至为叙利亚难民提供私人资助。

除了解决当今劳动力市场的短缺之外,难民还能带来更长期的回报。最近加拿大统计数字显示,1980年至2000年期间来到加拿大的许多难民儿童表现出色。他们与加拿大出生的同龄人有相似的大学毕业率和大学入学率。

不过,尽管加拿大有种种原因需要接受难民,但面对突如其来的难民涌入和全球范围内民粹主义的上升,加拿大显然不能独善其身。

全球民粹主义浪潮中的加拿大

特鲁多上台后,国内对移民和难民欢迎政策持两种相反的意见,特别是东部的魁北克省,以人种、宗教为由的仇恨犯罪日益嚣张,在其还未就职前的2013年发生81起仇恨犯罪案件,而就职一年后的2016年则上升为137件,其中,还有对伊斯兰教徒抱有偏见的“伊斯兰恐惧症”大行其道,去年十二月加拿大调查公司发表的统计数据显示,魁北克省有48%比例的人口“不喜欢伊斯兰信徒”。特朗普总统推行反移民和难民政策的第二天,特鲁多就在推特上表达对难民的欢迎,紧接着1月29日发生开篇说的枪击事件。

截至4月中旬,抵达加拿大寻求庇护者人数已超过去年的总数2,464人。截至2017年1月29日,加拿大已接纳了40,081名叙利亚难民,相当于每857名加拿大人就有一个难民。随着移民的增加,各种民粹思想和种族主义大行其道,不仅特鲁多政权岌岌可危,加拿大宽容的难民政策也将接受考验。

民粹主义者主要针对移民、少数民族和外国人。在法国,民粹主义者指责穆斯林(占人口的8%)。在印度尼西亚,对象则是中国人(1%)。而英国针对犹太人(0.5%)。

现在,民粹主义在全球风起云涌。在英国,反移民的英国独立党(UKIP)崛起,成功投票脱离欧盟。荷兰民调预测,反穆斯林、反欧盟联盟党GeertWilders可能成为荷兰议会最大党派。在匈牙利,反移民总理维尔托·奥班(Viktor Orban)近来发表演讲,呼吁国家要有更多的“民族性”。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不仅变得越来越民粹主义,同时在加紧扩大自己的权力。在非洲,过去十年,津巴布韦、南非、喀麦隆和赤道几内亚等国的民粹主义运动大幅增加。在印度,总理莫迪辱骂国内穆斯林少数民族。4月份,面对欧美广泛开展的反移民运动,标榜多元文化的澳大利亚也发布了限制移民的政策。

据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一份重要的研究报告,认为民粹主义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一直处于崛起趋势,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在欧洲国家的选举中所获得的支持已经翻了两番以上,而左翼民粹主义政党得到的支持则翻了五番。欧洲和日本的一批学者做了一项研究。他们以十几个欧洲国家为研究对象,看移民人口的相对数量与对右翼民粹主义运动的支持是否相关。研究发现结果直接相关,随着移民人口规模的增长,对民粹主义支持力度越来越大。此外,他们的数据显示,西方社会有一个“临界点”:当移民占人口的22%时,支持反移民的政党接近多数派。

在加拿大,外国出生人口已经达到20%,而且在不断增长。这远远高于美国和其他欧洲国家。加拿大统计局公布了一份报告,预测加拿大的移民人口将在二十年内增加到26%至30%之间。这使得加拿大远远超出欧洲22%的理论阈值。

现在有40多万美国难民可能很快就会失去临时保护地位,数百万人没有任何法律保护。如果这样多的难民突然流入可能会使加拿大承受巨大的压力。但是,即使这些难民可以成功地整合起来,还是有可能破坏国家的稳定。当移民人口增长到一定规模时,西方民主国家不可避免地会出现民粹主义反弹,加拿大也不会幸免。

面对“安全第三国协议”,难民将如何选择?移民与难民的天平又为何失衡?欢迎订阅凤凰全球内参lxi.me/mhdz-


关注全球风险咨询,掌握全球风险动态!

[责任编辑:陈立彬 PN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