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行军| 中国高铁的“世界雄心”:中泰铁路成功落单,但它通向何方?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作者:曾伟富,凤凰国际智库泰国观察员

编者按:

计划去泰国玩?快上车——如果早晨从上海出发,在昆明换乘高铁,大约7个小时后,浓郁的泰式风情扑面而来,就能在曼谷开启“马杀鸡”了。

3年后,这将成为现实。

8月19日,中国驻曼谷大使馆发表声明称:中国和泰国将于今年9月签署两份协议,启动高铁项目一期工程,将于今年10月开始施工。全长253公里,造价360亿人民币,这个项目最终是要将中国和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连接起来。

如果说中国正在世界范围内“下一盘大棋”,那高铁则是盘上落下全球化的关键棋子。2016年初,中国高调提出建设横跨亚欧大陆的高速铁路网蓝图,并计划同沿途10余个国家进行谈判,加速东亚与东南亚建成经济命运共同体。

今年7月,泰国内阁在合同上落款签字,泰国政坛的地震后并没有“震碎”中泰铁路项目,历经中泰多次反复来回磋商,项目终于落地。

道阻且长,这一惠及中泰双方的铁路项目却险些中道崩殂。尽管眼下中泰高铁项目传来的是好消息,但事实上,其规模比之最初方案却缩水近三分之二以上,将只修建曼谷-呵呖段铁路,总长约250公里,且由泰方自筹建设,中方只提供技术支持。

中泰高铁项目为何会如此一波三折?日本成为了“节外生枝”的重要因素之一。当中国高铁vs日本新干线,面对日本抛出的“低贷款利息”橄榄枝,泰国政府在财政紧张的情势下,天平几度偏向日本。此外,美国在项目谈判期间施加影响。

民意也是一大隐形的“不确定因素”。对于本就对中泰高铁处于观望状态的泰国民众来说,媒体过分“一边倒”地盛赞该项目,反倒令人心生疑虑,评论称,泰国民众带有偏见地认为——中国明修铁路,实则借机控制泰中经济命脉。

本期《先行军》栏目,凤凰国际智库泰国观察员走访中泰铁路项目在泰相关人士,抽丝剥茧梳理利益攸关方的诉求,“捋一捋”这中泰高铁项目落地的“漫漫长路”,也为中国高铁继续走出国门“探探路”,提供有益借鉴。

“复兴号”高铁

中国“全球化”的壮志:用高铁“联通”世界

在约6亿人口的东南亚,老旧、落后的基础设施建设备受诟病。截至2016年9月14日,泰国境内铁路运营里程已达4507.884公里,仍在使用的200多辆机车车龄均在20年左右。上世纪初的设计早已跟不上如今的需求,除此之外,使用英式米轨的泰国火车还存在着运行慢、车厢颠簸、设施陈旧等等诸多弊病。

2013年10月,中国总理李克强在访问泰国期间,提出“大米换高铁”的方案。泰国铁路似而看到了“改造升级”的希望。对于中国来说,中泰高铁项目同样拥有特殊的战略意义——东临老挝、柬埔寨,南接马来西亚,西靠缅甸和安达曼海,泰国地处东南亚的十字路口了,是“泛亚铁路”在东盟地区当之无愧的“核心地段”。

倘若一切顺利,中泰高铁将串联起老挝、马来西亚、新加坡以及中国南部城市昆明,从0到1,推起中国庞大的区域基础设施建设计划。由于国内企业大多产能过剩问题,加之中国有着较为充足的外汇储备,政府倾向于鼓励企业“走出去”,中国企业在全球的布局业已成为不可逆转的潮流趋势。

随着中国高铁技术的日趋纯熟,“高铁外交”成为政策自上而下推动中国技术出口的“秘密攻略”。人们普遍认为,促进贸易及服务业出口是中国高铁的核心动力。一旦中泰高铁连接东盟各国,将大大降低中国商品出口的经济与时间成本。但考虑到高铁仅承担中国极小份额的出口任务,把建高铁简单归结为推动贸易的观点则有待推敲。

事实上,此次中泰联手建造曼谷-呵叻段高铁不仅意味着中国的技术实力获得外界认可,也能体现中国用高铁“联通”世界的壮志雄心。分析7月公布的协议内容,此番中泰铁路建设,中国只提供技术支持,并不插手资金筹备等问题,经历了多方博弈,这一结果并不令人意外。也同样体现出中国意欲推动东南亚地区紧密联系,继而实现利益共享的美好愿景。

一方面,中泰高铁有助于打造四通八达的东南亚旅游、货物运输网络,这将为该地区经济发展注入“强心剂”。作为“一带一路”倡议互联互通建设的成果之一,这亦有助于提高各国对“一带一路”倡议的信心。

另一方面,对于中国来说,“高铁外交”并不局限于短期的技术出口。相反,这还是一个长期的服务项目,建成之后的维修、更新,以及日后的人员商贸往来,都有助于中国与相关国家形成命运共同体,它们与中国的合作内容也会从金融、经济、技术领域逐渐延伸到政治层面。

日本九州新干线

中国高铁vs新干线:与强大对手日本的博弈

事实上,中泰高铁早该在2014年就开始陆续动工。然而,意外总是不期而至。2014年5月,泰国政局变动,时任总理英拉被迫下台,中泰高铁项目随之搁置。尽管其后上台的巴育政府力排众议,重启高铁项目,但中泰双方又因融资贷款问题久久不能达成协议。

在这期间,一个强有力的竞争者出现。为争取泰国高铁项目,日本政府计划动用ODA(政府开发援助)资金向泰国提供低息建设资金。泰国运输部长称,中国政府提供的贷款利息最低也要2%,可是,日本方面的利率不过1%,远低于中国提供的利息标准。对于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泰国政府来说,日本方案可谓是“诱惑力十足”。

各大高铁输出国早已垂涎许久泰国铁路这块“机遇之石”。日本正是其中最强大对手。除低息贷款外,日本的新干线技术也十分抢眼。尽管近年来中国高铁“后来居上”,但作为现代高铁的“鼻祖”,日本新干线无论是在运营时间、技术发展还是国际市场认可等方面,都略胜中国一筹。

对于泰国来说,“选日本?还是选中国?”,这一选择题的核心其实还在于如何实现盈利最大化。比之日本,中国市场有着大体量、大需求的特点,当前良好的经济发展势头也促使泰方相信中国能够更好地激发铁路的运输潜能,从而带动沿线地区的商品、人员流通,促进当地经济发展。

正是基于这一系列原因,2016年9月,泰方又出面否认“曼清高铁”由日方承建,反而承诺将优先建设“中泰铁路”,并宣布将与中国一起推动亚太自贸区建设。但需要明确的是,中日这场“高铁之争”并不只是经济博弈,同时也有政策层面的波涛暗涌,不仅中日想要一较高下,泰国也希望能在这场较量中夺回主动权。

就在中日两国为得到这个项目分别提出降价、降息等优惠条件的时候,泰国政府却叫停了高铁项目,随即展开的一系列泰中、泰日高铁谈判,其目的就在于拔高自己的价值以获取更大的利益,成为中日在东盟的离岸平衡手。

远在太平洋彼端的美国,意外成为泰国高铁项目天平向中国倾斜的一大因素。自泰国军政府上台后,奥巴马任内的美国几次以军阀独裁为由批评泰国当局,并拒绝泰国提出的军事合作,致使巴育政府不得不调整战略,转而与中国靠近。2016年以来,泰国从中方购入坦克潜艇等装备,在军事方面与中国联系更为紧密。

随即,特朗普上任后,美泰关系逐渐走上正常轨道。不过,面对日益严格的美国贸易保护主义,与贸易大国中国保持良好的商务往来成为一颗对于泰国经济发展至关重要的“保心丸”。

泰国火车道市场

触碰民族利益蛋糕?高铁被视作泰国当局政治工具

对于中国高铁来说,拿下项目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若要主导泰国铁路市场并通过高铁在泰国民众心中建立起良好的形象,仍是漫漫长路。除了国际因素外,泰国几次缩减铁路项目规模,乃至叫停项目推进,都与其泰国国内政治情况息息相关。

2014年,中国与巴育政府签订第一份有关铁路建设谅解备忘录,被认为是中泰关系的“更上一层楼”的重要标志。与此同时,泰国反对派的声音也在“拉扯”着政府“不要太过依赖中国”。凤凰国际智库观察员在走访当地民众后发现,一些中国高铁的反对者看来,中国正在各地推行“高铁外交”,无论是来自中国的技术还是资金,都会使得相关地区在金融领域与中国捆绑在一起,或将导致政治上“仰中国之鼻息”的被动局面。

不乏相似案例——2016年,美国“西部快线”铁路公司宣布与中铁国际中断合资企业项目,其原因就在于美国担心一旦中国获得列车市场,就容易形成在交通运输方面仰赖中国的情况,反而让中国在中美“贸易战”中居于上风。

问题关键在于,中国企业在泰国缺乏民众亲和力。秉着传统的外交政策,中国政府与企业习惯于直接与掌权者进行沟通,这就直接导致了民众对上层合作的一无所知。此种“不透明化”也一直饱受诟病,加深了泰国百姓对中国的误解,甚至将中国与当权的既得利益者画上等号,将中国视为打压民众呼声的帮凶。

在现阶段,中方媒体大多醉心于强调中泰铁路是中国在东南亚的大战略,容易给泰国民众造成“中国非泰国不可”的假象,更会给他们留下中国急需出口高铁技术的错误印象,大幅收紧中泰双方的合作与妥协余地。

一个折中方案是——中泰双方都有必要明确中国在中泰铁路项目中扮演的角色,既非“救世主”,也非“大财主”,中国既不想要凭一己之力改善泰国经济现状,也无意于收买泰国政府,使之成为中国在东盟的傀儡。2018年,泰国即将迎来大选,各方势力正在相互角力。据曼谷大学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在巴育任职总统的3年里,政府的政绩评分明显下降。为实现连任,巴育务必要争取到泰国民众的支持。

泰国官方内部人士曾向凤凰国际智库观察员透露,此番中泰高铁沿线的呵叻府正是巴育的故乡。那里经济基础薄弱,选民多数处于低等阶层,受教育程度有限,容易被政治家操纵。早前,巴育“返乡”呵叻府视察时表示,愿意在中泰高铁项目经费中拿出17亿泰铢给家乡进行配套建设。巴育借高铁项目趁机收买家乡人民选票的意图可见一斑。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国际智库立场)

欢迎关注凤凰国际智库官方微博:http://weibo.com/ifengpit

[责任编辑:吴欣坤 PN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