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全球内参】埃塞俄比亚:“经济快车”难逃饥荒困局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内容提要:

近年来,中国作为最主要的资本和技术来源国,在帮助埃塞俄比亚经济现代化和快速增长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埃塞俄比亚取得了非常迅速的发展;但在今年,埃塞俄比亚政府还是没有能够解决好粮食短缺的问题,饥荒给这个国家带来严重的影响,部分地区的灾荒十分严重。这次饥荒暴露出了埃塞俄比亚经济繁荣背后的隐忧,其落后的农业生产技术以及薄弱的经济基础,在本次饥荒中暴露无遗。作为中国企业在非洲的主要投资对象,埃塞俄比亚拥有许多的潜在投资者。但对于这些投资者来说,相比于饥荒,政策环境才是影响他们决策的最重要因素。

专家视角:

沈诗伟,凤凰国际智库埃塞俄比亚观察员、非洲问题专栏作者、原中资企业驻非商务助理、多年埃塞俄比亚生活工作经历。

埃塞俄比亚目前的经济增长的确给人民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改观,但与此同时产生的社会发展不平衡的问题不容忽视。本次饥荒主要是2016年,埃塞俄比亚东北部及东部地区受到厄尔尼诺现象影响,气候反常,雨季延迟。同时埃塞俄比亚农业生产设施相对薄弱,靠天吃饭,粮食生产无法匹配人口的快速增速,加上粮食运输和保存技术不成熟,粮食供给产生粮食压力。中国企业在埃塞俄比亚主要从事工程类和投资类行业,目前并没有受到此次饥荒的明显影响。埃塞俄比亚未来仍将是受到中资企业欢迎的非洲投资目的地,但埃塞俄比亚政治经济环境下存在许多投资风险值得关注,这些风险可能加大投资过程中的不确定性,例如政府政策的自由裁量权大、税收政策处于调整期、外汇管制等。

肖玉华,非洲问题专家、史学博士、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副研究员。

埃塞俄比亚是非洲地区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最近几年的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但其增速仍然高于非洲和世界经济的平均增速。经济增长的一大推动力是基础设施的投资和外来投资,这也是埃塞经济发展与转型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在埃塞俄比亚,从事农业生产的人口占到全国人口的80%以上。在灌溉农业不发达的条件下,雨季降水不足或迟到都会对“靠天吃饭”的农业生产造成巨大的影响,从而引起食品短缺或饥荒。最近几年埃塞发生的大干旱,其主要原因是全球气候变化。非洲之角地区承受着气候变化带来的巨大挑战,而且其严重程度在近些年来加重了。埃塞经济发展的成就和国际援助为埃塞避免出现大规模的人道主义灾难提供了物质支持。

饥荒又一次袭击非洲之角。埃塞俄比亚人回想起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悲剧,那是一场夺走100万生命的浩劫,迈克尔·杰克逊创作了《We Are the World》来凝聚世界的力量。三十多年过去,历史又将重演?

慈善组织乐施会(Oxfam)于本月发布报告称,埃塞俄比亚全国约有八百五十万人未来可能受到饥荒威胁,这一数字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增加了30%;其中,索马里州的粮食短缺使得当地七十万人正处在饥饿边缘。

饥荒以及一系列社会问题让这个历史悠久的国家陷入困境尽管人们仍在称道埃塞俄比亚近期取得的经济成就。去年埃塞俄比亚奥罗米亚地区爆发了民众的大规模示威游行为了应对这场在全国范围迅速蔓延的民众抗议埃塞俄比亚政府在201610月宣布全国进入了持续数月的紧急状态。

地处东非高原的埃塞俄比亚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但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常常为祖国的历史感到骄傲。他们是唯一没有被殖民的东非国家,曾经在战场上击败来势汹汹的意大利军队。近年来,埃塞俄比亚再次成为世界的焦点,这次是因为经济领域的建树。

△位于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非盟总部大厦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布的数据,埃塞俄比亚已经在2017年超过肯尼亚,成为东非第一大经济体;近十五年来,埃塞俄比亚国内生产总值的年均增速保持在10%以上,是一列名副其实的“经济快车”。其吸引投资、注重基建以拉动经济增长的做法,被不少媒体认为是在借鉴中国的成功经验,埃塞俄比亚也被视为非洲大陆“最像中国的国家”。这么看来,埃塞俄比亚早已“今非昔比”。

如果说在过去,埃塞俄比亚是由于贫穷、落后、闭塞等原因,对饥荒毫无招架之力。那么在国内经济已经取得长足进步的今天,埃塞俄比亚这列“经济快车”,为什么在饥荒面前还是缺乏有效的应对方式?“中国模式”是不是埃塞俄比亚解决危机的良药呢?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饥荒是埃塞俄比亚人的梦魇

“中国模式”闪耀东非高原

原中资企业驻非商务助理沈诗伟是凤凰国际智库的埃塞俄比亚观察员,在该国有多年的工作生活经历。根据沈诗伟的讲述,在过去十年中,埃塞俄比亚民众的整体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改观:通讯基础设施的大幅改善推动了手机特别是智能手机的普及与推广,电脑网络水平也有了大幅提升,城市的基础设施也有很大改善,特别是电力的发展十分迅速。

这些变化自然离不开埃塞俄比亚经济的腾飞。而在助推这列“经济快车”的过程中,中国扮演着一个不容忽视的角色。

首先,埃塞俄比亚在宏观战略层面借用了中国的发展模式。埃塞俄比亚政府通过颁布“增长与转型五年计划”通过自上而下领导国内发展,一些重要的产业部门也由国有企业占据。事实上埃塞俄比亚在上世纪70年代也是国企主导产业部门,但经济发展落后。进入21世纪后,扩张式财政,力推包括电力、公路、通讯、航空和城市基建等因素在埃塞俄比亚的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国家主导、建设工业园区、吸引外资、发展基础设施以拉动GDP等做法也颇有早年中国的影子。

其次,中国的优惠贷款支持了大量埃塞俄比亚的基础设施工程。例如该国第一条高速公路,首都亚的斯贝亚巴的非洲大陆第一条城市轻轨,埃塞俄比亚第一条电气化铁路,都离不开中国企业的投资与帮助。在中非合作框架下,由中国援建的位于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非盟总部大厦更是彰显着这个古老国家重新焕发生机。

△由中国企业承建的亚贝洛·梅加高速公路

埃塞俄比亚有能力支持这些工程,和中国政府向埃塞俄比亚等非洲国家提供的“软贷款(Soft Loan)”不无关系。“软贷款”顾名思义,是相对于商业贷款来说更为宽松的一种贷款,一般来说具有期限长、利率低等特点。中国政府提供的软贷款还允许借贷国利用诸如石油、矿产等资源来偿还。

再者,埃塞俄比亚凭借其低廉的劳动力成本,承接了部分中企业的产业转移。中国不仅是埃塞俄比亚最大的贸易伙伴,而且中资在埃塞俄比亚的投资规模也相当庞大。根据我国商务部2016年发布的“对外投资白皮书”披露的数据,过去20年内,中国企业在埃塞俄比亚投资的存量已经超过四十亿美元。

这样的合作正是基于两国在经济领域的共同利益:中国方面正进行产业升级,需要将劳动力密集型产业继续转移至国外;而埃塞俄比亚方面也想利用本国较为廉价的人力成本,吸引外国投资以带动经济增长,模仿中国、韩国等东亚国家曾经的发展道路。

世界银行副行长林毅夫曾经给埃塞俄比亚提出这样的三点建议:第一是利用本国人力资源和自然资源优势,发展劳动力密集型或者资源密集型产业;第二是建设集中的工业园区,以缓解基础设施和营商环境落后带来的负面影响;第三是招商引资,作为国际品牌的生产加工地,保障产品的国际认可度和竞争力。

也是在林毅夫的牵线之下,中国的华坚集团来到埃塞俄比亚,投资建成“华坚鞋厂”。根据中国经济网的报道,华坚鞋厂为当地提供了4000个工作机会,在投产3个月的时间内就使得埃塞俄比亚的皮革出口增加了57%。随后,华坚鞋厂带动建成“东方工业园”,吸引36家中国企业入驻埃塞俄比亚。

△当地人在华坚鞋厂工作

在产业交接的过程中,埃塞俄比亚的其他产业也得到了发展的机遇。根据观察员沈诗伟的观察,上文所说的工业园区落成之后,带动了周边地区地价的上涨,同时一系列配套设施,如学校、餐饮等服务行业产生集聚效应,区域经济得到发展。另外,中国企业雇佣了大量的当地人,这就存在一个“技术培训”、或者说是“技术转移”的过程。有一些来自当地的雇员在工作一定年限、掌握了相关技术后,选择“跳槽”以“自立门户”,催生了大量的中小企业。不过这也造成中资企业一定程度上的成熟人才外流。

但是,当国际社会侧目于埃塞俄比亚这些经济成就时,不免感到疑惑:为什么饥荒仍是威胁这个经济快速发展国家的严重问题呢?欢迎订阅凤凰全球内参lxi.me/mhdz-


 

关注全球风险咨询,掌握全球风险动态! 

[责任编辑:李伟男 PN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