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军事轻外交 特朗普加重9·11后美国反恐策略顽疾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文章来源:界面新闻;作者:田思奇

2017年8月21日,宣布阿富汗新战略前,特朗普接见了美国迈尓堡军事基地的士兵。

图片来源:东方IC

9月11日(周一),美国迎来了9·11恐怖袭击事件16周年纪念日。总统特朗普首次以总统身份出席纪念活动。

另一方面,美军在阿富汗的反恐战争也打了16年。8月21日,特朗普才刚刚宣布“新”战略:美国必须继续在阿富汗进行战斗,以防从阿富汗迅速撤军带来“不可预测和不可接受的”结果。

然而一些外交政策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政府并没有摆脱美国长久以来重军事、轻外交的反恐策略“陋习”。对政治外交手段的忽视可能让美国反恐效果大打折扣。

军事行动占据主导

从前任手里接过阿富汗战争这个“烂摊子”后,特朗普宣布,美国将取消以时间为导向的战略,不会匆忙从阿富汗撤军。

美国外交政策协会高级研究员布兰克(Stephen Blank)在《国会山报》撰文指出,特朗普只是重申了一些态度,并没有提供任何可以带来胜利的新计划。更糟糕的是,特朗普居然给了将军们充分的战术自由来控制这场试图达成政治目标的战争,并相信这样能更好地防止阿富汗成为“伊斯兰恐怖主义”的避风港。

布兰克认为,奥巴马对军队的控制或许过于强势,但特朗普显然对将军们崇拜到了不愿对他们提出任何挑战的地步,以确保他们的战术计划能够达到预期效果。特朗普忽视的是这场战争的政治背景,让真正可以将战术转变为长期战略优势的美国国务院与相应的外交政策缺席了相关讨论。

“总司令(总统)必须在战略上协调政治和军事行动——这不是战场上的将领应该负责的,”布兰克说。在他看来,政治领导人指导军事行动,这责无旁贷

美国国际政策中心高级研究员侯赫(Matthrew Hoh)同样认为,特朗普把军事行动作为反恐策略的核心,是受了退伍上将出身的新白宫幕僚长凯利和国防部长马蒂斯的影响。

侯赫指出,凯利对这场战争的描述是:“它就是我们生存下去的方式,我们必须为它做任何事。”当凯利负责南方司令部时,他曾经在演讲中表示,“我们不需要了解敌人,我们只需要杀死他们”,这恰好与特朗普在谈及阿富汗战略时的言论完全一致。可想而知,反恐策略中当然不会有外交手段的出现。

至于国防部长马蒂斯,侯赫认为他总是炫耀自己的学识和他拥有8000本书的图书馆,不过自认为是他所处时代中极为杰出的战争学者。

侯赫强调,美国国内发生的事情与美国在海外的所作所为密不可分,实现在国外的和平才能确保国内的安定。然而特朗普的阿富汗新战略讲话中,只出现了更多杀戮的前景而无其他。

我所看到的是,美国将继续将军事行动演变为一种单纯的惩罚,而不再试图采取任何政治管控,”侯赫说。

侯赫引用了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的话举例:“如果一个从来没在军队服役的人坐在这个(美国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的椅子上,我为这个国家感到可惜。” 

侯赫对此的解读是,这并非在强调这样会失去从军经验所能带来的特定专业水平或知识,而在于一位不懂行的总统无法发现将军们一次又一次对他撒谎。“而这也是战争的奥义,一个持续不断的谎言,”侯赫说。他补充说,特朗普可能是美国历史上最容易受到外界影响的总统。

外交大使任命拖沓

驻外大使通常被认为是外交手段中的重要一环,然而特朗普政府至今仍未确认美国驻多个国家的大使人选,其中便包括阿富汗。

据美国外交人员协会数据统计显示,截至9月6日,美国共188个驻他国或国际组织大使岗位中,仅有不足六成拥有正式获得任命的人选。此外有28个人选仅获得提名,同时有51个大使岗位显示“空缺”。 

据美国之音报道,7月4日,在美国独立日假期期间,美国参议员代表团访问了阿富汗喀布尔,并指出当地的局势亟需美国外交官的参与,呼吁特朗普迅速提名美国驻阿富汗大使。

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表示,美国国务卿蒂勒森也应尽快访问阿富汗。格雷厄姆说:“我们所有人都应该意识到,这不仅仅是在阿富汗扔炸弹就能获得胜利的事情。”

华盛顿威尔逊中心的库格尔曼(Michael Kugelman)指出:白宫的关注点仍然是军事问题,但阿富汗同样存在着重大的政治问题

库格尔曼表示:“现在(阿富汗)这里的政府机能完全失调。而在奥巴马时代,前国务卿克里会过来帮助调解纠纷,但现在并不存在这样一个人,而(美国驻阿富汗)大使本该是承担这一职责的人。”

一个多月前,特朗普才刚刚提名美国驻土耳其大使John Bass担任驻阿富汗大使一职。目前这一任命还有待确认。

此外,库格尔曼还表达了对国务卿蒂勒森的不满。他认为蒂勒森正与世界脱钩,反而是防长马蒂斯和特朗普政府的其他高官在国际社会上表现活跃,而这样的情形并不合理。

美国国务院对此回应称,目前已经有数百名国务院和美国国际开发署的工作人员驻扎在阿富汗,努力确保该国不会再成为恐怖分子的庇护所。

新华社援引美国中东研究所巴基斯坦研究项目主任、美国伊利诺伊大学政治学荣誉教授马文·温鲍姆的话总结称:美国在反恐过程中很遗憾地极大淡化了外交的作用。美国政府一直以来自行认定塔利班无意通过政治手段解决阿富汗问题。

温鲍姆指出,美方反恐政策的错误之处在于,美方没有意识到,任何可持续性的军事成效,都离不开阿富汗成功的国家建设所能带来的支持,而这只有通过外交手段才能实现。

然而前美国空军情报人员、斯坦福大学研究员凯恩(Tim Kane)则表达了截然相反的观点。凯恩认为,特朗普在宣布新战略的讲话中展现出了他的前任所没有的耐心和对团队的尊重。尽管外界批评称特朗普在新战略的准备时间上花费过长,但这一切在凯恩看来都值得等待。

据凯恩的研究,拥有更多美军的国家和地区,例如韩国,总是能获得更快的经济增长,而医疗保健和电气化等方面也能拥有更多发展。这并不代表着由美军负责该国的建设,而是美国无私并耐心维护了经济自由的结果。

前世界银行副行长、前巴基斯坦财政部长布尔基(Shahid Javed Burki)坚持认为:如果军事行动在过去16年里都没能成功稳定阿富汗局势,那么也很难想象特朗普为何认定它在将来也能够取得成功。

“现在最需要的恰好是特朗普所反对的,也就是通过持续努力来帮助阿富汗进行国家和经济重建,给阿富汗年轻人一些希望。年轻人只有对未来充满希望的时候才会放下武器,”布尔基说。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国际智库立场)

欢迎关注凤凰国际智库官方微博:http://weibo.com/ifengpit

[责任编辑:吴欣坤 PN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