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大嘴巴”掩盖了他实质性的成功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作者:迈克尔·波斯金

特朗普图/视觉中国

美国经济增速温和,失业率和通胀率都很低。通常,这些条件有利于总统在公众心目中的地位。但特朗普的支持率却大大低于40%,就像处在衰退期间。

当然,特朗普的真正支持率也许会比民调结果高一些,因为同样的调查在去年11月也没有预测他会赢得总统竞选。但即使特朗普维持了其“基本盘”的支持,他就职后的蜜月期也很快就结束了。如今,他可能要失去那些寄希望于他执政之后会有所改变的共和党人的支持了。

迄今为止,特朗普还没有实现重大立法成果。尽管如此,他收回了奥巴马总统在能源、教育、金融和劳动法等方面的弊端重重的监管和行政命令,这有助于美国经济增长。

此外,即使是与特朗普比较极端的言辞划清界限的国会共和党也仍然支持他的主要政策方案,并且需要依靠他签署曾被奥巴马拒绝的保守派立法。

不管特朗普是在椭圆形办公室、空军一号,还是他的海湖庄园,他都和所有总统一样,生活在一个巨大的肥皂泡,身边的人总是拣他爱听的话说。正因如此,白宫助手和幕僚对总统就至关重要,他们应该在总统偏离正道时发出提醒。

然而,公开诘难助手让特朗普更加难以从身边人员那里听到需要的东西。目前,他的工作重点应该是制定更规范的程序,以确保总统获得正确的信息和选项。

在这方面,特朗普决定任命海军陆战队退役将领约翰·凯利为白宫幕僚长是重要的第一步。决定炒掉强硬派的首席策略师史蒂夫·班农,以及对阿富汗政策进行慎重的重估亦然。现在,凯利完全掌控了能接触到总统的情报和人事。但特朗普本人能否变得更有规律还有待观察。

历史上,克林顿政府一开始就缺乏规律,尝试进行医改失败,民主党也在1994年的中期选举中败北。但克林顿转换了方针,任命了新助手,转向政治中间派,在1996年赢得连任,并与共和党控制的国会一起实现了平衡预算和鼓励改革。

类似地,里根在1982年中期选举中也遇到了共和党的败北。当时,由于美联储采取了强硬的抑制通胀政策,美国陷入了深度衰退。而里根是美联储政策的支持者。但在里根的减税和增加军事支出的政策下,经济实现了强劲复苏。1984年,里根以压倒性优势赢得连任。

一旦开始执政,所有美国总统很快就会意识到,他们的国内和经济决策权会受到国会和法院的约束,但在外交和国家安全事务上,他们的运作空间会大得多。

至于特朗普,他已经证明,他对待安全问题要比奥巴马强力得多。朝鲜正在推进核和洲际弹道导弹计划,特朗普的方针也受到了第一次真正的考验。

在这方面,肯尼迪总统在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期间的表现提供了好榜样。肯尼迪政府在动摇卡斯特罗政权方面昏招频出,最终导致猪湾惨败,但面对克里姆林宫毫不让步,最终和平解决危机:苏联从古巴撤出核弹,美国悄悄从土耳其撤出导弹。

朝鲜半岛的战略局势比古巴更加棘手,朝鲜拥有规模庞大的常规军力,可能让首尔附近的1000万韩国人遭受浩劫。尽管如此,如果特朗普的强硬反应最终获得成功,将会提高他的号召力。

如果特朗普的公共支持率降得过低,国会中与他合作的成员就越少,而与他作对的成员就越多。此外,他的非同寻常的癖好——用推特抨击对手,导致全盘左倾、与他毫无同理心可言的媒体过于强调他的个性,而忽略了他的政府的实质性的成功。

比如,8月初,当许多人的目光完全集中在特朗普的“大嘴巴”上的时候,国务卿蒂勒森确保了联合国安理会批准了对朝制裁的升级,而中国也表示将削减从朝鲜的进口。此后不久,朝鲜便放弃了威胁要对准美国关岛领土附近水域的导弹试射。

政治上,美国陷入了深度极化。但在大部分问题上,美国人希望用常识来解决现实问题,政府不要过多地影响他们的生活。特朗普有机会削减税收、改善美国的基础设施、取消或修改平价医疗法(奥巴马医保)。但要想获得这些成功,他需要表现出尊重合理的反对意见,软化其比较极端的立场,以扩大他的公众支持。

最重要的是,他需要与国会合作,一如此前的里根和克林顿。如果他在这方面取得成功,就有望扭转执政的颓势,在批评者面前证明自己,并留下积极的遗产。问题是,他能做到吗?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国际智库立场)

 

欢迎关注凤凰国际智库官方微博:http://weibo.com/ifengpit

[责任编辑:李伟男 PN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