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全球内参】跳出地缘和历史怪圈:阿根廷的抉择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内容提要:

目前中国与阿根廷在经济领域的联系日益紧密,两国在能源、贸易、基建等项目上的合作为阿根廷的稳定与增长做出巨大贡献。但是,这无法遮蔽横亘在这个南美国家面前的诸多难题:南美经济普遍不振、不合理的出口结构、贸易保护传统以及政策转型的阵痛。本文将逐一分析现阶段阿根廷发展的制约因素,并且讨论现任总统马克里应该如何领导阿根廷度应对这些危机。

近来,中国与阿根廷之间的贸易往来和经济成果颇丰,今年五月,阿根廷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Mauricio Macri)在访华期间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了会谈,双方同意进一步推动两国关系发展,并签署了一笔170亿美元的贷款协议,将用于在阿根廷建设两座核电站,以及发展太阳能和铁路项目。领导人还讨论了加速中国企业在阿根廷投资四座新水电站的谈判。中国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在五月份与阿根廷政府签署了谅解备忘录,以促进阿根廷葡萄酒向中国的销售。

自从2014年以来,马克里就采取货币互换协议来支撑阿根廷的外汇储备,7月18日,中国人民银行和阿根廷中央银行宣布延长双边货币互换协议3年。8月24日,中储粮总公司宣布恢复从阿根廷进口大豆油,缓解了阿根廷生物柴油的出口困境。8月29日,阿根廷总统的政府通过能源和环境部宣布同意与中国公司联合在圣克鲁斯省南部建设两座水电站,更是弥补了阿根廷缺乏处理高峰时期电力需求基础设施的短板。

阿根廷总统马克里(左)

在拉美地区经济普遍不振,面临政治转型的关键时期,阿根廷也为了维护其来之不易的市场经济政策而加倍努力,中国与阿根廷之间的贸易关系看似日益亲密,但阿根廷自身的缺陷以及整个拉美地区的联网效应和频率共振仍然让其中充满变数。

命悬“大豆”的出口经济

阿根廷的地理位置在塑造其现代贸易关系方面起了很大的作用。该国位于南美洲大陆的南端,在地理上与世界大多数主要市场是隔绝的。除了巴西以外,其他邻国的经济规模并不大,也不够活跃,不足以促进阿根廷的出口增长。

在二十世纪下半叶,阿根廷别无选择,只能依靠北边的巴西以及更远的欧洲、美国和东亚,来寻找出口的市场。不同于依靠廉价劳动力和巨大的北方邻国支持而迅速崛起的墨西哥,阿根廷与全球消费者相距甚远,这一事实限制了阿根廷维持经济增长的可选择道路。

当然,像澳大利亚这样的一些国家已经成功克服了他们所能选择的贸易类型的限制,但阿根廷的主要出口并没有那么强劲和高含金量。布宜诺斯艾利斯严重依赖向东亚输送大豆和向巴西出口汽车获得收入,使其易受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和巴西消费需求波动的影响。由于几乎没有机会扩大这两种货物的现有贸易,阿根廷的经济表现将在未来几年继续受到这些因素的限制。

这对阿根廷经济来说不是一个好兆头,尤其是因为大豆市场没有显示出摆脱当前经济衰退的迹象。十多年来,大豆及相关产品的贸易为阿根廷出口提供了支撑。去年,大豆出口占阿根廷全国出口总额的22%。但大豆需求的增长,尤其是阿根廷最大的大豆客户之一的中国,已经开始放缓。同时,几年的好收成使得市场呈现饱和状态,导致全球大豆的价格下降。考虑到目前供过于求的状态,大豆价格不太可能像2000年中后期那样迅速回升。

如今美国和阿根廷的贸易关系也不明朗,8月22日,美国对阿根廷生物柴油进口征收50-64%的进口关税,认为阿根廷政府补贴对美国生物柴油生产商造成不公平的竞争。美国的决定使得阿根廷约有150万吨大豆油迫切需要替代市场。8月24日,中国国有企业中储粮总公司宣布恢复从阿根廷进口的大豆油,可谓是雪中送炭。

之前阿根廷在对外贸易上一向有些无视国际规则,阿根廷一直保持对欧盟出口生物资源,但2013年欧洲决定暂停从阿根廷进口,因为2012年4月克里斯蒂娜总统宣布收购西班牙雷普索尔石油公司(Repsol)在YPF公司的多数股权。连英国《金融时报》都警告:“如果阿根廷就如此对待其最大的外国投资者,那么它就得独自跳探戈。”如今阿根廷想通过南方共同市场(Mercosur),试图与欧盟达成和解,为生物柴油出口到欧洲创造机会。但到目前为止,欧盟一直不愿将生物柴油纳入贸易谈判。

更糟糕的是,阿根廷缺乏其最大的竞争对手具备的东西:土地。尽管科尔多瓦、布宜诺斯艾利斯省、圣地亚哥-德尔埃斯特罗、萨尔塔和圣菲都有广泛的种植区,但与巴西广阔的内陆地区相比,该国可种植面积就不足以相提并论了。据估计,阿根廷在今年第二个生长季收获了1900万公顷(4700万英亩)的大豆作物,同时,巴西收获近3500万公顷。再加上阿根廷的高通胀和低息贷款,缺乏土地限制了阿根廷在大豆市场上占有更大份额的能力。

南方共同市场和经济民粹主义

像许多拉丁美洲国家一样,阿根廷历史上一直对原材料生产和大宗商品出口过度依赖。自二战以来,布宜诺斯艾利斯历届的民粹主义政府都试图通过建立高关税壁垒来培育和保护国家的工业。

随着巴西和阿根廷经济在二十世纪以来越来越庞大和复杂,他们的保护主义最终变得制度化。到八十年代末期,巴西利亚和布宜诺斯艾利斯已经开始讨论捆绑在一起成为特惠贸易区的想法。南方共同市场(Mercosur)是西班牙语首字母缩略词,南共市确实通过削减巴西、阿根廷、乌拉圭和巴拉圭之间的关税壁垒,为南美洲带来了更自由的贸易。

虽然这样的制度使它们的行业不受外国竞争的影响,但却牺牲了与外界的自由贸易。南方共同市场成员必须一致批准与其他集团达成的新贸易协定,再加上工业产品的高额关税,无疑阻碍了一些国外的直接投资和贸易谈判。

这在南方共同市场与欧盟正在进行的谈判中表现得更为清楚。阿根廷传统的贸易保护思想是如何影响他们与欧盟的合作的呢?现任总统马克里又应该如何应对这一系列的难题呢?欢迎订阅凤凰全球内参lxi.me/mhdz-


 

关注全球风险咨询,掌握全球风险动态! 

 

[责任编辑:李帅宇 PN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