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池百合子揽东京易,摄国政难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来源:文汇;作者:丛云峰

在今年东京都议会选举中,小池百合子领导的“都民第一会”力克自民党大获全胜

日本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的亲信、众议院议员若狭胜近日表示,由于在野党持续弱势,有可能让日本“重蹈衰退之路”,所以他们加快脚步,计划最晚在今年12月上旬将地区性政党“都民第一会”升格为全国性政党“日本第一会”,并参加未来的全国选举,挑战独霸日本政坛的自民党。

今年7月初,小池百合子率领其新组建的地区政党“都民第一会”轻松击败首相安倍领导的自民党,夺得东京都议会选举大胜,取代自民党成为了本届都议会第一大党。此时距小池去年不惜退党以背水一战参选东京都知事还不足一年,一时间在日本政坛刮起一股强烈的“小池旋风”。

日本各界惊呼,小池组建新党只半年工夫就获得作为国会大选风向标的东京都议会选举大胜,这一“伟业”是否预示着在不久的将来日本会迎来女首相的时代。甚至连英国的《金融时报》也发文称,小池的胜利否定了近几年日本政治的稳定局面,其领导的全新政党很可能会在未来的全国大选中对自民党发起类似攻势。然而从日本的政治体制和现实来看,小池在东京都的获胜确实为其走向全国政坛创造了条件,然而在日本相当复杂的政治环境中,未来的“日本第一会”想要复制“都民第一会”的成功,在全国大选中获胜却绝非易事。

大阪维新会的前车之鉴

此前,日本由地方政党最终成功转为全国性政党的是由政治明星——前大阪府知事桥下彻所创立的“大阪维新会”。为改革大阪,实现将大阪建设成为继东京都之后的第二都——“大阪都构想”,桥下彻在2010年创建了大阪地方性政党“大阪维新会”,并在2011年的统一地方选举中成功获得大阪府议会的过半数议席。2012年9月,不满足于在大阪地区“称王称霸”的桥下,为求在国家层面推动“大阪都构想”落实,以“大阪维新会”为根基并吸收松野赖久等数名国会议员后创立了国政新党“日本维新会”。而在2012年12月16日举行的众议院大选中,合并了原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组建的“太阳党”后的“日本维新会”获得了54个议席,不但成功进军国家政坛,还仅次于自民党的294席与民主党的57席,成为日本政坛第三势力的核心。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桥下与石原之所以带领“日本维新会”初次参与国会选举就取得如此瞩目的成绩,关键在于当时执政的民主党执政水平“太烂”,完全丧失民意支持,而“日本维新会”打出了“革新”旗号,最终成功地分流到了民主党失去的部分议席,并一时间铸就了自身的风光无限。

好景不长,由于桥下与石原的政治理念差异导致双方矛盾激化,一度被视为可取代自民党和民主党的政界“第三极”而广受瞩目的“日本维新会”最终分裂,石原带人退出,桥下领导的“日本维新会”仅剩下37名国会议员。2015年5月,又由于桥下主导推进的“大阪都构想”在公决中被大阪市民否决,桥下宣布退出政坛,“日本维新会”又陷入混乱,并导致再度分裂,党代表松野赖久带领部分国会议员与民主党合并组成民进党,而桥下的政治密友——大阪知事松井一郎带领着余下的26名国会议员继续维持着“日本维新会”的衣钵。尽管“日本维新会”目前依然是第三大在野党,但其政治理念特别是在修宪等问题上却与安倍领导的自民党趋同,因此“日本维新会”现在仅仅作为安倍制衡执政盟友公明党的筹码而保持着存在感。

据悉,作为日本公认的改革“旗手”,桥下彻在创建“大阪维新会”之时曾制定要在国会众议院获200个以上议席,并通过政界重组夺取政权的目标,然而进入国政舞台后,以“大阪维新会”为根基的“日本维新会”即使是在最风光时期,政治地盘也大多维持在大阪及周边地区,其目前保留的26名国会议员的选区更是绝大部分在大阪及附近的近畿地区,可以说“大阪维新会”始终未能摆脱地方政党的本色。

2014年12月2日,日本众议院选举官方竞选活动启动,桥下彻出席竞选活动

从“韬光养晦”走向“有所作为”

或许是有了“大阪维新会”的前车之鉴,在都议会选举大胜之后仍保持着头脑清醒的小池7月3日在记者会上就明确表示,要专心做好东京都知事,并宣布辞去“都民第一会”党首,只就任顾问一职。而对于是否重返国政,并与安倍抢夺首相职位,小池也表示了否认。她说:“现在不是谈这个问题的时候。‘都民第一会’还没有在政策上做出成绩,就不能去妄想成立一个国民第一的政府。再说,眼前正在为2020年奥运进行筹备,要与国政(安倍政府)携手合作的事情很多。”

对于小池的这一动向,东京大学政治学教授内山表示,小池是一个精明的政治家,尽管其一直主导着“都民第一会”的组建,并筹办“小池政经塾”来培养人才,但她选择在今年6月1日才出任该党党首,策略就是要以自己的声望打响这一新党的名声。但“都民第一会”还是个新党,此次当选的都议员都很年轻且政治经验不足,这在选举时是对抗自民党把持的既有陈旧都政体系的新鲜战术,在选后却将成为小池的“深沉顾虑”。因为小池在此次东京都议会选举中囤积的政治筹码是否能成为攀登国政的基石,关键还得看今后“都民第一会”的表现。

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小池选择在大胜之后辞去“都民第一会”的党首一职,就是使自己处于可进可退的有利位置以等待时机。而作为小池侧近的特别政治秘书野田数在继任“都民第一会”党首一职后就声称,“都民第一会”的目标就是成为进出国政的政党,可以说是道明了小池今后希望借其组建的新党“都民第一会”重返国政舞台焦点的野心,目前不过是她又一次韬光养晦而已。

如今,若狭胜高调宣布将“都民第一会”升格为“日本第一会”,或许小池认为现在是组建全国性政党,进而参加全国大选的良机。

挑战自民党并不容易

近年来随着对政治现实的失望情绪蔓延,日本选民在选举中的投票热情一直不高,这种现象造成了在地方基层拥有强大支持基础的自民党长期维持执政的局面。2009年9月,由于当时执政的自民党执政过于糟糕,日本选民爆发出了难得的投票热情,将当时的最大在野党民主党推上了执政舞台,然而民主党的执政水平却更加低下,导致在2012年12月,日本选民不得不又重新迎回了自民党执政。因为相对于民主党来说,此前一直长期执政的自民党毕竟拥有更多的执政经验,政策相对稳健。

正是由于日本选民这种无奈的选择,造成了无党派支持层的比率越来越高。据共同社调查显示,目前日本选民中无党派支持层的比率高达45.1%,不但远高于自民党的31.9%的支持率,更不用提其他政党仅个位数的支持率了。而值得关注的是,本次东京都议会选中,无党派支持层中有高达72%的选民选择支持小池领导的“都民第一会”,这成为小池获得大胜的关键,也可能成为未来小池率领“都民第一会”由地方走向国政、在全国挑战安倍领导的自民党的凭借。

然而,与法国新任总统马克龙借法国政治巨变之机,凭借个人政治魅力不但一举夺得总统大选胜利并乘胜追击组建新党赢得了议会选举大胜不同,日本实行的议会制政治制度却更有利于自民党这一老牌政党维持长期执政,特别是通过长期执政掌握了丰富地方资源的自民党在全国性的众议院大选中可以轻松推出更多有魅力的候选人,并凭借组织动员能力赢得选举。但对致力于夺取政权的反对党来说,就成为了很难完成的任务。

不过有日本政治分析人士就认为,小池新党在东京都选举的成功最重要的意义在于“打破了自民党过往一强多弱的方程式”,给日本死气沉沉的政治氛围注入了新的动力,并给日本未来政治增加了新的变数。对于这一可能性,拥有敏锐政治嗅觉并曾两次成功迫使自民党下台的日本政坛大佬小泽一郎近期就公开呼吁,要借“小池旋风”加快推动日本政坛的政治重组,适时给自民党以致命一击。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国际智库立场)

欢迎关注凤凰国际智库官方微博:http://weibo.com/ifengpit

[责任编辑:吴欣坤 PN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