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全球内参】利比亚:迎来民主选举,失去国家稳定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内容提要

自2011年利比亚战争结束后,利比亚乱局已经持续了将近6年,在法国总统马克龙的调停下,该国将于明春迎来又一次选举。然而这次选举很难改变利比亚现状。2011年利比亚战争推翻了卡扎菲的独裁统治,然而建立多元民主制度的努力也宣告失败,这造成了利比亚的权力真空。在权力真空之下,利比亚地区分化、教俗之争持续至今、恐怖势力日益猖獗,最终形成了目前三个政权并存的局面。然而即将举行的选举并不能解决地区和教俗矛盾,也缺乏国际社会支持,因此也无法建立起一个具有全国性权威的政府、解决权力真空的问题。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利比亚的乱局仍将持续,中国政府和企业也只能观望,如果利比亚的局势能够稳定下来,将为中国企业提供巨大的机遇。

2017年7月,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总理萨拉杰首次公开表示要在2018年春举行新的议会选举,法国、美国、英国等西方国家纷纷对此表示支持,似乎给动荡不安的利比亚局势带来了一丝希望。利比亚战争结束至今已经过去了近6年的时间,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都曾对该国伸出过援助之手,但现在我们看到的仍然是一个政局动荡、武装斗争频发、恐怖势力猖獗的国家。2018年选举能够拯救利比亚吗?要回答这个问题,先要清楚利比亚乱局是如何形成的。

从强权统治到权力真空

卡扎菲统治之下的利比亚是一个强人高压的威权国家,他利用强大的军事力量,镇压反叛,清除异己,实行严苛的专制统治。然而不能否认的是,这样的政体确实维持了利比亚四十多年的统一与和平。他将自己家族所属的卡扎法部落与瓦法拉、马加哈两大部落联盟,并以“分而治之”的手段挑拨其余小部落之间的关系,维持了利比亚各派势力的平衡。而且,他利用丰富的石油资源,使利比亚成为率先摆脱贫困的非洲国家之一。卡扎菲生前曾说,如果他的政权倒台,利比亚将破碎。就如今的形势来看,此话不幸言中,一语成谶。

2011年2月,利比亚爆发了全国性抗议活动,反对卡扎菲的独裁统治,要求扩大民权。卡扎菲命令部队射杀和平示威者,造成重大伤亡,促使和平示威者采取自卫手段,发动叛乱,并于2月27日成立了“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联合国安理会认为卡扎菲政府的行为严重侵犯人权,国际社会必须履行国际责任。3月17日,安理会通过第1973号决议,授权对利比亚进行军事干预。法国首先对利比亚进行空袭,美国等西方国家随后加入,战争由此拉开帷幕。历经七个月的激烈交战,过渡委在西方国家的支持下颠覆了卡扎菲的强权统治,并在8月3日颁布了《宪政宣言》,阐释了主权在民的原则,尝试建立多元民主制度。

推翻独裁、实行民主,这无疑是战后利比亚的重大进步,但建立一个民主政权绝非易事。2012年7月,利比亚进行了第一次民主选举,平民获得了投票权,选举产生的国民议会接管国家权力,至此顺利地建立起新的国家权力机构。但是,此后临时政府的组阁和执政却波折不断,政府总理频繁更换,制宪进程困难重重,2013年甚至还发生了临时政府总理被绑架的事件。究其原因,新政权的权力和利益分配出现了问题,相当数量的政治势力对选举结果不满,认为自己的利益没有得到实现。利比亚国内的势力派别数量庞大,矛盾尖锐,复杂程度超乎想象,在利益得不到满足的情况下,冲突一触即发,又由于战时武器的大规模扩散,各地武装冲突频频发生,国民议会形同虚设,同时也没有任何一股力量或一个权力机构可以获得全国性的权威,国家陷入安全失序、权力真空的混乱之中,情况比卡扎菲独裁的时候还要糟糕。

权力真空下的利比亚乱局

首先是由来已久的地区冲突。利比亚由东部的昔兰尼加、西部的的黎波里塔尼亚和南部的费赞地区组成,这三地本不属于一个国家,是在殖民统治时期由宗主国意大利强行合并起来的,自然和人文环境都有较大差异,国家认同感较为脆弱。战争结束后,三地竞相争夺政治权力。过渡委将权力中心由班加西迁至的黎波里,计划将的黎波里作为首都,建立单一制国家,这引起了昔兰尼加极大不满,要求实行联邦制,自行管理地区事务,并于2012年3月宣布自治。南部的部分部落更是认为自己的利益得不到保护,试图谋求费赞地区的独立。在这种情况下,利比亚的三个地区最终产生了分化,形成了东西对峙的局面,南部则早已脱离国家控制,成为恐怖分子活动的枢纽。

其次是极为尖锐的教俗之争。利比亚虽然是一个世俗国家,但97%的人民信仰伊斯兰教,世俗势力和宗教势力的博弈一直存在。在推翻卡扎菲的战争中,利比亚本国的穆斯林兄弟会、军事伊斯兰组织“利比亚伊斯兰改变运动”等伊斯兰势力发挥了巨大作用,在反对派武装中占30%,而且最先攻入首都的黎波里,提升伊斯兰势力的地位势在必行,过渡委也提出了提高伊斯兰教地位的政治重建原则。然而,教俗冲突并没有因此缓和。宗教势力缺少组织基础和政治精英,而且长期受卡扎菲宗教统治压制的民众向往世俗化民主,教俗两派开始以各种形式争夺国家领导权,包括各种合法和不合法的手段。2014 年5月16日,世俗势力代表、退役将军哈利法·哈夫塔尔以“根除恐怖主义”为由对多支伊斯兰民兵武装发起大规模打击,掀起了教俗对战的高潮。最终,教俗之争与地区冲突相结合,哈夫塔尔在东部地区建立了世俗政权,西部地区则在伊斯兰势力的统治之下,两个政权的斗争一直延续到今天,并且成为影响利比亚未来走向的最重要因素。

恐怖势力在利比亚战争期间就已乘虚而入,藏匿于宗教武装势力中。过渡委建立全国性政府的努力失败后,国家陷入混乱,恐怖势力伺机扩张,盘踞在部落混战的南部地区,并很快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恐怖势力连成一片,基地组织将利比亚作为自己的重要据点,伊斯兰国最先在利比亚东部德尔纳等城市立足,然后逐渐渗透。在利比亚站稳脚跟后,恐怖势力一方面利用利比亚的教俗之争,在国内发展壮大,另一方面借由利比亚国家权力真空、缺乏边境管制,肆无忌惮地外溢到周边地区,已经成为北非地区恐怖势力的大本营。

除了地区势力、宗教势力、恐怖势力之外,利比亚还存在着大大小小上百个政治势力,仅部落就有150多个,他们都拥有自己的民兵武装,在各地进行政治争夺和清洗劫掠,武装冲突在各地频繁发生,利比亚人民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目前,利比亚存在着东部哈夫塔尔领导的世俗派政权、西部伊斯兰政权和民族团结政府三个政权,可谓三足鼎立、军阀割据。每一个政权内部也存在着纷繁复杂的政治斗争。其中东西两个政权力量较为强大,哈夫塔尔将军受埃及、沙特等国支持,伊斯兰政权受土耳其、卡塔尔等国支持,东西矛盾尖锐。民族团结政府尽管是唯一具有国际合法性的政府,但势单力孤,没有建立统一的全国性政权的实力。在这样的背景下,由民族团结政府总理萨拉杰牵头的大选的前景着实不容乐观。想知道大选前景为何不容乐观吗?欢迎订阅凤凰全球内参lxi.me/mhdz-


[责任编辑:李伟男 PN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