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伊朗都做了些什么?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来源:FT中文网;作者:崔莹

伴随“一带一路”的倡议,更多中国中小民营企业意识到伊朗巨大的内需,蜂拥而至到伊朗寻求商机。9月25日傍晚,来自上海通塑机械的张先生通过微信发给我9张照片,向我展示伊朗国际塑料橡胶展会的盛况,他告诉我:在本届伊朗国际橡塑展上,中国的参展企业占到四分之一左右,但从第一天的情况看,观展的客户比去年少,原因之一是目前伊朗的经济形势不是太好,但他又表示昨晚同客户交流后感觉,伊朗的经济会缓慢上升。

除了在制造业领域的合作,伊朗拥有巨大的石油储量,石油是其经济命脉和外汇收入的主要来源,才是中伊两国关系的命脉。由于一度受美欧的经济制裁,伊朗的石油出口受限,期间,中国大量从伊朗进口石油,帮助伊朗挺过了难关。2017年,中国油企购买的伊朗原油量较去年又有提高,中国已经成为伊朗石油出口的最大买主。

中国帮伊朗修地铁、建高铁

热情的瑟哈尔打车把我放到离机场最近的地铁口,她告诉我德黑兰的地铁是中国人修建的。目前德黑兰共有6条地铁线,第7条线开通了一部分,每天运载约3百万乘客。德黑兰堵车严重,地铁早已成为人们出门的首选。并且,地铁价格便宜,无论去哪儿,单程票价8000里亚尔,合人民币1.3元,这大概是世界上最便宜的地铁。

从1995年动工,德黑兰地铁系统完全是在中国投资、中国工程师的协助下建成的。中国中信国际合作公司于1995年和2002年分别签下德黑兰地铁1、2线项目和1号线北延线项目。此后,中方企业一直参与德黑兰地铁车辆的生产和装配,以及现有轨道车辆的日常维护和修理。2017年3月17日,中国北方国际合作股份有限公司与德黑兰轨道车辆制造公司签署《德黑兰70辆铝合金地铁车供货项目合同》,将再为德黑兰地铁提供70辆铝合金地铁车及备件,合同金额为9380万欧元。

我注意到地铁车厢的两头标注着“只限女士”,中间的车厢是男士车厢,候车区也清晰的标注出哪里是女士候车区。有意思的是,女士候车区立着一面很大的镜子,时有美丽的伊朗女郎对着镜子整理头巾、补妆,没有丝毫顾忌,和我之前了解到的伊朗女性保守内敛完全不同,尽管眼前的伊朗女士们全都戴着头巾,但她们的衣着打扮却很时髦。原本就很漂亮的伊朗女孩也要浓妆艳抹,并且佩戴着长长的假睫毛。头巾下是染了各种颜色的头发和精美的发型。她们穿漂亮的露趾的凉鞋,涂黑色、墨绿色的指甲,围巾和黑衣并未掩饰她们肆意张扬的个性。这大概就是越禁忌,越美丽。

我还在地铁里看到售卖文胸的,售货员边展示边滔滔不绝,有的文胸俏皮性感,有的文胸带蕾丝花边。伊朗政府对女性化妆品、内衣广告控制很严格,市面上基本看不到销售这类商品的店铺,但地铁流动市场是完全自由的。我旁边的伊朗姑娘告诉我,这些头巾、文胸,以及其他小商品,大都是中国生产的。最令我唏嘘不已的是德黑兰地铁里川流不息的流动售货员,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大的流动市场:卖袜子的摊主将成百双袜子挂在衣架上,再将衣架挂在地铁的吊环上,方便乘客挑选;卖梳子的售货员一手拿梳子,一手提着塑料模特的头,现场做演示;卖化妆品的大姐,随时停下,在乘客的手上涂口红的颜色,看对方喜欢不喜欢……卖耳机的销售员刚走,一个10多岁的小男孩捧着盒子叫卖口香糖。因经济制裁,伊朗民众历经物价上涨、 高通货膨胀率与高失业率,而地铁里的流动销售,无疑为某些人提供了一条生路。我也做了一回地铁顾客,花10万里亚尔(合17元人民币)买了一条黑色的头巾。

除了建地铁,中国企业也在忙着为伊朗修建隧道和铁路。为缓解城市交通拥堵,中国参与投建位于德黑兰西北部的尼亚耶什隧道(Niayesh Tunnel),这条隧道长约6公里,将成为世界上最长的都市隧道之一。据《伊朗金融论坛报》今年5月报道,作为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推动的项目,伊朗已经和中国机械进出口公司达成协议,由中方提供15亿美元贷款,开展德黑兰到马什哈德之间全长926公里的铁路电气化升级改造项目。并且,伊朗也已获得中方贷款,修建连接德黑兰到南部城市库姆和及中部城市伊斯法罕的高铁。该项目由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承建,全长400公里,设计时速350公里,预算为18亿美元。做为回报,伊朗政府将对过境的中国货物削减关税。

业内专家认为,中国对伊朗铁路的援建,可以尽快实现“一带一路”构想下的中亚高铁的建设,即从新疆喀什出发,经由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伊朗、土耳其等国,经保加利亚进入欧洲,最终抵达德国的铁路线。

希望更多中国人来伊朗旅游

在设拉子,当地导游伊萨•布伦顿(Eisa B. Brentin)带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免费游览了古城,游览结束后,10多名游客聚集在设拉子友好宾馆边喝茶、边交流在伊朗旅行的经历。一名法国游客抱怨来伊朗旅行的签证费贵,落地签75欧元,而我告诉他,中国游客落地签的费用是100欧元。我有些不解的感叹,中国和伊朗不是关系好吗,为什么关系好还要收昂贵的签证费?要知道中国公民去尼泊尔旅行,落地签证免费啊。伊萨开玩笑似的回答,“因为中国人卖给我们那么多廉价商品,中国人都是有钱人啊!”

我获得的100欧元的伊朗落地签可以在伊朗境内旅行30天。伊朗副总统兼文化遗产、手工业和旅游组织主席阿里•阿斯加尔•穆奈桑在不久前召开的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第22届全体大会上表示,伊朗希望能够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加强与中国的旅游交流与合作。目前每年约有7万中国游客来伊朗旅游,而他们的目标是让这个数字达到100万。为实现这个目标,伊朗政府将进一步放松对中国公民的签证政策,未来中国游客可以在伊朗的国际机场,获得三个月有效期的落地签。

波斯古城遗址波斯波利斯

伊朗旅游资源丰富,截止到2017年,其境内的22处历史遗迹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包括波斯古城遗址波斯波利斯、伊斯法罕的礼拜五清真寺、伊朗的亚美尼亚庙宇群、大不里士的集市和波斯花园等。喜欢自然的游客也可以在伊朗尽享沙漠日出、森林探险和高山滑雪等。但实际上,目前伊朗旅游基础设施匮乏,尤其是酒店少、条件差,各地可供游客选择的餐馆也屈指可数。并且,伊朗的酒店无法在国外的预定网站上直接预订,必须通过反反复复的电话、邮件沟通联络。我在伊朗亲历了好几处“极品酒店”:在伊斯法罕预定的房间狭小的像是监狱,在卡尚的酒店地板上有一只死蟑螂,所居住的亚兹德古城民居的空调声音像是汽车发动机。当然也有不错的酒店和伊朗民居,但数量极少,并往往很快被预定满。

来自斯洛文尼亚的游客还注意到,伊朗各处景区对本国人和外国人实行两个票价:外国游客的票价往往是伊朗本国游客票价的10倍到15倍,他表示“清真寺、博物馆的门票动辄5美元,但在里面的参观的时间不过20分钟,一天逛四处景点的门票费用就要20美元”。之前有中国朋友告诉我,在伊朗旅行并不便宜,而住宿和门票的支出,便占了旅行费用的大部分。

但是伊朗人的热情有目共睹,我在街头犹疑片刻,马上有人过来问我是否需要帮忙,倘使我问路,被问的伊朗人一定会停下手中的工作,带我到目的地。他们有的要求和我合影,有的邀请我去他们家做客、共进晚餐,有好几位陌生的伊朗人坚持陪我走路聊天。他们对中国充满了好奇,要我给他们看中国的照片,幸好我的手机里有几张我拍的上海的高楼大厦的照片。参加座谈的游客们也都有被帮助、被邀请到当地人家做客的经历。一位来自香港的游客直接表示,他来伊朗旅行的目的就是到伊朗各地人家做“沙发客”,体验当地人的友好。

会说汉语的伊朗人很少

座谈会结束后,伊萨•布伦顿嘱咐我将他的联络信息用中文公布到网络上,他希望更多的中国游客来设拉子参加他们的免费古城游览团。他告诉我,他接待的游客多来自德国、法国、西班牙等地,很少有中国游客。我没忍心告诉他:听英文讲解的中国游客数量可能不会多,而他们机构是没有汉语讲解员的。

在伊朗旅行,语言是非常大的障碍。伊朗的官方语言是波斯语,在很多人看来,这种语言犹如天书。伊朗大部分商铺、餐馆均使用波斯数字标价,因看不懂标价,我在伊朗的购物欲大打折扣。我所参观的伊朗的5个城市的主要景区,也看不到任何汉语介绍。

汉语在伊朗的教学和传播十分贫乏,直到1997年,伊朗政府才在德黑兰北郊的国立沙希迪比赫什体大学人文学院开办了伊朗高校的第一个中文系。9年前,德黑兰大学孔子学院正式组建,开始在伊朗大力推广汉语教学。我在伊朗游历2周,总共遇到三拨来自中国的游客,发现他们都由说着流利的汉语的伊朗导游带队。

尴尬的是,好几位主动和我聊天的伊朗男子、女中学生表示,他们想和我练习英语口语,即使他们知道我的母语是汉语。他们大都向我提问相似的问题,包括“你去了伊朗的哪些城市?”“你对伊朗的印象如何?”一位伊朗男子还拿出他随身携带的《英语400句》给我看。

在今年6月新开业的世界最大的书店德黑兰图书花园(Tehran Book Garden),我看到一个很大的书架上陈列着数本学习英语、备考托福和雅思的书,而整所书店没有一本教伊朗人学汉语的书。很显然,伊朗人目前热衷学习英语,汉语教学发展依然存在巨大的空间和潜力。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国际智库立场)

欢迎关注凤凰国际智库官方微博:http://weibo.com/ifengpit

[责任编辑:李帅宇 PN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