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背道而驰,折射日本怎样的政坛现状?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来源:文汇;作者:陈鸿斌

日本外交大臣河野太郎在今年8月刚上任时接受媒体采访。( 图:视觉中国)

在今年8月初安倍第三次改造内阁的过程中,前任外相岸田文雄为全力准备明年9月的自民党总裁选举,拒绝了安倍希望其留任的要求。为谁接任这一重要职务,安倍一度抓耳挠腮,颇费周章。其时一名心腹向其推荐河野洋平的儿子河野太郎,并表示河野太郎与其父完全不一样。河野太郎曾在美国乔治城大学攻读比较政治学,并在美国众议员事务所担任过实习生,其英语水平在日本政坛数一数二,具有宽广的国际视野,应不拘一格予以重用,这一提名让安倍眼前一亮。

河野太郎的父亲河野洋平在1993年担任官房长官时在一次讲话中承认日本政府强制征用了慰安妇,这一著名的“河野谈话”与1995年时任首相村山富市承认侵略的“村山谈话”一起,曾对制约日本国内的右翼势力发挥过极为重要的作用。因此河野这一谈话始终遭到日本右翼势力的猛烈攻击,安倍对这一表态也深恶痛绝,并于2014年6月发表政府报告,表示“无法确认日本政府当年强制征用了慰安妇”,从而完全否定了“河野谈话”。

2012年的自民党仍处于在野状态,一天河野太郎去安倍事务所拜访,并表示完全支持其可以行使集体自卫权的看法,而当时安倍的这一姿态在党内也应者寥寥,因此安倍对此非常感激,并开始关注这位政坛的后起之秀。安倍发现河野太郎在慰安妇问题上从未表达与其父亲一样的立场,总与河野洋平保持着距离。因此在前年10月首次改造内阁中,安倍将其揽入内阁担任公安委员长。

此前河野太郎曾明确要求将日本政府的官方发展援助(ODA,由外务省负责该业务)减半,并曾嘲讽外务省是“害务省”(“外”与“害”是日语谐音),平时讲话也都直来直去,被视为政坛的“另类”。如今要让河野太郎来子承父业,安倍也不无踌躇。由于8月3日新内阁人选必须公布,本来外相这一职务是应该率先确定的,结果直到8月2日深夜11点,河野太郎才接到安倍的电话,要求他担任外相,新内阁人选由此才尘埃落定,这一人选也成为本次内阁改造中最大的意外。8月3日当晚,在被媒体问及外相这一人选是否适宜时,安倍显得胸有成竹:“在历史认识问题上,政府曾在战后70周年之际发表过谈话,河野太郎与此立场完全一致。”他显然有意让河野太郎通过自己的工作来否定其父的“河野谈话”。

8月4日在外务省与岸田文雄进行交接后,在众多工作人员面前,河野太郎发表了简短致辞。因为其父河野洋平也曾在村山等内阁担任这一职务达四年之久,外务省许多老员工对此仍记忆犹新。河野太郎直截了当地表白:自己为人和思路均与父亲有所不同,呼吁人们不要老是拿他与父亲对照。这是他对国内外的一个重要表态,随即便在其一系列公务活动中充分表现出这一点。

由于此前河野太郎并未从事过相关的外交工作,所以他临时抱佛脚闭门恶补了两天,8月6日就前往马尼拉出席东亚合作系列外长会议。在会议期间,河野太郎完全追随美国,在南海等问题上对中国大加指责,对此王毅外长在与其会晤时直言不讳地表示“非常失望”。此后河野太郎又竭力推动日本政府出台制裁中国企业和个人的举措,中国政府对此表示了强烈反对。

同样,在与韩国外长会晤时,围绕慰安妇问题和强征劳工问题,河野太郎也表现出强硬的应对姿态。此外在与美国国务卿蒂勒森的会晤以及此前出席日美“2+2”会谈,加上日前出访沙特阿拉伯等五个中东国家,河野太郎均在为实现安倍所期望的“对华包围圈”而不遗余力。上任伊始的一番亮相,在自民党以及政府内部获得了积极的肯定。《读卖新闻》还专门发表社论,对其不吝赞誉之词。另外,人总是屁股指挥脑袋,一旦他当了外相,对ODA的态度也随即转变,对外务省申请明年在该业务中增加12.7%的预算也不持异议,因为此举实际上意在抗衡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日本媒体均认为他在短短一个月中已完成了“华丽转身”,完全胜任这一职务。甚至河野太郎的政治行情也因此看涨,已被视为明年有望出马竞选自民党总裁的角色之一。对这一揣测他的回应颇为含糊其辞:“这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河野洋平是一位正直的、令人尊敬的政治家,是日本政坛著名的护宪派,这样的政治家在当今的日本实在是凤毛麟角,非常难能可贵。他之所以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是因为童年时期的战争阴影始终无法从脑海中消失。1945年他刚8岁,当时美军轰炸机对东京的狂轰滥炸,尤其是8月14日即日本投降前一天,河野洋平所在的小城市被燃烧弹化为一片废墟,他由此确立了再也不能让战争悲剧重演的政治信念,步入政坛后也不曾动摇过这一信念,尽管如今和平主义力量在日本已相当式微。

河野洋平曾先后担任外相、自民党总裁和众议院议长等要职,对推动日本与邻国关系的发展发挥过相当积极的作用。例如当年他在担任外相期间前往曼谷出席会议,因遭遇台风飞机不得已暂降台北机场避风,但河野洋平坚持不下飞机进入机场贵宾室休息,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不踏上台湾的土地”,因为日本在中日两国恢复邦交的联合声明中做过承诺,日本不与台湾发生政治关系,政治家不可言而无信,此举当然遭到右翼势力的谩骂。

安倍上任后,他仍不顾日本政坛无人敢批安倍逆鳞的恶劣环境,不时抨击安倍的外交和安全政策。在安倍首次出任首相期间,曾在2007年8月15日的讲话中将其“走出战后体制”的思路和盘托出,而河野洋平随即针锋相对地表示:“战后日本国民选择的是和平宪法所昭示的禁止在海外行使武力的这一道路,并一以贯之。”

如今安倍全力推动修宪,政坛大佬中敢于站出来唱对台戏的也仅有河野洋平而已。但令人寒心的是河野太郎居然将这一切都视为“负面遗产”,并已在其公务中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思路。这只能让河野洋平痛感造化的捉弄,黯然神伤。当然也使原先对其抱有相当期待的中国和韩国等邻国深感失望。尤其是韩国,如今两国在慰安妇问题上闹得不可开交,本来韩国很希望河野太郎上任后这一问题能有所转圜,但如今看来显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由此也不难看出,这些年来日本的右翼势力是何等猖獗,和平主义势力早已溃不成军,根本无力招架。河野太郎可以为身患重症肝炎的父亲捐献出自己的部分肝脏,其父当年所建立的广泛人脉关系如今使他受惠不浅,他也希望能继续发挥父亲留下的丰富外交资产的作用,但却根本无法认同其政治理念。河野父子背道而驰的例子是很能说明问题的。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国际智库立场)

欢迎关注凤凰国际智库官方微博:http://weibo.com/ifengpit

[责任编辑:吴欣坤 PN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