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了大动作独立公投,又宣布搁置,这到底是为什么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来源:侠客岛;作者:东方补白

西班牙加泰罗尼亚自治区独立公投风波持续了有接近半个月时间了,最近又有了新进展。

10月10日,加泰区政府就表示将暂时搁置十天前发出的独立宣言,以期望与西班牙政府进行谈判。但西班牙政府表示并不承认这场违宪的自发“公投”,因此也不可能和“加独”分子谈判。

10月1日,西班牙加泰罗尼亚自治区发起独立公投,仅有43%人参与投票,92%同意独立。既然有如此高的支持率,为什么要主动搁置公投决议呢?

诱因

加泰罗尼亚的这场“独立”并不是空穴来风,自有各方面的原因。

加泰地区的独立呼声其实数百年来都从来没有消停过。15世纪,加泰罗尼亚因政治联姻,并入当时的西班牙。因此加泰地区无论从语言上还是文化上,与西班牙其他地区都有一定差异。

一个国家内部,各地区文化差异本就是正常现象,况且,在漫长的历史长河里,文化上的差异本是可以通过无数次沟通交流逐渐减小。但因加泰地区人民多年不愿意向西班牙其他地区亲近,文化上的差异就依然十分突出。而这背后的重要原因,就是经济上的差距。

加泰罗尼亚是西班牙数一数二富庶地区,人口占全国约16%,GDP总量占全国的19%,排名第一,超过首都马德里地区。自2003年开始,加泰罗尼亚吸引了超过1000家外国公司的直接投资,金额超过430亿美元,超过西班牙吸引的全部外资的25%。

加泰罗尼亚区也是西班牙的出口龙头,据统计,近些年来,西班牙四分之一的出口产品都来自加泰。许多大企业也选择将总部设在经济活跃,有活力和开放的的巴塞罗那。

而与加泰地区一片欣欣向荣的发展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西班牙整体经济的低迷。西班牙在2009金融危机后,经济遭遇结构性打击,青年失业率长期高居

25%以上,虽然近两年经济有所复苏,但仍然是不稳定而脆弱的。

加泰不少人认为,自从加入西班牙这个国家概念以后,加泰罗尼亚地区的经济负担就一直比别的地区重,特别是从上世纪末开始,加泰罗尼亚10%左右的GDP都被用来补助更贫穷的省份。这样的经济差距与历史文化方面的差异关联起来,不断催促着加泰“独立公投”支持者们一次次急于跳车。

冲击

如果加泰地区真有这么明显经济优势,为什么区主席还要搁置独立宣言?很清楚的是,加泰地方经济虽然明显优于西班牙其他地区,但盲目独立,会对自身造成不少冲击。

从加泰的产业发展来看,加泰罗尼亚引以为傲的工业和航运业都对西班牙境内完善的基础设施有所依赖。西班牙是欧洲食品的主要提供国,这些食品经由加泰等各港口输向北方各国,也为加泰的工业发展提供原料。而仅凭加泰的环地中海各地的贸易,无法支撑其整个州如此蓬勃的经济。一旦加泰成功独立,西班牙本土的产品一定会拒绝走加泰罗尼亚出海,而更倾向于从南方的巴伦西亚或北方的桑坦德转运进欧洲大陆。对加泰的经济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此外,独立的加泰还可能面临严重债务危机。有数据显示,2017年第一季度,加泰罗尼亚的债务已经占据了GDP总量的35.4%,在6月末,总额已经累积到了767亿欧元。有评级机构称,加泰罗尼亚的债务问题已经严重影响了其债券的风险,也就是说,如果加泰罗尼亚离开西班牙,在没有中央政府“兜底”的情况下,未来在债券市场上可能不会获得任何融资。据著名咨询公司ING统计,离开西班牙和欧盟可能导致当地GDP下降25%-30%,失业率将会翻倍。

加泰一些独派经济学家也认为,加泰罗尼亚独立后若能继续留在欧盟,该地区的经济增长率将达到7%,完全能够抵抗独立带来的经济震荡。但事实并没有按照想象的轨道前进。

目前,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默克尔等国家元首已经明确表示支持西班牙政府对此事的决议,但并没有对所谓独立争议发表任何评论。同时,欧委会主席容克也表示这一矛盾冲突是西班牙的“内部事务”,并说“根据西班牙宪法,公投是非法的。”英国也表示支持西班牙政府。加泰的“独立公投”并没有取得欧洲其他国家的支持。

得不到支持,即使是成立了国家,许多在欧洲的贸易就会受到极大的影响,直接能重伤其经济命脉。

筹码

吊诡的是,加泰不少独派,一方面很清楚独立在事实上是难以实现的,另一方面却组织起一次又一次的公投。

一位在巴塞罗那的岛叔认为,加泰这一次次的公投并不是真想独立,而是为了增加和政府谈判的筹码,以增强加泰罗尼亚更多的自主权,同时减少一些加泰的财政压力。目前在加泰地区,这种搁置独立提议,为加泰争取更多权利的温和派观点已逐渐占据了主流。

面对当下西班牙政府的强硬态度,加泰已经在策划甚至进行着新方案:敦促反对党社会党达成联盟,从而推翻西班牙首相拉霍伊。

当然,在加泰地区的领导人普伊格蒙特也有自己的考量。在西班牙多个地区中,加泰债务最重的一个。在地区领导层内部,团队内有两人沾上了贪污的指控。面对这些财政难题,加泰独立问题则有助转移视线,并为现任政府赚取政治筹码。这为这次公投添加了不少耐人寻味的意涵。

公投

近些年来,“公投”一词常常出现,但面对公投,似乎舆论呈现出不同的态度。

国际社会承认南苏丹及东帝汶的自决公投,是期望这样能终结数十年的流血冲突,带来和平。但如由俄罗斯支持的克里米亚脱离乌克兰公投、库尔德脱离伊拉克的公投等,依然存在争议。2008年,科索沃单方面宣布脱离塞尔维亚独立,塞尔维亚则入禀国际法庭试图阻止。海牙国际法庭的法官最后以10-4比数,裁定“国际法没有禁止单方面宣布独立的条款”,但其中一名不同意裁决的法官指,这将造成“非常危险的先例”。

而近期被国家准许的地方公投,例如苏格兰及魁北克,则在争取多年后终于进行,但公投结果均不支持独立。而后,英国及加拿大政府为了令独立支持度降低,向这两个地区下放了更多自治权力。

社科院欧洲所、全球化智库(CCG)特邀高级研究员田德文认为,以公投解决地方独立问题,是冷战结束以来不少地区解决内部政治问题的方法。但与之前苏格兰公投不同的是,加泰的这次公投只有地方议会自行组织,并没有经过国家层面的通过,是违宪的行为。严格意义上来说,加泰这次并不是公投,不过是一次民意测验罢了。

国家之前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是国际社会的共识,因此违宪的公投不会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认可,这就会让这一地区陷入尴尬的境地。这次公投无法化解加泰地区数百年来的恩恩怨怨,但能否为自治区争取更多自主空间,就看领导人们如何把握这个度了。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国际智库立场)

欢迎关注凤凰国际智库官方微博:http://weibo.com/ifengpit

[责任编辑:吴欣坤 PN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