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锋:东北亚是今天世界大国最激烈碰撞的地区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编者按:

近年来,东北亚地区可被归结为“很不太平”:中日韩三国应如何面对日益升级的朝鲜半岛局势?当下朝鲜危机的升级又是否为东北亚地区安全合作机制的构建带来一丝机遇?

11月4日,在2017凤凰网“与世界对话”国际论坛上,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朱锋教授就目前东北亚地区复杂的安全形势,分析了东北亚地区各国潜在的对外政策。朱锋认为,今日的东北亚地区具备了地缘战略冲突所具备的诸多要素,使得东北亚地区成为冷战结束后世界上最具敏感性的地方之一。这其中,如何构建新型的中日韩关系成为了我们创造新亚洲必须思考的重中之重。他进一步表示,解决这个棘手问题的现实途径,便是要明确对当前东北亚地区局势的认知,以大国的姿态和胸襟来看待“今日困局”

以下为朱锋在“大国与周边:国际关系战略谱系”环节讲话内容精编:

(图)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朱锋

东北亚具备着地缘战略冲突所有的要素

毋庸置疑,东北亚地区无疑是冷战结束后26年间世界上最敏感的地方。就地缘政治与地缘战略的双重角度来看,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板块不仅是令中国人极其敏感的地区,同时也是让所有世界政治研究者与分析家充满沮丧感的地区。

一方面,从冷战结束到今天,东北亚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时间线。尤其,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的经济腾飞令东北亚地区成为世界上最充满希望的地区之一。

另一方面,今天的东北亚与1945年前的欧洲充满了极其相似的地方。之所以这样说的原因就在于今天的东北亚具备了地缘战略冲突所有的要素。比如:没有解决的历史争议、依然存在的形态竞争以及民族主义的强烈涌动。

当然,今天的东北亚大国林立是除上述因素之外最关键的一个。一个最大的现实就是中日韩在成为亚洲经济前三大经济体的同时,也引起了深入介入东北亚事务的美国、俄罗斯以及中国的关注。对于东北亚问题的认识,不仅仅是要基于某种自己选择的角度,好比我们今天很多人对东北亚问题的认识依然把它放在中日之间来理解。甚至把它放在中国崛起是否意味着我们开始在地区有某种主导性能力,这种主导性能力是否可以使日韩两国跟进我们。这些错综复杂的问题会演变成一个问题,即在今天世界大国最激烈碰撞的地区,中美在未来的东北亚地区扮演各自什么样的角色。

于此我想提醒各位,21世纪大国冲突的所有要素中需要我们面对的两个基本事实是:一个是冷战无法结束的朝鲜半岛,一个是我们对历史的看法还经常处在过去中日关系的时代。

没有中日韩合作就没有东西方间的真正平衡

另外,今天的萨德问题居然可以让中韩关系撕裂。所以,让我们去重新寻找中韩之间从19世纪以来存在的这种民族主义对抗。追根溯源,还有一个问题也很重要,这个问题就是中美关系在东北亚会是一个怎样关系的基本格局。我们将各自引领自己的阵营,甚至可能出现地缘政治的新的冷战分裂。

此外,今天的东北亚能够形成某种亚洲地区的安全合作机制。欧洲的过去可以称为引领东北亚未来政治发展的一个具有召唤力的声音。换而言之,我们说为什么二战以后的欧洲可以跨越历史恩怨,跨越地缘冲突原来设置的各种陷阱,跨境各种历史的传统诱惑。因为我们知道有欧洲的经济一体化进程。

为何今天东北亚一体化进程仍然停留在停滞,甚至中韩的首脑峰会四年来都无法进行?如果我们不能延续欧洲的模式,但至少欧共体会使得欧洲政治冷战后发生决定性转变的非常有意义的参照物到底对我们有什么样的价值。

所以,东北亚是什么?

我今天看到的东北亚,刚才前面专家讲中俄和中欧关系的时候积极强调,作为东北亚地区的学者,东北亚仍然是未来最有希望的地区。如果我们中日韩要合作,我们可以创造新的亚洲,如果没有中日韩的合作,就没有我们所说的东西方之间的真正平衡。但是,看到东北亚又让我们充满了沮丧感,中日韩真正能合作吗?欧盟团结的模式,对东北亚三国来说真的具有吸引力吗。从这个角度来看,今天的东北亚常常很无奈

朝核问题是大国间应共同承担的责任

首先,让我们跨越朝核问题。今天的朝核问题不仅是核扩散问题,还有2500万朝鲜人处于生活困顿之中。今天朝核问题的解决不仅是核问题,而且还是整个东北亚地区对今天朝鲜人权的问题,我们应该有良心。

另外,朝鲜问题的解决。朝核问题的解决才能真正打开东北亚依然没有解决的冷战残余。重建某种地缘政治的新的秩序。

第二,今天的朝鲜核问题,不是一个简单的大国战略博弈问题,恰恰是大国之间应该共同承担的责任问题。任何的朝鲜核泄漏都将对地区造成难以恢复的巨大灾难,让我们跨越朝核,我相信这会给东北亚地区的政治带来新的活力。

第三,跨越中日。今天的中日关系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总是一种让中国人充满激情,充满悲痛,充满历史的关系,但是中日关系要往前看。

最后,让我们在东北亚跨越中美关系。传统对于东北亚需要一种什么样的中美关系,很多人都认为要么是中美共治,要么是中美对抗。但是今天我们东北亚能否重建某种包含其它地区主要成员在内的一个地区的大国共识,一种地区性的亚洲模板式的欧盟。我相信对中美关系和很多地区都是一种重大的挑战。

 

[责任编辑:吴欣坤 PN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