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马甲了!新更名的CPTPP没有了美国前景到底如何?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文章来源:文汇;作者:陈清楠、秦伊

当地时间11月11日上午,由启动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谈判的11个亚太国家共同发布了一份联合声明,宣布“已经就新的协议达成了基础性的重要共识”,并决定改名为CPTPP。这意味着在一天之前因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在签字时临时“爽约”导致搁浅之后TPP谈判再一次起死回生,仍然得以重新启动。那么,在没有了美国之后,它的前景又到底会如何?

▲加拿大总理与智利总统在讨论TPP

日本成为了新的幕后推手

这份新的协议被视为是在失去美国之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翻版。声明中强调,尽管确认还有更多工作有待着手,但构成TPP的11个成员国将担负起协定的“核心元素”。11个成员国还计划把美国退出后的TPP协定改名为CPTPP,其中继承了原来TPP的基本框架内容。TPP现有的11国分别是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日本、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和越南。

▲马来西亚贸易部长称赞这一结果

据分析,此次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之共识能够得以顺利签署的二次努力显然与日本方面的强力推动密不可分。由于中国的快速崛起和国力的增强,特别是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的日趋上升,日本的战略焦虑也日益加剧。日本官员们甚至私下认为,每一秒被耽误的功夫都有可能导致防止中国不断强大的新的努力付诸东流。因此,东京方面决定独自牵头,扛起在没有美国的背景下的领军大旗,力推在没有了美国之后的其它11国之间消除大部分工业和农业产品等方面的关税同盟,以抱团取暖的“集约模式”来与不断强大的中国分庭抗礼。

越南工贸部长陈俊英和日本经济产业部部长茂木敏充共同主持了有关TPP会议的新闻发布会,宣布了上述消息。而就在联合声明发表之后,日本高官难以抑制内心的喜悦。经济产业大臣茂木敏充对此表示,这意味着11个成员国都已经“登上了同一艘船”,此举向全世界所传递出的信号非常明确。在他看来,传递出来的信号一个是针对中国的,而另一个所针对的重点对象则是美国。因为迄今为止,日方对美国(回头是岸)并不死心,而是仍然希望这次11国的共同努力能够换回美国的回归。

▲越南工贸部长陈俊英和日本经济产业部部长茂木敏充

美国几无回头的可能

TPP本是美国前一届政府(奥巴马政府时期)着力推动的,然而,在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的第三天,他便作出了一个重大决定——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谈判与签署计划,这也成为了特朗普上任伊始所作出的第一项重大决定,引起世界一片哗然。

出于自身的一己私利,日本安倍政府利用特朗普到访东京之际再一次游说特朗普改变主意,重新带领各国推动TPP的谈判。然而,在东京期间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却对此表现出了强烈的反感情绪,使安倍碰到了一鼻子的灰。当地时间10日,抵达了越南的特朗普再一次强调说,美国再也不会以“牺牲国家主权”来作为代价,去签署“那些所谓伟大的协议”。这是他对日本正在越南砚港卖力地推动TPP的一个明确的回应。

不仅如此,特朗普还借机再一次重申了“美国优先”的原则,谴责那些滥用所谓“贸易协议”的状况,并严词谴责那些“束缚美国手脚的多边协议”。法新社在评论中指出,特朗普对强化劳工保护与环境保护的有关协议内容的反感,折射出的核心正是他对TPP的完全不屑。如此看来,特朗普政府重返TPP的行列几乎没有任何的可能!日本试图以此来拉拢各方围堵中国的努力注定只是一种痴心妄想和一厢情愿。

新版TPP的前景到底如何?

本次参会的11个亚太国家之间的贸易总额在2016年达到了3560亿美元左右。而这个协定一经达成,便将会成为有史以来最宏大的自由贸易计划,但关键是从谈判到实现的过程中它并不会一蹴而就,一帆风顺,未来前景依旧难以令人感到乐观。

当地时间11月11日,加拿大商务部长弗朗索瓦·菲利普·尚帕涅明确表示,距离签署最终协议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为各方之间仍然存在着不小“悬而未决的问题”。作为11个成员国中经济实力排第二,仅次于日本的加拿大,在此前一天(即10日)由于对汽车领域和知识产权方面等问题表现出了明显的不满,总理贾斯汀·特鲁多甚至在最后签字时闪人了事,使推动者日本当即下不了台,不得不面对一个巨大的尴尬。的确,没有了美国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对于邻国加拿大来说,吸引力少了很多。后来在日本代表的斡旋之下,各成员国部长不得不额外增加了另外一场会议,重点听取加拿大方面的诉求,并就此作出相应的妥协。据悉,加拿大坚持在劳工、环境和知识产权原则下才愿意讨论推进。

然而,出于对TPP谈判中出现的新疑虑,东道主越南的首席谈判代表也曾在一轮谈判中选择退席,可谓“按下葫芦浮起了瓢”。这预示着,本身极为复杂的TPP在谈判与推动的过程中困难重重,最终完全达成的希望充满荆棘,未来任重而道远

美国智库学者认为,没有美国的参与,新版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成员国将只占全球经济的13.5 %,而在美国退出之后,它本身就向全球经济传递了负面的信号,因为失去了强大的“带头大哥”的引领和推动,剩下的成员国如同一盘散沙,捏合起来无不面临着强大的阻力与挑战。(本文作者为国际战略与安全研究所研究员、教授)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国际智库立场)

欢迎关注凤凰国际智库官方微博:http://weibo.com/ifengpit

 

[责任编辑:吴欣坤 PN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