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恐袭两周年:凶手的沉默和反恐新常态下摇滚的回归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来源:界面新闻;作者:田思奇

11月13日,法国总统马克龙与巴黎市长伊达尔戈出席恐袭纪念活动。图片来源:东方IC

整整两年前,正在巴塔克兰音乐厅欣赏乐队演出的观众被持枪闯入的恐怖分子劫为人质;法兰西体育场和多家餐厅与酒吧发生枪击和爆炸;巴黎在那个星期五的晚上惨遭“血洗”——130人死于这场二战以来法国最严重的恐袭,其中有90人再也没能离开巴塔克兰音乐厅。

迄今,距离那场由“伊斯兰国”(ISIS)发动的恐袭已经过去了700多个日夜。法国人选出的年轻新总统——马克龙在本周一(11月13日)首次以自己的新身份出席了纪念活动。他和前总统奥朗德、巴黎市长伊达尔戈一起在当天前往发生袭击的各个地点默哀。应受害者家属要求,纪念活动十分低调,马克龙并未发表演讲。

前不久,马克龙还刚刚宣布解除了自巴黎恐袭开始实行并延长了六次的国家紧急状态,取而代之的是全新的反恐法。

虽然事件调查还远远没有结束,法国也远远没有摆脱恐袭威胁的阴霾,但受害者们正陆续得到赔偿,巴塔克兰音乐厅也在重塑往日辉煌。

事件后续:受害者获赔

法国恐袭与其它犯罪受害者保障基金会(FGTI)发布的公告显示,截至今年11月1日,超过2500名恐袭受害者已获得相应补偿,总补助金额达到6400万欧元。该基金会创立于法国恐袭开始频繁发生的1986年,资金主要来源于保险合同的税费。

公告称,赔偿行为将会在受害者病情完全稳定之后终止,届时他们将可获得一笔最终赔偿金。能够获得最终赔偿的主要为恐袭遇难者亲属和遭受心理创伤的受害者,数量为947人。其他的受害者在最终赔偿之前可以固定领取补助金。

此外,基金会指出,还有331人的索赔申请被驳回,主要是因为他们在恐袭发生时都不在事发地点,其中还有7人涉嫌欺诈被法庭审判。

沉默的凶手将受审

法新社报道称,2015年11月13日当晚发动袭击的10名极端分子中,唯一的幸存者,在比利时被捕的萨拉赫·阿卜杜勒萨拉姆(Salah Abdeslam)至今仍拒绝与调查人员交流。

值得注意的是,巴黎恐袭四个月后,比利时布鲁塞尔也发生了一起夺取30多条人命的恐袭,而针对这两场袭击的调查多有重合。

28岁的阿卜杜勒萨拉姆在2016年4月被引渡至法国,然而这名罪犯一直不配合调查。他曾经表示愿意在比利时为了被捕时蓄意谋杀警察的罪名出庭,但是强调他可能同样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按照计划,阿卜杜勒萨拉姆将在12月18日至22日期间在法国出庭受审。但《卫报》报道称,分别在法国和比利时为阿卜杜勒萨拉姆辩护的两名律师确信,阿卜杜勒根本不会开口透露任何事情,他们自然也无法为他辩护。

除了阿卜杜勒以外,另外两名一度被选中参与袭击的极端分子、协助阿卜杜勒萨拉姆逃亡至比利时的三名助手、以及为他们制作假身份证的人也都在法国收押中。

但法新社报道提到,被一名罪犯供认出的巴黎恐袭主谋——阿塔尔(Oussama Atar)仍未归案,他曾坐镇ISIS的“首都”拉卡指挥一系列位于欧洲的恐袭。今年以来,ISIS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节节败退,丢失了包括拉卡在内的许多重要地盘,阿塔尔生死未明。调查人员希望,夺回ISIS占领的土地时也能获知阿塔尔等头目的行踪——如果他们还活着。

法国反恐新常态

在今年11月1日正式实施新的反恐法后,法国内政部长科隆便能对可能参与恐怖组织的嫌疑人采取“个别监视措施”;关闭宗教场所变得更加容易;警方有权检查身份的范围从火车站内扩大到站外,还包括了港口和机场的周边地区。

两年来,巴黎街头的风景已经和从前有所不同。据中新社报道,现在的埃菲尔铁塔下方已围起金属栏、搭起检查站,不再能自由通行,今后还将建造防弹玻璃墙;地标和人流密集处,携枪军警巡逻和警车驻守已很常见;几条热闹的人行道旁也放上了水泥墩,以防汽车攻击。

另据环球网报道,内政部长科隆在接受采访时指出,目前法国的安全部署能够更好地随机应变。相关方面在情报侦集、敏感情报传达、警察巡驻、新科技运用、欧盟合作等方面投入了重要的人力物力,“警务人员每周悄无声息地从事反恐任务”。

不过科隆坦承,法国遭受恐袭的威胁还是“非常大”。ISIS在战场上的连连失利可能促使在法国想要采取行动的人的动机加强。与两年前的有组织团伙作案不同,如今小团体密谋暴力袭击时互相不一定有联系,这进一步加大了侦察难度。

摇滚精神的回归

令人欣慰的是,翻修一新的巴塔克兰音乐厅已经在一年前以英国歌手斯汀(Sting)的开唱宣告重新开业,在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再度成为人气旺盛的音乐会场地。

法新社文章提到,部分法国音乐人仍旧不愿意前往巴塔克兰音乐厅演出。但是据巴塔克兰音乐厅联合主管弗鲁托斯(Jules Frutos)介绍,虽然刚刚重新开业的几个月比较困难,但巴塔克兰音乐厅过去一年的平均上座率已经超过九成。大约50个乐队已经预定了明年前三个月的演出排期。

自重新开业以来,严密的安保措施从未离开巴塔克兰音乐厅。不过弗鲁托斯主管已经把工作重点放到常规的演出场地运营中,同时他还看到了“摇滚精神的回归”。

弗鲁托斯说:“斯汀开完演唱会后五天是另一位英国摇滚歌手皮特·多赫提(Pete Doherty)的演出,那时我才真正意识到了巴塔克兰摇滚精神的复苏。不过这和舞台上的一切都无关,我只是看到了卫生间里被捣烂了的马桶。当我看到这个程度的‘搞破坏’时我就笑了。我心想,太好了,一切终于恢复正常了。”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国际智库立场)

欢迎关注凤凰国际智库官方微博:http://weibo.com/ifengpit

 

[责任编辑:李帅宇 PN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