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世界对话| 来华叙利亚青年的“逆袭之路”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编者按:

时间越来越流逝,世界却越来越年轻。

两年前,44岁的贾斯汀·特鲁多成为加拿大的新总理;六个月前,39岁的马克龙宣布就任法国新总理;一周前,31岁的库尔茨成为欧洲最年轻的奥地利政府首脑。青年新势力如同一股旋风,正席卷世界政坛,走进全球视野。

在凤凰网2017 “与世界对话”国际论坛的“青年论坛”环节,来自叙利亚的清华大学建筑学硕士、建筑设计师阿布杜拉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别样的叙利亚。叙利亚是否如新闻中模糊的画面一般,遍地战火、颠沛流离、民不聊生?面对曾经的富有强大,一大批深深热爱这片土地的人们将如何在国家经历剧变、创伤时依旧奋力前行?

作为叙利亚青年代表,阿布杜拉着眼于叙利亚难民危机,用亲身经历重新审视建筑的意义。他认为,一个好的建筑应当满足人民的更多需求。建筑不仅可以帮助人民传递美好诉求,还能改变人类的命运。“人并不是独立生活的物种,他们需要一个‘家庭’观念的住所”。阿布杜拉强调,我们现在很多的难民营在设计时只是关注短时间内的效用,而没有长远考虑到其中生活的人对于归属感的基本需求。

以下为阿布杜拉在本次论坛的演讲内容精编:

清华大学建筑学硕士、建筑设计师阿布杜拉

我出生在叙利亚的一个美丽的地中海城市,名字叫塔尔图斯。和绝大多数人一样,在我完成了高中阶段的学习后,我选择了我喜欢的专业在本科阶段学习,这就是建筑学。

对于我来说建筑学是两种事物的结合体——伟大的历史和通向未来的科技。我相信这是一门充满了力量的学科,因为它可以创造。

在叙利亚危机发生之后,叙利亚的人民开始在几乎所有的方面都面临着困难与挑战。人们一开始就很清晰的意识到这是一场真正的战争,并且会波及到所有叙利亚人。

由于这场战争,叙利亚的经济持续衰退。在叙利亚的所有地区,人们的生活状况急剧恶化。平民们开始逃离战争区域。他们有些逃往了叙利亚国内的安全地区,有些则逃往到我们的邻国。

后来,新闻中经常会出现叙利亚难民营的图片。当我们看到这些照片时都感到悲伤,我们希望所有叙利亚人都能平安回家。我必须要指出的是,出于政治原因,一些国际媒体采取了选择性的方式报道叙利亚危机。但我认为人道主义问题不应该有选择性地对待。

在本科毕业后,我曾计划去国外继续在建筑学的领域深造。但这样一个看似简单的计划,在开战后变得无比艰难。在那期间我遇到了很多困难,比如签证、资金等等。持有叙利亚护照会对签证申请造成很大的困难,我们很难去到我们想去的地方。

在经历了这些困难后,我开始问自己,那些作为难民离开家园的人,他们目前的处境是怎样的?人们如何对待他们,他们的感受如何?这时候我意识到,我应该做一点什么,去改变他们的现状。于是乎我再一次问自己,什么是建筑学?它是为了满足人们的需求,而人们需要的是坚固牢靠的建筑。建筑不仅仅需要拥有美丽的外观,而且也需要有改变世界和拯救生命的力量。

到2017年,地球上的人口超过了76亿。我们几乎在所有的领域都达到了先进的水品,包括了科技和建筑等。但这样的认识只是片面的。我需要看到这个世界上仍旧黑暗的一面。2014年的云南地震造成了超过一百万人受灾。2011年的日本海啸使超过250,000 的人口无家可归。2015年的尼泊尔地震导致将近三百万人流离失所。在叙利亚的战争开始后,已经有超过一千一百万民众背井离乡,这包括了留在叙利亚国内的和逃往国外的。我们所处的世界几乎每天都在面临着战争和自然灾害。目前全球有超过六千万人没有稳定的居住条件,这其中有超过一千万人是叙利亚难民。

就我个人而言,建筑学是我唯一的武器去帮助人们对抗这些困难。在2015年,我和我的朋友瑞贝卡一起做的一个项目在UIA(国际建筑师协会)竞赛中获奖。这项竞赛是关于设计一个能够对传染病作出反应的移动医疗单位。于是我们选择为难民设计一个医疗检查点。我们赢得了这场比赛,因为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去感受人民和他们的真实处境。

后来,在这个竞赛的启发下,我开始了一个名为“回家之路(the road home )”的项目。这个项目的目的是为难民和流离失所的人们设计一个家园。这样的项目可以减少因帮助难民而花费的巨大成本,也可以为人们提供足够的住房,满足他们的需要。我们的设计可以满足长期居住的需求,确保在难民回家前都可以有稳定的居住条件。

大多数建筑师都停留在考虑从个体层面解决难民居住问题。然而他们忽视了去为难民创造一个可以在过渡阶段居住的小社会的概念。

人不能单独生活。它们始终是环境、团体或社会的一部分。人们关于难民建筑的第一印象,无论是在个体层面还是难民营,都是用于短期目的。这在理论上是正确的,可现实是不同的。在一些案例中,灾害过去十年之后,依然有超过一百多万人受此影响而无家可归。

所以在对待此类问题时我们要同时考虑到两个层面的问题,建筑设计的层面和计划统筹的层面。

最后我想以一个小故事最为我演讲的结尾。曾经有一个中国的记者问我:“你认为我们可以通过怎样的方式来增加前往中国避难的叙利亚难民人数?”我需要提醒的是,这是一个大多数人都拥有的错误的思考方式。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如何把难民安全的送回他们的家园,让他们过上正常的生活,而不是怎样增加接受的难民人数和为难民筹集捐款(大多数这样的活动是不可信的)。

现在,叙利亚的很多地区都回归了安全与平静,并且准备好了迎接回家的同胞。我的建筑设计也同样可以在现在重建的情况下发挥作用。我们需要共同努力去帮助他人,把他们送上回家的路!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国际智库立场)

欢迎关注凤凰国际智库官方微博:http://weibo.com/ifengpit

 

[责任编辑:吴欣坤 PN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