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全球内参】中央政府VS自治地方:加泰罗尼亚将何去何从?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内容提要

2017年10月,加泰罗尼亚举行独立公投,2日,加泰自治区政府宣布有90%的选票支持独立,西班牙中央政府则宣布公投无效,并且很快启动了宪法第155条,直接接管了加泰地区。中央与地方的博弈十分激烈。加泰罗尼亚进行独立公投的真正目的在于扩大本地区的自治权,尤其是财政权,独立只是该地区与中央博弈的筹码。本次公投违背西班牙宪法、缺少国际社会支持,加泰本地区的经济也受到了打击,同时,加泰罗尼亚人和西班牙人没有根本的族裔冲突,加泰不可能通过本次公投独立。在即将到来的12月21日的大选中,独立派的势力将会大为削弱,风波将逐渐平息下来,在加泰投资的企业不会受到太大影响,一旦西班牙中央政府扩大加泰的自治权,这些企业还有可能迎来利好。

12月21日,经历独立公投的加泰罗尼亚将迎来新一次地区选举,西班牙首相拉霍伊表示:“我们必须从分裂主义的破坏中重新夺回加泰罗尼亚。在民主的基础上,我们想要为所有人重新夺回加泰罗尼亚。”拉霍伊希望这次选举能够结束东北地区的“分裂主义破坏”。10月的独立公投已经不是加泰罗尼亚第一次寻求独立的行动了。西班牙实行的民族地区自治制度一直以来为国际社会所称道,被认为是多民族国家处理民族间关系的范例,在这样的制度之下,追求独立的加泰罗尼亚到底想要什么呢?今年12月的大选,加泰罗尼亚又会走向何方?

加泰罗尼亚到底想要什么?

加泰罗尼亚的真正目的是扩大本地区的自治权利,而并非独立。

加泰地方自治的传统要追溯到12-13世纪。当时,加泰罗尼亚公国作为巴塞罗那伯爵领地之一,享有实质上的主权。15世纪末,由于王室联姻,加泰罗尼亚与卡斯蒂利亚合并,但该地区仍然保持自治,拥有一套自己的行政、法律、财政和货币体系。17世纪开始,加泰罗尼亚与卡斯蒂利亚产生了冲突,相继在两次战争中与西班牙对立,直到1714年签订《乌得勒支条约》,加泰罗尼亚归西班牙治下,波旁王朝彻底废除了该地区的自治。但是,西班牙中央集权和加泰地方自治诉求之间的冲突从来没有缓和过,一战后加泰得到了部分自治权,然而西班牙内战结束后,佛朗哥废除加泰罗尼亚自治,加泰罗尼亚语也被禁用。

佛朗哥死后,新上任的首相苏亚雷斯与加泰罗尼亚政府主席特拉德拉达成妥协,承认并重建了加泰罗尼亚自治政府。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1978年宪法中,西班牙奉行民族地区自治制度,其中第149条第3款规定:“本宪法未明确赋予的国家职权,可由自治区根据其章程行使”,有效保证了加泰罗尼亚的自治权。加泰与中央和睦相处,而且对国家管理发挥了积极作用,社会各界对于这样的体制给予了正面评价。那么,为什么近年来加泰罗尼亚又开始要求独立了呢?

第一点,也是最根本的原因,加泰罗尼亚对本地区的财政制度非常不满,希望扩大本地区在经济方面的自治权。西班牙在处理中央政府与自治区的财政关系方面运行着两种不同的模式:第一种只在巴斯克和纳瓦拉地区实行,是由自治共同体管理机构收缴各种税收,然后支付由国家提供的非本地区职权范围的各种服务,这使自治地区可以支配大部分税收。第二种是由国家收税,自治共同体按照收到的转移支付进行消费,这正是加泰的财政制度。

加泰罗尼亚是西班牙最富裕、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地区之一,GDP占全国的五分之一左右。加泰对财政制度不满的原因在于,他们认为本地区的贡献与国家付出的回报并不对等,还需要担负地区间互助的义务(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加泰地区GDP的10%被用于补助较为贫穷的地区)。在2006年加泰罗尼亚地区议会起草的新自治条例中,加泰希望能采取新的财政模式,即由自治政府掌握本地区的所有税收,加泰可以为“地区间互助”提供资金,但额度不能超过加泰罗尼亚生产总值的4%。

欧债危机爆发后,中央与地方的矛盾进一步激化。西班牙遭受了极大的打击,加泰罗尼亚也受到了一定影响,债务和失业率上升,但总体情况要好得多,德国大众、日本日产等1000多家外资企业在该区的直接投资达430亿美元,超过全国吸引外资总额的四分之一。在这种情况下,中央希望加泰能够在支持中央政府和援助其他地区发展上发挥更大的作用,而加泰则更加不希望被中央政府和其他地区拖累,要求修改财政制度的呼声愈演愈烈。2010年3月,宪法法院作出判决,否定了2006年加泰提出的财政改革,认为只有国家才有确定和分配地方税收的权力,双方矛盾升级,助长了本地区独立派势力的发展,他们认为,独立是解决经济问题最合适的道路。

其次,民族之间的文化差异也助长了独立思潮,其中最显著的问题在于加泰罗尼亚语的地位问题。佛朗哥执政时废除了加泰罗尼亚在语言和文化上的独立地位,因为有过这样的历史,加泰人民对自己的语言非常重视。2006年的新自治条例规定,西班牙语和加泰罗尼亚语在权利和义务上平等,与西班牙语一样,人们有义务“认识”加泰罗尼亚语,加泰罗尼亚语和西班牙语在加泰是共同官方语言。这种规定也引起了争论,最高法院在判决书中否决了“认识加泰罗尼亚语的义务”之规定,理由是加泰罗尼亚语与西班牙语的地位不能相提并论。

在这两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中央政府没有采取合适的应对方式,在2010年对代表加泰民意的自治条例的判决中,对有关这两个问题的条款都进行了驳回,于是, 2013年1月22日,加泰罗尼亚议会正式发布《加泰罗尼亚人民主权及自决权利宣言》,加泰又一次走上了寻求独立的道路。然而,这并不是加泰真正的目的,在扩大自治权(尤其是财政权)的要求得不到满足的情况下,独立成了自治地方和中央政府博弈的筹码。在公投结束后,加泰领导人普伊格蒙特推迟了独立的生效时间,转而与西班牙政府开展对话正说明了这一点,只是这一次西班牙政府不打算给加泰讨价还价的机会了。那么究竟加泰罗尼亚能否真正独立呢?欢迎订阅凤凰全球内参lxi.me/mhdz-


关注全球风险咨询,掌握全球风险动态!  

 

[责任编辑:李帅宇 PN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