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阿拉伯:有胆魄还是太鲁莽?看85后的新王之道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文章提要:

在黎巴嫩、叙利亚、也门,沙特与伊朗已经展开全面的对抗。从目前的局势来看,沙特的态度虽强硬,但总体是处于下风的。伊朗与真主党支持的总统总揽黎巴嫩大局,沙特拥护的总理则因受威胁而出逃;伊朗与俄罗斯力挺的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地位依然稳固;沙特虽然阻止了胡塞武装侵占也门全境,但也把自己拖入了消耗巨大,并且看不到结果的战争。面对这样的困境,新继任的沙特国王一一强硬回击。与此同时,他也开始肃清国内的不稳定因素,并对本国的经济、宗教以及社会风俗展开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有人说他雄心勃勃,而有人则认为他冲动鲁莽。那么这一系列举措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沙特新国王的一些列改革措施为国家的经济带来了转机,温和开放的宗教主张为世界对抗恐怖主义思想带来了希望。但是从外部环境来看,目前的中东局势可谓是风起云涌。土耳其到底是否会走向伊朗?什叶派伊拉克在地区大国对抗中究竟如何摆放自己的位置?以色列会不会成为最后的赢家?这些不确定的外部因素为本就错综复杂的中东乱局又蒙上了一层面纱,同时也不禁让人们对沙特的强势崛起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中东历来是大国的试金石,加之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中国又应如何与沙特开展合作,以谋求获得最大利益?在合作过程中,可以预期的困难又有哪些?

跨时代的王位继承,第三代亲王统治时代开启

2017年的沙特阿拉伯可谓赚足了媒体的眼球,这个世界石油第一大国从战争与政治到经济与社会风俗可谓动作频频。在所有这些举措的背后都隐藏着一个人的身影,他就是沙特的新任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

图片来源:和讯网

2015年初,萨勒曼王储开始进入公众的视野。他的父亲老萨勒曼国王在仅继位三个月后就推翻了前任国王的遗命,他首先废黜了时任王储,继而任命他的儿子为副王储兼任国防部长,立侄子小纳伊夫为王储兼任内政部长。当时的小萨勒曼年仅30岁,尚无任何留学与从政经历。所以外界普遍猜测,这样的新职位是为其最终上位造势铺路。不出所料,在今年夏天,沙特再度易储。小萨勒曼自此逐渐接管国家的军、政、经大权,为进一步登上王位做最后的准备。小萨勒曼的上台也标志着沙特第三代亲王登上了历史舞台。在沙特阿拉伯的创建者——阿卜杜拉国王于1953年去世后,沙特的王位一直是以“兄终弟及”的方式继承。此次小萨勒曼王储上台再一次开启了“父传子”的模式,结束了第二代亲王超过半个世纪的统治历史。

“新官上任三把火”,沙特开启全方位改革

萨勒曼王储最近一次的行动是在其国内进行的大规模的反腐。国王突然下令逮捕11位王子、4名大臣和11位前任大臣,并于同日成立反腐败委员会,有王储萨勒曼领导。这一轮的“反腐风暴”打破了“刑不上亲王”的传统。在其中,最受人关注的有两个人:瓦利德·本·塔拉勒,沙特首富,老国王阿布杜·阿齐兹的直系孙子;穆塔布·本·阿卜杜拉,沙特国民卫队队长,前国王阿卜杜拉第三子。截至目前,此次行动已波及超过两百人,涉及金额超过千亿美元。

除了此次反腐行动,最近一系列的举措都被深深地烙上了萨勒曼王储的烙印。在军事方面,2015年3月,沙特联合阿联酋以及科威特等国对也门的胡塞武装开展“果断风暴”军事行动,双方的冲突至今没有任何暂停的迹象。

在政治方面,今年夏天,沙特、阿联酋、巴林、埃及、也门等国突然宣布与卡塔尔断交,并对其实施全面禁运。他们指责卡塔尔支持恐怖主义活动并破坏地区安全局势。半个月后他们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卡塔尔在十天内满足13点要求。虽然事件开始之后便一直有美国等国家从中斡旋,但目前为止双方谈判仍无实质进展。目光转向沙特的北面,11月4日,黎巴嫩总理在到访利雅得的第二天突然宣布辞职,并滞留在沙特。他指责伊朗及其“羽翼”黎巴嫩真主党干涉阿拉伯国家内政,同时暗示自己遭遇暗杀威胁。而真主党领导人哈桑·纳斯鲁拉则公开指责沙特干涉黎巴嫩内政,逼迫哈里里辞职。伊朗方面也对指责予以否认。

在经济方面,2016年4月25日,沙特政府提出了名为《沙特2030愿景》的国家发展规划。该规划旨在降低国家对石油的依赖,从而振兴国家经济发展。其重要的改革举措有:国有资产私有化、开发矿业,发展朝觐旅游业、削减各类国家补贴、发展可再生能源、扩大外国直接投资、降低失业率以及提高非石油贸易等。其中最吸引人眼球的是一做沙漠新城——NEOM,这是一个超过5000亿美元的投资计划。这个项目将是坐落在三个国家交汇处一个全新超高科技未来大都市。这个大胆的计划来自萨勒曼王储,他希望沙特可以变成一个温和的穆斯林国家,并向所有的国家和宗教开放。对于极端主义,他说:“我们不会浪费时间去处理极端主义,今天我们会毁灭它们。”

在宗教与社会风俗方面,作为世界上唯一一个禁止女性开车的国家,沙特国王于2017年9月26日宣布允许女性驾驶车辆。在萨勒曼王储的新城计划中,女性无需佩戴面纱。宗教警察的活动也将进一步受限。

图片来源:华龙网

沙特改革行动的背后:个人性格和外部压力

从反腐以及与也门开战等决策可以看出萨勒曼王储本性中强硬的一面,但在这些行动的过程中也反映出他“冲动”与“冒进”等性格特点。例如,他带领阿拉伯联军进攻胡塞武装,这场战争不仅很难取得彻底的胜利,而且在也门造成了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他也主导了孤立卡塔尔的行动,此举使海合会内部彻底分裂,并迫使卡塔尔接近其死敌——伊朗。这样的性格特点影响着他对每一个决策的执行方式和力度,但内外部环境的变化才是其制定决策的根本原因。换言之,这一系列动作是整个国际大背景的产物。

从经济的角度来看,2014年下半年这轮低油价周期对沙特经济的产生了强烈的冲击. 2014年,沙特政府财政预算2009以来首次出现赤字,2015财政赤字高达979亿美元。2016年为792亿美元,财政赤字比例是17.3%。知名评级机构惠誉预计,2017年沙特财政赤字比例将降为9.2%。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警告沙特将面临外汇储备耗尽的危险,如果强行保持产量。历史上沙特也曾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沙特通过抽回海外资产和少量举借债务等措施,承受了低油价的冲击。但近三十年来沙特经济体量急剧增长,这样的举措已经很难用来帮助度过危机。因此沙特必须进行体制化的改革,并且进一步加快经济多样化的步伐。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从政治的角度,保持内部稳定一直是沙特内政的重中之重。自“阿拉伯之春”以来,沙特已经在内外采取了多种行动以保持国内局势稳定。此次的大力打击腐败,一方面是出于经济长期健康发展的考量,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打击潜在的竞争者,巩固了未来国王的权利。对外,随着美国战略中心日渐东移,美国对中东地区的影响开始减弱。 奥巴马时期的中东战略使沙美的盟友关系蒙上了一层阴影。例如美国不愿出兵叙利亚推翻巴沙尔政权,并寻求与伊朗政治解决核问题等,都导致沙特方面极为不满,沙特甚至一度因此拒绝担任已经当选的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这迫使沙特与伊朗展开了全方位的博弈,例如近来在沙特打击也门胡塞武装、黎巴嫩总理出逃,实则都是两个中东大国的激烈对抗。但特朗普上台后,两国关系似乎逐渐回暖。这位处处和前任“对着干”的总统首次访问就选择了沙特阿拉伯。他本人也表示支持沙特国内的反腐,甚至承认亲自参与了关于封锁卡塔尔的计划。对于美国当局来说,他们也很乐于看到沙特对外政策上更加强硬和主动,在中东地区承担起更多的责任。那么在新王的全方位改革下,沙特的崛起是否一片广光明,又面临哪些挑战?欢迎订阅凤凰全球内参lxi.me/mhdz-


 

关注全球风险咨询,掌握全球风险动态!  

[责任编辑:李帅宇 PN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