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进化史:小县城何以“逆袭”为互联网弄潮儿?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全球最大小商品集散中心、人均收入水平全国第一,这些都是义乌光环满满的抬头。

但在这些光环背后,它从未停止,因为又一场“逆袭战”早已在义乌打响,这一次的对手和队友都是:互联网。

破局先天逆势

在未曾狭路相逢互联网之前,义乌早已战绩显赫。

回顾新中国几十年的创新史,可以发现,几乎所有的重大创新成果都在大中城市出现。这很容易理解,一方面,大中型城市拥有众多的大专院校和科研机构,他们是这个创新过程的大脑,无数灵感的火花都在这里产生;同时,大中型城市又有着良好的工农业基础,他们是创新过程的躯干,可以让灵感的火花落在实处,从而形成燎原之势,推动产业发展。

大中型城市固然是中国创新的重镇,但浙江的一个小县城——义乌,却以自己的实践走出了一条独特创新之路。

义乌的最初起点,是各类“先天不足”。

对于义乌来说:科研机构少,创新的火花不足;工农业发展水平不高,仅有的火花又难以绽放,义乌从一开始就面临着这样的先天劣势。正是因为这样,义乌从来就没有出现过国家重大的发明成果,也没不是重大新政策的试点地区,这看似与“创新”无缘的地方,反而迸发出不一样的热烈气氛。

正所谓农业不发达,工业没基础,“要啥没啥”的义乌,却用小小的拨浪鼓,摇出了世界第一。2006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在义乌考察中,将其发展概括为“莫名其妙”的发展、“无中生有”的发展、“点石成金”的发展”,而这12字也成为了“义乌经验”最精辟生动的总结。

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很多地方依然视市场经济为恶魔。很多像义乌这样工业基础薄弱的地方,发展农业、以粮为纲,似乎成为了唯一的选择。

但对于义乌来说,唯一的选择是创新。美国著名经济学家熊彼得认为,没有创新,经济的发展无从谈起。没有创新的增长只是一种所谓“循环流转”的均衡状态,那只是数量的增长而不是质的飞跃。纵观历史,每一次人类经济的革命都源自于重大创新的出现,好比第一次工业革命中的蒸汽机,第二次工业革命中的汽车与电力。我们现在经历的时代,也是一个新技术、新思路、新方法不断涌现的历史关键期,争取引领这波创新的潮流,可以说是当前经济发展的重中之重。

但是,当年的义乌政府大胆创新,为了振兴地方经济,针对当地的具体情况,提出了“以商建县”的方针,也正是这一创新,让义乌成为了时代的佼佼者。八十年代,义乌开全国风气之先,建立小商品市场,宣布“四个允许”:允许农民经商、允许从事长途贩运、允许开放城乡市场、允许多渠道竞争。这些政策真正为彼时的市场创新保驾护航。在随后几十年的探索当中,义乌政府也一直坚持这一点,坚持真正为商户服务,以开放包容的心态,免除其后顾之忧。市场规模不断扩大、成交量不断攀升,义乌成为了中国商品走向世界的重要窗口,成为了那激荡的三十年中绚烂的花火。

互联网拍浪冲击

互联网大潮的兴起,冲击了传统的分销方式,义乌的发展模式受到冲击。

就在今年9月,中国社会科学院在第十届中国商品市场峰会上发布2017年“中国商品市场百强”榜单,淘宝、天猫、京东商城分别位列榜单前三甲。”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院商品交易市场研究课题组组长王雪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是网上交易市场首次名列“中国商品市场百强”榜单前茅,往年位居第一的义乌中国商城今年位居第四。

目前,义乌跨境电商主体规模偏小,品牌营销偏弱等问题已成为限制行业发展的瓶颈,从运营层面看跨境电商企业没有规模大、品牌识别度高的优质企业诞生,行业独角兽缺乏,总体存在很大的提升空间。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副局长甘霖表示,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商品市场正在发生颠覆性的改变。如何上联网络经济业态,下接实体产业地气,是新时期商品市场转型升级的首要课题。

一方面来讲,受到国内网购浪潮的冲击,商铺再是工厂与消费者之间的唯一中介。隶属于浙江中国小商品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商城集团)的义乌购副总裁寿兴良说:“义乌市场最初成长起来的条件就是信息不对等,依靠这个做到一级一级的批发,但互联网把这种信息壁垒给消除了。”另一方面来讲,受到国际经济危机影响,国际订单数量也大幅下降。加之义乌的模式容易被复制,竞争日益激烈,市场趋于饱和。由于缺乏科研机构的支持,义乌市场出售的商品的科技含量不高,销售产品本身也极容易被复制。这种冲击的直接表现就是商户数量减少和租金收入下降。

互联网带来了“危”,同样也带来了“机”。

正如阿里研究院专家崔瀚文告诉凤凰国际智库:“中国在互联网上已逐渐建立、发展、完善出了一整套‘跨地域’的,能够支撑互联网创新创业的新型商业服务体系,它有效、公平、开放的发挥了科技企业、平台型企业的“龙头”带动和服务作用,也激发了小微企业、传统产业、政府机构的创新热情、转型意愿、改革动能。”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互联网创新创业的成本大大降低,区域之间经营创新门槛的差别逐渐被拉平,地域之间创业环境的差距正在改变。因此,无论是在义乌创新创业企业,和那些在国内誉为创新之都的北京、杭州和深圳的企业,都可以享受到一样的服务。义乌先天上“科研机构不足”、“工农业基础薄弱”的问题,在互联网的世界中全部被抹平,而形成了真正的“机会公平”。

蜕为创新弄潮儿

下一步,义乌将走向哪里?

正是在生存危机之中,转机也开始出现。在政府引导下,义乌市各传统企业、创业学生紧抓“互联网+”等大潮,努力谋求转型“蝶变”。 义乌以开放的态度,从来不拒绝他们参与到市场的竞争当中去。

让义乌不再是中国“卖全球”的窗口,更是变成中国“买全球”的通道。而如何实现这一大目标,义乌的做法是——通过“物流链”与“电商链”两链,将全球连接。

“要致富,先修路。”义乌以基础设施为切口进行升级改造。在“一带一路”的大背景下,义乌铁路口岸成为上海铁路局重点打造的10个路网性物流中心之一,是义乌市落实“浙江省“一带一路”的战略支点、义乌市城市向西发展的新增长点、陆港物流园区的多式联运示范点、铁路国际集装箱运输的重要节点”,这四点于一体的铁路物流中心,完善义乌物流市场配套服务功能。

“义新欧”中欧班列、“义甬舟”大通道建设,皆是义乌响应国家“一带一路”的具体践行,也是义乌打造世界小商品之都、实现国际陆港城市的重要载体。目前,“义新欧”中欧班列已先后开通至中亚、西班牙、伊朗、阿富汗、俄罗斯、拉脱维亚、白俄罗斯、英国、捷克等9个方向的国际货运班列,其运输耗时大大减少,比海运缩短了15天左右,价格也比空运更低廉。

此外,陆港电商小镇也成为了浙江省重点工程。陆港电商小镇的建设初衷是促进产业提升加速,以提供模式灵活、合作高效的发展环境,帮助“义乌制造”向“义乌智造和义乌质造”转变,推动义乌的经济与城市转型发展,形成“新产业、新模式、新技术、新机制、新领军人物”的电子商务产业五新经济示范区。

在义乌转型过程中,也必须通过不断摸索和试探选择合适的道路前行。

义乌商贸城的管理者——商城集团选择过进口贸易、健康产业、教育产业作为三大战略新兴行业进行培育和探索。商城集团在探索过程中发现,这些战略新兴产业的产业体系,与义乌市场原有行业存在重大区别,要打造好这些行业,需要再造与之相匹配的服务体系,这更是一项长期的复杂的系统工程。在这三个方向当中,进口贸易更符合市场的选择。现在,商城集团开始主动参与中国国际进口商品博览会,大力引进“一带一路”沿线优质进口商品,加快分销渠道建设。

从数据上来看,义乌跨境电商发展势头良好。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今年1-8月,义乌实现电子商务交易额1191.19亿元,同比增长20.6%。其中,内贸电子商务交易额734.26亿元,同比增长22.88%;跨境电子商务交易额456.93亿元,同比增长17.11%。内贸网络零售交易额623.07亿,同比增长24.2%;跨境网络零售交易额134.66亿元,同比增长32.09%。

如今,义乌跨境电子商务环境发展优越,多形式高质量电子商务平台集聚,跨境电子商务产业链配套完善,已成为中国跨境电子商务发展的重要平台和聚集地。

创新并不能靠“设计”,因为所有的创新最初的火花都不可预见,如何保证这些火花可以不断涌现,并推动他们发展成燎原之势。这需要耐心、开放与包容,需要永远保有接受新事物的心态。义乌深谙这一道理,唯一不变的,就是永远改变。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国际智库立场)

欢迎关注凤凰网国际智库官方微博:http://weibo.com/ifengpit

 

 

[责任编辑:李伟男 PN140]